僧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僧璨,又作僧粲,生卒年及事蹟不詳,為中國佛教禪宗三祖,唐玄宗諡號鑒智禪師

生平[编辑]

曾跟隨二祖慧可學佛數年,有過一段機鋒對答。可大師語曰:「汝大風患人,見我何益?」璨對曰:「身雖有患,患人心與和上心無別。」慧可質疑僧璨患了麻瘋之類的惡疾?但是僧璨以身雖有疾,但向道之心、本具佛性本無不同回應,得到了慧可的認可,後得授與衣缽為禪宗三祖。三祖在示寂前,傳衣缽於弟子道信為禪宗四祖。

著作[编辑]

據說他曾著有[1]信心銘》傳世,但《楞伽師資記》記載他沒有文字著作傳世[2]印順法師認為,《信心銘》的真實作者應是牛頭法融

古蹟[编辑]

在今安徽天柱山脚下仍有其当年修行的三祖禅寺

註釋[编辑]

  1. ^ 信心銘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
    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玄旨,徒勞念靜。
    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
    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
    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
    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
    歸根得旨,隨照失宗。須臾反照,勝卻前空。
    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
    二見不住,慎勿追尋。纔有是非,紛然失心。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
    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隨境滅,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兩段,元是一空。
    一空同兩,齊含萬象。不見精麤,寧有偏黨。
    大道體寬,無易無難。小見狐疑,轉急轉遲。
    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體無去住。
    任性合道,逍遙絕惱。繫念乖真,昏沉不好。
    不好勞神,何用疏親?欲取一乘,勿惡六塵。
    六塵不惡,還同正覺。智者無為,愚人自縛。
    法無異法,妄自愛著。將心用心,豈非大錯?
    迷生寂亂,悟無好惡。一切二邊,良由斟酌。
    夢妄空華,何勞把捉。得失是非,一時放卻。
    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
    一如體玄,兀爾忘緣。萬法齊觀,歸復自然。
    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動無動,動止無止。
    兩既不成,一何有爾。究竟窮極,不存軌則。
    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淨盡,正信調直。
    一切不留,無可記憶。虛明自照,不勞心力。
    非思量處,情識難測。真如法界,無他無自。
    要急相應,唯言不二。不二皆同,無不包容。
    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延促,一念萬年。
    無在不在,十方目前。極小同大,亡絕境界。
    極大同小,不見邊表。有即是無,無即是有。
    若不如此,必不須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何慮不畢。信心不二,不二信心。
    言語道斷,非去來今。
  2. ^ 《楞伽師資記》:「按續高僧傳曰:可後粲禪師,隱思空山,蕭然淨坐,不出文記,祕不傳法。」
前任:
慧可
漢傳佛教禪宗
三祖
繼任:
道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