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坚 (东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吳武烈帝
概要
姓名 孫堅
庙号 始祖
谥号 武烈皇帝
陵墓 高陵
政权 东吴
在世 卒年存疑 (37歲)
在位 在世時未稱帝
年号

孙坚文臺吴郡富春县(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陽縣)人,东汉末期军阀将领長沙太守东吴政权奠基人。史载其“容貌不凡,性阔达,好奇节”。据《三国志》记载是大军事家孙武的后裔[1]。其子孫權稱帝後,追尊為武烈皇帝

生平[编辑]

年少討賊[编辑]

孙氏家族在江东寒族庶民,《三国志》记载孙坚“世仕吳,家于富春”。孙坚是袁术的先鋒隊,孙坚是在江西(今江北,包括江苏北部还有安徽一些地方)发迹,招募的士卒称之为淮泗精兵,而不是《三国演义》中叙述的江东子弟。

三国志》记载他17岁就单挑群盗,隨其父一起乘船去錢塘,途中,正碰上海盜胡玉等人搶掠商人財物,在岸上分赃。商旅行人,一見此情此景,都嚇得止步不前,過往船只,也不敢向前行駛。孫堅見狀,對父親說:“此賊可擊,請討之。”他父親說:“非爾所圖也”[2]。“以骤勇敢为见重于州郡”,历任郡县的司馬县丞漢靈帝熹平元年(172年)會稽妖賊許昌起於句章,自稱陽明皇帝,與其子韶煽動諸縣,眾以萬數。孫堅以郡司馬募召精勇,得千餘人,與州郡之兵合力討破許昌。刺史臧旻列上功狀,詔孫堅真除鹽瀆丞,數歲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生,果然容貌不凡。

征伐黃巾[编辑]

中平元年(184年),加入东汉王朝扑灭黄巾起义军的战斗,中郎將朱儁上表請求孙堅為佐軍司馬,鄉里少年在下邳者皆願隨堅從军。孫堅又募諸商旅及精兵,合千許人,與朱儁並力奮擊,所向無前,走保宛城。《吴书》:有次打仗,孙坚乘胜追击,孤军深入,结果受伤坠马倒在草叢裏,当时军士分散没有人发现他,幸好后来孙坚的坐騎跑回营地,將士便随马而来,才隨馬在草叢裏找到孫堅,並將孫堅扶回營地裡養傷。戰傷養了十多日,伤势好转後,又奔赴沙场。賊困迫,逃至宛城,固守。孙坚勇当一面,亲冒矢石,登城先入,眾乃蟻附,遂大破黄巾。手下士兵受到如此鼓舞,一鼓作气,從南門打進去拿下了宛城。朱儁将此事奏表朝廷,封孙坚为别部司马

涼州兵變[编辑]

中平二年(185年),涼州邊章韓遂兵變,朝廷派遣中郎將董卓征討,不利。後再派張溫出任「車騎將軍」,張溫邀請孫堅一起前往,任參軍,屯軍長安。當時,張溫以詔書邀召集董卓,董卓隔了很久才到,張溫於是責罵董卓。當時,孫堅也在場,於是偷偷告訴張溫:「董卓不怕犯罪而對您高傲,應該以檄召不到,以軍法處斬。」張溫說:「董卓以威名在之間,今天殺了他恐怕征討邊章等不利。」孫堅說:「您以中央軍討賊,名聲已震天下,何必要依賴董卓?我聽董卓的言論,已經冒犯上司,這是第一罪;邊章等人在西域跋扈多年,應該立即撲滅,董卓討寇不力,使士氣大挫,是第二罪;董卓無功無勞,又應召不到,氣宇高傲,是第三罪。古代將領,以朝廷威儀服眾,沒有說不殺人就可以立威的。過去穰苴莊贾魏絳殺揚干都是。今天您對他心軟,不立即動手,恐怕有損軍威。」張溫實在不忍,於是說:「你快走罷!免得董卓懷疑。」孫堅於是離去。

江南平亂[编辑]

