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入關戰爭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清战争
Shanhaiguan.gif
一片石之战,明清戰爭的重要战役之一
日期 1618年-1683年
地点 东北中原等地
结果 清朝入主中原。
参战方
明朝南明明郑 後金清朝
指挥官和领导者
萬曆帝
天啓帝
崇禎帝
弘光帝
隆武帝
永曆帝
袁崇焕
史可法
高傑
張名振
李定國
白文選
張煌言
鄭成功
努爾哈赤
皇太極
多铎
多爾袞
福臨
济尔哈朗
洪承疇
吳三桂
孔有德
尚可喜
耿仲明
康熙帝
兵力
百万以上 12万以上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明清战争,交战双方为明朝[註 1]后金(后改国号为大清,即清朝)。1589年,女真愛新覺羅部首領努爾哈赤統一建州女真,1616年建立後金,1644年清兵入關。以明朝為名號的最終政權结束于1683年臺灣明郑王朝。在明清戰爭的過程中有多處地區如揚州嘉定四川、以及廣州的人民分別被清军、明軍及農民軍屠殺。经过四十多年战争,清军制伏明军、及農民軍勢力,压制关内反对者、成功制压中原,取得最终胜利。

背景[编辑]

位於現今中國東北的女真族其中以建州女真最為強大,明朝晚期時被稱作為韃靼,到了20世紀初孫文還稱呼他們為韃虜,興中會時曾經宣言「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明朝收建州女真為藩屬,冊封阿哈出為建州都指揮使,猛哥帖木兒為建州衛左都督。猛哥帖木兒在被野人女真所殺後,其弟凡察與子董山被迫南移,最後定居赫圖阿拉(今辽宁新賓),併入建州衛[參 1]。1442年明朝自建州左衛分立出右衛,以凡察領導右衛、董山領導左衛,形成建州三衛[註 2]

由於建州三衛屡次犯边抢掠[參 2] ,1467年明朝聯合朝鮮制裁建州三衛,並且於遼東邊界興建長城。明朝萬曆初年,董山的後代覺昌安與其子塔克世偕同明朝遼東總兵李成梁,以建州右衛王杲叛亂為由攻滅王杲與其子阿台,然而覺昌安父子也在混戰中死亡。1586年明廷襲封塔克世之子努爾哈赤為指揮使作為補償。努爾哈赤以祖、父遺留的十三副遺甲崛起,統一建州女真後陸續併吞女真各部[註 3],並與漠南蒙古友好[參 1]

建州女真國力日盛,1616年努爾哈赤在建立八旗制度後於赫圖阿拉(後稱興京)稱汗立國,即後金汗国。兩年後他以「七大恨」為由起兵反明。努爾哈赤在1619年的薩爾滸之戰中,擊敗楊鎬指揮的明軍、朝鮮與葉赫聯軍;接連佔領瀋陽遼陽撫順等遼東城市,隨後戰事集中於遼西地區。戰無不勝的努爾哈赤最後於1626年的寧遠戰役中被袁崇煥的紅衣大炮擊敗,不久逝世[註 4]。第八子皇太極歷經權力鬥爭後繼位[參 1]

皇太極即位之后,针对努尔哈赤时期的社会矛盾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史称“天聪新政”。皇太极改文馆为内国史院、内秘书院、内弘文院,这是清朝内阁的雏形。还继续完善和扩大蒙古八旗汉军八旗,设立理藩院管辖蒙古等地事务。將都城瀋陽易名「盛京」,更改「女真」族名為「滿洲」,1636年在盛京称帝,改年号为崇德,國號為大清。當時明朝在關外的勢力尚有袁崇煥守備的錦州寧遠松山等三城。皇太極為繞道避開此防線,首先穩定根據地。他先脅迫明朝求和未果,隨後成功降伏西邊蒙古察哈爾部和東邊朝鮮。接著,皇太極經察哈爾繞道入侵明朝首都北京。最後崇禎帝中了反間計,殺害援救北京的袁崇煥,史稱己巳之變。這種藉由繞道入侵的作法後來又執行五次,與明朝內部的流寇一同消耗明朝的經濟力。1642年,清軍於松錦之戰擊潰明軍並收降洪承疇等人,奪取明朝在關外的所有堡壘,防線移至山海關[參 4]。1643年皇太極病死,第九子福臨繼位,是為順治帝,由其叔多爾袞攝政[參 1]

