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國共內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第二次國共內戰
國共內戰的一部分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ccupied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1949.jpg
1949年4月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總統府
日期: 1946年—1950年
地點: 中國
結果: 中國共產黨中國大陸及絕大多數沿海島嶼取得全面勝利,並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政府及後來的中華民國政府敗退至台灣地區。雙方相隔台灣海峽呈對峙狀態。
參戰方
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軍隊中國共產黨軍隊
1947年以後:
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10月1日之後〕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國民政府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國民革命軍
1947年以後: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民國政府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中華民國國軍

 中華民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中國共產黨五星紅旗毛澤東 主席
中國共產黨五星紅旗朱德 總司令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蔣中正(1948年5月20日前為國民政府主席,之後為中華民國總統
兵力
1,200,000人 (1946年7月)
2,800,000人 (1948年6月)
4,000,000人 (1949年6月)
4,300,000人 (1946年7月)
3,650,000人 (1948年6月)
1,490,000人 (1949年6月)
傷亡與損失
(1945年9月-1950年6月)陣亡26萬,被俘、失蹤19萬,傷85萬
中共統計:(1945年9月-1950年6月)1065.8萬人被消滅、俘虜、改編[1]

第二次國共內戰(1946年-1950年),也稱解放戰爭,是指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為國家體制與前途爆發的內戰。1946年6月26日戰爭全面爆發,1950年中國共產黨控制了中國的大部分地區,並在北京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政府及國民黨則退往台灣,此後雙方在台灣海峽兩岸互相對峙。

名稱[編輯]

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稱這場戰爭為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亦稱中國人民解放戰爭[2]中華民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方面認為是中共對中央政府的叛亂[3],稱這場戰爭為戡亂戰爭。國際上一般稱這次戰爭為第二次國共內戰

背景[編輯]

國內因素[編輯]

1946年5月5日國民政府還都南京
1945年9月上黨戰役中,中共軍隊圍攻長治
1946年應中共要求,廣東東江縱隊乘美國運輸艦前往煙台整編,後參與山東內戰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的共同敵人消失了,兩黨過去積累的歷史矛盾以及對國家前途的分歧開始浮出水面。[4]但在當時中國國內普遍厭倦戰爭渴望和平的形勢下,兩黨為了順應民心也為了爭取政治主動,都做出謀求和平的高姿態。中共領導全國人民為避免內戰,爭取和平民主而積極工作。[2]8月14日至23日,蔣介石三次電邀毛澤東到重慶商談國家前途。8月25日,中共發表《對目前時局宣言》,提出要求國民政府承認解放區民選政府和軍隊、黨派合法、召開各黨派會議、成立聯合政府等政治主張。26日,中共正式決定毛澤東去重慶和談。儘管國共兩黨為和平的努力受到國內輿論一片讚揚,但雙方並沒有放鬆對實際利益的爭奪,在對日接收的問題上兩黨矛盾尤其突出。國民政府依盟軍指示代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接受日軍降權,但共產黨則認為只有解放區抗日軍隊才有權代表中國接受敵偽軍投降,重慶統帥部,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和中國真正的抗日軍隊,中共以實際的抗命行動,代表全中國接受日本投降,[5],雙方軍隊在華北、東北多處衝突。[6][7]

抗日戰爭中,國民政府在日軍正面進攻下從華東撤到西南。因此在日本投降前夕,國民政府軍隊的主力偏處於後方,在長江以北、平漢路以東幾乎沒有政府正規軍存在,在長江以南、粵漢路以東僅有第三戰區的部隊[8]。而中國共產黨在抗戰期間則利用他們在游擊戰和農村工作上的經驗,在日佔區的農村地區組織抗日運動。到1945年4月,中共在華北控制了大部分農村地區,根據地總人口約9550萬,並建立起一支可以與國民政府一爭的軍隊[8][9]:10-43

國民政府在競爭接收華北和東北日佔區的時候在地理上明顯處於劣勢。由於國民黨執政的國民政府是同盟國唯一承認的中國合法政府,因此國民政府在受降過程中一再強調並利用這一法統上的客觀優勢。11日,蔣介石命令日軍只能向他指定的部隊投降,同時要求政府軍隊「積極推進」受降並佔領戰略要地,對共軍則命令「原地駐防待命」,阻擋共產黨代表全中國接受日偽軍受降權[10]。21日,國民政府任命中國戰區15名受降長官。國民政府鑒於後方軍隊倉促之間難以運往日佔區的現實,利用日偽軍臨時「維持治安」。23日,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向侵華日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下令,要求日軍維持佔領區,保證交通線通暢以待中國政府軍到達,還命令日偽軍隊「收復」新近被中共軍隊佔領的地盤。在國際上,由於美國擔心共產黨的勢力擴大,國民政府在受降過程中得到了美國的直接支持。此外,國民政府還在日本投降前夕與蘇聯簽訂了盟約,以接受外蒙古獨立以及承諾蘇聯在東北的特殊權益,換得蘇聯承諾東北屬於中國並不支持中共。[11]:1-3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裕仁天皇通過廣播發表《終戰詔書》,宣布無條件投降。遠東盟軍統帥麥克阿瑟指示日本部隊,除中國東北外,中國大陸及台灣、北緯16度北越南境所有日軍,必須立即向中國國民政府主席及軍事委員會蔣介石委員長及其代表投降。對此,岡村寧次表示絕對服從。朱德以中國解放區總司令名義致牒英、美、蘇駐華大使,聲言國民政府無法代表中國接受日、偽軍投降,唯有延安總部才有權代表參加受降工作,並稱蔣介石為「法西斯頭子獨夫民賊」、「挑撥內戰」[12]。接著,朱德致電岡村寧次要求日軍分別向華北、華東、華中、華南的中共將領投降,但最終遭到日軍拒絕,盟國則完全不予理會。[13]。中共拒絕了蔣「原地待命」的命令,針鋒相對地要求所屬部隊向日偽全線反攻,同時命令日軍除了被政府軍隊包圍的部分向中共軍隊投降[14][11]:1-3。至26日,共產黨已「收復大小五十九個城市和廣大鄉村」,[15],日偽軍隊根據國民政府的命令向中共進攻,到9月底攻佔了20多個城鎮。[9]:10-43在山西上黨,塞北平綏等地,政府軍與中共軍隊之間發生激戰。9月,中共放棄了原來佔據平漢路以東的計劃,正式提出「向北發展,向南防禦」,準備放棄江南各根據地並將部隊撤到江北,大力發展東北和華北根據地,為將來發展打下基礎。八路軍中的原東北軍將領萬毅呂正操張學思等部和冀熱遼軍區李運昌部進軍東北,準備接受日、偽軍投降。8月30日,八路軍曾克林部在一支蘇軍配合下攻克山海關。曾克林的先頭部隊在東北短時間內就接受了大量軍火,招募了大量人員。黃克誠率新四軍第3師3萬餘人9月中旬從蘇北出發,11月底到達東北。[16] 同時,羅榮桓帶領共軍在山東的主力部隊6萬餘人大量渡海到達東北。原來要南下的王震部359旅,也改派往東北。先後抵達10幾萬人。同時,中共成立東北局,向東北派出20多位高級幹部。

國民政府要求日偽「維持治安」的命令實質上授權其延長了對淪陷區的統治,這引起了廣泛的不滿。在抗戰後的內戰期間,國民黨接收大員嚴重腐敗,導致民怨,民間普遍流傳著一句順口溜:「等中央,盼中央,中央來了更遭殃」,「接收成了劫收」。國民黨接收大員貪腐被認為是觸發台灣二二八事變最直接原因,唐賢龍在二二八事變後出版《台灣事變內幕記》指出:「自從國內的很多人員接管以後,便搶的搶、偷的偷、賣的賣、轉移的轉移、走私的走私,把在國內「劫收」時那一套毛病,統統都搬到了台灣……」[17] 在被譏諷為「劫收」的接收之外,偽幣因為政府的錯誤政策急遽貶值,光復地區人民因此受到直接的經濟損失,加上政府對漢奸懲處的暖昧以及對前淪陷區人民居高臨下的態度相對比,民眾對國民政府在戰後復興時期的表現大為失望。[9]:10-43

1945年下半年國共主要衝突列表
戰鬥名稱 大致時間 爆發原因 實況
上黨戰役 9.10-10.12 閻錫山以受降為名佔領八路軍抗日根據地襄垣潞城中共軍隊發起進攻 閻錫山部隊10個師被全殲,長治中共攻佔
津浦戰役 10.15-12.14 國軍以受降為名沿津浦路北上進攻中共抗日根據地 中共軍隊攻佔山東大片地區,山東華中兩解放區連成一片
平綏戰役 10.18-12.14 傅作義部隊在綏遠受降為名搶佔中共抗日根據地及交通要地,中共為打通華北東北交通 中共軍隊圍攻歸綏包頭兩城一個半月,未能攻克最後撤退
平漢戰役 10.24-11.2 國軍沿平漢路北上以受降為名搶佔中共抗日根據地及交通要地,中共軍隊阻止其北進 中共軍隊合圍國軍7個師,將其全殲
山海關戰鬥 11.15 以受降為名搶佔地盤的開進東北之國軍在山海關途中遭遇中共軍隊阻擊 國軍突破中共軍隊阻擊,穿越山海關,攻佔錦州

國際因素[編輯]