中平四年(187年)長沙區星自稱將軍,孫堅軍與區星軍,爆發了區星之亂,萬眾餘人攻圍城邑,周朝郭石亦帥徒眾起於,與區星相應,朝廷敕封孫堅為長沙太守。孫堅到郡中親率將士,施方略設備,旬月之間,克破區星等。又越境尋討周朝、郭石,郡中震服,三郡整肅。漢朝錄堅前後功,封其為烏程侯[3]

当时庐江太守的侄子宜春县令,被敌人攻打,派使者求助于孙坚。手下主簿劝孙坚不要越界,孙坚说:“我没有什么文德,以征讨为功,越界帮忙也是为了保全郡国,即使获罪,我也无愧于天下!”于是整装待发,敌人闻风而散。孙坚不顾汉朝这个规定:“二千石的官吏,不但不得擅自发兵,用兵也不得出界”,[4]而私自越界平乱,而且竟然从长沙郡跑到了扬州的宜春縣平定叛亂。

討伐董卓[编辑]

初平元年(190年),關東諸侯起兵討伐董卓,孫堅在長沙起兵會盟。荊州刺史王叡與武陵太守曹寅不和,要孫堅殺死曹寅才出兵。曹寅怕被殺,偽造王睿的罪狀檄文,讓孫堅有殺王睿的證據。孫堅中了曹寅的圈套,打算擒拿王睿。欲殺叡時,王叡問:「我(有)何罪?」孫堅答道:「坐無所知。」(你的罪过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王叡便吞金自殺(把生金削到酒中,然後灌下)(古書載:生金有毒)。後南陽太守張咨因孫堅軍過時不加以奉承,孫堅便假裝送牛、酒給張咨,邀張咨大宴。假意跟張咨把酒言歡。趁張咨酒酣時,故意叫長沙主簿入內問說:「前移南陽,而道路不治,軍資不具,請收主簿推問意故。」主簿說:「南陽太守稽停義兵,使賊不時討,請收出案軍法從事。」張咨十分恐懼,欲離開時被列陣於帳篷四周的士兵封鎖,被拖出斬了。

後孫堅率軍前到魯陽,盟於袁術袁術立即上表,奏孫堅破虜將軍,領豫州刺史。故孫堅又稱「孫破虜」。冬天,孫堅派長史公仇稱回州督促軍糧,於城門東外設帳幔,邀請官屬為仇稱設宴送行。剛好董卓軍數萬步、騎突然出現,但孫堅仍在行酒令、談笑自若,整頓部曲,命他們不可妄動。後來董軍騎兵漸到,孫堅才起來,徐徐率軍入城,對他們說:「向堅所以不即起走,恐兵相蹈藉,諸君不得入耳。(我所以不立即起來走避,是怕士兵互相爭先,令各人反而不能入城。)」董卓軍見孫軍整齊,不敢攻勢而歸還。

後孫堅改屯梁東,而董卓派徐榮李蒙四出虜掠,與孫堅在梁縣發生遭遇戰,孫軍大敗,孫堅與數十騎突圍而走。因為孫堅喜歡用紅色的頭巾,被董軍認出,便脫下來給了近將祖茂戴上,引開徐榮軍騎兵,孫堅則由小路逃出。祖茂被敵軍追得困迫,便下馬將頭巾放在一條燒過的柱上,自己則隱藏在草堆中。騎兵看見頭巾,以為是孫堅,便將頭巾重重圍繞,到近看才發現是柱,便離去。孫軍大多兵將被俘,更以殘酷手段所殺,如潁川太守李旻就被烹死,其他士卒則以布纏裹,吊起倒立到地,用熱油灌殺。

梟首華雄[编辑]

