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戰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越南戰爭
印度支那戰爭冷戰的一部分
VietnamMural.jpg
自左上順時針方向:在農曆新年攻勢下,美國海軍陸戰隊南越軍隊仍持續頑強反擊;隸屬於美國陸軍第14步兵團第2營的貝爾UH-1直升機,自臨時區域準備接回剛執行搜索與殲滅任務的第25步兵師,攝於1966年;正在燃燒的越共陣地,前景的士兵為一等兵Raymond Rumpa(出生於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和其90公釐無後座力砲,攝於1968年5月4日;死於美軍美萊村屠殺的越南平民。
日期: 1955年11月1日–1975年4月30日
地點: 越南共和國(南越)、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柬埔寨寮國
結果: 北越勝利 南越滅亡
領土變更: 南北越統一為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
參戰方
反共主義陣營

 南越
 美國
大韓民國 韓國
 澳洲
 菲律賓
 紐西蘭
 泰國
柬埔寨 高棉共和國
寮國 寮國王國

支援方:
 馬來西亞
佛朗哥時期 西班牙[1]
 中華民國 [2]

共產主義陣營

越南民主共和國 北越
FNL Flag.svg 越共
柬埔寨 紅色高棉
寮國 巴特寮

支援方:
 蘇聯
 中華人民共和國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朝鮮
 捷克斯洛伐克[3][4]  古巴
 東德
 保加利亞 [5]

指揮官和領導者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吳廷琰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阮文紹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阮高祺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吳光長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高文園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楊文明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吳廷瑈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羅伯特·麥克納馬拉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威廉·魏摩蘭
Flag of South Korea.svg 朴正熙
Flag of South Korea.svg 蔡命新
Flag of South Korea.svg 李世鎬朝鮮語/韓語이세호
柬埔寨 朗諾
泰國 鑾披汶·頌堪
泰國 沙立·他那叻
Flag of Vietnam.svg 胡志明
Flag of Vietnam.svg 黎筍
Flag of Vietnam.svg 武元甲
Flag of Vietnam.svg 文進勇
越南民主共和國 黎仲迅
越南民主共和國 范文同
南越南共和國 黃文泰
南越南共和國 陳文茶
南越南共和國 阮文靈
南越南共和國 阮友壽
兵力
~1,830,000 (1968)

南越:850,000
美國:536,100
FWMF: 65,000[6][7]
韓國:50,000[8]
澳大利亞:7,672
泰國、菲律賓:10,450
紐西蘭:552

461,000+

北越:287,465 (1968年1月)[9]
中國:170,000 (1969)
蘇聯:3,000
朝鮮:300–600

傷亡與損失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南越
361,000[10]-720,000平民死亡;[10]

軍人:220,357(最低估計)[11] – 316,000陣亡(最高估計)[10] 1,170,000 受傷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美國
陣亡:58,209人
受傷:300,000人
Flag of South Korea.svg 韓國
陣亡:4,687人
受傷:11,000人
Flag of Australia.svg 澳洲
陣亡:512人
受傷:2,400人*
Flag of New Zealand.svg 紐西蘭
陣亡:37人
受傷:187人

Flag of Vietnam.svg FNL Flag.svg 北越/越共
50,000[10]-182,000[12]平民死亡
533,000 – 1,489,000 軍人陣亡或失蹤;[10] 600,000+ 受傷[13]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
陣亡:1,100人
受傷:4,200人

平民死亡(全越南):1,200,000人

越南戰爭(1955年—1975年),簡稱越戰,又稱第二次印度支那戰爭,為受美國等反共陣營國家支持的南越(越南共和國)對抗受共產主義國家陣營支持的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國)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又稱越共)的一場戰爭。其發生在冷戰時期的越南(主戰場)、寮國柬埔寨,是二戰以後美國參戰人數最多、影響最重大的戰爭。

最先開始援助南越的美國總統是艾森豪約翰·菲茨傑拉德·甘迺迪開始支持在越南作戰;林登·詹森將戰爭擴大。在尼克森執政時期,美國因國內的反戰浪潮,逐步將軍隊撤出越南。越南人民軍(北越軍)和越共游擊隊最終打敗了越南共和國軍(南越軍),攻佔了全越南。

名稱[編輯]

在越南國內,媒體常採用「抵美救國抗戰」(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 cứu nước/抗戰𢶢美救渃)的名稱[14],並用以區別其他越南反抗外國侵略的戰爭,如:對法抗戰(chống Pháp/𢶢法)、對日抗戰(chống Nhật/𢶢日)、對蒙抗戰chống Mông Cổ/𢶢蒙古)、對華抗戰(chống Trung Quốc/𢶢中國)。亦有人[15] 認為「對美抗戰」(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抗戰𢶢美)的說法有失中立性,因為此次戰爭亦牽涉到多方國際因素,而不僅僅只是越南的內戰[15]。「越南戰爭」(Chiến tranh Việt Nam/戰爭越南)的說法常被西方國家所使用,而相對較少的被居住在越南本土的越南人使用[15]。至今,越南人對此次戰爭的正式名稱仍有所爭議。然而,由於戰爭的國際性,當今越南國內外的學者開始逐漸接受「越南戰爭」這個稱呼[15]。另外,「第二次印度支那戰爭」(Chiến tranh Đông Dương lần thứ 2/戰爭東洋𠞺次2)的稱呼也被很多人所使用。

背景[編輯]

越南在二戰前是法國殖民地,二戰中則被日本佔領。1945年二戰結束前後,胡志明領導的越盟在越南北方的河內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國」,世稱「北越[16]。法國則挾持保大皇帝在南方的西貢立國。

為爭奪對越南全境的控制權,北越和法國進行了長達9年的法越戰爭(又稱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1954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援助下,北越在奠邊府戰役中贏得對法軍的決定性勝利,法國撤出越南北部。

根據日內瓦會議的決議,南北越暫時以北緯17度線分治,越南北部由胡志明統治,南部由保大皇帝控制。1955年,吳廷琰在西貢發動政變,建立越南共和國,世稱南越。

按照1954年日內瓦會議的規定,統一國家的選舉定於1956年7月舉行,但是這場選舉卻沒有舉行。

同時北方也沒有同意進行選舉[17][18]。最後,美國和兩越都沒有簽署協議中的選舉條款。這樣看來,分裂的越南似乎將成為常態,就像分裂的朝鮮半島一樣。

過程[編輯]

步入戰爭[編輯]

搜索越南村莊的美軍
DD-729 號驅逐艦砲轟越南海岸
1965年,美軍用凝固汽油彈轟炸西貢南部的一個越共遊擊隊的建築。
正在執行轟炸任務的F-105戰鬥轟炸機,編隊中央為電子護航機EB-66
1965年的F-105美軍機隊
1965年,一名越南婦人為因在戰爭中死去的丈夫痛哭
1966年,美國總統林登·詹森駐越美軍司令威廉·魏摩蘭在越南金蘭灣基地

法國退出印度支那後,1955年1月起,美國將「美駐印支軍事顧問團」改為「美駐南越軍事援助顧問團」,1954年至1959年平均派遣軍事顧問650人。1960年上升到900人。1963年底,美國在南越的軍事顧問和支援部隊達16,300人。

1959年,越共中央委員會決定武裝統一越南,並派遣大量軍事人員前往南越組織武裝顛覆。1960年1月17日夜,梹椥省人民發動武裝起義,攻佔了敵人的一個據點,標誌著南越人民戰爭打響第一槍。1960年12月20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成立並發布十點綱領,綱領號召成立一支人民的軍隊,推翻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在越南南方的反動統治,建立民族民主聯合政府,在南方實現獨立民主、改善民生、和平中立,進而和平統一祖國。1961年2月15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把越南共和國境內各地的人民武裝統一組成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裝力量,從事游擊戰,事實上由越南勞動黨南方局實施集中統一領導指揮。

此時,民族解放陣線已經控制了越南南方的大部分鄉村,雖然有美國的軍事援助,但政治上的威權與腐敗導致西貢的吳廷琰政府民心喪盡,無力阻止民族解放戰線擴大勢力。

1961年1月20日,甘迺迪就任美國總統,就職演說中鼓吹:

為確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勝利,我們將付出任何代價,承受任何負擔,應付任何艱難,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敵人。這些就是我們的保證——而且還有更多的保證。

美國同胞們,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些什麼。全世界的公民們,不要問美國將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我們共同能為人類的自由做些什麼。

最後,不論你們是美國公民還是其他國家的公民,你們應該要求我們,獻出我們同樣要求於你們的高度力量和犧牲。問心無愧是我們唯一可靠的獎賞,歷史是我們行動的最終裁判,...,但我們知道,確切的說,上帝在塵世的工作必定是我們自己的工作。

這標誌著在美國主流民意推動下,甘迺迪政府將率領美國軍隊發動一場不宣而戰的「特種戰爭」,一步步戰爭升級,把美國帶入越戰泥潭。

1961年5月,為了進一步幫助吳廷琰政府,美國副總統詹森訪問西貢,與吳廷琰簽署「聯合公報」,派遣100名美軍特種作戰部隊人員進入南越,開始特種作戰試驗,開啟了美軍戰鬥部隊進入越南的先河。這一事件也常被認為是美國的越南戰爭開始的標誌。美國又提出了在「18個月內綏靖南越並在北越建立基地的『斯特利計劃』」。 這場特種戰爭即由美國提供財力與作戰物資、由美國顧問指揮南越軍隊進行不宣而戰(針對美國國內與美國國會)的戰爭,同時在政治上強化地方政權,加強特務控制,推行使村莊「堡壘化」的移村並戶的「戰略村」計劃。