1945年2月,在雅爾達會議上,美國、英國為換取蘇聯出兵東北,減少美國的犧牲,未經中國國民政府同意賦予了蘇聯大連國際化、蘇聯在大連港的特殊權力、蘇聯租用旅順港設立海軍基地以及蘇聯在中東鐵路南滿鐵路的特權。

1945年8月14日,中國國民政府和蘇聯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以中國同意外蒙古進行公民投票決定前途(儘管後來的投票過程嚴重不透明),換取蘇聯將東北交還給國民政府,並承諾不支持中共。

12月底,按照波茨坦公告,蘇聯、美國、英國三國外長在莫斯科召開會議。關於中國,三國達成協議中國應該建立一個統一民主的政府,該政府應該有廣泛的參與,和內戰停火。三國都同意不干涉中國內政。蘇聯外長指出,蘇聯駐東北軍隊已經完成對日軍的繳械和遣返;應中國政府要求,蘇聯駐東北軍隊的撤回將推遲到1946年2月。美國外長指出,美國在華北駐軍的主要任務是實施對日軍的繳械和遣返。在中國軍隊能獨立擔負責任後,美國駐軍將立即撤回。[18]

政治協商與軍事調處[編輯]

1945年,蔣介石與毛澤東在重慶談判
1946年5月,國共四平激戰

1945年8月28日,毛澤東周恩來等赴重慶開始國共兩黨就和平建國等問題舉行會談[2],率代表團就國家前途與蔣介石等談判。具體談判主要在中共代表周恩來、王若飛和國民政府代表王世傑張群張治中邵力子之間進行。延安蘇聯提出「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新戰略,希望在莫斯科支持下於中國華東、華北、東北等臨近蘇聯的地區建立起根據地,經過激烈的政治鬥爭[19],國共雙方於10月10日簽署《雙十協定》,達成和平解決爭端的意向,決定在年底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解決具體問題。

1946年1月,國共兩黨並民盟青年黨等代表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圍繞政府組織、施政綱領、軍事、國民大會和憲法五個問題展開討論,最終達成五項協議。協議規定,政府改組後以國民政府委員會為最高國務機關,規定國府委員里國民黨佔半數,另外半數由其他黨派和社會賢達組成,重大議案須2/3多數委員支持通過;在執政綱領上,通過了以中共草案為基礎的《和平建國綱領》,一致同意和平實現民主憲政;一致同意整編國共軍隊,實現軍隊國家化[20]2月25日國共雙方達成了雙方軍隊整編方案;3月6日,毛澤東提出部隊分兩期復員,第一期復員1/3,第二期再復員1/3。當時共產黨軍隊共130萬人,兩期復員,只餘40多萬。由於兵員裁撤過多,導致共產黨軍隊在國共內戰初期處於不利態勢。 [21]

1946年1月初,在馬歇爾的調停下,國共雙方下達了1月停戰令,以迎接政治協商會議召開。2月,國共達成整軍方案,決定統一整編國共軍隊為國軍,協定劃定全國駐軍服務區,各軍隊集結在此統一整編;整編以12個月為一期,分期縮編部隊,直到完成全國60個師的目標。3月,國共達成迄今最後一個正式協議:《東北停戰協定》,但該協定已對激烈進行的東北內戰無實際約束力。[22]

蘇軍從東北撤離後,國共在東北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1946年3月1日,蘇聯向國民政府表態決定自東北撤軍。4月6日蘇聯撤軍後,中共軍隊迅速搶佔長春、哈爾濱、齊齊哈爾等中心城市,國民政府則在美國幫助下將大批精銳部隊運至東北,向中共軍隊大舉進攻,東北局勢急劇惡化。由於中共軍隊在蘇軍撤退後一個半小時,對原本由中蘇共管的長春發動攻勢,並在4月8日佔領長春[23],國民政府認為此舉率先違反了1月停戰令[24],導致4月時東北長春幹線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林彪部主力30餘萬,集中於四平街附近,企圖阻止國軍前進。[25]國軍杜聿明部迫於情形,自5月起在東北發動反攻。[25]5月3日,國軍克復本溪,激戰於四平街一帶,5月19日克復四平街。[25]第二次四平戰役後,林彪所部被重創,國軍一直追擊到松花江畔。5月23日,國軍克復長春,5月28日克復吉林,6月5日直逼哈爾濱[25]經馬歇爾努力,蔣介石於6月6日下達六月停戰令,同意東北休戰15天,後來又延長8天。休戰期間,蔣要求中共必須放棄蘇北、膠濟鐵路承德古北口和哈爾濱,遭到中共拒絕。[11]:56-58

1946年3月國民黨六屆二中全會的憲草修改提議案引起中共激烈反應。重慶南京的國共談判與全國的軍事衝突同時進行,兩者互相影響。中共仍然在國統區公開活動,並在重慶發行《新華日報》,此時的內戰仍未以國共公開決裂的方式爆發。在杜魯門總統支持下,馬歇爾下令自1946年7月29日到1947年5月26日,美國對國民政府實行武器禁運[26][27]

戰爭結束後,魏德邁將軍在美國國會作證,杜魯門政府1947年決定停止進一步的培訓國民政府軍隊,並對國民政府實施武器禁運,西方記者與決策者不斷指責和批評國民黨,造成國民政府軍士氣低落,進而導致國民政府軍失敗[28]

全面內戰爆發[編輯]

1946年11月16日周恩來在南京召開記者會,譴責制憲國大召開,宣布自己將返回延安
1947年3月7日,政府代表張治中在南京送董必武等中共駐京人員乘坐美飛機撤回延安

國府於1946年6月26日,下令向解放區全面進攻。[2]停戰有效期剛過,國軍在劉峙程潛的統率下,以20萬優勢兵力攻打在湖北、河南邊界宣化店被包圍的李先念部6萬中原解放軍,李先念率部提前突圍[29]

7月,國共就蘇北政權的談判陷入僵局,此時國軍為保衛南京側翼安全,向蘇中和蘇北的新四軍駐地發動進攻[30]。國軍5個整編師共15個旅約12萬人,企圖由南通泰州一線向蘇中解放區大舉進攻。[31]解放軍發起蘇中戰役,亦稱「七戰七捷」。[31]粟裕、譚震林指揮19個團3萬餘人[31],從7月13日至8月27日,連續作戰七次,均獲勝利。[32]在一個半月中,殲滅國軍6個旅及5個交警大隊,共5萬餘人。[32]粟裕部在運動戰中殲滅國軍第六十九師。而國軍則佔領蘇北全部城鎮,把中共軍隊壓過了隴海線

在山西,解放軍在7月下旬發起攻勢。7月20日,解放軍為攻佔大同,在應縣與國軍激戰,始終未能攻克。8月,解放軍賀龍部開始圍攻大同。[25]傅作義部全力增援大同守軍。9月14日,傅作義的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五軍克復集寧,解大同之圍。[25]此時國共在集寧處於膠著狀態,中國共產黨遲遲未能攻克大同,故解放軍主動撤退。10月初,應馬歇爾要求,國民政府下達第三次停戰令。停戰令期限剛過,中共主力在大同。10月11日,國軍第三十六集團軍奇襲奪取中國共產黨華北區中心城市張家口[25]正在斡旋國共衝突的民主人士梁漱溟看到國軍攻佔張家口的報紙後稱「一覺醒來,和平已經死去。」[33]

在山東,8月10日,劉鄧三個縱隊突襲隴海線,佔領碭山蘭封之間百餘公里鐵路,隨後國軍調集大軍反攻。9月初,解放軍撤退的同時在定陶全殲國軍整編3師,但是國軍整體呈攻勢的局勢沒有改變。在東線魯西南地區,國軍進展較為順利,在晉南地區,胡宗南部隊受阻,整編第一師第一旅被陳賡部圍殲。10月下旬,國軍佔領25座縣城,完成華北南線作戰,中國共產黨晉冀魯豫部隊被壓制在黃河以北。11月1日,國軍登陸煙台,魯南各地相繼收復。[25]解放軍的撤退讓中國國民黨誤以為勝利在望。然而解放軍人數實際上未減少,很快展開反攻。

張家口被國軍佔領後,中國共產黨和民盟要求追究中國國民黨破壞和平的責任。國方堅持於1946年11月中召開制憲國民大會,而周恩來稱,「國民大會一旦召開,他就回延安」[34][35]。在部分人看來,國民大會前中國共產黨能否提交名單已經成了問題關鍵。在馬歇爾拒絕調停的情景下,10月26日,第三方面提出一個解決方案,但經周恩來施壓又撤回此案[36]。11月11日,國府通知第三方面,國民大會代表報導人數達到法定人數,無論中國共產黨是否參加,均預定在11月15日舉行。第三方面中的民社黨青年黨決定參加國大,民盟則拒絕參加並開除民社黨出民盟,這一分裂標誌著第三方面的調停的失敗。

11月15日制憲國民大會召開。此時,國民政府為迎接制憲國大,下達了第四次停戰令,但已經對軍隊戰鬥沒有約束力。1946年12月起,中國共產黨東北民主聯軍發動攻勢,據中國共產黨稱至翌年4月殲滅國軍4萬餘人,攻佔城鎮11座。