前期[编辑]

後金崛起[编辑]

明朝末年,辽东总兵李成梁利用女真各部落之间以及和其他民族部落之间的矛盾纵横捭阖,以控制局势。万历二年(1574年)建州右卫指挥使王杲不堪明朝压迫,起兵反明,战败被杀。王杲的儿子阿台得以逃脱,回到古勒城(今新宾上夹河镇古楼村)。阿台的妻子是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的孙女、父亲塔克世的侄女。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成梁攻打古勒寨。觉昌安塔克世进城去探望,因战事紧急被围在寨内。建州女真苏克素浒河部图伦城(今新宾汤图乡)的城主尼堪外兰在李成梁的指挥下诱阿太开城,攻破古勒寨之后屠城,觉昌安、塔克世也未能幸免。努尔哈赤和他的弟弟舒尔哈齐在败军之中,因仪表不凡,被李成梁的妻子放走。努尔哈赤归途中遇到额亦都等人拥戴,有十三副盔甲作为装备。他回到建州之后,派人质问明朝为何杀害其祖、父。明朝归还努尔哈赤祖、父遗体,并给他“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封龙虎将军,复给都督敕书”。

万历十二年(1584年)努尔哈赤率领部众去攻打尼堪外兰,克图伦,尼堪外兰逃到鹅尔浑。1587年努尔哈赤又攻克鹅尔浑,尼堪外兰逃到明朝领地。努尔哈赤请求辽东总兵李成梁押还尼堪外兰,努爾哈赤处死尼堪外兰。同年,在“建州老营”的废址上建城,该城在1621年后金迁都辽阳后被称为赫图阿拉,即“旧老城”(今辽宁省新宾县永陵镇二道村)。努尔哈赤在李成梁的扶植下逐渐强大,将女真部落逐一收服。1593年九月,叶赫辉发乌拉哈达(以上为海西女真的“扈伦四部”)、锡伯等九个部落联合攻打努尔哈赤。在古勒山之战努尔哈赤击败九部。1603年努尔哈赤收哈达。1607年收辉发,1613年收乌拉。 万历四十三年(1616年),李成梁去世。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覆育列国英明汗”,国号“大金”,史称后金(後改稱「大清」)。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努尔哈赤以明朝廷偏袒女真叶赫部等借口,颁布“七大恨”作为反叛的藉口,起兵造反。

周旋遼東[编辑]

1616年-1636年辽东地区形势图

萬曆末年遼東遭遇凶年,“流离道路,饿莩相望”,這是努爾哈赤起兵的重點之一。天命三年(萬歷四十六年,1618年)正月,努爾哈赤對諸貝勒宣布:“吾意已決,今歲必征大明國!”,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告天,起兵反明。努爾哈赤進攻抚顺,守将李永芳不戰而降;又克清河,殺守将邹储贤。最關鍵的戰事發生於天命四年(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三月爆發的萨尔浒之战,努爾哈赤大败四路明军。

清兵入塞[编辑]

1626年努爾哈赤發動寧遠之役,遭明朝大將袁崇煥擊敗,不久憂憤而卒,其子皇太極繼位。1629年皇太極改採繞道長城以入侵北京城,史稱己巳之變,崇煥緊急回師,與皇太極對峙於北京廣渠門。但皇太極散布了袁崇煥叛國謠言,明思宗大怒,经三司会审,凌遲處死了袁崇煥。

其後皇太極多番遠征蒙古,終於在六年後徹底擊敗林丹汗,取得了元朝傳國玉璽,1636年在盛京稱帝,改國號為大清,即清朝。並且陸續發起五次經長城入侵明朝直隸山東等地區烧杀劫掠,史稱清兵入塞。當時直隸連年災荒疫疾,民不聊生[參 5]

1639年崇祯帝集结华北明军主力20万人与清军主力24万人进行总决战松锦之战。明军全军覆没,山海关成为明军最后的孤立要塞。

入主中原[编辑]

清兵入關[编辑]

1644年闖王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思宗煤山自縊駕崩,明朝滅亡,是為甲申之變山海關守將吳三桂不願投降闖王,陷入了一面抵抗闖軍,一邊抵抗滿人的兩面受敵態勢,吳最後與多爾袞合作,引清兵進入山海關,於一片石戰役擊敗闖王。李自成率領大順軍退回陝西攝政王多爾袞成功迎順治帝北京清朝遷都於此,正式統治中國。多爾袞先派阿濟格、吳三桂與多鐸孔有德陝北河南二路攻擊李自成,李自成最後於湖北滅亡。