1961年6月,美國總統甘迺迪和蘇聯部長會議主席赫魯雪夫維也納會面。赫魯雪夫肆意欺凌這位年輕的美國總統,試圖通過恫嚇的方式使他在某些關鍵爭端上向蘇聯讓步。特別是柏林,那裡大量的技術工人都已逃到西方。赫魯雪夫的恫嚇行動步步升級;8月,柏林圍牆在一夜間修成,西柏林東德封鎖;9月,蘇聯恢復核試驗。嚴峻的形勢使甘迺迪認為,「如果美國從亞洲撤退,就可能打亂全世界的均勢(施萊辛格語)。」這時候中南半島的衝突是當時冷戰中唯一的熱戰。甘迺迪和他的顧問很快決定,要在越南問題上顯示出美國的力量和對抗共產主義的決心。同時認為,衝突最好遵循朝鮮模式,只局限在通過代理方使用常規武器,作為減輕兩超級強權間直接核戰爭威脅的一種方式。

1961年10月,「反叛亂活動委員會」領導人馬克斯韋爾·泰勒將軍赴南越實地研究派遣美軍後續部隊問題,提出一套「政治改革」方案,從而形成了「斯特利—泰勒計劃」:在南越內部,要在18個月內建立1.6萬個「戰略村」,控制農民,枯竭越共武裝力量的人力物力來源;在南越外部,封鎖南越與外界的聯繫,切斷越南北方的支援。

1961年末,美國開始增派軍事顧問,深入西貢軍隊各級訓練和指揮其作戰。

1962年,中蘇論戰爆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都需要在「國際共運」中樹立自己的形象,轉而都積極支持北越在南越發動的人民戰爭。蘇聯結束了「廚房辯論」對美緩和的時期;中國渡過了三年困難時期,結束了「三和一少」政策。

1962年2月8日在西貢設立了由保羅·哈金斯將軍指揮的「美國駐越南軍事援助司令部」,負責特種戰爭指揮,大量向南越運入美軍人員和作戰物資。至1962年底,在越美軍人數1.2萬人,飛機約240架。

1963年1月10日,保羅·哈金斯總結1962年特種戰爭戰果,稱「共殺死敵人3萬人,美軍與南越軍損失兵員1萬人。 」

1963年1月2月,西貢政府軍出動精銳部隊2000人,其中包括第七師的兩個營,「保安隊」和「別動隊」8 個連,105毫米榴彈炮炮一個連,M-113裝甲車一個連,13艘艦艇,15架直升機和6架戰鬥機,在一批美國軍官直接指揮下,向位於同塔梅平原美萩省丐禮縣(Cai Lậy)新富鄉北村發動大規模「掃蕩」。美萩省人民武裝自衛隊軍民在美萩省北村的反「掃蕩」中,連續作戰。當日上午6時,「別動隊」一個連首先向翁蒲忖發動進攻,剛一進村,就遭到人民武裝自衛隊的襲擊,40人被殲,其中包括中尉連長,其餘受挫潰散。7時30分左右,由美國軍官指揮的13艘艦艇前來增援,被人民武裝自衛隊擊沉一艘,迫使其餘艦艇不敢繼續前進。8時整,載一營步兵的直升機群包抄機降,企圖合圍人民武裝自衛隊,但被擊落5架、擊傷若干架直升機,40多人在機降中被打死,數十人被打傷,其餘直升機群撤回。南越陸軍集結潰退兵力,在13輛M113裝甲車掩護下組織多次反撲,被擊中了3輛裝甲車,打死打傷36名。下午14時30分,裝載一個營傘兵的運輸機群在兩架攻擊機掩護下,在北村組織傘降。到夜裡29時,這股傘兵70名被殲,其餘潰散。經過一天的激戰,共殲敵450人,其中有美國軍官13人,擊落飛機6架,擊傷15架,燒毀M113裝甲車3輛,擊沉艦艇1艘,繳獲大批槍械和其他軍用物資。北村戰鬥是越南南方軍民以少勝多的戰例。證明了越南南方軍民完全有能力戰勝美國發動的「特種戰爭」。北村大捷鼓舞了南方軍民鬥志,越共南方局開展了「學習北村,殺敵立功」運動。

1963年,由於特種戰爭不順利,美國決定支持南越軍方於該年11月1日發動軍事政變,軍方推翻並槍殺吳廷琰[19],由楊文明組成軍政府控制南越政權。毛澤東接見在北京訪問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代表團時發表聲明,指「吳庭艷是美帝國主義的一條忠實的走狗。但是,如果一條走狗已經喪失了它的作用,甚至成為美帝國主義推行侵略政策的累贅,美帝國主義是不惜換用另一條走狗的。南韓李承晚的下場,就是一個先例。死心塌地讓美帝國主義牽著鼻子走的奴才,到頭來只能為美帝國主義殉葬。」

1963年11月22日,約翰·甘迺迪遇刺身亡林登·詹森宣誓就任美國總統,這標誌著美國對越政策進入全面戰爭的新階段。

1964年1月,南越陸軍第一軍軍長阮慶發動軍事政變,自任越南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兼總理。南越政權內部的軍、警、政矛盾與內耗嚴重。阮慶宣稱為解決南越問題,必須軍事進攻北越。

1964年2月,美國成立南越問題特別委員會,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訪問南越,與阮慶擬訂了「重點清剿」的麥克納馬拉—阮慶計劃(「十二點計劃」)。3月,林登·詹森批准了美國國防部轟炸北越與寮國、柬埔寨境內的越共庇護所的作戰計劃。

至1964年底,美國派遣到南越的軍事人員增加到三萬多名,對南越政權的援助,從1954年至1964年共達40億美元,其中80%以上是直接的軍費開支,把500多萬農民強制遷入「戰略村」、「墾荒區」等八千多個據點,試圖切斷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裝力量與南越農民群眾之間的聯繫。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裝力量從1961年初到1964年6月,消滅和擊潰敵軍30多萬,包括2000餘美軍,摧毀了80%以上的「戰略村」,解放了三分之二以上土地和七百多萬人口,迫使西貢政權的統治收縮在城市和交通沿線。至1964年底,南方軍民在巴地省取得平也大捷,在連續幾天的戰鬥中,抗住並擊潰了敵軍先後投入有空軍支援的十個營的兵力的進攻,殲滅南越陸軍兩個建制營和一個建制連後,安然轉移,標誌著「特種戰爭」的破產[20]。同時期,西貢政權統治區的工人、學生、知識分子和佛教徒的群眾性愛國運動此起彼伏。毛澤東指出:「與越南南方人民為敵的美國—吳庭艷集團,現在發現他們自己處于越南南方全體人民的包圍之中」[21]

逐步升級[編輯]

南越越南共和國軍面對被俗稱為「越共遊擊隊」的民族解放陣線節節敗退。為了阻止北越對越共遊擊隊的物資和人員支持,南越海軍對北越沿岸海軍基地進行襲擊。美國海軍也派出艦艇協助,進行電子戰支持,即靠近北越軍事基地,挑起沿岸設施使用雷達從而暴露位置,由南越艦艇炮火予與摧毀。

1964年7月31日,南越海軍從峴港派出幾艘炮艇,炮轟了北越北部灣的兩座小島,美國驅逐艦馬多克斯號在附近游曳。8月2日,馬多克斯號稱在離海岸30海里的國際水域內遭到3艘北越魚雷艇襲擊,並在附近的航母提康德羅加號支援下擊沉其中一艘北越魚雷艇。8月4日,馬多克斯號與特納·喬伊號驅逐艦往北航行時,稱後者被雷達訊號追蹤並宣稱受到攻擊,兩艘船隨即採取應對措施。美國以轟炸北越海軍基地作為報復,是為著名的「東京灣事件」(又稱「北部灣事件」)。

東京灣事件是越戰的重大分水嶺,北越和美國雙方都把它看作對方的蓄意攻擊,並做出了強硬反應。北越越共遊擊隊對多處美軍基地進行了報復性攻擊。北越325師進入南越領土集結,標誌著北越正規軍(越南人民軍)對南越的公開進攻。美國政府宣稱北越攻擊了位於公海上的美國軍艦,但並未提及他們的任務。

8月5日,美國出動大批飛機轟炸北越。北越防空部隊當天擊落美機8架,擊傷3架,俘虜一名美國飛行員。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當夜宣布增兵越南的六點計劃。

美國國會於8月6日召開秘密聽證會,8月7日眾議院以400票對零票、參議院以81票對2票通過「東京灣決議案」,授權總統以他的判斷「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包括使用武裝部隊——去援助東南亞集團防禦條約中的任何一個為保衛其自由而請示支援的成員國或條約簽字國。」

1964年11月,詹森在美國大選中以壓倒多數的選票當選總統,體現了國內同仇敵愾的戰爭決心意志。

為贏得戰爭,詹森採納了美國著名智庫人物、戰略大師赫爾曼·康恩英語Herman Kahn「逐步升級」戰略英語Conflict escalation,康恩設計了44種逐步升級的戰爭階梯:

「戰爭逐步升級是一個『賭決心的競爭』,而衡量決心的,常常是為了追求某些目標願意付出代價的程度。一方或另一方可能僅僅因為它覺得已經吃夠了苦頭而決定降級。」

1965年2月7日凌晨,美軍在波來古空軍基地遭到越共游擊隊攻擊,傷亡上百人。詹森立即命令對北越實施報復性轟炸。2月7日13時50分,美國航母艦載機猛烈轟炸北越廣平省洞海市。 2月12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提交了對北越實施戰略空襲的「滾雷」作戰計劃。2月13日,詹森批准該作戰計劃,對北越的90個目標摧毀性轟炸。2月26日,詹森批准向越南南方派出首批美國地面作戰部隊。3月2日,「滾雷行動」開始。

