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人工智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工智能”的各地常用别名
ArtificialFictionBrain.png
中国大陆人工智能
台湾人工智慧
港澳人工智能
马新人工智能、人工智慧
日韩人工知能
越南智慧人造

人工智能(英语:artificial intelligence,缩写为AI)亦称智械机器智能,指由人制造出来的机器所表现出来的智能。通常人工智能是指通过普通计算机程序来呈现人类智能的技术。该词也指出研究这样的智能系统是否能够实现,以及如何实现。同时,通过医学神经科学机器人学统计学等的进步,常态预测则认为人类的很多职业也逐渐被其取代。[1][2]

人工智能于一般教材中的定义领域是“智能主体(intelligent agent)的研究与设计”[3],智能主体指一个可以观察周遭环境并作出行动以达致目标的系统[4]约翰·麦卡锡于1955年的定义是[5]“制造智能机器的科学与工程”[6]安德烈亚斯·卡普兰(Andreas Kaplan)和迈克尔·海恩莱因(Michael Haenlein)将人工智能定义为“系统正确解释外部数据,从这些数据中学习,并利用这些知识通过灵活适应实现特定目标和任务的能力”。[7]

人工智能的研究是高度技术性和专业的,各分支领域都是深入且各不相通的,因而涉及范围极广[8]。人工智能的研究可以分为几个技术问题。其分支领域主要集中在解决具体问题,其中之一是,如何使用各种不同的工具完成特定的应用程序。

AI的核心问题包括建构能够跟人类似甚至超卓的推理、知识、规划、学习、交流、感知、移物、使用工具和操控机械的能力等[9]。人工智能目前仍然是该领域的长远目标[10]。目前弱人工智能已经有初步成果,甚至在一些影像识别、语言分析、棋类游戏等等单方面的能力达到了超越人类的水平,而且人工智能的通用性代表着,能解决上述的问题的是一样的AI程序,无须重新开发算法就可以直接使用现有的AI完成任务,与人类的处理能力相同,但达到具备思考能力的统合强人工智能还需要时间研究,比较流行的方法包括统计方法,计算智能和传统意义的AI。目前有大量的工具应用了人工智能,其中包括搜索和数学优化、逻辑推演。而基于仿生学认知心理学,以及基于概率论和经济学的算法等等也在逐步探索当中。

概论[编辑]

人工智能的定义可以分为两部分,即“人工”和“智能”。“人工”即由人设计,为人创造、制造。

关于什么是“智能”,较有争议性。这涉及到其它诸如意识自我心灵,包括无意识的精神等等问题。人唯一了解的智能是人本身的智能,这是普遍认同的观点。但是我们对我们自身智能的理解都非常有限,对构成人的智能必要元素的了解也很有限,所以就很难定义什么是“人工”制造的“智能”了。因此人工智能的研究往往涉及对人智能本身的研究。其它关于动物或其它人造系统的智能也普遍被认为是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课题。

人工智能目前在电脑领域内,得到了愈加广泛的发挥。并在机器人、经济政治决策、控制系统仿真系统中得到应用。

发展史[编辑]

年代 20世纪40年代 20世纪50年代 20世纪60年代 20世纪70年代 20世纪80年代 20世纪90年代 21世纪00年代 21世纪10年代
计算机 1945 电脑ENIAC 1957 FORTRAN语言
人工智能研究 1953 博弈论
1956 达特矛斯会议
1977 知识工程英语Knowledge engineering宣言 1982 第五代电脑计划开始 1991 人工神经网络
人工智能语言 1960 LISP语言 1973 PROLOG语言
知识表达 1973 生产系统
1976 框架理
专家系统 1965 DENDRAL英语Dendral 1975 MYCIN英语Mycin 1980 Xcon

研究课题[编辑]

目前人工智能的研究方向已经被分成几个子领域,研究人员希望一个人工智能系统应该具有某些特定能力,以下将这些能力列出并说明。[9]

演绎、推理和解决问题[编辑]

早期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直接模仿人类进行逐步的推理,就像是玩棋盘游戏或进行逻辑推理时人类的思考模式。[11]到了1980和1990年代,利用概率和经济学上的概念,人工智能研究还发展了非常成功的方法处理不确定或不完整的资讯。[12]