入關戰爭期間清軍、明軍及農民軍在揚州江陰四川嘉定等地屠殺平民,當中主要元兇有明將領劉澤清、清將領李成棟大西張獻忠[參 6][參 7][參 8]

南明興衰[编辑]

明朝南方的大臣們,意圖擁護皇族北伐。經過多次討論後由鳳陽總督馬士英與江北四鎮高傑黃得功劉澤清劉良佐等將領擁護明思宗的堂兄弟福王朱由崧稱帝,即弘光帝南明成立。然而弘光朝因為黨爭與宦官之亂而混亂分裂[參 9]。1645年清朝派多鐸率大軍南下南京,江北四鎮各自為營,最後陸續瓦解。清軍攻破史可法死守的揚州,弘光帝逃至蕪湖被逮,送到北京處死

弘光帝死後,魯王朱以海於浙江紹興監國;而唐王朱聿鍵在武裝海商集團首領鄭芝龍等人的擁立下,於福建福州稱帝,即隆武帝。然而這兩個南明主要勢力互不承認彼此地位而互相攻打。1651年在舟山淪陷後,魯王朱以海在張名振張煌言陪同下,赴廈門依靠芝龍之子鄭成功,不久病死在金門。隆武帝屢議出師北伐,然而得不到鄭芝龍的支持而終無所成。1646年,清軍分別占領浙江與福建,魯王朱以海逃亡海上,隆武帝於汀州逃往江西時被俘而死。鄭芝龍向清軍投降,由於其子鄭成功起兵反清而被清廷囚禁。朱聿鍵死後,其弟朱聿𨮁在廣州受侍郎蘇觀生及廣東藩司顧元鏡擁立稱帝,即紹武帝,於同年年底被清將李成棟攻滅。同時間桂王朱由榔於廣東肇慶稱帝,即永曆帝[參 6]

1646年永曆帝獲得瞿式耜、張獻忠餘部李定國孫可望等勢力以及福建鄭成功勢力的支援之下展開反攻。同時各地降清的原明軍將領先後反正,例如1648年江西金聲桓、廣東李成棟、廣西耿獻忠楊有光率部反正,一時之間南明收服華南各省。然而於同年,清將尚可喜率軍再度入侵,先後占領湖南、廣東等地。兩年後,李定國、孫可望與鄭成功發動第二次反攻,其中鄭成功一度包圍南京。然而,各路明軍因為距離互相難以照應,內部又發生孫可望等人的叛變,第二次反攻以節節敗退告終。1661年,清軍三路攻入云南,永曆帝流亡缅甸首都曼德勒,被缅甸王莽達收留。後吴三桂攻入缅甸,莽達之弟莽白乘机发动政变,杀死其兄。8月12日,莽白發動咒水之难,杀盡永曆帝侍從近衛[參 10],永曆帝最後被繳給吴三桂,三桂將其以弓弦絞死,南明亡[參 6]

此時反清勢力只剩夔東十三家軍與在金廈的鄭成功(史稱明鄭)。李自成余部在湖南抗清失敗後,轉移到川、鄂山區進行活動,在夔州府以東地區繼續抗清,稱為夔東十三家軍。1662年清軍開始攻打之,到1664年首領李來亨被殺而亡。

明朝餘緒[编辑]

三藩之亂[编辑]

清初,由於滿洲力量不足,因此「以漢制漢」,以漢人降將管理華南

1673年,康熙帝打算撤銷三藩,吴三桂率先举兵反叛,以反清复明为号召,自称“总统天下水陆大元帅、兴明讨虏大将军”,分兵攻陷湖南四川耿精忠(耿继茂之子)、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起兵罷黜其父而即位),先后响应于福建广东广西孫延齡陕西王輔臣亦反,台灣奉明朔的延平郡王鄭經也率大軍十五萬登陸福建;吳三桂急派其得力大將左都督王屏藩出兵漢中前往支援;郑蛟麟與王辅臣部在陕西平阳关围歼清將莫洛所率十万余人,莫洛陣亡。清廷的西線戰場形勢趨於嚴峻。