1947年1月,《中華民國憲法》通過之後,國民政府應馬歇爾要求,先後三次呼籲中國共產黨能進一步舉行圓桌會談,以政治方式解決兩黨爭端。共產黨方面認為國民政府沒有誠意,中國共產黨南京代表陸定一回應,「廢除偽憲法和恢復1946年1月31日軍事位置,是恢復和談的最低限度」[37]。關於這三次談判,梁漱溟寫到:「綜觀前後,過去(七月半至十一月半)一段,是國方要打。十一月半以後是共方要打。」因為「國方在軍事上已經心滿意足,確乎不想再打。然而共方卻是積憤填膺,非打不可。」[38][39];中國共產黨認為,是中國國民黨發動和平攻勢,試圖嫁禍共產黨[40];國民政府認為,是「我政府迫不得已乃忍痛動員,從事戡亂,這是最近的歷史事實」[41]

1947年2月底,國府下令公開驅逐中國共產黨代表[42],限令在南京上海重慶的中國共產黨留守處代表3月5日前撤離,並關停重慶《新華日報》社。3月7日,董必武率中國共產黨駐南京留守處代表乘坐美國運輸機撤離南京。

國軍重點進攻與解放軍以守待攻[編輯]

1947年3月10日,中國共產黨首都留守處人員從南京返回延安3天後,國軍胡宗南兵團從洛川沿成榆公路向延安進攻
1947年5月中旬,國軍整編四十七師在孟良崮戰役中覆沒,師長張靈甫陣亡
1948年交通大學教授在立法委員選舉中投票

1947年1月,國軍進指陳毅部於魯南,由徐州綏靖主任薛岳指揮。[43]

在東北戰場,林彪羅榮桓部隊兵力佔據優勢,且裝備精良,故一直以攻勢為主。1947年夏,關內各地國軍雖迭獲勝利,東北地區由於防地遼闊,兵力不足;加以交通被解放軍所破壞,乃形成被動之形勢。[44]同年2月底,林彪部渡松花江南犯,5月初大舉發動猛攻,17日攻佔懷德,21日攻佔公主屯,永吉、長春、四平街乃陷於孤立。[44]

3月10日,各路國軍20萬在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指揮下,分由洛川宜川向延安進攻,中國共產黨調動5000兵力[45],憑藉地雷和伏地堡壘頑強抵抗,國軍19日攻入延安。[46]國軍斃傷解放軍1萬6千餘人,俘虜解放軍1萬餘人。[47]中共中央主動從延安撤退,彭德懷西北野戰軍2萬餘人開始在陝北高原進行遊擊戰,期間獲得青化砭羊馬河沙傢店等戰鬥的勝利。

在山東南部,解放軍郝鵬舉率領2萬人歸附國軍。[46]4月初,津浦鐵路徐州至濟南段打通,國軍包圍解放軍陳毅部於沂蒙山區[46]顧祝同率領60萬國軍進攻。由於國軍採用齊頭並進戰術,將軍隊控制在一個範圍內,導致解放軍遊擊戰朮無法奏效。但粟裕提出以山東解放軍主力決戰的方式粉碎圍攻的方式最終被採用。在孟良崮戰役中,整編第七十四師全軍覆沒,師長張靈甫陣亡。

5月初,胡宗南國軍經過3個多月戰鬥,仍未達到其殲滅中共中央的目的。

在華北地區,國軍兵力空虛,聶榮臻組建晉察冀野戰軍機動作戰。自1947年5月起,解放軍徐向前、彭德懷等部開始圍攻太原,山西省政府主席閻錫山堅守。[48]

6月,國軍繼續自魯南向北進攻,國軍齊頭並進,步步緊逼。

6月6日,解放軍攻陷熱河赤峰[44]6月16日,國軍被迫放棄安東省會。[44]解放軍開始進攻遼寧瀋陽[44]6月至7月,林羅部圍攻四平,血戰未克,兵力受損。

6月18日,胡璉整編第十一師佔領中共山東指揮部所在地魯中南麻鎮。此時因劉鄧軍在魯西進攻,國軍被迫自魯中回援,陳毅粟裕部隊乘機進攻南麻整編第十一師,但因連降大雨,解放軍彈藥受潮,攻擊出現困難,久攻未克。此時國軍再度調集大軍圍攻,陳粟部因多處軍隊有遭遇合圍危險,傷亡較大,因此放棄圍攻,撤至黃河以北惠民

同年夏天開始,解放軍逐漸掌握優勢,開始主動反擊。6月30日,國民政府司法院最高檢察署通緝毛澤東、周恩來等人。7月31日,中共正式使用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這一名稱。

在中原地區,6月30日劉伯承鄧小平部隊夜強渡黃河,發起魯西南戰役

7月1日,劉鄧渡河後包圍鄆城國軍整編55師,此時陳粟軍從國軍縫隙處南下,進攻費縣,威脅兗州。同時劉鄧軍又攻克鄆城,曹縣,並將羊山集處國軍整編66師合圍。7月底圍殲羊山集整編第六十六師。8月,國軍肅清膠濟鐵路沿線解放軍。[46]

8月,劉鄧部隊在國軍大部隊圍攻下,南下中原,進攻國軍薄弱地帶。8月19日,全軍渡過黃泛區。8月22日,華中解放軍陳賡部自豫西新安澠池陝縣等地分道偷渡黃河,穿越伏牛山,一度攻陷嵩縣洛寧登封臨汝魯山方城等地,遭國軍圍剿,復渡河回豫北。[44]8月23日強渡汝河,8月26日乘淮河洪峰之間渡河,進入大別山戰略鎖鑰區。追擊國軍因淮河水漲而被阻淮河北岸。與此同時,陳賡謝富治兵團在茅津渡處渡河成功,緊逼洛陽。8月,在毛澤東指示下,陳粟軍隊重新南渡黃河,發起進攻。三路大軍,互相策應,在黃河長江之間的廣大地區形成了一個「品」字形的戰略態勢。劉鄧進入大別山後,白崇禧成立九江指揮部圍剿。

在陝北戰場,彭德懷部隊在1947年8月初圍攻榆林鍾松整編第三十六師北上救援。隨後彭德懷圍點打援,發動圍攻鍾松的沙家店戰役劉戡全力救援,鍾松逃脫。

8月開始,林羅部發動秋季攻勢,大量圍殲國軍部隊。

9月底,國軍分別自龍口煙台登陸,山東戰事告一段落。[46]

10月,彭德懷再度圍攻榆林,國軍已經無兵可調,不得不由蔣中正致電寧夏省政府主席馬鴻逵求援,馬鴻逵命整編第十八師支援榆林,彭德懷再度圍點打援。寧夏軍與彭德懷部隊在元大灘激戰,雙方傷亡慘重。最後彭德懷撤退。

10月,因華北國軍增援東北,解放軍乘機向保定石家莊進攻。11月12日,聶部攻克石家莊。此時傅作義受命擔任華北剿匪總司令,率領主力部隊沿平保線尋機作戰。聶部圍點打援,機動殲敵,消滅國軍第三十五軍兩個師部。徐向前在山西南部發起運城戰役,12月全殲守敵。此時國軍在晉南僅剩臨汾一座城市。

解放軍轉守為攻與國軍重點防禦[編輯]

1948年,為國軍處境險惡之一年。[49]從本年起,國軍在各戰場,均陷於被動。[49]解放軍在東北,在山西、河北、察哈爾,在山東、河南、陝西各區,都陸續舉行反攻。[49]由於解放軍全面反攻,及國軍不斷失利,於是各戰場形勢,都發生根本變化。[49]

在東北戰場,1948年初,林羅部隊再度發動冬季攻勢,圍殲國軍精銳部隊新五軍,導致國軍遭受重創。2月,林羅部以強大兵力第四次圍攻四平,經過血戰攻克四平。此時東北的國軍完全處於被動地位,林彪部隊指東打西,指南打北,處於完全機動地位。此時,北寧線被中共切斷,國軍只能依賴空中補給,國軍試圖撤退,但是空運問題難以解決。

2月下旬,陝西戰場劉戡部,由延安撤退,轉進西安時,在宜川、黃陵之間中伏,全軍覆沒,師長嚴明戰死,劉戡自殺。[49]彭德懷部在宜川圍點打援,殲滅劉戡第二十九軍主力。2月底,劉鄧部隊因在大別山損耗過大,撤出大別山區。

1948年春,解放軍陳賡部再度渡河南犯,3月12日攻陷洛陽,復陷豫西各縣,擾及鄂北一帶,7月17日攻陷襄陽[50]陳賡、謝富治兵團乘中原國軍兵力空虛,進攻洛陽,兩進兩出,兩次殲滅國軍守軍。陳賡、劉伯承兩部,於春、夏間先後擊滅鄧縣鎮平內鄉等數十萬強悍善戰之民團,消除在豫、陝、鄂邊區行動之障礙。[51]3月間,山東戰場膠濟鐵路西段,及周村溜川、博山、威海衛等,全為解放軍許世友譚震林兩部攻佔。[52]

4月,劉鄧部隊進攻阜陽。4月底,彭德懷部佔領延安,後撤至黃龍地區休整。其他各軍,亦於撤退途中,損失甚重,從此渭河以北地區,無力控制。[49]4月27日,濰縣之第九十六軍覆沒,軍長陳金城被俘。[51]