对于困难的问题,有可能需要大量的运算资源,也就是发生了“可能组合爆增”:当问题超过一定的规模时,电脑会需要天文数量级的存储器或是运算时间。寻找更有效的算法是优先的人工智能研究项目。[13]

人类解决问题的模式通常是用最快捷、直观的判断,而不是有意识的、一步一步的推导,早期人工智能研究通常使用逐步推导的方式。[14]人工智能研究已经于这种“次表征性的”解决问题方法获取进展:实体化Agent研究强调感知运动的重要性。神经网络研究试图以模拟人类和动物的大脑结构重现这种技能。

知识表示法[编辑]

本体论将知识表示为一个领域内的一组概念以及这些概念之间的关系。

知识表示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核心研究问题之一,它的目标是让机器存储相应的知识,并且能够按照某种规则推理演绎得到新的知识。有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大量的对世界的知识,这些知识包括事先存储的先验知识和通过智能推理得到的知识。事先存储的先验知识指:人类通过某种方式告诉给机器的知识。通过智能推理得到的知识指:结合先验知识和某种特定的推理规则(逻辑推理)得到的知识。首先,先验知识可以指描述目标,特征,种类及对象之间的关系的知识, 也可以描述事件,时间,状态,原因和结果, 以及任何知识你想要机器存储的。比如:今天没有太阳,没有太阳就是阴天。那么以命题逻辑语言,这些知识可以被表示为:今天-->没有太阳, 没有太阳-->阴天。这些知识是先验知识,那么通过推理可以得到新知识:今天-->阴天。由此例子可以看出,先验知识的正确性非常重要,这个例子中没有太阳就是阴天,这个命题是不严谨的、比较笼统的,因为没有太阳可能是下雨,也可能下雪。另外如果人工智能能看出太阳,除了该如何判断的这件问题,在这个前提之下,应该也能判断出阴天与晴天的差异。逻辑命题表示在知识表示中非常重要,逻辑推理规则是目前主要推理规则。可以在机器中用逻辑符号定义每一个逻辑命题,然后再让机器存储相应的逻辑推理规则,那么自然而然机器便可进行推理。目前知识表达有许多困境尚无法解决,比如:创建一个完备的知识库几乎不可能,所以知识库的资源受到限制;先验知识的正确性需要进行检验,而且先验知识有时候不一定是只有对或者错两种选择。

规划[编辑]

智能Agent必须能够制定目标和实现这些目标。[15]他们需要一种方法来创建一个可预测的世界模型(将整个世界状态用数学模型表现出来,并能预测它们的行为将如何改变这个世界),这样就可以选择功效最大的行为。[16] 在传统的规划问题中,智能Agent被假定它是世界中唯一具有影响力的,所以它要做出什么行为是已经确定的。[17]但是,如果事实并非如此,它必须定期检查世界模型的状态是否和自己的预测相符合。如果不符合,它必须改变它的计划。因此智能代理必须具有在不确定结果的状态下推理的能力。[18] 在多Agent中,多个Agent规划以合作和竞争的方式去完成一定的目标,使用演化算法和群体智能可以达成一个整体的突现行为目标。[19]

学习[编辑]

机器学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机器从用户和输入数据等处获得知识,从而让机器自动地去判断和输出相应的结果。这一方法可以帮助解决更多问题、减少错误,提高解决问题的效率。对于人工智能来说,机器学习从一开始就很重要。1956年,在最初的达特茅斯夏季会议上,雷蒙德·索洛莫诺夫[来源请求]写了一篇关于不监视的概率性机器学习:一个归纳推理的机器。

机器学习的方法各种各样,主要分为监督学习和非监督学习两大类。监督学习指事先给定机器一些训练样本并且告诉样本的类别,然后根据这些样本的类别进行训练,提取出这些样本的共同属性或者训练一个分类器,等新来一个样本,则通过训练得到的共同属性或者分类器进行判断该样本的类别。监督学习根据输出结果的离散性和连续性,分为分类和回归两类。非监督学习是不给定训练样本,直接给定一些样本和一些规则,让机器自动根据一些规则进行分类。无论哪种学习方法都会进行误差分析,从而知道所提的方法在理论上是否误差有上限。