康熙十五年(1676年)起,战场形势开始有利于清军,陝西王輔臣與清廷對峙三年之後,終於接受康熙的招撫,耿精忠势穷乞降,尚之信也继而降清。吴三桂占领湖南后,未趁王輔臣之響應,溯江北上,坐失战机,而清军则贯注全力,收复湖南大片土地。康熙十七年(1678年)吴三桂病死,其孙吴世璠继位,康熙十八年(1679年),清兵連克常德、衡州等地。吴军退据武岗、辰龍關。八月,岳乐、喇布等攻破武岗。大將軍安親王岳樂克長沙,大將軍簡親王喇布收復衡州,傅宏烈等部收桂林陝甘清軍收復漢中重慶成都。康熙十九年(1680年),辰龍關破,吳世璠退回昆明。至此等省被清军次第收复。康熙二十年(1681年),雲貴總督蔡毓榮、平寇大將軍彰泰賴塔等從三路圍昆明,十月趙良棟绿营破昆明,世璠自杀[參 11]

明鄭政權[编辑]

鄭成功在南京之戰失敗後退回金門、廈門,於1661年率軍攻入荷蘭東印度公司占据的台灣岛,定都東寧(今台灣台南),史稱明鄭王朝,不久,鄭成功病死。其弟鄭世襲與其子鄭經發生內鬨,爆發了嗣位之爭,鄭經勝出。即位後,鄭經曾參與三藩之亂,率軍反攻大陸失利。1681年鄭經逝世,權臣馮錫範與宗室鄭哲順發動東寧之變,殺監國鄭克臧,改立鄭克塽嗣位,明鄭國勢大衰。1683年,清朝康熙帝施琅水師提督進攻台灣。克塽降,明鄭亡[參 6]

後記[编辑]

明末,鼠疫旱災中國盛行,直隸「一望極目,田地荒涼」,河南「滿目榛荒,人丁稀少」。四川战爭兵火更是「榛榛莽莽,如天地初辟」。顺治二年,御史刘明瑛称:“比年以来,烽烟不靖赤地千里,由畿南以及山东,比比皆然。”[參 12]顺治八年和硕端重亲王形容山西:“田地榛芜,生齿雕耗,……其侥幸如故者十不一二”。湖北“横亩皆焦,……村尽逃亡之屋”[參 13]。顺治八年,江西巡抚夏一鹗称:“膏腴上亩,土结水枯,极目秋原,草深数尺”[參 14]

明末清初之际经鼠疫的大爆发和长年旱灾饥荒,再加上随后的长期战争,包括明末大规模民变和清军入关,至清初整個中國南北皆成廢墟。长年的战争直到顺治末、康熙初年才基本平定下来。康熙帝亲政后,革除弊政,并开始采取一系列与民休息的政策,社会经济逐渐恢复,为后来的康雍乾盛世打下了基础。

明清易代時所爆發的入關戰爭,滿清以12万的兵力入關[註 5],襲捲整個华北华南。清人趙烈文曾表示:“国初创业太易,诛戮太重,所以有天下者太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

注释[编辑]