初平二年(191年)初,孫堅收復散兵,屯兵陽人,董卓便派胡軫為大督護、呂布為騎督及其他多位都督,率五千步騎攻擊孫堅。呂布與胡軫不和,軍中惟亂,士卒散亂。孫堅追擊,胡軫與呂布敗退。[5]胡軫揚言要斬殺一個長官,做為整肅軍紀手段,各都督聽到後都十分討厭他。當到達離陽人城數十里的廣成已是黃昏,兵馬疲乏,又受董卓節度,便下紮餵馬、休息,準備在夜裡出發,次日早上攻城。各將領討厭胡軫,想要破壞他的計劃,呂布等便揚言陽人的士兵已走,應立即追擊。胡軫立即出兵,但原來孫堅軍已整頓守備,董軍無奈,加上吏士飢渴,人馬疲乏,唯有就地休息。呂布又大喊敵人偷襲,全軍混亂,棄甲逃走,騎失馬鞍。逃出十多裡外,才發現沒有敵人,剛好天亮,便捨回兵器,想再攻城,可是軍隊已被孫堅軍發現,加強了城池防守,胡軫等唯有撤退。孫堅出城追擊,大敗敵軍,斬殺都督華雄等人。[6](三國演義為戲劇效果移花接木給關羽)因而造出了溫酒斬華雄。

孫堅大敗董卓軍,有人便向袁術進言:「堅若得雒,不可複制,此為除狼而得虎也。」袁術心疑,便不運軍糧給孫堅。孫堅便連夜趕回魯陽,嚴辭切責袁術,且說上為報國討賊下為報袁公路族人之仇[7]袁術聽完後心理逐漸愧對孫堅,覺得孫堅說得也對,因為袁術的族人袁隗曾經在長安遭殺害,立即調度孫堅軍的糧草及軍械,孫堅亦回到陽人。

誓殺董卓[编辑]

董卓知道孫堅厲害,便派李傕游說孫堅和親,更稱可以令其子弟們擔任刺史、郡守,但孫堅義正辭嚴的拒絕,還斥責董卓,聲言要殺其三族,[8]并立即進軍大谷,董卓親自率兵與孫堅在先帝陵墓間發生戰鬥,董卓敗走,移屯澠池,另在陝集兵。孫軍便進入洛陽宣陽城門,擊退董卓軍殿後的中郎將呂布[9]並扫除宗庙,祠以太牢,孫堅祭祀天地后,分兵出函谷關,到新安、澠池防禦董卓軍。董卓對長史劉艾說關東軍就只有孫堅才是值得注意,要各路人馬留意。便留董越屯兵澠池,段煨屯兵華陰,牛輔屯兵安邑,其他將領留守各縣,對制衡山東,自己則出發向長安。而孫堅得不到各路諸侯支持,于修繕漢室皇陵後,便率軍還魯陽

聯軍興散[编辑]

雖然先鋒隊孫堅軍攻進了洛陽,聯軍的諸侯軍閥卻各懷鬼胎,故意按兵不動,且飲酒作樂,為了擴大勢力地盤,紛紛兼并割據。袁紹、袁術雖為兄弟,可互相也爾虞我詐,勾心斗角。因袁術不贊同袁紹擁立新帝劉虞的提議,兄弟兩人因此兄弟鬩牆。當袁術派孫堅去攻打董卓未歸之時,袁紹卻改派周昂為豫州刺史,想要奪取孫堅的地盤,率兵襲取曾作為孫堅豫州刺史治所的陽城。孫堅得此訊息,十分感慨:“我們同舉義兵,目的是為了挽救江山社稷。如今逆賊將被掃滅,內部卻如此爭斗起來,我跟誰戮力同心,回天轉日呢?”語畢還流下淚來。隨後在與周喁豫州的戰事中屢次取勝。[10]作為先鋒隊的孫堅,始終得不到聯軍大營各路人馬的支援,得知天下之勢已經由諸侯對抗董卓轉為各自割據勢力,在沒有多大的成果下結束了董卓討伐戰。《資治通鑑》記載率先領軍進入洛陽的孫堅拾獲了傳國玉璽[11](此段记录在历史上存在争议,裴松之在《三国志注》中称,是"吴史欲以为国华",而杜撰了此事,陈寿著三国志时,也并没有采信《吴书》的说法[12]),但是後來被野心勃勃妄想稱帝開國的袁術劫持孙坚妻吴夫人以奪取玉璽,作為稱帝的憑據[13]

將星殞落[编辑]