3月8日,3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在峴港登陸,成為第一批進入戰區的美軍戰鬥人員。1965年3月底,美陸軍在西貢成立作戰指揮機構。實施「墨漬」戰略戰術,即在南越沿海設立基地據點,構成環形防禦圈,逐步向解放區滲透,尋找北越地面部隊主力決戰。這標誌著美國在越南的「特種戰爭」升級為「局部戰爭」。

1965年7月,詹森決定動用戰略空軍的B-52轟炸機,對北越地毯式空襲,代號「弧光作戰」。同時,美國空軍參謀長柯蒂斯·李梅上將宣稱,要把北越炸回石器時代[22]詹森政府認為,只要美國地面部隊直接參戰,就能在越南南方取勝;只要美軍飛機 對越南北方地毯式轟炸經濟目標與城市,就會使北方因為「有一個工業體系要保護」而屈服,從而實現美國的越戰目的。

7月24日,一架F-4C被擊落後,詹森總統將在越美軍提升至12.5萬人;翌日第101空降師的4000名人員進入越南。11月27日,五角大樓要求提升美軍數目至40萬人以便執行計畫中的大規模掃蕩行動;到了年底,美軍在越數目已高達18.4萬人。到了1966年八月,已有多達42.9萬名美軍士兵駐守在越南。

正當美軍數目不斷增加的同時,在1965年8月18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5500名士兵發動了戰爭中的第一場大規模陸戰;在空中支援並一場大規模砲擊下,美軍成功摧毀越共在Van Tuong的基地。1965年11月,美軍發動了對越共的第一次旱季攻勢。1965年11月14日星期日早上10時48分,美國第一騎兵師第七騎兵團的一個營和北越第66團在德浪河谷遭遇,北越正規軍有2000人駐守,是奠邊府戰役的精銳之師,於是爆發美軍及北越間的第一場大規模戰鬥。3天激戰後,北越陣亡1037人,美軍陣亡234人,以平手收場,但北越將南越分為兩段的計畫也因此失敗。這兩場戰役使北越從此決定避免與美軍進行正面衝突,改而採取遊擊戰的戰術。

空中作戰也同樣的大規模提升;詹森批准了轟雷行動(滾雷行動),對北越進行大規模轟炸。然而美國對北越的所有轟炸行動與目標都由華盛頓進行嚴密的控制,每日的轟炸目標的選擇由國防部白宮來規劃,前線指揮官無法根據實際需求加以修改。偏偏國防部與白宮非常擔心傷及中國或是蘇聯派駐在當地的顧問而引發的正面衝突,對於轟炸目標的選擇與交戰規則有非常多的限制,而這些限制往往與美國追求的戰術或是戰略目標完全背道而馳。例如,美軍在未經批准下無法攻擊北越的軍用機場,即使看到地面北越空軍戰鬥機在準備起飛也不行。

因此,旨在阻止北越對南方的滲透的「轟雷行動」在這種綁手綁腳的指揮下,幾乎無法發揮功效。農業社會的北越的工業大多已地下化,剩下來的目標因有中蘇兩國的人員在附近而安全無恙;同時,因為不能攻擊蘇聯與中國的船隻或運輸部隊,使北越能順利的接收他們提供的軍資而武裝起軍隊。就這樣,北越武裝司令武元甲依然將他手下的部隊以驚人的速度派往南方;整團的北越正規軍分散進入胡志明小道,頂著空襲,進入南方集結。

1966年2月,在地面上,成功獲得大規模增兵的駐越美軍最高司令官威廉·魏摩蘭將軍發動了一系列「搜剿與摧毀(search and destroy)」戰略戰術取代了「墨漬」方案。核心是以南越軍守點保線,美軍深入越柬、越老邊境,對南越共長時間的反覆「掃蕩」,切斷越共從寮國柬埔寨獲得補給的交通線。魏摩蘭相信如以「德浪河谷戰役」時那樣,以大規模火力消耗敵軍人力,北越最終將被迫認輸。同時,北越軍隊則執行武元甲的消耗戰略,在精心準備的有利地形下吸引美軍進攻,激戰至傷亡達到一定程度後就撤離戰場。北越已做好準備承受巨大的傷亡,並且堅信無限制的消耗戰最終會迫使美國人撤出越南。此時不論是魏摩蘭將軍或華盛頓的政治人物都不斷表示美軍正在取得勝利。但戰術上的勝利無助於改變美國的困境。因此,美國開始透過南越政府軍一些美軍來進行和平化政策,希望加強對已控制住的鄉下地帶的統治及治安,避免再度被越共滲透。然而,南越軍的腐敗及對平民的殘暴使該政策基本上毫無進展。

1966年至1967年美軍發動第二次「旱季攻勢」。採取了固守與清剿相結合的戰略戰術。美軍地面部隊主力集中到內線,固守西貢、順化、峴港、溪山等主要城市和基地,構築堡壘障礙,製造無人區,隔絕北越南下通道;以小股兵力在不遠離設防駐地,實施小規模的搜索圍剿攻勢作戰。而在南越廣大農村,以美國空軍支援南越陸軍作戰。此時,美軍駐南越境內的總兵力已近47萬人。南越境內的美軍地面部隊幾乎全部投入到「掃蕩」行動之中,美軍每月陣亡約800人。

這時,為了吸引北越軍隊進行正面戰鬥並阻止物資不斷透過胡志明小道進入南越,美軍決定投入大量部隊進入溪山基地。依照計畫,這將迫使北越部隊發動一場類似十年前,越南部隊擊敗法國軍隊的奠邊府戰役的攻擊。從1968年1月底到4月初,歷時77天,4萬北越軍圍攻6000名美軍。當雙方都大舉加強自己的陣地後,不斷的砲擊使戰場變得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壕溝戰爭;於是美國開始動用龐大的空中火力,北越軍隊在攻勢被擊退三次後,決定開始撤離戰區。此戰役中,美國強大的後勤力、直昇機空中力量等,以數百的傷亡消滅了數倍的敵軍。然而事實上,這似乎是北越為了使美國分心的結果;因為美軍高層注意力幾乎都在溪生,以致於對接下來的春節攻勢幾乎完全沒有準備。

1968年1月30日,北越發動了規模空前的春節攻勢。兵力超過32.3萬北越軍隊和越共遊擊隊對200多個市鎮和農村地區發動了「總攻擊——總暴動」,包括南越36個省會、5個大城市、64個縣城和50個戰略村,西貢機場、總統府和南越總參謀部。美國駐西貢大使館也遭到越共敢死隊夜襲,引發美國輿論譁然。然而南越百姓卻沒有如預期的發動大規模動亂,使北越人民軍在遭受美軍和南越政府軍壓倒性傳統武力的打擊下,大部分的攻勢都在最初的幾個小時內被擊潰,但在西貢中維持長達三天。在南越第三大城及王朝舊首都順化市激戰甚至持續一個月。美軍溪生基地因溪生戰役被圍困76天,因為破壞太嚴重,解圍後不得不放棄使用。在春節攻勢,北越部隊遭受約4.5萬餘陣亡、4萬負傷的沉重打擊;但到了5月,他們就恢復了進攻能力。春節攻勢的慘烈狀況在美國公眾中造成了震驚,國內反戰浪潮日益高漲。儘管詹森總統和魏摩蘭將軍一直宣稱北越軍事力量在節節削弱,並承諾戰爭會在短期內結束,但春節攻勢表明北越依然具有巨大的軍事力量,戰爭的結束依然遙遙無期。

北越軍事上的失敗,卻同時是精神上以及宣傳上的大捷,使春節攻勢成為越戰中的轉捩點。美國政府高層內部因為春節攻勢而失去戰意。當魏摩蘭將軍計畫動用20萬6千的增兵以完全消滅敵軍的要求被洩漏出去時,大眾更是普遍認為這表示駐越美軍無法挽回局勢,迫使原本同意增援的詹森總統放棄增援。1968年3月31日,詹森發表演講,部分暫時停止「轟雷行動」(即「部分停炸」),表示美軍將逐步撤出越南,並宣布放棄競選下任總統。

1968年5月13日至10月30日,越南民主共和國與美國在巴黎舉行雙邊會談。

1968年6月,克雷頓·艾布蘭將軍接替魏摩蘭指揮在越美軍。

另外美國的西太平洋友邦,包括日本中華民國韓國菲律賓澳洲等國家或多或少皆有間接介入戰爭。其中大韓民國國軍成為南越陣營中人數僅次於美軍的第二大外國軍隊。

1968年10月31日,詹森宣布暫時全面停止轟炸北越(即「完全停炸」)。

1968年,美軍在越南陣亡16,508人,傷92,817人。南越軍隊陣亡30,375人,重傷70,969人。

1969年1月20日,尼克森在美國總統就職典禮上宣稱:「我們陷入了戰爭,需要和平。」「我們陷入了分裂,需要團結。」

反戰運動[編輯]

小規模的反戰運動於1964年在美國的大學校園開始,同時發生的是空前的左翼學生行動主義。人口數量龐大的嬰兒潮一代也到了該上大學的年齡。反戰運動的成長也要部分歸因於廣泛的電視新聞報導,使得大學年齡的美國人比前幾代能夠獲得更多的有關戰爭的信息。