5月,渤海膠東魯中三個戰場,解放軍把它連成一片,濟南完全陷於孤立。[51]在華北地區,5月中旬,解放軍攻克臨汾。5月,中國共產黨成立中原野戰軍,發動宛東戰役,擊潰國軍第十八軍。經過近一年戰鬥,中原地區戰事轉向對共軍有利,國軍日趨被動。

別路解放軍陳毅部,於6月23日攻陷開封,整編第六十六師師長李仲辛陣亡。[50]6月26日,開封復被國軍邱清泉、孫元良兵團所收復,追剿陳毅部於黃汎區,激戰十餘日,解放軍傷亡近8萬人,乃向隴海鐵路以北退卻。[50]劉陳所部與陳毅部會攻開封,守將李仲莘戰死,攻陷開封,中原戰場儲備之武器糧草盡為解放軍所奪去。[51]繼而陳毅部伏擊區壽年兵團於睢陽,區部損失甚重,區壽年被俘。[51]解放軍自攻佔開封後,一方面學會攻城戰術,一方面增強攻堅信心。[51]於是解放軍之戰略戰術,都獲得重大修正。[51]

6月至7月,解放軍華東野戰軍發動豫東戰役,殲滅整編第六十六師一個旅,第七兵團兵團部及下轄的整編第七十五師,確定了共軍在中原地區的優勢地位。劉伯承於攻克開封後,旋即率部進襲襄樊,7月16日,攻下襄樊,守將康澤被俘,鄂西北盡攻陷。[51]至此國軍中原戰場防禦體系,已支離破碎。[51]7月以後,形勢日趨嚴重。[48]

毛澤東在1948年8月稱「解放戰爭好像爬山,現在我們已經過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階段已經過去了。」[53]

國共戰略決戰[編輯]

國軍不斷失敗,軍事上及政治上信心逐漸動搖,加以金圓券改革不過一月,即又開始貶值,於是敗北主義更加盛行於文武百官之間。[51]

1948年9月16日,解放軍集中兵力10餘萬圍攻濟南,因國軍第八十四師吳化文部兵變,至25日城陷,山東省政府主席王耀武被俘歸附中國共產黨。[50]陳毅、粟裕等部圍攻濟南,正當戰事發展至高潮時,吳化文軍在城外陣前譁變投向中國共產黨。[51]所部10餘萬人全部解甲。[51]解放軍攻克設防堅固的要塞濟南,成為決戰序曲。同年秋,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東北、華東、華北三個方向發動戰略決戰,並取得全部三場戰役的勝利。在三大戰役中,國軍總兵力損失150萬人以上,精銳兵團幾乎全軍覆沒,標誌著國府的軍事力量全面崩潰。

遼瀋戰役(遼西會戰)[編輯]

1948年春,東北人民解放軍林彪部連續在東北發動七次攻勢,2月7日攻佔遼陽,2月26日攻佔營口,3月14日攻佔四平街,3月19日攻佔永吉,國軍集中兵力堅守長春、瀋陽、錦州三個地區,補給全賴空運接濟,因運輸量有限,三地食糧燃料奇缺,長春每日餓斃者不下百人。[44]

9月中旬,林彪部猛攻錦州義縣,企圖切斷國軍關內外聯繫。[54]東北剿匪總司令衛立煌貽誤戎機,大為解放軍所乘。[44]

10月16日,解放軍攻克錦州,東北剿匪副總司令范漢傑、兵團司令盧濬泉及所部數萬人,除傷亡外,全部被俘。[54]10月17日,長春守軍第六十軍軍長曾澤生,率所部投向中國共產黨。[54]10月18日蔣飛臨瀋陽,指示東北作戰計劃,仍未能迅速挽回頹勢。[44]10月23日,解放軍攻陷長春,東北剿匪副總司令鄭洞國被俘。[44]新編第七軍軍長李鴻等亦率部投降。[54]10月28日,廖耀湘兵團在彰武打虎山被圍殲,廖被俘。[54]

11月2日,解放軍攻陷瀋陽,衛立煌先期飛北平,部分國軍突圍撤至營口,經海運南下,東北盡失,國軍先後犠牲精銳達30萬人。[44]瀋陽守軍周福成,率部投向中國共產黨。[54]接著解放軍相繼開入東北各要津。[54]

淮海戰役(徐蚌會戰)[編輯]

淮海戰役中的解放軍士兵

先是國軍鑒於東北全盤失敗,故將關內各戰場孤守據點之兵力儘量撤回,以圖縮短戰線。[54]秋後,鄭州至連雲港間各孤點盡行放棄,準備退守江南。[54]但中途遭解放軍牽制,以致行動暴露。[54]國府任命劉峙為徐州剿匪總司令部總指揮,自動放棄鄭州開封等據點,調動40萬重兵與之決戰。[50]

11月初,陳毅及劉伯承兩向徐蚌地區發動攻勢。[54]雙方大戰展開,因國軍彼此缺乏聯絡,未能盡量發揮作戰功效。[50]黃百韜兵團原定11月5日開拔,向大運河以西撤退。[55]11月8日,第三綏靖區司令何基灃張克俠率部譁變[54]遂致國軍在徐州北部防線開了一個缺口,由山東南部地區南下之解放軍陳毅部,便輕易迅速通過缺口,於11月9日直插到徐州東側,擋住黃維兵團退路。[55]夥同原在南面之陳毅主力,對黃伯韜兵團兩面夾擊。[56]11月14日,東線黃百韜兵團被解放軍陳毅部包圍於碾庄附近,至22日全軍覆沒,黃氏自殺身亡。[50]

當碾莊戰役惡化時,國府急調華中黃維兵團(約15萬人)趕往支援。[54]黃維部行至宿遷雙堆集。[54]11月24日起,杜聿明指揮邱清泉、孫元良兩兵團,由徐州出動,連續幾天向南攻擊,由於解放軍憑藉工事,頑強抵抗,進展緩慢。[57]固鎮北攻之李延年兵團,情形也一樣。[57]11月27日,南線黃維兵團被解放軍劉伯承部包圍於蒙城澮河渦河之間雙堆集,至12月6日所部瓦解,黃氏被俘,副司令官胡璉突圍以出。[50]12月15日,除胡璉率領一部突圍抵蚌埠外,黃維兵團全部被殲。[54]

12月1日,徐州剿匪副總司令杜聿明率孫元良、李彌及邱清泉等兵團向西轉進。[54]徐州國軍為避免包圍,於12月2日自動棄城南撤,至永城東北之青龍集、陳官莊間地區,遭解放軍30餘萬要擊,傷亡極眾。[50]

12月6日當晚,孫元良兵團被全部打垮。[58]孫元良和兩個師長突圍而出,兩個軍長、師長被俘,部隊大部潰散,勉強收容幾千人,編成一個師,撥歸邱兵團第七十二軍。[58]自12月19日起大雪紛飛,一直下了十多天,空投大受影響。[58]時值天氣嚴寒,連日雨雪,加以國軍掩護大批隨行難民,接濟困難,遂感不支。[50]

1949年1月6日,解放軍看見招降無效,就發動猛烈總攻。[58]苦持至1月10日,解放軍挾人海戰術進攻,國軍陣地卒被突破,徐州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杜聿明被俘,兵團司令邱清泉身亡,李彌、孫元良等突圍以出。[50]所部連機關眷屬共40萬人,除戰鬥身亡外,全部解甲。[59]此役,雙方參戰人員共一百多萬人;經2個月以上之激戰,解放軍傷亡13.4萬,國軍所有精銳部隊,損失幾盡。[59]自此以後國軍陷入於絕對劣勢中。[59]

解放軍乘勢往南攻陷蚌埠臨淮等地,進而威脅南京。[50]

平津戰役(平津會戰)[編輯]

中國人民解放軍和平開入北平

1948年底,中共華北野戰軍楊成武部在新保安合圍全殲傅作義精銳國軍第三十五軍。林彪所部數十萬精銳進入關內,合聶榮臻、賀龍等部解放軍,以近百萬之眾對北平、天津採取大包圍形勢。[50]12月21日,東北野戰軍迅速南下,攻佔鹹水沽,切斷平津國軍海運退路。1949年1月初,東北野戰軍完成對北平、天津塘沽分割包圍。1月7日,解放軍開始猛攻天津,國軍警備司令陳長捷部奮勇抵抗,至15日攻陷天津城,解放軍死傷在萬人以上。[50]

時傅作義以所部精銳損失重大,又鑒於淮海戰役失利,故信心開始動搖,戰事演變至此,己有孤城落日之象。[59]1月14日,東北野戰軍對天津發動總攻,1月15日八時佔領天津,俘虜陳長捷。北平僅剩下傅作義守軍20萬人。傅作義經過第三方蘇靜鄧寶珊等人與中共接觸,達成和平協議。

繼天津失陷之後,傅作義在中國共產黨多方遊說下,率所部30餘萬人並將北平、察哈爾和綏遠地區,先後交予中國共產黨。[59]1月22日,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與中國共產黨成立「北平局部和平」,解放軍無阻進入北平,除少數學人事先由國府派飛機接運至南京外,國府官員多未能及時撤出。[60]1月31日,國軍出城接受解放軍整編。

於是長江以北,除武漢一隅外,完全易幟。[59]國軍在華北僅剩下太原一個據點。

解放軍向全國進軍[編輯]

中華民國政府撤退至台灣路線
1949年國軍在吳淞上船撤往台灣

長期戰爭使國府統治區的經濟走向崩潰邊緣,人民生活苦不堪言[61]