初平三年(192年),孙坚在袁術命令下征伐劉表的荊州,黃祖敗走,逃到峴山之中,孫堅追擊之。黃祖伏兵從竹林間發射飛矢,孫堅中箭,腦漿逆流身亡,享年三十七歲。[14]後孫堅軍潰敗後,孫賁孫堅兄孫羌之子,統領孫堅部眾扶送靈柩,長沙人桓階因為曾被孫堅推舉為孝兼,為報此恩,他大膽前往劉表處與其斡旋。劉表欣賞其義行,於是答允其要求,把孫堅的遺體送還給孫策。

卒年疑问[编辑]

裴松之註引《吳錄》载孙坚去世时37岁。

《三國志‧吳書·孫堅傳》对孙坚死亡的记载在「初平三年,术使坚征荆州」后,部分人据此认为孙坚卒于192年。

《三國志·吳書·孫策傳》裴松之註引《吳錄》所載孫策表文稱「臣年十七,喪失所怙」,推测191年孫策17歲時父親孫堅去世;註文又載「張璠《漢紀》及《吳曆》併以堅初平二年死」,初平二年為191年,据此认为陳壽所記載的孫堅卒於192年可能有誤。

同样是裴松之引注的《英雄记》则直白记载「坚以初平四年(193年)正月七日死」。

後繼有子[编辑]

孙坚身故之后,孫策拿回父親屍體後將其安葬於曲阿,長子孫策本當承襲父親爵位(烏程侯),但孫策讓之於四子孫匡承襲。[15]

建安三年(198年),孫策成功平定江東,建立起江東政權。建安四年(199年)孫策率軍討伐黃祖,迫使黃祖隻身逃走。孙策死后,次弟孙权继业。

建安八年(203年),孫權率軍戰黃祖爆發了夏口之戰但無功而返失利損兵折將凌操

建安十三年(208年)春時,孫權再次率軍征伐黃祖爆發了江夏之戰,大將呂蒙打敗黃祖水軍,並收編了甘寧作為麾下,凌統則攻克江夏守軍,孫權軍大獲全勝,黃祖被孫權配下騎兵馮則所殺,並奪取江夏為領土。

同年建安十三年冬時,爆發了赤壁之戰周瑜程普率軍大敗曹操於赤壁烏林一帶,奠定了三國鼎立之局面。

黃龍元年(229年)次子孫權正式開國國號為称帝后,並立建業為帝都,追諡其父破虜將軍孙坚为“武烈皇帝”,追諡其母孫破虜吳夫人為“武烈皇后”,追諡其兄討逆將軍孫策為“長沙桓王”,並冊封長子孫登為皇太子,孙策子孫紹為吳侯。[16][17]

評價[编辑]

  • 陳壽:勇挚刚毅,孤微发迹,导温戮卓,山陵杜塞,有忠壮之烈。
  • 裴松之:“孙坚于兴义之中最有忠烈之称,若得汉神器而潜匿不言,此为阴怀异志,岂所谓忠臣者乎?吴史欲以为国华,而不知损坚之令德。如其果然,以传子孙,纵非六玺之数,要非常人所畜,孙皓之降,亦不得但送六玺,而宝藏传国也。受命于天,奚取於归命之堂,若如喜言,则此玺今尚在孙门。匹夫怀璧,犹曰有罪,而况斯物哉!”
  • 董卓:“孙坚小戆,颇能用人,当语诸将,使知忌之。”
  • 华谭:“昔吴之武烈,称美一代,虽奋奇宛叶,亦受折襄阳。讨逆雄气,志存中夏,临江发怒,命讫丹徒。”
  • 郝经:“破虏以雄才壮略,遭汉衰末,慨然有拨定之志。崛起吴会,陵蹈中原,讨灭黄巾,劝诛董卓,识度远矣。逮卓废立劫迁,奋其忠烈,以偏师追亡逐北,使不敢东。修塞园陵,保完汉玺,威震函洛,向非袁术掣肘,扶义而西,汉未必亡。”
  • 何去非:“特孙坚激于忠勇,投袂特起于区区之下郡,奋以诛卓,虽卓亦独惮而避之。惜乎!三失大机而功业不就,卒以轻敌遂殒其身,由无谋夫策士以发其智虑之所不及故也。”
  • 洪迈:“董卓盗国柄,天下共兴义兵讨之,惟孙坚以长沙太守先至,为卓所惮,独为有功。故裴松之谓其最有忠烈之称。然长沙为荆州属部,受督于刺史王睿。睿先与坚共击零、桂贼,以坚武官,言颇轻之。及睿举兵欲讨卓,坚乃承案行使者,诈檄杀之,以偿囊忿。南阳太守张咨,邻郡二千石也,以军资不具之故,又收斩之。是以区区一郡将,乘一时兵威,辄害方伯、邻守,岂得为勤王乎?刘表在荆州,乃心王室,袁术志于逆乱,坚乃奉其命而攻之,自速其死,皆可议也。”
  • 王夫之:“孙坚之始起,斩许生而功已著,参张温之军事,讨边章而名已立,非不可杰立而称雄也;奋起诛卓,先群帅而进屯阳人,卓惮之而与和亲,乃曰:‘不夷汝三族悬示四海,吾死不瞑目。’独以孤军进至雒阳,埽除宗庙,修塞诸陵,不自居功,而还军鲁阳。当斯时也,可不谓皎然于青天白日之下而无惭乎?故天下皆举兵向卓,而能以躯命与卓争生死者,孙坚而已矣。其次则曹操而已矣。”
  • 罗贯中:“谁道江南少将才?明星夜夜照文台。欲诛董卓安天下,为首长沙太守来。”