自然语言处理[编辑]

自然语言处理探讨如何处理及运用自然语言,自然语言认知则是指让电脑“懂”人类的语言。自然语言生成系统把计算机数据转化为自然语言。自然语言理解系统把自然语言转化为计算机程序更易于处理的形式。

运动和控制[编辑]

知觉[编辑]

机器感知[20]是指能够使用传感器所输入的资料(如照相机、麦克风、声纳以及其他的特殊传感器)然后推断世界的状态。电脑视觉[21]能够分析影像输入。另外还有语音识别[22]人脸识别物体识别[23]

社交[编辑]

Kismet,一个具有表情等社交能力的机器人[24]

情感和社交技能对于一个智能agent是很重要的。首先,通过了解他们的动机和情感状态,代理人能够预测别人的行动(这涉及要素 博弈论、决策理论以及能够塑造人的情感和情绪感知能力检测)。此外,为了良好的人机交互,智能代理人也需要表现出情绪来。至少它必须出现礼貌地和人类打交道。至少,它本身应该有正常的情绪。

创造力[编辑]

一个人工智能的子领域,代表了理论(从哲学和心理学的角度)和实际(通过特定的实现产生的系统的输出是可以考虑的创意,或系统识别和评估创造力)所定义的创造力。相关领域研究的包括了人工直觉人工想像

伦理管理[编辑]

史蒂芬·霍金比尔盖茨马斯克、 Jaan Tallinn 以及 Nick Bostrom 等人都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未来公开表示忧心[25],人工智能若在许多方面超越人类智能水平的智能、不断更新、自我提升,进而获取控制管理权,人类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及时停止人工智能领域的“军备竞赛”,能否保有最高掌控权,现有事实是:机器常失控导致人员伤亡,这样的情况是否会更加扩大规模出现,历史显然无法给出可靠的乐观答案。特斯拉电动车马斯克(Elon Musk)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航空航天部门百年纪念研讨会上称人工智能是“召唤恶魔”行为,英国发明家Clive Sinclair认为一旦开始制造抵抗人类和超越人类的智能机器,人类可能很难生存,盖茨同意马斯克和其它人所言,且不知道为何有些人不担忧这个问题。[26]

DeepMind的人工智能(AI)系统在2016年“AlphaGo”对战韩国棋王李世乭获胜,开发商表示在内部设立伦理委员会,针对人工智能的应用制定政策,防范人工智能沦为犯罪开发者。[27]

科技进步,人工智能科技产生“自主武器”军备竞赛已悄悄展开,英国、以色列与挪威,都已部署自主导弹与无人操控的无人机,具“射后不理”(fire-and-forget)能力的导弹,多枚导弹还可互相沟通,分享找到攻击目标。这些武器还未被大量投入,但很快就会出现在战场上,且并非使用人类所设计的程序,而是完全利用机器自行决策。 霍金等人在英国独立报发表文章警告未来人工智能可能会比人类金融市场、科学家、人类领袖更能操纵人心、甚至研发出人们无法理解的武器。专家恐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局面,援引联合国禁止研发某些特定武器的“特定常规武器公约”加以限制。[28]新南威尔士大学人工智能的沃尔什(Toby Walsh)教授认为这是一种欺骗,因为机器无区别战敌和平民的技术。[29]

经济冲击[编辑]

据CNN财经网数字媒体未来学家兼Webbmedia集团创始人艾米·韦伯(Amy Webb);美国在线[30]...等纷纷预测一些即将被机器人取代的职业,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也与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学者共同调查指出,10至20年后,日本有49%的职业(235种职业)可能会被机械和人工智能取代而消失,直接影响约达2500万人,[31]例如:超市店员、一般事务员、计程车司机、收费站运营商和收银员、市场营销人员、客服人员、制造业工人、金融中间人和分析师、新闻记者、电话公司职员、麻醉师、士兵和保安、律师、医生、软件开发者和操盘手、股票交易员等等高薪酬的脑力职业将最先受到冲击[32]