1949年初,由於各戰場軍事逆轉,已非人力所能改變,加以政治情勢迫促,為適應和談要求,蔣介石於1月21日宣佈引退,由副總統李宗仁代理職務。[59]惟其大勢已去,人心瓦解,城下之盟,又非國府所能接受。[59]2月5日,行政院遷移廣州辦公,南京只保留代總統辦公室。[62]4月1日,張治中等飛抵北平,4月5日上午9時「和談」預備會議開始。[62]國共雙方在《國內和平協定草案》的基礎上經過磋商。4月15日,和談第二次正式會議,周恩來將修正後之《國內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限張治中等4月20日簽字,並表示不論戰爭或和平,屆時解放軍一定渡過長江。[62]但在中國共產黨規定的和談截止日,南京政府認為:「將國民黨高層數人直接列為戰犯,這是國民政府方面無論如何不可能接受的。」4月20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發表聲明,指斥中國共產黨之《國內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歪曲事實。[63]4月21日,中國共產黨中央軍委主席、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發佈總攻擊令(《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於是解放軍林彪、彭德懷等部,亦分別對武漢及西安進攻。[63]解放軍百萬大軍橫渡長江渡江戰役爆發。4月22日,解放軍劉伯承部佔領蕪湖[64],4月23日佔領南京[2]接著,解放軍分路追殲國軍殘餘部隊。[2]同日,國軍撤離南京,李宗仁置一切職責於不顧,飛往桂林。[63]李宗仁遲遲不至廣州處理公務。[65]李宗仁與白崇禧組織華南防線。4月24日,太原城破,國軍巷戰慘烈,負傷殺敵者有之,與樓共焚者有之。[48]4月底,解放軍林彪部直趨武漢[66]

1949年5月4日,解放軍陳毅部攻陷杭州[64]5月8日,解放軍彭德懷部攻陷蘭州[67]同日,李宗仁返抵廣州。[65]5月15日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移衡陽辦公。[66]5月16日、5月17日,解放軍相繼佔領武漢三鎮。5月20日,國軍胡宗南撤離西安[68],隴東各地盡為解放軍所有。[68]5月21日,解放軍劉伯承部攻陷南昌[66]解放軍陳毅部圍攻上海,解放軍傷亡近六萬人。[64]至5月27日,國軍主動向舟山、台灣方面撤退。[64]解放軍攻中國第一大城市上海,之後向東南沿海進軍。同月,駐青島美軍開始撤離。

6月2日,解放軍攻佔青島。6月3日,以太原陷落,青島已失去軍事價值,加以孤懸華北,防守不易,國軍自動防棄,全部軍民物資撤至台灣,解放軍遂據有整個華北。[48]7月16日,解放軍林彪部佔領宜昌[66]7月26日,佔領株州;7月29日;佔領常德[66]7月底,解放軍第一野戰軍20萬人入甘肅。[67]

1949年8月1日,湖南省政府主席、國軍第1兵團司令陳明仁長沙綏靖公署主任程潛通電歸附中國共產黨。[66]8月4日,程潛與陳明仁宣布參加中國共產黨陣營。8月5日,政府任命黃杰為湖南省政府主席,自動放棄長沙,集中國軍於衡陽附近。[66]8月16日,第二野戰軍佔領贛州[66]8月17日,解放軍陳毅部攻陷福州[66]國府任命湯恩伯主持福建軍政,湯氏集中主力於廈門。[66]8月24日,蔣飛重慶,主持西南軍政人員會議。[68]

1949年9月2日,解放軍佔領西寧[67]9月,解放軍在衡寶戰役廣西戰役中消滅白崇禧集團主力。[66]9月20日,解放軍分三路來攻廈門,傷亡慘重。[66]9月21日,綏遠省政府主席董其武通電投共。[67]9月25日和9月26日,新疆警備總司令陶峙岳和新疆省政府主席鮑爾漢,接受中國共產黨提出的8項和平條件,率領所部7萬餘人在迪化分別通電歸附中國共產黨,新疆不戰而和平易手。[67]9月28日,解放軍第一野戰軍佔領銀川。[67]第一野戰軍佔領陝、甘、寧、青4省。

1949年10月5日,解放軍佔領韶關[66]10月8日,解放軍佔領衡陽。[67]10月12日,國民政府宣佈自本日起西遷重慶辦公,廣東省政府則移設海南島[66]10月13日廣州放棄,至10月底廣東為解放軍所佔領。[66]10月17日,國軍自動放棄廈門,集中兵力固守金門。[66]解放軍陳毅部渡海攻佔廈門。

10月23日,解放軍發出進軍川黔的作戰命令。10月25日,解放軍第10兵團就準備挾勝攻金門;攻方7個主力團共2萬人,而守方李良榮第二十二兵團也2萬人。[69]解放軍大舉利用人海戰術,自古寧頭登陸,遭國軍圍攻,解放軍悉數殲滅,為年來戰爭國軍之最大勝利。[66]解放軍第28軍3個團9000餘人在金門戰役中被全殲。

1949年11月1日,解放軍展開西南戰役,從湖南、湖北進軍西南。同日,李宗仁以大局惡化,自重慶遁飛昆明[67]11月3日,第三野戰軍登陸浙江舟山群島中的登步島時再次失利。11月14日,蔣介石自台灣飛抵重慶[70],重返政府。同日,解放軍佔領桂林[67]11月15日,解放軍佔領貴陽[67]11月20日,李宗仁出走香港。11月30日,解放軍攻佔重慶[70]同日,解放軍佔領南寧[67]國府遷至成都。白崇禧移其總部於海口黃傑率領所部退入越南[67]

12月7日,國府決定遷設台北,並於西昌設大本營,於成都設置防衛司令部。[70]12月10日,四川省政府主席劉文輝鄧錫侯雲南省政府主席盧漢等分別在彭縣昆明公開通電歸附中國共產黨。[70]解放軍和平進軍雲南、四川兩省。12月16日,解放軍佔領川南樂山,12月18日佔領劍閣[70]劉文輝佔據雅安欲阻截國軍退路,成都有被圍之慮,國軍乃於12月26日撤守。[70]胡宗南移其總部於西昌,繼續作戰。[70]12月27日,解放軍攻克成都,西南戰役結束,此役解放軍圍殲國軍93萬,國府在中國大陸最後一支重兵集團被消滅。12月28日,經過激烈的新渡口戰役,解放軍第181師橫渡涪江天塹佔領三台,旋即奪取綿陽

1950年3月27日,解放軍進入西昌。4月初,西昌戰役結束。3月5日,第四野戰軍展開海南島戰役,以木船為主要航渡工具橫渡瓊州海峽,於5月1日攻佔海南島。登步島後來也被解放軍攻克。到6月大規模作戰行動基本結束。[2]在歷時近四年中,解放軍共殲滅國軍807萬餘人,取得了戰爭的勝利。[2]

1950年10月6日至10月24日,解放軍發動昌都戰役。解放軍賀龍、彭德懷、陳賡等部,分自西康、青海、雲南進軍西藏,10月19日佔領藏東地區政治、經濟中心昌都,消滅藏軍萬餘人。[71]解放軍打通了進藏的道路。

1951年2月,西藏當局派出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的代表團,前往北京與中央人民政府代表李維漢等談判。1951年5月23日,代表團在北京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同年12月1日解放軍張國華范明等部會師拉薩,至翌年2月佔領江孜日喀則等城市。[71]中共稱為西藏和平解放。至此,中國共產黨已經控制中國大陸除台灣外大部地區。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編輯]

在解放軍全面進軍的同時,1949年9月21日至30日,共產黨與民盟等民主黨派及各界代表在北平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議通過了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共同綱領》,完成了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準備工作,將北平改名北京並定為首都。會議決定建立一個國家名稱不同於中華民國的新中國,按照《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這個新國家的國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定於1949年10月1日舉行建國儀式。

1949年10月1日下午2時,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按照《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毛澤東就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朱德劉少奇宋慶齡李濟深張瀾高崗就職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周恩來就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部長,朱德就職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下午3時,開國大典正式開始。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0月9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召開。由馬敘倫、林伯渠等人提議,將10月1日定為國慶日。毛澤東當即表示十分贊成,並說:「我們將此作一提案,向政府建議,由政府來定。」

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通過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定》,規定了每年的十月一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

第二條戰線[編輯]

土地改革[編輯]

土改期間貧農批鬥地主

這段時期國民政府及其存續政權民國政府憲政吸引民心,與中共對抗。1947年4月,作為看守政府預備行憲的國民政府依據政治協商會議決議正式改組,結束一黨專政,容納制憲各党進入政府。同時1947年11月21日-23日,國民政府舉行了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由全體國民直接選舉3045名國民大會代表,實現了中國的首次直接民選。1948年3月召開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一次會議,以差額選舉方式選舉產生了首屆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5月,中華民國政府開始運作,國民政府正式走入歷史。