婚姻和家庭[编辑]

 
 
 
 
孙钟
 
 
 
 
 
 
 
 
 
 
 
 
 
 
 
 
 
 
 
 
 
 
 
 
 
 
 
 
 
 
 
 
 
 
 
 
 
 
 
 
 
 
 
 
 
 
 
 
 
孙羌
 
孙静
 
妾室某氏[18]
 
吴武烈帝孙坚
 
吴太夫人
 
吴景
 
 
 
 
 
 
 
 
 
 
 
 
 
 
 
 
 
 
 
 
 
 
 
 
 
 
 
 
 
 
 
 
 
 
 
 
 
 
 
 
 
 
 
 
 
 
 
 
 
 
 
 
 
 
 
 
 
 
 
 
 
 
 
 
 
 
 
 
 
 
孙朗
 
长沙桓王孙策
 
吴大帝孙权
 
孙翊
 
汉乌程侯孙匡
 
汉昭烈帝孙夫人

除孙夫人外,孙坚有一个年长于孙权的女儿,嫁给弘咨,还有一女为潘濬潘祕妻陈氏之母。未知弘咨妻与陈氏母是否为同一人。

戲劇/電影[编辑]

註釋及資料來源[编辑]

  1. ^ wikisource:zh:三國志/卷46
  2.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
  3. ^ 《三国志·吳書·孫破虜傳》:时长沙贼区星自称将军,众万馀人,攻围城邑,乃以坚为长沙太守。到郡亲率将士,施设方略,旬月之间,克破星等。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于零、桂,与星相应。遂越境寻讨,三郡肃然。汉朝录前后功,封坚乌程侯。
  4. ^ 《吴录》:是时庐江太守陆康从子作宜春长,为贼所攻,遣使求救于坚。坚整严救之。主簿进谏,坚答曰:“太守无文德,以征伐为功,越界攻讨,以全异国。以此获罪,何愧海内乎?”乃进兵往救,贼闻而走。
  5. ^ 据《后汉书》董 卓列 传记载“孙坚收合散卒,进屯梁县之阳人。卓遣将胡轸、吕布攻之。布与轸不相能,军中自惊恐,士卒散乱。坚追击之,轸、布败走。”
  6. ^ 據(《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坚复相收兵,合战於阳人,大破卓军,枭其都督华雄等。”
  7.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所以出身不顧,上為國家討賊,下慰將軍家門之私仇。堅與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將軍受譖潤之言,還相嫌疑”
  8.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他義正辭嚴地說:“卓逆天無道,蕩覆王室。今不夷汝三族,懸示四海,則吾死不瞑目。豈將與乃和親邪”
  9. ^ 据《后汉书》董卓列传记载。“坚进洛阳宣阳城门,更击吕布,布复破走。”
  10. ^ 《三國志》注引《吴录》:是时关东州郡,务相兼并以自强大。袁绍遣会稽周喁为豫州刺史,来袭取州。坚慨然叹曰:“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言发涕下。喁字仁明,周昕之弟也。《會稽典录》曰:初曹公兴义兵,遣人要喁,喁即收合兵众,得二千人,从公征伐,以为军师。后与坚争豫州,屡战失利。