2017年6月份马云在美国底特律举行“链接世界”(Gateway 17)产业大会,会上提出人工智能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因为前两次产业革命都导致两次大战,战争原因并非这些创新发明本身,而是发明对社会上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冲击处理不当,新科技在社会上产生新工作也取代旧工作,产生了新的输家和赢家,若是输家的人数太多将造成一股社会不稳的能量而这股能量被有心人利用可能导致各种事件。他认为各国应该强制订定规定AI机器只能用于人类不能做的工作,避免短时间大量人类被取代的失业大潮,但马云没有提出这种世界性规定将如何实现并确保遵守的细节方案。[33]

数据科学和人工智能被哈佛商业评论称为《二十一世纪最Sexy的职业》[34],人工智能需求量大,鼓励了不少大学诸如伯克利大学专门成立数据科学系。硅谷和纽约为主的《The Data Incubator英语The Data Incubator》公司于2012年成立,焦点是数据科学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企业培训,提供国际大数据培训服务。

AI对人类的威胁[编辑]

此议题目前分成两个学派:

悲观学派[编辑]

此学派的代表是天文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以及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霍金认为AI对人类将来有很大的威胁,主要有以下理由:

  1. AI会遵循科技发展的加速度理论
  2. AI可能会有自我改造创新的能力
  3. AI进步的速度远远超过人类
  4. 人类会有被灭绝的危机存在

乐观学派[编辑]

主要是Google、Facebook等AI的主要技术发展者,他们对AI持乐观看法的理由:

  1. 人类只要关掉电源就能除掉AI机器人
  2. 任何的科技都会有瓶颈,“摩尔定律”到目前也遇到相当的瓶颈,AI科技也不会无限成长,依然存在许多难以克服的瓶颈。
  3. 依目前的研究方向,电脑无法突变、苏醒、产生自我意志,AI也不可能具有创意与智能、同情心与审美等这方面的能力。

AI与管理[编辑]

AI逐渐普及后,将会在企业管理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而人类的管理者应如何适度的调整自己的工作职能,有以下几点建议:

  1. 放弃行政工作
  2. 退守分析预测的领域而强化自己的综合判断力。
  3. 把AI当作同事,形成协同合作的团队。
  4. 多琢磨在创造力以及各种流程架构设计师角色。
  5. 强化自己人际网络、沟通协调、谈判上的能力。
  6. 培养自身领导能力,能有效地带领一个士气高、团结及凝结力高的工作伙伴。

[35]

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编辑]

人工智能的一个比较流行的定义,也是该领域较早的定义,是由当时麻省理工学院约翰·麦卡锡在1956年的达特矛斯会议上提出的:人工智能就是要让机器的行为看起来就像是人所表现出的智能行为一样。但是这个定义似乎忽略了强人工智能的可能性(见下)。另一个定义指人工智能是人造机器所表现出来的智能。总体来讲,目前对人工智能的定义大多可划分为四类,即机器“像人一样思考”、“像人一样行动”、“理性地思考”和“理性地行动”。这里“行动”应广义地理解为采取行动,或制定行动的决策,而不是肢体动作。

强人工智能[编辑]

强人工智能观点认为“有可能”制造出“真正”能推理解决问题的智能机器,并且,这样的机器将被认为是具有知觉、有自我意识的。强人工智能可以有两类:

  • 人类的人工智能,即机器的思考和推理就像人的思维一样。
  • 非人类的人工智能,即机器产生了和人完全不一样的知觉和意识,使用和人完全不一样的推理方式。

弱人工智能[编辑]

弱人工智能观点认为“不可能”制造出能“真正”地推理解决问题的智能机器,这些机器只不过“看起来”像是智能的,但是并不真正拥有智能,也不会有自主意识。

弱人工智能是对比强人工智能才出现的,因为人工智能的研究一度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下,直到类神经网络有了强大的运算能力加以模拟后,才开始改变并大幅超前。但人工智能研究者不一定同意弱人工智能,也不一定在乎或者了解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的内容与差别,对定义争论不休。