1945年10月,國民政府公布二五減租辦法。1946年公布《土地法》,政府贖買從地主購買土地分給貧農,以實現耕者有其田。1948年,立法院通過《土地改革方案》,以貫徹耕者有其田的目標。到1949年,政府終於完成在全國推行耕者有其田政策的一切準備,到1952年大陸地區基本完成了這個目標。針對中共佔領區的土改運動,1946年10月行政院公布《綏靖區土地處理辦法》,對中共已經分田地之地區,國軍佔領後,不強迫農民歸還地主土地,而是採取這種辦法,「綏靖區內之農地,其所有權人,非自耕農時,在政府未依法處理前,准依原有證件,或保甲四鄰證明文件,保持其所有權,並應由現耕農民繼續佃耕。綏靖區內佃租額,不得超過農產正產物三分之一」。然而,由於共產黨軍隊打土豪政策的結果,地主及其民團跟隨國軍還鄉之後,實際上默許地主以各種手段收回其損失,並不加以制止。

中共一改抗戰時期減租減息政策,頒布《中國土地法大綱》實施土改。基本辦法是在農村按照土地多少劃分貧農,中農,富農,地主。地主富農土地被沒收,地主要受到批鬥,因此起初使得廣為貧農佃農的支持。1947年底土改高潮時,中農土地也要被分割沒收。以至農村出現恐怖氣氛,據晉綏地區報告,「一般群眾恐慌,生產情緒低落,災情加重,並發生嚴重外跑現象。不僅地富逃亡,甚至中貧農逃亡也不少」[72]。有村莊連貧中農之東西都沒收,「用鹽水把人淹死在瓮里,還有用油從頭上燒死人的」。人心惶惶,不可終日[73]

有鑒於此,1947年12月25日,毛澤東在陝北米脂召開的中共中央會議上作報告,提出土改總方針是「依靠貧農,鞏固地聯合中農,消滅地主階級和舊式富農的封建和半封建的剝削制度」,強調「必須堅決地團結中農,不要損害中農的利益」,「哪怕只發生一戶中農被錯當成地主來整,我們也必須十分注意糾正」。[74][75] 其後,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又在1948年春連續發出指示,要求必須避免對中農採取任何冒險政策,容許中農保有較平均水平為高的土地;區別新富農和舊富農,對老區新富農按富裕中農待遇;對開明士紳應予照顧,對大中小地主應有所區別;堅持少殺人,嚴禁亂殺人;明確土改的地區差別,即老區只進行適當調整,半老區按《土地法大綱》進行土改,新區第一步土改不觸動富農;明確地主、富農和中農的劃分標準(將劃為地主、富農的標準提高,使他們占人口總數的比例下降到10%以下);保護已分配土地的私有產權;要求糾正關於土改的「左」傾宣傳等等。[76] 據此,各根據地在1948年內普遍進行了糾正土改「左」傾偏向的工作,主要是糾正侵犯中農利益的做法,使土改恢復到正常有序的軌道上。[77]

金融改革[編輯]

由於戰事的不斷持續,國民政府財政入不敷出,只得通過印發貨幣彌補財政赤字,法定貨幣出現了急劇貶值。期間曾多次發生黃金擠兌風波,令國民政府的黃金儲備大幅度減少。1948年8月,國民政府開始發行名義上可以無限兌換黃金的新貨幣——金圓券。金圓券發行的初期,政府以行政手段強迫民間以黃金、外幣兌換。但由於沒有嚴守發行限額,從而造成更為嚴重的惡性通貨膨脹,令民間經濟陷入混亂。結果金圓券至1949年7月停止流通,只使用了十個月左右,貶值卻超過二萬倍。特別是城市的中產階級所受的經濟損失極巨,令國民政府失去原來最重要的支持者,亦是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中迅速失敗的原因之一。1949年下半年,國民政府又發行銀圓券。但由於在大陸的統治進入末期,加之無足夠的銀元為擔保,該貨幣很快在流通中被拒收。內戰末期,國民黨將黃金運往台灣,成為退守台灣初期國民政府經費的主要來源之一。

隨著中共在國共內戰中的順利進展,分散的各解放區迅速連成一片,為適應形勢的發展,亟需一種統一的貨幣替代原來種類龐雜、折算不便的各解放區貨幣。1947年4月中共中央宣布成立以董必武為主任的「華北財經辦事處」,統一華北各解放區財經政策,調劑各解放區財經關係和收支,同時著手開展統一貨幣的工作。1947年10月成立了以南漢宸為主任的「中國人民銀行籌備處」,著手中國人民銀行的籌建工作。終於在1948年12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成立中國人民銀行,同日開始發行統一的人民幣

學潮蜂起[編輯]

沈崇案後的反美遊行
上海同濟大學學潮,國府軍警持水龍頭鎮壓
1947年2月前的重慶曾家岩民生路新華日報社,辦理新華日報、群眾周刊等

中共在戰場後方通過秘密的地下黨員,策動學潮,著名的有1947年5月,上海,南京等大學學生的「反飢餓,反內戰」大遊行,此次遊行學生與軍隊衝突釀成血案[78]。與中國共產黨互為友黨的中國民主同盟在1947年10月被取締之前也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積極參與學潮,配合中共的鬥爭[79]。1948年8月15日,民國政府教育部統計稱,共產黨「職業學生一年半以來製造學潮109次,耽誤課業506天,學潮漫及18個重要都市[80]

1947年2月被查封之前,中共在重慶出版的《新華日報》大力宣傳中共的思想。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時,《新華日報》每天都登有新華社發的中共軍隊勝利戰報,每天辟有專欄刊登啟事[81],將中共俘虜的國軍將官公布在報紙上讓家屬認領。此事引起了國統區的普遍恐慌。據新華日報編輯回憶說,「有反動派對此不滿,表示:『世界上哪有這樣的怪事,在打仗的時候,竟允許敵人在自己的區域發宣言、發戰報,進行宣傳?』……想以此作為迫害我們的借口……敵人對新華日報的稿件更加緊了控制。新華社的稿件不准登,前線的勝利消息不准登……。我們有時也作些不損原意的改動,更多的時候根本不理睬,該登的還是照樣登。敵人對我們毫無辦法。」[82]重慶地下黨秘密發行《挺進報》以取代新華日報,大量散播中共軍隊在前線勝利的消息,並組織工潮,學潮和農村暴動。

1946年底至1949年10月主要學潮
時間 爆發地點 原因 實況 備註
1946年12月 北平 北京大學預科女生沈崇被美國士兵強姦 全國性反美運動 中共領導[83]
1947年5月 南京 物價上漲,公立大學所發伙食費不夠 全國性反飢餓反內戰運動 中共領導[78]
1947年5月 武漢 (同上) 學生與軍警衝突 中共領導
1947年10月 杭州 浙大學生會於子三參與地下黨被捕死於監獄 全國各地學生抗議政府逮捕屠殺學生 中共領導[84]
1948年1月 上海 同濟學生自行選舉自治會,被校方開除學籍 同濟大學學生赴市政府請願 中共領導[85]
1948年3月 北平 民國政府查封中共地下黨組織華北學聯 萬餘學生在北大民主廣場舉行營火晚會 -
1948年4月 北平 民國政府逮捕華北學聯學生 五百學生在政府北平行轅請願 中共領導[86]
1948年6月 滬津 美國決定扶植日本經濟 上海萬餘名學生遊行示威抗議美國扶植日本,天津北洋大學拒絕美國救濟糧 -
1948年7月 北平 北平市參議會決定重新考核東北流亡學生在北平臨時大學之入學資格 四千學生前往李宗仁官邸請願 -
1948年7月 北平 政府和學生互相開槍對射[87],死亡8名學生[88] 一萬學生前往李宗仁官邸請願抗議 中共領導[89]

情報與宣傳[編輯]

除此之外,中共在國府安插的情報人員劉斐熊向暉郭汝瑰也為中共提供了大量的情報。還有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陳布雷的女兒女婿均是中共地下黨員。[90]

傷亡統計[編輯]

國民革命軍[編輯]

有關解放戰爭中解放軍殲滅國軍的確切總人數,長期以來,軍事歷史學家和軍史資料均沿襲採用解放軍總部發布的最權威的統計數字和說法:共殲滅國軍正規軍554.247萬人,非正規軍252.888萬人,總計殲敵人數為807.135萬人。《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簡編》記載有《人民解放戰爭敵我兵力損失對比表》,其中殲滅的國軍人數如下:

  • 一、1946年7月到1947年6月:國軍傷亡42.6萬,被俘67.7萬,起義1.7萬。合計:112萬。
  • 二、1947年7月到1948年6月:國軍傷亡54萬,被俘95.3萬,起義2.8萬。合計:152.1萬。
  • 三、1948年7月到1949年6月:國軍傷亡57.2萬,被俘183.4萬,投誠24.3萬,起義13.1萬,改編27.1萬。合計:305萬。
  • 四、1949年7月到1950年6月:國軍傷亡17.3萬,被俘112.3萬,投誠39.1萬,起義67.1萬,改編2.2萬。合計:238萬。
  • 五、以上合計:國軍傷亡171.1萬,被俘458.7萬,投誠63.4萬,起義84.7萬,改編29.3萬。合計807.1萬52。

其中(俘虜458萬人,斃傷171萬餘人,投誠63萬餘人,起義和接受改編114萬餘人),投誠﹑俘虜和擊斃旅級或少將以上高級將領1686名,這裡記載殲滅國軍總計807.1萬,與1950年解放軍總部公布的數據完全一致。解放軍出版社90年代出版的《人民解放軍野戰軍戰史叢書》的統計情況是:

  • 第一野戰軍殲滅國軍正規軍51.9萬人,消滅國民黨游雜武裝12.9萬人,總計殲敵64.8萬人;
  • 第二野戰軍殲滅國軍正規軍及地方部隊230萬人,消滅國民黨游雜武裝100萬人,共計殲敵330萬人;
  • 第三野戰軍消滅國軍正規軍、地方保安部隊、武裝交警部隊及游雜武裝共計247萬人;
  • 第四野戰軍殲滅國軍正規軍188萬人,消滅國民黨游雜武裝135萬人,共計323萬人;
  • 華北野戰軍殲滅國軍正規軍、非正規軍及游雜武裝101萬人。

解放軍總部公布的戰報807萬統計數字,只統計了這一時期(1946.7-1950.6)所消滅的國軍正規軍的總人數。其他時間段的數字沒有統計到解放戰爭中去,其次,毛澤東認為:「所謂蔣政權,也就是表現在他的軍隊上」。國民黨政權是依賴它的正規軍和地方部隊而存在的,國民黨殘餘游擊隊的存在當然是蔣介石的一種輔助力量,對中共一方有一定威脅,但對雙方政權不起決定作用。因此,毛澤東規定:「偽軍、還鄉隊、保安團不算敵人的正規軍,不在新華社的統計之內」。《人民解放軍野戰軍戰史叢書》的解放軍總計殲滅國軍為1065.8萬人的統計的解放戰爭的時間段是從1945年9月3日至1950年6月四年消滅國軍(包含游雜武裝)的總數。[91]

整個戰爭期間,國軍起義總人數達114萬(不含投誠),占國軍總兵力800萬正規部隊的14.25%。駕機起義達43架;大小艦艇73艘,地區性起義面積達553萬平方公里。戰爭期間,有約400萬國軍戰俘加入解放軍序列(不含起義)[92],1948年解放軍中的國軍俘虜兵佔了解放軍全軍30%左右,到了1949年更是達到70%到80%,極大的充實了解放軍的實力。[93]

人民解放軍[編輯]

《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簡編》所載,解放軍損失如下:

  • 犧牲26萬人
  • 失蹤和被俘19萬人
  • 85萬人負傷

傷亡合計130萬人(含支前民兵)[94]

影響[編輯]

毛澤東1949閱兵

人口外流[編輯]

國共內戰前後,部分國人為了躲避戰火逃離中國大陸,其中大部分人主要前往英屬香港,部分隨國民政府前往台灣,以及少量前往美國。出走的知名知識分子包括:胡適張愛玲查良鏞唐德剛等。

國際關係[編輯]

國共內戰結束後,美國調整了對華政策,杜魯門總統在1950年1月5日宣布美國不會防衛台灣,但對台灣進行經濟援助[95][96][97][98]。美國在韓戰爆發後,派出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使海峽兩岸進入分治。而大陸則加入了蘇聯陣營,中國成為東西方冷戰的前沿陣地。

兩岸分治[編輯]

隨著國共戰爭大勢底定,戰爭的規模趨於中小型。民國政府僅能掌控中國東南沿海部分島嶼及西南部分山區。

在西南,中國人民解放軍攻佔成都後,一路追擊已經無法大規模組織戰鬥的殘餘中華民國國軍。國軍第九十三師一路往邊界撤退,最後退到邊境的三不管地帶,在當地形成一股特殊勢力,即「泰北孤軍」。1954年,因緬甸政府聯合國提出抗議,中華民國政府開始逐步將第九十三師及眷屬遷往台灣,而在泰國北部之部隊,仍有相當數量的人不願離開,表示要從這裡打回大陸去。他們主要為雲南籍官兵,因為身處緬甸,離家較近。最後因為協助泰國政府平定山區共產黨叛亂,獲得泰國國籍,在泰國得以合法永久居留與生活。

在東南沿海,解放軍在1949年8月發動舟山群島戰役。由於解放軍以陸軍起家,缺乏足夠空軍專業部隊與武器裝備,在訓練上如登陸戰等方面經驗不足,1949年10月在金門戰役被國軍全殲,11月登步島戰役失敗,一時之間不敢貿然作戰。國軍雖然在陸軍戰鬥方面損失慘重,但在海空軍當時仍優於解放軍,甚至還能派遣空軍轟炸上海或突襲福建沿海島嶼。不過隨著國軍部隊主力集中駐守臺灣,加之解放軍陸續組建起海軍空軍,因此,解放軍開始逐步攻佔與臺灣距離較遠的沿海島嶼。1950年春天,解放軍發動海南島戰役,夏天發動萬山群島戰役。雙方經過多日交戰,解放軍攻佔海南島,而舟山群島萬山群島的國軍最後也在失去制空權及以固守臺灣優先的策略下,相繼撤離當地,解放軍陸續進佔萬山群島和包括登步島在內的全部舟山群島。

1955年,解放軍發起一江山島戰役,攻佔浙東沿海的一江山島大陳島。至此,解放軍攻佔浙東沿海全部島嶼。中國大陸沿海僅剩下福建沿海的金門馬祖還被國軍控制。1958年金門炮戰後,雙方未再爆發大規模直接衝突。1979年,中國大陸停止對金門炮擊後,雙方一直維持和平狀態,並逐步開始交流。

福建[編輯]