1967年10月21日,10萬學生和其他民眾發起「向五角大樓進軍」運動,示威者衝到五角大樓前的草坪上,扯下了旗杆上的星條旗,升起了越共的旗幟。示威者與警方發生大規模衝突,包括作家諾爾曼·梅勒和語言學家諾姆·喬姆斯基在內的多人被捕。

到1968年,反戰示威遊行已遍及全國各地。8月,芝加哥的示威者和警察發生大規模衝突,造成流血事件。1970年5月,為了抗議俄亥俄州國民兵肯特州立大學開槍殺死四名參與抗議越戰與美國入侵柬埔寨的學生(即肯特州立大學槍擊事件),美國歷史上第一次全國學生總罷課爆發,十幾萬名學生湧入華盛頓進行抗議。

上千的年輕美國男人選擇逃往加拿大瑞典,以躲避徵召的風險。當時,全部適齡男性中只有一小部分真正需要入伍;而且在大部分的州,大部分適齡男青年還沒有達到投票年齡和允許喝酒的年齡,各個地方的挑選服役系統辦公室(「兵役局」)沒有明確的兵役豁免方針,因此可以很寬鬆地決定誰需要服役,誰可以得到豁免。

不公正的指控使得1970年產生了兵役彩票制度,在這一制度中,年輕男性的生日決定了他徵召的相對風險(9月14日是1970年兵役列表中處於首位的生日,下一年是7月9日)。年輕人被強迫在軍隊中以生命冒險,但卻無選舉權,亦不允許喝酒,這種情況成功地迫使立法者在全國範圍內降低投票年齡,在許多州降低了飲酒年齡。

1971年,美國軍事情報分析師丹尼爾·艾爾斯伯格將7000頁的美國國防部絕密文件《美國-越南關係,1945-1967:一份國防部預先研究》泄露給紐約時報,後者將其全文發表,引起公眾廣泛關注。

1977年1月21日,美國總統吉米·卡特赦免了多數在越戰中逃避服兵役者。

越南化[編輯]

尼克森贏得1969年大選

1969年,尼克森成為美國總統,表示要推行「越南化英語Vietnamization」政策,讓美軍逐步撤出越南,並於當年6月撤出首批25000名美軍。但在美越談判進行的同時,戰爭仍在繼續。1969年3月18日,經尼克森批准,美軍開始出動B-52轟炸機柬埔寨境內的越共庇護所實施地毯式轟炸;5月,漢堡高地戰役爆發。1969年6月8日,尼克森宣布在當年8月底以前從越南單方面撤出美軍25,000人。1969年7月25日,尼克森在關島發表聲明,提出撤出50萬美軍、越南戰爭越南化、用亞洲人打亞洲人的「新亞洲政策」。加速南越安撫運動和鄉村發展計劃,1970年5月迫使南越政府進行土改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親美的朗諾將軍發動政變,推翻了西哈努克親王的政權;5月,在朗諾的默許下,美軍與南越軍隊入侵柬埔寨,進攻那裡的北越軍事基地。南越部隊在寮國發動『藍山行動』,通過佔領九號公路全線以切斷來自北越的補給通道。美國國會在國內輿論壓迫下,通過了禁止對柬埔寨提供軍事援助的決議。尼克森被迫6月底從柬埔寨撤出美軍地面部隊。

到1971年,美軍死亡人數已超過4萬。

1972年3月,武元甲動員了幾乎全部北越軍事力量,發動了比1968年春節攻勢更大規模的「復活節攻勢」。尼克森下令美國B-52戰略轟炸機對北越大城河內海防及重要軍事相關設施進行全面轟炸。北越的復活節攻勢以失敗告終,損失超過10萬人,武元甲也因此被撤職,文進勇接任越南人民軍司令。復活節攻勢的失敗,美國B-52戰略轟炸的威力,以及急於同美國改善關係的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壓力迫使北越回到談判桌前。1973年1月27日,參加「關於越南問題的巴黎會議」四方(美國、北越、南越、越南南方共和國臨時革命政府)在巴黎正式簽定了《關於在越南結束戰爭、恢復和平的協定》(即巴黎和平協約)。隨後兩個月內,駐越美軍全部撤出南越,僅留下如海軍陸戰隊使館衛兵等小規模的部隊。而駐越美軍司令部裁撤後的機能和職責移交給同年成立的美國駐西貢武官室(DAO)。

戰爭末期[編輯]

越戰末期的局勢示意圖,右下角為陷落前一週內的西貢

美軍撤出越南,但北越和南越之間的戰爭並未結束,1974年仍然是血腥的一年。遊擊戰依舊在進行,北越重新控制了南越境內的多個鄉村。而南越隨著美國金援減少、政治動盪而使局勢紊亂,西貢政府和南越軍高層的腐敗導致軍事預算被挪用而下降,1973年起持續加劇至該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所造成的燃料短缺又令南越軍被迫削減了70%的直升機行動,儲備燃料的減少也使更多南越軍用飛機和車輛難以投入作戰[23]。1974年最後一場戰役的福隆戰役中,北越軍擊退了南越軍,替西貢南越政權的淪亡展開了序幕。

1975年1月,北越從復活節攻勢的巨大損失中恢復過來,發起了最後的決定性攻勢。短短幾個月內,南越地區的軍心土崩瓦解。南越總統阮文紹於3月17日宣布南越放棄中央高地,各地部隊無秩序地撤退,通往綏和等地區的公路幹線也因為擠進40多萬名的難民而一片混亂[23],各大城市相繼失守。在順化-峴港戰役中,南越第三大城順化於3月25日遭到攻陷,第二大城峴港也因為數百萬名的難民和逃兵湧入而陷入恐慌的騷亂之中,北越砲彈也射入塞滿了人潮和大小船隻的峴港港區,最後地面部隊於3月31日拿下了該市[23]

4月30日北越戰車衝入南越總統府「獨立宮」的院子內,不久後南越就宣布投降

北越原計畫在1975年佔領南越大部分地區,在雨季整裝待發,在1976至77年再發動決定性攻勢,但由於戰事進展順利,至3月以後南越已有12個省和超過800萬的人口被納入共軍的控制之下,而南越軍已經失去了其精英部隊、超過3分之一的兵員和一半以上的武器[23]。4月,北越發動胡志明戰役,旨在於5月1日之前,攻克南越首都西貢,以防5月以後的雨季阻礙總攻擊。西貢週邊的北越部隊有4個軍級單位,而南越陸軍則有第5、18、22及25師、一個空降師、一支裝甲旅和數個別動軍英語Vietnamese Rangers的部隊。北越鎖定了首都圈週邊的春祿市、邊和空軍基地英語Bien Hoa Air Base及西貢新山一空軍基地等重要地點為攻擊目標,再由東進入西貢。北越部隊在春祿戰役中遭遇南越第18師的頑強抵抗,兩軍在此僵持了2週後,春祿依然失守,北越軍通往邊和和西貢的道路變得更加暢通。阮文紹因此辭職下台,在逃往台灣之前將總統大位交給了陳文香

儘管美國總統傑拉爾德·福特於4月7日時發表聲明,要求美國國會重新考慮援助越南,包括撥出緊急軍事援助,卻未成功,於4月23日宣布越戰正式結束,美軍從此只協助美國軍民及其他與越南共和國有關係的南越人離開越南。4月27日,新山一空軍基地開始被北越炮擊,死者當中有最後一批在越南殉職的美軍士兵。4月最後數天,北越海軍發動攻打南沙的戰役,佔領所有南越控制的島嶼。而楊文明接替陳文香,短暫地代理總統職務。

4月29日至4月30日最初的幾個小時,美軍組織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直升機撤僑行動「常風行動」,而4月30日早上7時53分,最後一班美軍直升機從美國駐西貢大使館屋頂上撤離了末批海軍陸戰隊員,也成了美國捲入越戰的結束的標誌。同日西貢陷落,北越在中午之前攻陷了美國大使館館舍和南越獨立宮總統府,北越一名部隊指揮官裴信上校進入宮內接受楊文明總統的投降,南越滅亡。同年,柬埔寨寮國的共產黨也先後奪取了政權,越南戰爭以北越的全面勝利告終,越共屬下的南方解放陣線於南方成立南越南共和國。5月2日,北越軍隊佔領包括德浪河谷之內的南越全境(除富國島柬埔寨攻佔外)。

南越南共和國(又稱越南南方共和國)成立[編輯]

1975年駐守於南越故土的北越軍隊,於佔領地發出不同顏色的身份證,限制越南人的活動範圍。南越南共和國成立後即時凍結在南越的銀行財產,並於稍後將銀行國有化,發行新貨幣解放盾。5月7日,南越南共和國臨時革命政府和北越軍隊在胡志明市舉行慶祝集會。

5月尾,南越南共和國政府開始要求前南越軍公教人員向當局登記,6月尾,這些曾到當局登記的人員均被送至再教育營接受改造。8月,北越單方面決定於短期內解散南方解放陣線以及統一南北越。

1975年5月至年底,滯留南越的外國人,均分批乘坐飛機由胡志明市飛抵曼谷。1976年2月,最後一批國際非政府組織撤離南越。

1976年7月2日南北越統一,組成新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首都定為河內,西貢被改名胡志明市。數百名南越的支持者被處決,更多人被捕;另約一百萬越族人華人逃出越南。

傷亡統計[編輯]

一隊到達越南作戰的澳洲國防軍

大事記[編輯]