就当下的人工智能研究领域来看,研究者已大量造出“看起来”像是智能的机器,获取相当丰硕的理论上和实质上的成果,如2009年康乃尔大学教授Hod Lipson 和其博士研究生Michael Schmidt 研发出的 Eureqa计算机程序,只要给予一些资料,这计算机程序自己只用几十个小时计算就推论出牛顿花费多年研究才发现的牛顿力学公式,等于只用几十个小时就自己重新发现牛顿力学公式,这计算机程序也能用来研究很多其他领域的科学问题上。这些所谓的弱人工智能在神经网络发展下已经有巨大进步,但对于要如何集成成强人工智能,现在还没有明确定论。

对强人工智能的哲学争论[编辑]

主条目:人工智能哲学图灵测试物理符号系统皇帝新脑德雷福斯对人工智能的看法英语Hubert Dreyfus's views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效应英语AI effect

“强人工智能”一词最初是约翰·罗杰斯·希尔勒针对电脑和其它信息处理机器创造的,其定义为:

“强人工智能观点认为计算机不仅是用来研究人的思维的一种工具;相反,只要运行适当的程序,计算机本身就是有思维的。”(J Searle in Minds Brains and Programs. The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vol. 3, 1980)

关于强人工智能的争论,不同于更广义的一元论二元论的争论。其争论要点是:如果一台机器的唯一工作原理就是转换编码数据,那么这台机器是不是有思维的?希尔勒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举了个中文房间的例子来说明,如果机器仅仅是转换数据,而数据本身是对某些事情的一种编码表现,那么在不理解这一编码和这实际事情之间的对应关系的前提下,机器不可能对其处理的数据有任何理解。基于这一论点,希尔勒认为即使有机器通过了图灵测试,也不一定说明机器就真的像人一样有自我思维和自由意识。

也有哲学家持不同的观点。丹尼尔·丹尼特在其著作《意识的解释英语Consciousness Explained》(Consciousness Explained)里认为,人也不过是一台有灵魂的机器而已,为什么我们认为:“人可以有智能,而普通机器就不能”呢?他认为像上述的数据转换机器是有可能有思维和意识的。

有的哲学家认为如果弱人工智能是可实现的,那么强人工智能也是可实现的。比如西蒙·布莱克本英语Simon Blackburn(Simon Blackburn)在其哲学入门教材Think里说道,一个人的看起来是“智能”的行动并不能真正说明这个人就真的是智能的。我永远不可能知道另一个人是否真的像我一样是智能的,还是说她/他仅仅是“看起来”是智能的。基于这个论点,既然弱人工智能认为可以令机器“看起来”像是智能的,那就不能完全否定这机器是真的有智能的。布莱克本认为这是一个主观认定的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弱人工智能并非和强人工智能完全对立,也就是说,即使强人工智能是可能的,弱人工智能仍然是有意义的。至少,今日的计算机能做的事,像算术运算等,在一百多年前是被认为很需要智能的。并且,即使强人工智能被证明为可能的,也不代表强人工智能必定能被研制出来。

研究方法[编辑]

目前没有统一的原理或范式指导人工智能研究。许多问题上研究者都存在争论。[36]

其中几个长久以来仍没有结论的问题是:是否应从心理神经方面模拟人工智能?或者像鸟类生物学对于航空工程一样,人类生物学对于人工智能研究是没有关系的?[37]智能行为能否用简单的原则(如逻辑优化)来描述?还是必须解决大量完全无关的问题?[38]

智能是否可以使用高级符号表达,如词和想法?还是需要“子符号”的处理?[39] 约翰·豪格兰德(John Haugeland)提出了GOFAI(出色的老式人工智能)的概念,也提议人工智能应归类为synthetic intelligence英语synthetic intelligence[40]这个概念后来被某些非GOFAI研究者采纳。[41][42]

控制论与大脑模拟[编辑]

20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许多研究者探索神经学信息理论控制论之间的联系。其中还造出一些使用电子网络构造的初步智能,如格雷·华特(W. Grey Walter)的乌龟(turtle)和约翰霍普金斯野兽

这些研究者还经常在普林斯顿大学和英国的Ratio Club举行技术协会会议。[43]直到1960,大部分人已经放弃这个方法,尽管在80年代再次提出这些原理。

符号处理[编辑]