  1. ^ 明朝北都北平沦陷后,在江南建立的南明诸政权和农民军余部开始走到抗清前线。详见条目“联明抗清”、“联寇抗清”条目。
  2. ^ 建州三衛共有建州衛(1403年成立)、建州左衛(明朝永樂年間)與建州右衛(1442年成立)[參 1]
  3. ^ 明朝後期的女真族分成據守舊建州女真勢力的建州女真長白山女真;據守舊野人女真勢力的東海女真;以及最強盛,據守舊海西女真的扈倫女真,而建州的死敵葉赫就屬於扈倫女真的一部[參 1]
  4. ^ 努爾哈赤的死因與袁崇煥的紅衣大炮沒有直接關係,寧遠戰役於農曆正月戊午結束,努爾哈赤於八月逝世,期間努爾哈赤還攻打喀爾喀蒙古、冊封土謝圖汗等事[參 3]
  5. ^ 4万多满洲八旗、近两万蒙古八旗、约3万汉军八旗以及孔有德等统率的约两万天祜兵天助兵,加上包衣外藩蒙古兵、朝鲜军合计12万。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姜公韜. 《中國通史 明清史》〈第五章 明清之際〉. : 第76頁-第82頁. 
  2. ^ 黄宗羲《建夷考》记载:“正统时,建州卫指挥董山,煽诱北虏入寇,杀掠不绝。景泰中,巡抚王,遣使招谕。稍归所掠。复款关。 ”
  3. ^ 趙爾巽. 《清史稿‧本紀一‧太祖本紀》:「十一年丙寅春正月戊午,上起兵伐明寧遠。....城上放西洋炮,頗傷士卒,乃罷攻。....二月壬午,上還瀋陽,語諸貝勒曰:「朕用兵以來,未有抗顏行者。袁崇煥何人,乃能爾耶!」....八月丙午,上大漸,乘舟回。庚戌,至愛雞堡,上崩,入宮發喪。」. 
  4. ^ 談遷. 《國榷‧卷第九十七》:「九塞之精銳,中國之糧芻,盡付一擲,竟莫能續御,而廟社以墟矣!」. : 第5905頁. 
  5. ^ 抱陽生. 卷六提到. 《甲申朝事小計》. 崇禎十六年二月北京,“大疫,人鬼錯雜。薄暮人屏不行。貿易者多得紙錢,置水投之,有聲則錢,無聲則紙。甚至白日成陣,牆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則痛哭咆哮,聞有聲而逐有影”。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七十八中說「“京師內外城堞凡十五萬四千有奇,京營兵疫,其精銳又太監選去,登陴訣羸弱五六萬人,內閹數千人,守陴不充”。 
  6. ^ 6.0 6.1 6.2 6.3 姜公韜. 第五章 明清之際. 《中國通史 明清史》. : 第73頁-第93頁. 
  7. ^ 《明季南略》:「五月七日(甲午),揚州士紳王傅龍奏:『東省附逆,河北悉為賊有,淮、揚人自為守。不意賊警未至,而高兵先亂。自傑渡河掠徐,至泗、至揚,四廂之民何啻百萬;殺人則積屍盈野、汙淫則辱及幼女。新舊城環圍,絕糧已經月余。何不恢已失之州邑而殺自有之良民也』!十六日(癸卯),傑屯兵揚州城下。淮撫黃家瑞漫無主張,守道馬鳴騄晝夜督民守城,集眾議事;進士鄭元勛與傑善,親詣高營解紛。遂入城,勸家瑞放高兵入城,便可帖然。謂傑有福王劄,命駐揚州;宜善禦之,毋攖其暴亂。士民嘩曰:『城下殺人如是,元勛不見耶』?元勛強為傑辨,眾怒指為傑黨;且曰:『不殺元勛,城不可守』。遂寸斬之城樓。鳴騄疾走泰州。傑恨;攻益力。史可法以義喻解之,始移駐瓜州。及設四鎮,傑卒駐揚:澤清駐淮,良佐駐鳳、泗,黃得功駐廬。得功心薄之,因提兵爭淮、揚,與傑戰;不勝。朝廷聞之,升萬元吉太僕少卿,監江北軍解之,始各罷兵。隸傑於史可法標下,為前部總兵官。「甲乙史」雲:五月十八日(乙巳),萬元吉言:『臣奉命犒師,沿途兵言構禍,寸步皆阻;揚州民尤甚,閉城登陴已十餘日。乃兵與民相殺,民又與兵相殺;成何紀律?頃接水營將張士儀言:「寇奔清河,官兵擊燒賊舡殆盡。若高、劉、黃將潛師以濟,一鼓殲之,即可稱中興第一功也」』。初,黃得功分地揚州,高傑、劉澤清以繁富爭之;縱兵淫掠,揚人大哄。得功兵至天長,傑、澤清欲拒;又值李棲鳳、高文昌兵至,眾心洶洶。元吉移得功書,期共戮力王室;得功自明無他,欲聯絡各鎮鼓勇殺賊。元吉以得功書馳示傑等,始肯相戢。然傑部悍,終不自製。
  8. ^ 吉洛東《聖教入川記》,四川人民出版社,第32頁
  9. ^ 史景遷《追尋現代中國-最後的王朝》
  10. ^ 刘健《庭闻录》记:“七月十九日,缅酋尽杀永历从臣。”
  11. ^ 《平定三逆方略》,卷50,6页。
  12. ^ 《清世祖实录》卷14
  13. ^ 《明清史料》丙编,户部题本
  14. ^ 顺治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江西巡抚夏一鹗题奏,《户部抄档-地丁题本》。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