理論上的南北越非軍事區分界線
  • 1961年:5月,美國在越南南方發動「特種戰爭」。
  • 1961年:11月,韓國總統朴正熙美國總統甘迺迪建議了韓國軍的參戰[27]
  • 1963年:11月,在美國默許的軍事政變中,越南共和國總統吳廷琰被擊斃。軍人楊文明阮慶先後上台。
  • 1964年:8月,北部灣事件爆發,美國開始「滾雷行動」,轟炸越南北方。
  • 1964年:9月,韓國派出軍醫跆拳道教官團等非作戰部隊[28][27]
  • 1965年:3月,美軍在峴港登陸,把越南戰爭升級為以美軍為主的「局部戰爭」。6月,南越軍人阮文紹發動政變上台,成立戰時內閣,任國家領導委員會主席。
  • 1966年:2月,太平村屠殺
  • 1967年:4月,南越制憲議會通過新憲法、韓國國軍派遣陸軍海軍陸戰隊進入越南[28],陸軍中將蔡命新出任駐越韓國軍司令官[29]。9月,阮文紹當選越南共和國總統。
  • 1968年:2月,戊申順化屠殺
  • 1968年:3月,美國政府被迫宣布「部分停止」轟炸越南北方。5月,越南民主共和國、美國雙方在巴黎開始舉行會談。10月,美國「全面停炸」越南北方。
  • 1968年:3月16日,美萊村屠殺
  • 1969年:1月,越南民主共和國、美國雙方會談擴大為包括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及越南共和國在內的四方會談。美國在南越開始推行「戰爭越南化」政策。6月,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和其他組織宣布成立以黃晉發為首的越南南方共和革命臨時政府。9月,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去世,孫德勝當選越南國家主席黎筍繼續出任越南勞動黨第一書記。
  • 1973年:1月27日,美國簽署《關於在越南戰爭結束、恢復和平的協定》。3月29日,美軍完全從南越撤出。
  • 1975年:4月30日,北越攻佔西貢,南越政權覆滅,越南戰爭結束。
  • 1976年:7月2日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成立,越南統一。

戰爭罪行[編輯]

在越南戰爭期間,雙方都有大量的戰爭罪行發生。在衝突期間的戰爭罪行是由雙方包括強姦、屠殺轟炸平民、使用酷刑和殺戰俘,其他常見的罪行包括盜竊、縱火和破壞財產。

美國、韓國等的罪行[編輯]

美萊村屠殺

美國在戰爭中製造了大量的暴行,例如美萊村屠殺:士兵們用手雷刺刀等對村子裡所有的人和動物實施屠殺。BBC新聞如此描述屠殺場景:「成堆的人被聚集到水渠里或者其他地方,然後被美軍用自動武器殺掉。」在村子中央,大約70至80個人的人群,被一個排包圍起來,然後凱利下令將他們全部殺掉,凱利還從不肯服從命令殺平民的下屬手上奪過槍屠殺了另外兩群人。駐越美軍司令官威廉·魏摩蘭(William C. Westmoreland)將軍稱讚這是一次「傑出的勝利」。隔天美國陸軍部的官方報紙《星條旗報》頭條新聞報導:「美軍經過一整天的浴血奮戰,消滅了128名越共份子。」韓國在介入戰爭之後,也製造了太平村屠殺事件。

北越、越共和紅色高棉的罪行[編輯]

戊申順化屠殺中的受害者被埋葬

越共的行動人員會將村長的生殖器割下然後縫進他們嘴裡的做法,還有割掉人的舌頭、用竹槍從一耳穿入一耳穿出,剖開孕婦的子宮,機槍掃射兒童,用大刀將人砍碎,割掉去上政府學校的小孩的手指[30][31]。據美國參議院報告越共的每個班都被下達了當月殺人指標[32]。前CIA西貢分局局長Peer De Silva回憶最早從1963年起越共就採用了剖腸之類分屍手段來進行心理戰[33]

據越共變節者Guenter Lewy說,越共暗殺了南越的37,000名平民而且每天都使用恐怖手段[34]。Ami Pedahzur寫道「越共恐怖主義的規模和致命性比起20世紀最後三分之一當中,除極少數的團體外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有過之無不及。」[35]著名越共暴行包括在順化殺死三千名平民,在達山村用機槍和火焰噴射器殺死數百平民[36],1975年當越南發動最後的春季攻勢時,155,000名逃亡的難民在去綏化的路上被殺或被綁[37]。Rummel說北越和越共軍殺死了106,000到227,000名南越平民[38]。北越軍還以殘暴的行為折磨美國戰俘,如在河內旅館中為了獲得美國人的「悔罪」進行了大量酷刑[39]

外國參與[編輯]

1955年,胡志明在訪問蘇聯、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人民共和國期間簽署了第一批向越南提供財政援助的條約。

2005年4月4日,越南解密了戰爭期間原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對越南提供各種援助的相關文獻。文件顯示,1955年到1962年間,蘇聯向北越提供的財政援助總額約14億盧布,並幫助北越建設了34個大型工業企業和一系列醫療機構和高等教育機構,重建了50個農業項目。越南戰爭期間,社會主義陣營國家還向北越提供了大量物資,共約240萬噸。其中,中國援助約160萬噸,蘇聯援助約51萬噸,其他國家(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東德北韓古巴等)共援助約25.4萬噸。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自1962年毛澤東答應向北越提供九萬枝槍、炮開始,中國介入了越戰。毛澤東說:「是越南需要的,我們就優先供應。」中國援助北越大量戰車、槍、炮,以及各種軍需物資,甚至包括北越軍的軍裝都是中國方面提供的。此外,中國人民解放軍還幫助訓練北越軍隊,傳授游擊戰知識,派遣軍事顧問。幫助援建北越大量工業設施和鐵路。自1964年東京灣事件美國開始轟炸北越後,中國於1965年春決定向北越派遣鐵道兵工程兵高射炮兵等部隊幫助北越抗擊美軍轟炸、鐵路的抗轟炸搶修保障、建設重要公路、機場、以及紅河三角洲及附屬海島的抗登陸緊急戰備工程等設施。此舉使得北越軍隊得以騰出手來投入南方作戰。從1965年到1970年累計32萬中國人民解放軍士兵被派往北越,巔峰時1967年有17萬人。文革中也有數量不詳的年輕人自願越境前往反對美國的最前線參加戰鬥。

中國援越部隊及援越工程技術人員等在越共計1433人犧牲(陣亡或病逝、意外事故等)、4200餘人負傷。除了陸軍炮兵第63師第609團的團長程玉山、團政委李萬安、團參謀長王錫森團三人,作為在越犧牲者中職位最高的團職幹部,遺體運回中國國內安葬外,其他1400名犧牲者安葬在越南北部57座烈士陵園(現已合併為40座)。據中國駐越南大使館武官處實地調查後編輯的資料編《中國援越抗戰烈士名冊》,安葬在上述越南烈士陵園的中國籍烈士有1446位;其中,抗法戰爭時期中國軍事顧問團工作人員6名,中國駐越使館和新華社工作人員2名,訪越藝術團人員8名。

 蘇聯[編輯]

據蘇聯國防部的統計,從1965年7月到1974年12月31日,蘇聯總共在越南死亡1,974人,其中軍官13人。

 中華民國[編輯]

從1967年起秘密派出運輸船隊支援美國與南越政府。也向南越的蛙人部隊(LDMN)派出顧問幫助訓練[40]。此外還有數百名國軍軍事人員被派出[40]。曾經有三次有中華民國的特種人員向北越滲透時被俘[40]。美軍曾抽調中華民國空軍的48架F-5A戰機移交予南越空軍,並於台中清泉崗機場(號稱東南亞最大的機場,係為了支援B-52進行轟炸而構築)派駐F-4中隊填補,中華民國國防部亦曾規劃以非軍機艦方式,運補各類自造武器裝備予越南,此外,國軍的軍事顧問、電子作戰、軍情專業人員,後勤人員以及特務人員在南越亦十分活躍,但華府為了避免中共以此為口實介入越戰,始終不允許台灣方面以正規方式實施軍事協助。由於後勤支援不能不說緊密,中華民國駐越大使館(當時大使為勦共名將胡璉)以及位於富沛的監聽站亦曾遭受北越武裝攻擊[41]

大韓民國 韓國[編輯]

韓國陸軍白馬師士兵參與越戰

除了美軍以外,大韓民國國軍是南越陣營規模最大的外國軍隊。從初期派遣軍醫跆拳道教官,至1965年開始派遣青龍(海軍陸戰隊第2陸戰旅)、白馬(陸軍第9師)、猛虎(陸軍大韓民國首都機械化步兵師英語Capital Mechanized Infantry Division (Republic of Korea))等精銳戰鬥部隊赴越後,到1973年的九年間一共累計有三十萬以上的韓國士兵參加了越戰,最多時有將近五萬人在越南,近5,000人陣亡[42]。為了支付韓國的軍事開支,美國對韓國政府提供了10億左右美元。

在越南戰場,韓國部隊儘管驍勇善戰(例如因以寡敵眾而聞名的茶平戰役),但其亦因駐越期間犯下的多起戰爭罪行而臭名遠揚,包括太平村屠殺河美屠殺英語Ha My Massacre等平民虐殺事件。此外,留下的越戰韓越混血兒數量最多有三萬人。

影響和餘波[編輯]

530高地大戰過後
越戰時的無線電器材
1967年越戰時的基層軍官裝備
越戰時美軍已經可以用直升機空投輕車輛,形成立體化垂直作戰概念
海軍陸戰隊砲兵基地
螺旋槳的A-1攻擊機大量運用,低速反而有助密集火力支援