当20世纪50年代,数字计算机研制成功,研究者开始探索人类智能是否能简化成符号处理。研究主要集中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而各自有独立的研究风格。约翰·豪格兰德(John Haugeland)称这些方法为GOFAI(出色的老式人工智能)[44]。60年代,符号方法在小型证明程序上模拟高级思考有很大的成就。基于控制论神经网络的方法则置于次要[45]。60-70年代的研究者确信符号方法最终可以成功创造强人工智能的机器,同时这也是他们的目标。

  • 基于知识:大约在1970年出现大容量内存计算机,研究者分别以三个方法开始把知识构造成应用软件[52]。这场“知识革命”促成专家系统的开发与计划,这是第一个成功的人工智能软件形式[53]。“知识革命”同时让人们意识到许多简单的人工智能软件可能需要大量的知识。

子符号方法[编辑]

1980年代符号人工智能停滞不前,很多人认为符号系统永远不可能模仿人类所有的认知过程,特别是感知、机器人、机器学习和模式识别。很多研究者开始关注子符号方法解决特定的人工智能问题[39]

  • 自下而上、接口agent、嵌入环境(机器人)、行为主义、新式AI:机器人领域相关的研究者,如罗德尼·布鲁克斯(Rodney Brooks),否定符号人工智能而专注于机器人移动和求生等基本的工程问题。[54]他们的工作再次关注早期控制论研究者的观点,同时提出了在人工智能中使用控制理论。这与认知科学领域中的表征感知论点是一致的:更高的智能需要个体的表征(如移动,感知和形象)。
  • 计算智能:1980年代中大卫·鲁姆哈特(David E. Rumelhart)等再次提出神经网络联结主义[55]。这和其他的子符号方法,如模糊控制和进化计算,都属于计算智能学科研究范畴[56]

统计学方法[编辑]

1990年代,人工智能研究发展出复杂的数学工具来解决特定的分支问题。这些工具是真正的科学方法,即这些方法的结果是可测量的和可验证的,同时也是近期人工智能成功的原因。共享的数学语言也允许已有学科的合作(如数学,经济或运筹学)。Stuart J. Russell和Peter Norvig指出这些进步不亚于“革命”和“neats的成功”[57]。有人批评这些技术太专注于特定的问题,而没有考虑长远的强人工智能目标[58]

集成方法[编辑]

  • 智能agent范式:智能agent是一个会感知环境并作出行动以达致目标的系统。最简单的智能agent是那些可以解决特定问题的程序。更复杂的agent包括人类和人类组织(如公司)。这些范式可以让研究者研究单独的问题和找出有用且可验证的方案,而不需考虑单一的方法。一个解决特定问题的agent可以使用任何可行的方法-一些agent用符号方法和逻辑方法,一些则是子符号神经网络或其他新的方法。范式同时也给研究者提供一个与其他领域沟通的共同语言--如决策论和经济学(也使用abstract agents的概念)。1990年代智能agent范式被广泛接受。[4]

基本应用[编辑]

人工智能基本的应用可分为四大部分:

感知能力(Perception)[编辑]

指的是人类透过感官所收到环境的刺激,察觉消息的能力,简单的说就是人类五官的看、听、说、读、写等能力,学习人类的感知能力是AI目前主要的焦点之一,包括:

  • “看”:电脑视觉(Computer Vision)、图像识别(Image Recognition)、人脸识别(Face Recognition)、对象侦测(Object Detection)。
  • “听”:语音识别(Sound Recognition)。
  • “读”:自然语言处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NLP)、语音转换文本(Speech-to-Text)。
  • “写”:机器翻译(Machine Translation)。
  • “说”:语音生成(Sound Generation)、文本转换语音(Text-to-Speech)。

认知能力(Cognition)[编辑]

指的是人类透过学习、判断、分析等等心理活动来了解消息、获取知识的过程与能力,对人类认知的模仿与学习也是目前AI第二个焦点领域,主要包括:

  • 分析识别能力:例如医学图像分析、产品推荐、垃圾邮件识别、法律案件分析、犯罪侦测、信用风险分析、消费行为分析等。
  • 预测能力:例如AI运行的预防性维修(Predictive Maintenance)、智能天然灾害预测与防治。
  • 判断能力:例如AI下围棋、自动驾驶车、健保诈欺判断、癌症判断等。
  • 学习能力:例如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增强式学习等等各种学习方法。

创造力(Creativity)[编辑]

指的是人类产生新思想,新发现,新方法,新理论,新设计,创造新事物的能力,它是结合知识、智力、能力、个性及潜意识等各种因素优化而成,这个领域目前人类仍遥遥领先AI,但AI也试着急起直追,主要领域包括:AI作曲、AI作诗、AI小说、AI绘画、AI设计等。

智能(Wisdom)[编辑]

指的是人类深刻了解人、事、物的真相,能探求真实真理、明辨是非,指导人类可以过着有意义生活的一种能力,这个领域牵涉人类自我意识、自我认知与价值观,是目前AI尚未触及的一部分,也是人类最难以模仿的一个领域。 [60]

实际应用[编辑]

机器视觉指纹识别人脸识别视网膜识别虹膜识别掌纹识别专家系统自动规划无人载具等。

学科范畴[编辑]

人工智能是一门边缘学科,属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交叉。

涉及学科[编辑]

研究范畴[编辑]

应用领域[编辑]

相关[编辑]