福建成為國共對峙的軍事前線,1950年代至1970年代的重大建設項目較少,經濟較為落後。1980年代後隨著兩岸關係和緩、中國大陸改革開放政策、基礎設施建設等因素,經濟狀況開始改善。[99]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王作化. 解放戰爭時期我軍殲敵總數究竟是多少. 中國共產黨新聞. "二是新編出版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各野戰軍戰史資料統計提供的數據:第一野戰軍在解放戰爭中共殲滅國民黨正規軍51.9萬人,消滅國民黨各色武裝土匪12.9萬人,總計殲敵64.8萬人﹔第二野戰軍殲滅國民黨正規軍及地方部隊230萬人,消滅國民黨土匪武裝部隊100萬人,共計殲敵330萬人﹔第三野戰軍消滅國民黨正規軍、地方保安部隊、武裝交警部隊及土匪武裝共計247萬人﹔第四野戰軍共殲滅國民黨正規軍188萬人,消滅國民黨土匪武裝部隊135萬人,共計323萬人﹔另外軍委直屬華北軍區先後共殲滅國民黨正規軍、非正規軍及土匪武裝101萬人,以上我軍總計殲敵1065.8萬人。"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海》(1989年版),上海辭書出版社,1989年9月,第4923頁,ISBN 7532600831
  3. ^ 全國總動員以戡平共匪叛亂,如期實施憲政案
  4. ^ 汪朝光. 中國近代通史(第10卷):中國命運的決戰(1945-1949). 1-2頁
  5. ^ 毛澤東.蔣介石在挑動內戰.毛澤東選集.第四卷.第1083-1088頁
  6.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年,721頁
  7. ^ 毛澤東,第四卷,1945年8月13日,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給蔣介石的兩個電報,「堅決拒絕」
  8. ^ 8.0 8.1 汪朝光. 國民政府對抗戰勝利之初期因應. 抗日戰爭研究, 2003年第2期
  9. ^ 9.0 9.1 9.2 (美)胡素珊 著, 王海良 等譯. 中國的內戰:1945—1949年的政治. 北京: 中國青年出版社, 1997.11 ISBN 7-5006-2519-7
  10. ^ 蔣中正以軍委會委員長名義,要求:「第十八集團軍維護國家尊嚴,恪守盟邦共同之協議,共軍各部隊勿再擅自行動。」中央日報,1945年8月11日,孟廣函,抗戰時期國共合作紀實
  11. ^ 11.0 11.1 11.2 張憲文等(編). 中華民國史(第4卷). 南京: 南京大學出版社, 2005.12 ISBN 7-305-04242-0
  12. ^ 毛澤東.蔣介石在挑動內戰.毛澤東選集.第四卷.第1083-1088頁「在中國境內,只有解放區抗日軍隊才有接受敵偽軍投降的權利」。「重慶統帥部,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和中國真正的抗日軍隊」
  13.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年,721頁
  14. ^ 命令岡村寧次投降(1945年8月15日), 朱德選集, 人民出版社, 1983年. 引自: 張憲文, 中華民國史(第4卷), 185頁
  15. ^ 中共中央關於同國民党進行和平談判的通知. 1945/8/26 
  16. ^ 對目前局勢及軍事方針的建議. 1945/9/14. 
  17. ^ 李筱峰. 「接收」成為「劫收」的時代. 鯨魚網站. 
  18. ^ INTERIM MEETING OF FOREIGN MINIST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MOSCOW. December 27,1945. 
  19. ^ http://view.news.qq.com/a/20130809/004075.htm
  20. ^ 張憲文. 中華民國史(第四卷), 36-42頁
  21. ^ [1]揭秘中共統帥毛澤東在解放戰爭中的三次大失誤 2013年06月28日 09:00 來源:鳳凰網
  22. ^ 《馬歇爾使華(馬歇爾出使中國報告書)》,中華民國史資料叢稿,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譯室翻譯,中華書局出版,1979年7月
  23. ^ 馬歇爾使華報告書簽注,P.202-203,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梁敬錞譯註
  24. ^ 中華民國住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七編(三),秦孝儀著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54頁,ISBN 9571406635
  26. ^ 2. China (1900-present). University of Central Arkansas. (英文)
  27. ^ Yu-ming Shaw. An American Missionary in China: John Leighton Stuart and Chinese-American Relations.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1992: 175,204. ISBN 978-0-674-47835-0. (英文)
  28. ^ Carroll, Ann W., Who Lost China? http://www.ewtn.com/library/HOMELIBR/FR89102.TXT
  29. ^ 周恩來傳.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8. 
  30. ^ 謝聲溢,徐州綏靖概要,第二頁,1946年印
  31. ^ 31.0 31.1 31.2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海》(1989年版),上海辭書出版社,1989年9月,第1489頁,ISBN 7532600831
  32. ^ 32.0 32.1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海》(1989年版),上海辭書出版社,1989年9月,第1490頁,ISBN 7532600831
  33. ^ 開國大典:一個社會主義中國的誕生
  34. ^ 《周恩來傳》,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
  35. ^ 戌年記憶——1946
  36. ^ 陳啟天,《寄園回憶錄》,第207頁
  37. ^ 《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陸定一的聲明》,1947年1月,《陸定一文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年,ISBN 7-01-001104-4
  38. ^ 梁漱溟,〈內戰的責任在誰?〉,上海《大公報》,第五版,1949-1-26
  39. ^ 梁漱溟:憶往談舊錄 下編:抗日戰爭時期及勝利後 過去內戰的責任在誰?
  40. ^ 國共談判史綱,武漢出版社,1996
  41. ^ 蔣中正,〈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元旦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42. ^ 《南京衛戍司令部致電梅園新村中共聯絡處限期撤退令》:「……本部為維持地方治安,應請貴處將留居本京人員於本年三月五日前全部撤退,並將現在駐京人員姓名、性別、年齡、籍貫、職務,即速造冊函送本部,以便護送離境」
  43. ^ 古貫郊,〈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刊《大決戰(上局):驚濤》,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13頁
  44. ^ 44.00 44.01 44.02 44.03 44.04 44.05 44.06 44.07 44.08 44.09 44.10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2頁,ISBN 9571406635
  45. ^ 延安保衛戰——戰爭經過
  46. ^ 46.0 46.1 46.2 46.3 46.4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58頁,ISBN 9571406635
  47. ^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59頁,ISBN 9571406635
  48. ^ 48.0 48.1 48.2 48.3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4頁,ISBN 9571406635
  49. ^ 49.0 49.1 49.2 49.3 49.4 49.5 古貫郊,〈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刊《大決戰(上局):驚濤》,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15頁
  50. ^ 50.00 50.01 50.02 50.03 50.04 50.05 50.06 50.07 50.08 50.09 50.10 50.11 50.12 50.13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3頁,ISBN 9571406635
  51. ^ 51.00 51.01 51.02 51.03 51.04 51.05 51.06 51.07 51.08 51.09 51.10 51.11 古貫郊,〈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刊《大決戰(上局):驚濤》,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16頁
  52. ^ 古貫郊,〈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刊《大決戰(上局):驚濤》,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15-316頁
  53. ^ 《中華民國史》,第三編第六卷,中華書局,2000年,第135頁
  54. ^ 54.00 54.01 54.02 54.03 54.04 54.05 54.06 54.07 54.08 54.09 54.10 54.11 54.12 54.13 54.14 54.15 古貫郊,〈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刊《大決戰(上):驚濤》,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17頁
  55. ^ 55.0 55.1 王禹廷著,〈攸關全局的徐蚌會戰〉,刊《大決戰(下):裂岸》,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05頁
  56. ^ 王禹廷著,〈攸關全局的徐蚌會戰〉,刊《大決戰(下):裂岸》,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06頁
  57. ^ 57.0 57.1 王禹廷著,〈攸關全局的徐蚌會戰〉,刊《大決戰(下):裂岸》,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25頁
  58. ^ 58.0 58.1 58.2 58.3 王禹廷著,〈攸關全局的徐蚌會戰〉,刊《大決戰(下):裂岸》,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38頁
  59. ^ 59.0 59.1 59.2 59.3 59.4 59.5 59.6 59.7 古貫郊,〈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刊《大決戰(上):驚濤》,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18頁
  60. ^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3-164頁,ISBN 9571406635
  61. ^ 解放前的瓊島:賭窯妓院遍里巷 番薯玉米果腹
  62. ^ 62.0 62.1 62.2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9頁,ISBN 9571406635
  63. ^ 63.0 63.1 63.2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0頁,ISBN 9571406635
  64. ^ 64.0 64.1 64.2 64.3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2頁,ISBN 9571406635
  65. ^ 65.0 65.1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1頁,ISBN 9571406635
  66. ^ 66.00 66.01 66.02 66.03 66.04 66.05 66.06 66.07 66.08 66.09 66.10 66.11 66.12 66.13 66.14 66.15 66.16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3頁,ISBN 9571406635
  67. ^ 67.00 67.01 67.02 67.03 67.04 67.05 67.06 67.07 67.08 67.09 67.10 67.11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5頁,ISBN 9571406635
  68. ^ 68.0 68.1 68.2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4頁,ISBN 9571406635
  69. ^ 沈衛平著,《金門大戰: 台海風雲之歷史重演》,中國之翼出版社,2000年7月1日,第10頁
  70.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6頁,ISBN 9571406635
  71. ^ 71.0 71.1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7頁,ISBN 9571406635
  72. ^ 成漢昌,中國土地制度與土地改革,中國檔案出版社,1994年,頁608
  73. ^ 習仲勛,關於土改中一些問題給毛主席的報告,1948年1月19日
  74. ^ 《毛澤東選集》縮印合訂本 1146-1147頁
  75. ^ 《毛澤東文集》第四卷 331頁
  76. ^ 《毛澤東選集》縮印合訂本 1162-1179頁
  77. ^ 汪朝光 《中國近代通史(第十卷)》 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9年 ISBN 978-7-214-05830-0 353-354頁
  78. ^ 78.0 78.1 試論解放戰爭時期上海學生群體的政治傾向
  79. ^ 政府宣布民盟非法聲明,中央日報,1947年10月27日
  80. ^ 北平: 世界日報,1948年8月15日第三版
  81. ^ 新華日報——版面上的相對自由與版面後的不自由
  82. ^ 新華日報的回憶[M]. 四川人民出版社,1979. P. 41.
  83. ^ 北平學委抗暴運動總結,解放戰爭時期北平學生運動,光明日報社,1991
  84. ^ 汪朝光,中華民國史,第三編第五卷,中華書局,頁163
  85. ^ 共青團上海市委編著,上海學生運動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 頁143
  86. ^ 汪朝光,中華民國史,第三編第五卷,中華書局,頁170
  87. ^ 監察委員谷鳳翔,胡文暉調查七五事件報告,世界日報,北平,1948年8月28日
  88. ^ 學生政府究竟誰先開槍,政府曾派國防部次長秦德純,國民黨青年部長陳雪屏往北平調查,東北方面,監察院也派員調查,汪朝光,中華民國史,第三編第五卷,中華書局,頁177
  89. ^ 北平地下黨鬥爭史料,北京出版社1988年,頁26
  90. ^ 又一場潛伏:中共北平情報網大披露
  91. ^ 王作化. 解放戰爭時期我軍殲敵總數究竟是多少. 中國共產黨新聞. 
  92. ^ 毛磊、王功安:《國共兩黨關係通史》,武漢大學出版社1991年版,第853頁
  93. ^ 解放軍力有多少俘虜兵
  94. ^ 《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簡編》 解放軍出版社 1983年
  95. ^ Harry S. Truman. Truman Library - The President's News Conference.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1950年1月5日. (英文)
  96. ^ James Marlow. U.S. Formosa Policy Like Hop-Scotch. Saratosa Journal. 1955年4月29日. (英文)
  97. ^ John Pike. First Taiwan Strait Crisis Quemoy and Matsu Islands. GlobalSecurity.org. (英文)
  98. ^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48/2 The Posi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Respect to Asia (PDF). 1218. 1949年12月30日. (英文)
  99. ^ http://www.safp.gov.mo/safptc/download/WCM_002963

書籍[編輯]

  • 胡素珊(著), 王海良等(譯). 中國的內戰:1945—1949年的政治. 北京: 中國青年出版社, 1997.11 ISBN 7-5006-2519-7
  • 李新(總編), 汪朝光(著). 中華民國史(第3編第5卷):從抗戰勝利到內戰爆發前後. 北京: 中華書局, 2000 ISBN 7-101-02017-8
  • 李新(總編), 朱宗震, 陶文釗(著). 中華民國史(第3編第6卷):國民黨政權的總崩潰和中華民國時期的結束. 北京: 中華書局, 2000 ISBN 7-101-02018-6
  • 張憲文等(編). 中華民國史(第4卷). 南京: 南京大學出版社, 2005.12 ISBN 7-305-04242-0
  • 費正清, 崔瑞德(著), 劉敬坤等(譯). 劍橋中華民國史(1912-1949年)(下卷).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6. ISBN 9787500414063
  • 文安立(著), 陳之宏, 陳兼(譯). 冷戰與革命:蘇美衝突與中國內戰的起源. 桂林: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2.10 ISBN 7-5633-3495-5
  • 文安立(著),《決定性碰撞--中國的內戰(1946-50)》 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 汪朝光(著) 《中國近代通史(第十卷):中國命運的決戰(1945-1949)》 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9年 ISBN 978-7-214-05830-0

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