越南[編輯]

1976年7月2日,北越正式將南越合併[43]。之後100-250萬南越公民[44]被送進勞改營,估計有165,000名犯人死亡[45]。還有100,000[44][46][47]到200,000[48]南越公民被處決[49]R.J. Rummel估計在被趕到「新經濟區」從事苦役的一百萬南越公民中[44],五萬人死於重勞動[38]。據聯合國難民署數字,有200,000到400,000越南船民死在海上[50]。越南在這場戰爭中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包括法越戰爭在內的30年戰爭造成了500萬平民的死亡。到1975年越戰結束時,戰爭給南越留下了一片滿目蒼夷的土地和88萬孤兒,100萬寡婦,20萬殘疾人,20萬妓女及地雷區。但這還不是苦難的終結,越南又先後與柬埔寨(越柬戰爭)和與中國陷入戰爭(中越戰爭)。長期的戰爭以及與西方世界的隔絕導致經濟崩潰,通貨膨脹;1970年代後期,超過150萬越南難民乘小船逃離越南,其中滯留香港的大量越籍難民在之後形成了船民處置問題

美國[編輯]

越戰是美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爭。十多年的越戰,美國耗費了至少二千五百億美元。儘管軍事上美國並未失敗,但它表明美國冷戰策略上的重大失誤。越戰極大的改變了冷戰的態勢。美國由冷戰中的強勢一方變為弱勢(此一情況直到1980年代才因雷根總統的振興政策及蘇聯經濟的惡化而改變),面對蘇聯咄咄逼人的進攻,美國更積極的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作。越戰加劇了美國國內的種族問題、民權問題,使國家處於極度的分裂狀態,給美國人民造成巨大的精神創傷。

柬埔寨[編輯]

柬埔寨戰前的西哈努克政府一直在各方之間努力維持自己脆弱的獨立地位。朗諾的政變和美軍入侵把柬埔寨徹底的捲入了戰爭。波爾布特領導的柬埔寨共產黨紅色高棉」趁機獲得了政權。波爾布特推行極左統治下,柬埔寨發生了巨大的政治和經濟危機,一百餘萬平民死於該時期,其中包括越南僑民。由於波爾布特政權的人口滅絕政策不僅造成了地區動蕩,而且也嚴重威脅越南政府的國內安全,應流亡越南的前民柬反對派的邀請,越南出兵將波爾布特驅逐出城市,並著手扶植韓桑林政權,紅色高棉則繼續在農村對新政府發動遊擊戰爭。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中國是北越最主要的支持者和援助者。出於地緣政治的考慮,也加上意識形態的因素,以及中國為了和蘇聯爭奪社會主義陣營領導權,中國給予了越南超過二百億美元的援助,客觀上加劇了中國經濟的負擔。統一後的越南並未成為中國可靠的盟友,出於擔心國家利益受到柬埔寨極端政治勢力和中國的損害,越南倒向了蘇聯。在1979年,因為越南入侵柬埔寨、迫害華僑的「排華」、以及邊境衝突,導致中國出兵越南的中越戰爭

越戰使得美國總統在未建立外交的情況下第一次訪華,並被大多數國家所接受。為今後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創造了先決條件。

1992年之後,中越兩國關係正常化,並且實施了有利於雙邊人民的經濟改革。

泰國[編輯]

越南戰爭影響了泰國的方方面面,不僅僅是大量美元的注入使成千上萬的人變得依靠美國的存在來生活,還帶來了城市的繁榮與更加廣泛的腐敗,以及在旅館和夜總會酒吧、新碧武里公路烏隆按摩廳里產生的商業罪惡。這個短暫時期,城市和經濟服務吸引了許多農民,甚至改變農民的社會地位,同時越戰也有助於軍事執政精英和華裔商業精英之間在社會和經濟上相互依存的關係。

直到六十年代初,只有少數泰國精英才能完全接觸到西方的文化思想價值觀與時尚潮流。但越戰帶來了外面世界與大量人口前所未有的面對面接觸,加速了教育與大眾媒體的擴張。

香港[編輯]

1975年西貢淪陷後,越南人民不斷乘船來港,聯合國在同期推行第一收容港政策,指定香港須首先接收越南難民(港府稱越南船民)。1978年匯豐號事件後,殖民地政府在香港多處地方設立越南難民營,大型難民營包括望后石深水埗軍營(今西九龍中心),此後不斷有越南人偷渡來港,當局與越南交涉,並遣返越南難民直至2000年望后石難民營關閉為止。

由於越南難民背景不同,香港政府懵然不知而讓北越及南越難民在同一難民營內生活,親共的北越人和反共的南越人曾多次在難民營內進行打鬥,更試過出動駐港英軍鎮壓。由於有部分難民營設置在居民區附近,香港人對經常生事的越南難民反感,越南人在香港的形象十分低落。至今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仍拖欠港府的越南難民處理經費。

膾炙人口的「北漏洞拉」廣播亦是越南難民潮的產物,當時殖民地政府為防止更多越南人來港,實施甄別政策以減少越南難民對香港的負擔。直到今天,因為越南難民問題,香港仍然對越南人實施嚴格的出入境管制,包括禁止他們參與專才計劃

武器與戰術[編輯]

如同中東戰爭,越南戰爭成為了冷戰中東西兩方新武器、新戰術的試金石,並且由於美國的直接參戰,對美軍1980、90年代的發展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

越南戰爭是第一場大量投入直升機進行作戰任務的戰爭;美軍利用直升機快速起降與起降場地需求小的特性,發展出利用直升機快速移動部隊,進行敵後奇襲的空中騎兵戰術,在戰爭期間發揮出相當的效力。此後,美國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對直升機的倚重進一步增加,直升機空中機動作戰幾乎成為美軍的典型戰術,不過,美軍直升機在越戰後期的損失率節節高升,也顯示出直升機在戰場的脆弱性。

常久以來流行著一種說法,認為越南叢林與農田密布的地型限制了美軍裝甲、戰車部隊的運用,而大大削弱了美軍在傳統武力上的優勢。此論述再加上1973年贖罪日戰爭以色列裝甲部隊為阿拉伯國家裝配的俄製反戰車飛彈重創的戰例,成為了70年代後風行一時的「戰車無用論」的理論依據。然而在實際上,美軍裝甲部隊在越南的佈屬與活動受到的影響並不如想像中的大,更甚至在某些行動中大規模的使用裝甲部隊作戰(如在1965年掃蕩湄公河三角洲時,就曾大量投入新式的M113裝甲運兵車,對缺乏重武器的當地北越軍造成很大的衝擊),美軍裝甲部隊在越戰期間的缺乏表現在很大程度上導因於交戰對手裝甲兵力上的不足與節制性的運用;直至美軍撤出後,北越軍的裝甲力量才出現長足的成長,不但在越戰末期與南越軍發生過大規模的戰車對戰,同時也在1975年最後的攻勢中發揮舉足輕重的角色。

越南上空的空戰也對美軍戰機發展帶來影響,美國海空軍在質、量上均優於對手北越空軍,但在戰爭的頭幾年間卻無法在空戰中取得優勢,甚至付出了近乎一比一的難堪交換比。美軍戰鬥機部隊的拙劣表現之原因在於,作為海空軍主力的早期型F-4幽靈式戰鬥機因為當時流行的武裝全飛彈化概念而未裝置機炮,而當時飛彈的準確性又難以保證,導致美軍飛行員時常出現飛彈失靈/脫靶後無法還手的窘境,而美國飛行員教育因全飛彈概念而輕視纏鬥,編隊戰術上也較為僵化,結果使重型的美軍戰機在面對北越相對輕巧的戰機時陷入苦戰。在付出慘重的代價後,美軍開始在F-4E以後的各型戰機上重新加裝機砲、加強飛行員的纏鬥訓練及獲得可靠性較高的空對空飛彈後,美國戰鬥機部隊才得以奪回越南空戰的優勢,將敵我交換比拉大到一比三。此外,北越空軍輕型戰機在戰役期間的活躍表現,讓美軍出現了名為戰鬥機黑手黨的戰術、設計概念,從而催生出F-16戰隼式戰機。

東西方的輕兵器代表AK-47M16也在越戰中被廣泛投入(至今其衍生型仍繼續在各國部隊中服役),自動武器的參戰使單兵火力被提升到二戰時期的數倍─這對廣泛以小股部隊甚至單兵進行游擊、騷擾戰術的北越方面帶來的優勢尤其明顯。美國陸軍及海軍陸戰隊(主要是步兵)在越南被投入一場沒有決定性的正規會戰、由大量的小部隊交戰與搜索構成的「非正規」戰役,而這種戰爭模式中所需求的戰技(諸如偵搜、班─排級的戰鬥教範、叢林-住民地戰鬥)多是過去美軍所忽略的。同時,美軍當時大量徵招大專學生擔任尉官的制度,也產生了大量不適任的基層幹部;越戰的教訓無疑使戰後的美軍更重視相關的訓練(其中尤以特種部隊作戰方面獲得長足之發展)。此外,防彈衣也首度在越戰期間被美軍大量發配作為單兵防護裝備。

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PTSD)也因為越戰返國軍人所出現的問題而廣為大眾所知,因而促進了日後對戰爭心理學的研究與發展。

化學污染[編輯]