参看[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人工智能(AI)造福社会 同时也带来威胁
  2. ^ 人工智能“抢饭碗” 2020年会计师将被AI取代
  3. ^ 针对研究智能代理的人工智能定义:
  4. ^ 4.0 4.1 智能代理范式: 此处使用的定义--目的,动作,感知与环境出自Russell & Norvig (2003).
  5. ^ 尽管这点上存在争论(见Crevier (1993, p. 50)), McCarthy在一个访谈中明确的说"我想出了这个词" . (Skillings 2006
  6. ^ McCarthy对人工智能的定义:
  7. ^ Andreas Kaplan; Michael Haenlein (2019) Siri, Siri in my Hand, who's the Fairest in the Land? On the Interpretations, Illustrations and Implication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usiness Horizons, 62(1), 15-25. [201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1). 
  8. ^ Pamela McCorduck (2004, pp. 424) writes of "the rough shattering of AI in subfields—vision, natural language, decision theory, genetic algorithms, robotics ... and these with own sub-subfield—that would hardly have anything to say to each other."
  9. ^ 9.0 9.1 这些智能的特征出自以下教材:
  10. ^ 强人工智能常出现在人工智能的导论中:
  11. ^ Problem solving, puzzle solving, game playing and deduction:
  12. ^ Uncertain reasoning:
  13. ^ Intractability and efficiency and the combinatorial explosion英语combinatorial explosion:
  14. ^ Psychological evidence of sub-symbolic reasoning:
  15. ^ Planning英语automated planning and scheduling:
  16. ^ Information value theory英语Applied information economics:
  17. ^ Classical planning:
  18. ^ Planning and acting in non-deterministic domains: conditional planning, execution monitoring, replanning and continuous planning:
  19. ^ Multi-agent planning and emergent behavior:
  20. ^ Machine perception英语Machine perception:
  21. ^ Computer vision:
  22. ^ Speech recognition:
  23. ^ Object recognition英语Object recognition:
  24. ^ Kismet. MI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 Humanoid Robotics Group. [2012-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7). 
  25. ^ 人工智慧有多恐怖?聽聽「天才」Demis Hassabis 怎麼說!the guardian《The superhero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an this genius keep it in check?》. inside / tech2ipo.com (中文(台湾)‎). 
  26. ^ 人工智能發展是繁榮人類或毀滅人類?. 大纪元/莫琳综 (中文(台湾)‎). 
  27. ^ AlphaGo贏棋王 靠兩大密技. 2016-03-19 04:01 经济日报 记者彭慧明. [2016-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中文(台湾)‎). 
  28. ^ 專家憂人工智慧武器成「殺人機器」 多國研商限制規範. 2014/11/13 The News Lens关键评论 Sid Weng (中文(台湾)‎). 
  29. ^ 別再讓機器人殺人!反對團體呼籲勿用人工智慧參與戰爭. 风传媒 萧乔云 2015年10月22日 (中文(台湾)‎). 
  30. ^ 機器人威脅人類 10大類工作未來恐被取代. 大纪元 / 郑孝祺 (中文(台湾)‎). 
  31. ^ 日近半職業 將被人工智慧取代. 中国时报 (中文(台湾)‎). 
  32. ^ 人工智慧:提前到來的職業殺手. Evans Data调查 April (中文(台湾)‎). [永久失效链接]
  33. ^ 中時-馬雲談AI的風險. [2017-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2). 
  34. ^ 数据科学:二十一世纪最Sexy的职业. 哈佛商业评论. 
  35. ^ 林东清. 資訊管理 e化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 七版. 台北市: 智胜. 2019-06: 187. ISBN 978-957-511-112-0. 
  36. ^ Nils Nilsson英语Nils Nilsson (researcher)写道:"Simply put, there is wide disagreement in the field about what AI is all about" (Nilsson 1983,p.10).
  37. ^ 37.0 37.1 Biological intelligence vs. intelligence in general:
    • Russell & Norvig 2003,第2–3页, who make the analogy with aeronautical engineering.
    • McCorduck 2004,第100–101页, who writes that there are "two major branche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ne aimed at producing intelligent behavior regardless of how it was accomplioshed, and the other aimed at modeling intelligent processes found in nature, particularly human ones."
    • Kolata 1982, a paper in Science, which describes McCathy's indifference to biological models. Kolata quotes McCarthy as writing: "This is AI, so we don't care if it's psychologically real"[1]. McCarthy recently reiterated his position at the AI@50英语AI@50 conference where he sai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not, by definition, simulation of human intelligence" (Maker 2006).
  38. ^ 38.0 38.1 Neats vs. scruffies英语Neats vs. scruffies:
  39. ^ 39.0 39.1 Symbolic vs. sub-symbolic AI:
  40. ^ Haugeland 1985, p. 255.
  41. ^ http://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download?doi=10.1.1.38.8384&rep=rep1&type=pdf
  42. ^ Pei Wang.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2008: proceedings of the First AGI Conference. IOS Press. 2008: 63 [2011-10-31]. ISBN 978-1-58603-833-5. 
  43. ^ AI's immediate precursors: See also Template:See section. Among the researchers who laid the foundations of AI were Alan Turing, John Von Neumann, Norbert Wiener, Claude Shannon, Warren McCullough, Walter Pitts英语Walter Pitts and Donald Hebb.
  44. ^ Haugeland 1985,第112–117页
  45. ^ The most dramatic case of sub-symbolic AI being pushed into the background was the devastating critique of perceptrons by Marvin Minsky and Seymour Papert in 1969. See History of AI, AI winter, or Frank Rosenblatt英语Frank Rosenblatt.
  46. ^ Cognitive simulation, Newell and Simon, AI at CMU (then called Carnegie Tech):
  47. ^ Soar英语Soar (cognitive architecture) (history):
  48. ^ McCarthy and AI research at SAIL英语Stanfor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 and SRI International英语SRI International:
  49. ^ AI research at Edinburgh and in France, birth of Prolog:
  50. ^ AI at MIT under Marvin Minsky in the 1960s :
  51. ^ Cyc:
  52. ^ Knowledge revolution:
  53. ^ Expert systems:
  54. ^ Embodied英语Embodied agent approaches to AI:
  55. ^ Revival of connectionism:
  56. ^ Computational intelligence英语Computational intelligence
  57. ^ 形式方法是当前首选的("简约派的胜利"):
  58. ^ Pat Langley, "The changing science of machine learning"[永久失效链接], Machine Learning, Volume 82, Number 3, 275–279, doi:10.1007/s10994-011-5242-y
  59. ^ Agent architecture英语Agent architectures, hybrid intelligent system英语hybrid intelligent systems:
  60. ^ 林, 东清. 資訊管理:e化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台北: 元照. 2019: 93. ISBN 978-957-511-112-0. 

来源[编辑]

中文书


教材
人工智能历史
其他

扩展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