  11. ^ 據裴松之《三國志》注引《吳書》記載,孫堅當時駐軍洛陽城南,附近的甄官井上,早晨有五彩云氣浮動,眾軍驚怪,沒人敢去汲水。孫堅命人下到井內,打撈出了傳國玉璽,璽方圓四寸,上紐交五龍,缺一角,文字是“受命于天,既壽永昌”。
  12. ^ 《三国志注》记载:“江表传曰:案汉献帝起居注云“天子从河上还,得六玺於阁上”,又太康之初孙皓送金玺六枚,无有玉,明其伪也。虞喜志林曰:天子六玺者,文曰“皇帝之玺”、“皇帝行玺”、“皇帝信玺”、“天子之玺”、“天子行玺”、“天子信玺”。此六玺所封事异,故文字不同。献帝起注云“从河上还,得六玉玺於阁上”,此之谓也。传国玺者,乃汉高祖所佩秦皇帝玺,世世传受,号曰传国玺。案传国玺不在六玺之数,安得总其说乎?应氏汉官、皇甫世纪,其论六玺,文义皆符。汉宫传国玺,文曰“受命于天,既寿且康”。“且康”“永昌”,二字为错,未知两家何者为得。金玉之精,率有光气,加以神器秘宝,辉耀益彰,盖一代之奇观,将来之异闻,而以不解之故,强谓之伪,不亦诬乎!陈寿为破虏传亦除此说,俱惑起居注,不知六玺殊名,与传国为七者也。吴时无能刻玉,故天子以金为玺。玺虽以金,於文不异。吴降而送玺者送天子六玺,曩所得玉玺,乃古人遗印,不可施用。天子之玺,今以无有为难,不通其义者耳。臣松之以为孙坚於兴义之中最有忠烈之称,若得汉神器而潜匿不言,此为阴怀异志,岂所谓忠臣者乎?吴史欲以为国华,而不知损坚之令德。如其果然,以传子孙,纵非六玺之数,要非常人所畜,孙皓之降,亦不得但送六玺,而宝藏传国也。受命于天,奚取於归命之堂,若如喜言,则此玺今尚在孙门。匹夫怀璧,犹曰有罪,而况斯物哉!”
  13. ^ wikisource:zh:資治通鑑/卷062
  14. ^ 《典略》記載,劉表在被圍後命令大將黃祖於夜間出兵與孫堅對抗,黃祖失利敗走,竄入峴山之中。孫堅於是乘勝追擊黃祖,卻被黃祖的部下用箭伏殺於竹林之間。
  15. ^ 魏略:策當嗣侯,讓予弟匡。
  16. ^ 中國古代皇帝常常追尊生前未成為皇帝的生父為皇帝,相應的,生前未成為皇后的生母則被追尊為皇后,因為孫堅被孫權追尊為武烈皇帝,所以吳夫人被追尊為武烈皇帝的皇后武烈皇后。
  17. ^ 《三國志·孫破虜討逆傳》:「權稱尊號,追諡策曰長沙桓王,封子紹為吳侯,後改封上虞侯。」
  18. ^ 后孙权改孙朗一脉为丁氏,可能即孙朗母家。《三国志·孙匡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曰:曹休出洞口,吕范率军御之。时匡为定武中郎将,遣范令放火,烧损茅芒,以乏军用,范即启送匡还吴。权别其族为丁氏,禁固终身。 ◎臣松之按:本传曰“匡未试用,卒,时年二十余”,而《江表传》云吕范在洞口,匡为定武中郎将。既为定武,非为未试用,且孙坚以初平二年卒,洞口之役在黄初三年,坚卒至此合三十一年,匡时若尚在,本传不得云“卒时年二十余”也。此盖权别生弟朗,《江表传》误以为匡也。朗之名位,见《三朝录》及虞喜《志林》也。

书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