數架美軍C-123運輸機正在越南上空噴灑橙劑

為打擊越共部隊,美軍通過噴洒落葉劑來破壞賴以隱蔽的叢林。所使用的有粉劑、綠劑、紫劑、藍劑、白劑,以及最主要使用的橙劑,對於美國使用這些武器是否違反戰爭法尚有爭議,反對者認為落葉劑並不是直接針對人員的致死性武器。

2006的一份報導稱[51],約有400萬越南人受到化學污染的危害,在越南南部某些地區污染物的含量甚至達到了安全標準的10倍。不過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與美國政府噴洒的落葉劑有關

以越戰為背景的作品[編輯]

越戰不僅對於世界政治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也對世界文化形成了一陣衝擊波。在越戰結束後的1960年代開始一直到21世紀初,以越戰為背景的作品層出不窮。

影視作品[編輯]

電玩作品[編輯]

漫畫作品[編輯]

越南背景小說[編輯]

  • 《西貢之戀》,李慶榮
  • The Love of Saigon,Vinh Ly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Larsen, Stanley R. and Collins, James L. Jr. Vietnam Studies: Allied Participation in Vietnam. Washington, DC: Department of the Army, 1985. p. 167. Spain sent a medical team to Co Gong Province in 1965.
  2. ^ ALLIES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 [24 September 2011]. 
  3. ^ http://www.svet.czsk.net/clanky/svet/koreapokusy.html czech
  4. ^ http://www.e-polis.cz/mezinarodni-vztahy/322-bilateralni-vztahy-ceske-republiky-a-vietnamske-socialisticke-republiky.html czech
  5. ^ Foreign Affairs in the 1960s and 1970s. Bulgaria Country Study. Library of Congress. 1992. "Throughout the 1960s and 1970s, Bulgaria gave official military support to many national liberation causes, most notably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Vietnam, (North Vietnam)..." 
  6. ^ Vietnam War : US Troop Strength. Historycentral.com. [17 October 2009]. [失效連結]
  7. ^ Facts about the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 Collection. nps.gov.  (citing The first American ground combat troops landed in South Vietnam during March 1965, specifically the U.S. Third Marine Regiment, Third Marine Division, deployed to Vietnam from Okinawa to defend the Da Nang, Vietnam, airfield. During the height of U.S. military involvement, 31 December 1968, the breakdown of allied forces were as follows: 536,100 U.S. military personnel, with 30,610 U.S. military having been killed to date; 65,000 Free World Forces personnel; 820,000 South Vietnam Armed Forces (SVNAF) with 88,343 having been killed to date. At the war's end, there were approximately 2,200 U.S. missing in action (MIA) and prisoner of war (POW). Source: Harry G. Summers, Jr. Vietnam War Almanac, Facts on File Publishing, 1985.)
  8. ^ Vietnam Marines 1965–73. Google Books. 8 March 1965 [29 April 2011]. 
  9. ^ Vietnam War After Action Reports, BACM Research, 2009, page 430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Rummel, R.J, Table 6.1A. Vietnam Democide : Estimates, Sources, and Calculations, (GIF), Freedom, Democracy, Peace; Power, Democide, and War, University of Hawaii System. 1997 
  11. ^ Aaron Ulrich (editor); Edward FeuerHerd (producer and director). Heart of Darkness: The Vietnam War Chronicles 1945–1975 (Box set, Color, Dolby, DVD-Video, Full Screen, NTSC, Dolby, Vision Software), Documentary. Koch Vision 事件發生在 321 minutes. 2005 & 2006. ISBN 1-4172-2920-9. 
  12. ^ 12.0 12.1 Battlefield:Vietnam Timeline. Pbs.org. [31 October 2011]. 
  13. ^ Soames, John. A History of the World, Routledge, 2005.
  14. ^ Lịch sử 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 cứu nước 1954 - 1975, PGS, TS. Hồ Khang chủ biên
  15. ^ 15.0 15.1 15.2 15.3 Ba mươi năm gọi tên gì cho cuộc chiến BBC Tiếng Việt 6-9-2007
  16. ^ 阮連項. 對越南戰爭的誤解. 陳亦亭 翻譯.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2年09月03日. 
  17. ^ Dwight D. Eisenhower. Mandate for Change. Garden City, NJ. Doubleday & Company,1963年,第372頁
  18. ^ Pentagon Papers
  19. ^ [http://www.people.com.cn/GB/historic/0829/2822.html 1963年8月29日,
  20. ^ 《人民日報》1965.01.06社論:「祝賀平也大捷」,轉述《紐約時報》評論:平也大捷對於南越解放軍「是否正在進入他們的游擊戰的第三階段,即『運動戰』階段」?
  21. ^ 毛澤東:《反對美帝—吳庭艷集團侵略和屠殺越南南方人民的聲明》,1963年8月29日。發表於1963年8月30日的《人民日報》
  22. ^ 李梅上將的原話:「they』ve got to draw in their horns and stop their aggression, or we』re going to bomb them back into the Stone Age. And we would shove them back into the Stone Age with Air power or Naval power—not with ground forces.」
  23. ^ 23.0 23.1 23.2 23.3 Battlefield Vietnam - Part 12: The Fall of Saigon - YouTube
  24. ^ Shenon, Philip. 20 Years After Victory, Vietnamese Communists Ponder How to Celebrate. The New York Times. 23 April 1995 [24 February 2011].  |author=|last=只需其一 (幫助) The Vietnamese government officially claimed a rough estimate of 2 million civilian deaths, but it did not divide these deaths between North and South Vietnam.
  25. ^ Vietnam Democide : Estimates, Sources, Calculations in Freedom, Democracy, Peace; Power, Democide, and War, University of Hawaii.
  26. ^ Vietnam War (1955–75). Britannica.com. [31 October 2011]. 
  27. ^ 27.0 27.1 p.14 韓國軍隊的屠殺 民主化後被掲露
  28. ^ 28.0 28.1 帶血的美援:韓國對越參戰問題初探_歷史頻道_央視網
  29. ^ (韓文)3114 월남전 주월한국군의 한월공존전략 (2008free)
  30. ^ Hubbel, John G. The Blood-Red Hands of Ho Chi Minh. Readers Digest. November 1968: 61–67. 
  31. ^ Off With Their Hands. Newsweek. 15 May 1967. 
  32. ^ U.S.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 The Human Cost of Communism in Vietnam (1972), p.49.
  33. ^ De Silva, Peer. Sub Rosa: The CIA and the Uses of Intelligence. New York: Time Books. 1978. 249. ISBN 0-8129-0745-0. 
  34. ^ Lewy 1978,第270–9頁.
  35. ^ Pedahzur, Ami (2006), Root Causes of Suicide Terrorism: The Globalization of Martyrdom, Taylor & Francis, p.116.
  36. ^ Pike, Douglas. PAVN: Peoples Army of Vietnam. Presidio. 1996. 
  37. ^ Wiesner, Louis (1988), Victims and Survivors: Displaced Persons and Other War Victims in Viet-Nam, 1954–1975 Greenwood Press, pp. 318–9.
  38. ^ 38.0 38.1 Rummel, Rudolph, Statistics of Vietnamese Democide, in his Statistics of Democide, 1997.
  39. ^ Karnow 1997,第655頁.
  40. ^ 40.0 40.1 40.2 Moïse 1996,第3–4頁
  41. ^ 高智陽. 被遺忘的越戰創傷──1967年台灣西貢使館被炸始末. 全球防衛誌 265 期. 2006. 
  42. ^ http://www.imhc.mil.kr/imhcroot/upload/resource/V27.pdf
  43. ^ Robbers, Gerhard. Encyclopedia of world constitutions. Infobase Publishing. 30 January 2007. 1021 [1 July 2011]. ISBN 978-0-8160-6078-8. 
  44. ^ 44.0 44.1 44.2 Desbarats, Jacqueline. "Repression in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Executions and Population Relocation", from The Vietnam Debate (1990) by John Morton Moore. "We know now from a 1985 statement by Nguyen Co Tach that two and a half million, rather than one million, people went through reeducation....in fact, possibly more than 100,000 Vietnamese people were victims of extrajudicial executions in the last ten years....it is likely that, overall, at least one million Vietnamese were the victims of forced population transfers."
  45. ^ Anh Do and Hieu Tran Phan, Camp Z30-D: The Survivors,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9 April 2001.
  46. ^ Morris, Stephen J. Glastnost and the Gulag: The Numbers Game, Vietnam Commentary, May–June 1988.
  47. ^ Human Events, 27 August 1977.
  48. ^ Al Santoli, ed., To Bear Any Burde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9), pp272, 292–3.
  49. ^ See also Nghia M. Vo, The Bamboo Gulag: Political Imprisonment in Communist Vietnam (McFarland, 2004)
  50. ^ Associated Press, 23 June 1979, San Diego Union, 20 July 1986. See generally Nghia M. Vo, The Vietnamese Boat People (2006), 1954 and 1975–1992, McFarland.
  51. ^ [1]

參考文獻[編輯]

二次文獻[編輯]

  • 威廉·曼切斯特 《光榮與夢想:1932-1972年美國社會實錄》 ISBN 7-80700-024-4
  • Phillip Davidson 《Vietnam at War: The History 1946-1975》 ISBN 0-89141-306-5
  • Andrew Wiest 《The Vietnam War 1956-1975》ISBN 1-84176-419-1
  • Anderson, David L. Columbia Guide to the Vietnam War (2004).
  • Baker, Kevin. "Stabbed in the Back! The past and future of a right-wing myth", Harper's Magazine (June 2006) Stabbed in the back! The past and future of a right-wing myth (Harper's Magazine). [11 June 2008]. 
  • Angio, Joe. Nixon a Presidency Revealed (2007) The History Channel television documentary
  • Berman, Larry. Lyndon Johnson's War: The Road to Stalemate (1991).
  • Blaufarb, Douglas. The Counterinsurgency Era (1977) a history of the Kennedy Administration's involvement in South Vietnam.
  • Brigham, Robert K. Battlefield Vietnam: A Brief History a PBS interactive website
  • Brocheux, Pierre. Ho Chi Minh: a biograph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198. ISBN 978-0-521-85062-9. 
  • Buckley, Kevin. "Pacification's Deadly Price", Newsweek, 19 June 1972.
  • Buzzanco, Bob. "25 Years After End of Vietnam War: Myths Keep Us From Coming To Terms With Vietnam", The Baltimore Sun (17 April 2000) 25 Years After End Of Vietnam War Myths Keep Us From Coming To Terms With Vietnam. [11 June 2008]. 
  • Church, Peter ed. A Short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2006).
  • Cooper, Chester L. The Lost Crusade: America in Vietnam (1970) a Washington insider's memoir of events.
  • Courtwright, David T. Sky as frontier: adventure, aviation, and empire 2005.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1-58544-419-7. 
  • Demma, Vincent H. "The U.S. Army in Vietnam." American Military History (1989) the official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Available online
  • Dennis, Peter; et al.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Australian Military History Second. Melbour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ustralia & New Zealand. 2008. ISBN 978-0-19-551784-2. 
  • DoD. Name of Technical Sergeant Richard B. Fitzgibbon to be added to the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 Department of Defense (DoD). 6 November 1998 [31 March 2010]. 
  • Duiker, William J. The Communist Road to Power in Vietnam (1996).
  • Duncanson, Dennis J. Government and Revolution in Vietnam (1968).
  • Fincher, Ernest Barksdale, The Vietnam War (1980).
  • Ford, Harold P. CIA and the Vietnam Policymakers: Three Episodes, 1962–1968. (1998).
  • Gerdes, Louise I. ed. Examining Issues Through Political Cartoons: The Vietnam War (2005).
  • Gettleman, Marvin E.; Franklin, Jane; Young, Marilyn Vietnam and America: A Documented History. (1995).
  • Hammond, William. Public Affairs: The Military and the Media, 1962–1968 (1987); Public Affairs: The Military and the Media, 1068–1973 (1995). full-scale history of the war by U.S. Army; much broader than title suggests.
  • Healy, Gene. The Cult of the Presidency: America's Dangerous Devotion to Executive Power. Cato Institute. 2009. ISBN 978-1-933995-19-9. 
  • Herring, George C. America's Longest War: The United States and Vietnam, 1950–1975 (4th ed 2001), most widely used short history.
  • Hitchens, Christopher. The Vietnam Syndrome.
  • Karnow, Stanley. Vietnam: A History 1991. Viking Press. 1991. ISBN 0-670-84218-4. ; popular history by a former foreign correspondent; strong on Saigon's plans.
  • Kutler, Stanley ed.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1996).
  • Lawrence, A. T. Crucible Vietnam: Memoir of an Infantry Lieutenant 2009. McFarland. 2009. ISBN 0-7864-4517-3. .
  • Lawrence, Mark Atwood. "The Vietnam War: A Concise International History", 2008,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Leepson, Marc ed. Dictionary of the Vietnam War (1999) New York: Webster's New World.
  • Lewy, Guenter. America in Vietnam (1978), defends U.S. actions.
  • Logevall, Fredrik. The Origins of the Vietnam War (Longman [Seminar Studies in History] 2001).
  • McMahon, Robert J. Major Problems in the History of the Vietnam War: Documents and Essays (1995) textbook.
  • McNamara, Robert, James Blight, Robert Brigham, Thomas Biersteker, Herbert Schandler, Argument Without End: In Search of Answers to the Vietnam Tragedy, (Public Affairs, 1999).
  • McGibbon, Ian; ed.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New Zealand Military History. Auck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19-558376-0. 
  • McNeill, Ian. To Long Tan: The Australian Army and the Vietnam War 1950–1966. St Leonards: Allen & Unwin. 1993. ISBN 1-86373-282-9. 
  • Milne, David. America's Rasputin: Walt Rostow and the Vietnam War (Hill & Wang, 2008).
  • Moise, Edwin E.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Vietnam War (2002).
  • Moïse, Edwin E. Tonkin Gulf and the escalation of the Vietnam War 1996. UNC Press. 1996. ISBN 0-8078-2300-7. 
  • Moss, George D. Vietnam (4th ed 2002) textbook.
  • Moyar, Mark. Triumph Forsaken: The Vietnam War, 1954–196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12 pages; 2006). A revisionist history that challenges the notion that U.S. involvement in Vietnam was misguided; defends the validity of the domino theory and disputes the notion that Ho Chi Minh was, at heart, a nationalist who would eventually turn against his Communist Chinese allies.
  • Major General Spurgeon Neel. Medical Support of the U.S. Army in Vietnam 1965–1970 (Department of the Army 1991) official medical history
  • Nulty, Bernard.The Vietnam War (1998) New York: Barnes and Noble.
  • Osborn, Terry A. The future of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2002.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2. ISBN 978-0-89789-719-8. 
  • Palmer, Bruce, Jr. The Twenty-Five Year War (1984), narrative military history by a senior U.S. general.
  • Schell, Jonathan. The Time of Illusion (1976).
  • Schulzinger, Robert D. A Time for War: The United States and Vietnam, 1941–1975 (1997).
  • Sorley, Lewis, A Better War: The Unexamined Victories and Final Tragedy of America's Last Years in Vietnam (1999), based upon still classified tape-recorded meetings of top level US commanders in Vietnam, ISBN 0-15-601309-6
  • Spector, Ronald. After Tet: The Bloodiest Year in Vietnam (1992), very broad coverage of 1968.
  • Stanton, Shelby L. Vietnam order of battle 2003. Stackpole Books. 2003. ISBN 0-8117-0071-2. 
  • Summers, Harry G. On Strategy: 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Vietnam War, Presidio press (1982), ISBN 0-89141-563-7 (225 pages)
  • Tucker, Spencer. ed.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1998) 3 vol. reference set; also one-volume abridgement (2001).
  • Willbanks, James H. Vietnam War almanac. Infobase Publishing. 2009. ISBN 978-0-8160-7102-9. 
  • Witz, James J. The Tet Offensive: Intelligence Failure in War (1991).
  • Young, Marilyn, B. The Vietnam Wars: 1945–1990. (1991).
  • Xiaoming, Zhang. "China's 1979 War With Vietnam: A Reassessment", China Quarterly. Issue no. 184, (December 2005) CJO – Abstract – China's 1979 War with Vietnam: A Reassessment. [11 June 2008]. 

一次文獻[編輯]

  • Carter, Jimmy.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 Proclamation Granting Pardon For Violations Of The Selective Service Act, 4 August 1964 To 28 March 1973 (21 January 1977)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Laos", CIA World Factbook
  • Kolko, Gabriel The End of the Vietnam War, 30 Years Later
  • Eisenhower, Dwight D. Mandate for Change. (1963) a presidential political memoir
  • Ho, Chi Minh. "Vietnam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Selected Works. (1960–1962) selected writings
  • LeMay, General Curtis E. and Kantor, MacKinlay. Mission with LeMay (1965) autobiography of controversial former Chief of Staff of 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 Kissinger, United States Secretary of State Henry A. "Lessons on Vietnam", (1975) secret memoranda to U.S. President Ford
  • Kim A. O'Connell, ed. Primary Source Accounts of the Vietnam War (2006)
  • McCain, John. Faith of My Fathers: A Family Memoir (1999) *Marshall, Kathryn. In the Combat Zone: An Oral History of American Women in Vietnam, 1966–1975 (1987)
  • Martin, John Bartlow. Was Kennedy Planning to Pull out of Vietnam? (1964) oral history for 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 tape V, reel 1.
  • Myers, Thomas. Walking Point: American Narratives of Vietnam (1988)
  • 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1965 (1966) official documents of U.S. presidents.
  • Schlesinger, Arthur M. Jr. Robert Kennedy and His Times. (1978) a first-hand account of the Kennedy administration by one of his principal advisors
  • Sinhanouk, Prince Norodom. "Cambodia Neutral: The Dictates of Necessity." Foreign Affairs. (1958) describes the geopolitical situation of Cambodia
  • Tang, Truong Nhu. A Vietcong Memoir (1985), revealing account by senior NLF official
  • Terry, Wallace, ed. Bloods: An Oral History of the Vietnam War by Black Veterans (1984)
  • Truong, Như Tảng; David Chanoff, Van Toai Doan. A Vietcong memoir 1985.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5. ISBN 978-0-15-193636-6. - Total pages: 350
  • The landmark series Vietnam: A Television History, first broadcast in 1983, is a special presentation of the award-winning PBS history series, American Experience.
  • The Pentagon Papers (Gravel ed. 5 vol 1971); combination of narrative and secret documents compiled by Pentagon. excerpts
  • U.S. Department of Stat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multivolume collection of official secret documents) vol 1: 1964; vol 2: 1965; vol 3: 1965; vol 4: 1966;
  •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d the Hous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 U.S.-Vietnam Relations, 1945–1967. Washington, D.C.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d the Hous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 1971, 12 volumes.
  • Vann, John Paul Quotes from Answers.com Lt. Colonel, U.S. Army, DFC, DSC, advisor to the ARVN 7th Division, early critic of the conduct of the war.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