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华民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3°30′N 121°00′E / 23.500°N 121.000°E / 23.500; 121.000[1]

中华民国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Republic of China National Emblem.svg
国旗 国徽

国歌:《中华民国国歌
国旗歌:《中华民国国旗歌[注 1]

Taiwan (orthographic projection; southeast Asia centered).svg
绿色为中华民国目前实际管辖的台湾地区
自然地理(实际管辖区)

面积


首都 台北市[注 2][3][4]
中央政府
所在地
台北市
最大行政区 花莲县[注 3][2]
最大城市 新北市[2]
地理最高点 玉山海拔3,952米)
最长河流 浊水溪(186.6千米
最大湖泊 曾文水库(17.14平方千米
海岸线 1,566.3千米[5]
时区 国家标准时间UTC+8
人民生活
人口

以下资讯是以2016年7月估计


官方语言 现代标准汉语中华民国国语[注 4][6]
官方文字 繁体中文台湾汉字
民族 汉族(占全部98%,这包括有70%的闽南民系族群、14%的客家族群和14%的台湾外省人[注 5][7][8]
台湾原住民族(占全部2%[注 6]
台湾新住民
主要宗教 台湾民间信仰祖先崇拜佛教道教一贯道基督教[注 7]
历法 民国纪年公历农历[注 8]
主要节日
道路通行方向 靠右驾驶

家用电源

政治文化
国家宪法 中华民国宪法
国家结构形式 单一制
国家政权 共和立宪制自由民主制
政治体制 偏向总统制半总统制一院制
法律体系 欧陆法系

国家领袖


国家主要领袖(五权分立


经济实力

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 以下资讯是以2016年估计

  • 总计:11,259.88亿美元[9](第21名)
  • 人均:47,811美元[9](第19名)

国内生产总值(国际汇率)

  • 总计:5,088.49亿美元[9](第22名)
  • 人均:21,606美元[9](第34名)

人类发展指数 以下资讯是以2014年估计


中央银行 中华民国中央银行
货币单位 新台币(NTD,TWD
基尼系数 0.342(,2010年[11][12]
其他资料

立国历史


国家象征
国家代码 TW[注 11][14]、TWN[注 12][15]
国际域名缩写 .tw[16][17]、.台灣、.台湾[18]
国际电话区号 +886
现役军人数 215,000人(第22名

中华民国东亚共和立宪制国家,1912年至1971年间曾广泛承认代表“中国”,今日受领土政治因素影响[19],常被称作“台湾”或“中华台北[20][21]。中华民国在1912年1月1日宣告成立,并接续清朝统治中国大陆蒙古西藏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从日本接收台湾及其附属岛屿。今日实际领土有超过99%为台湾岛,另有澎湖群岛金门群岛马祖列岛乌坵列岛东沙群岛太平岛岛屿[注 13]首都中央政府所在地位于台北市[22],最大城市为新北市[2]总人口约2,350万人[2],主要由汉族台湾原住民族组成[7]

中华民国有时被视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23][24],经历临时政府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更迭,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政府于1949年撤往台湾中国共产党则在中国大陆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这时仅控制台湾地区,中华民国仍受冷战局势影响而被视为中国合法代表,且是联合国创办国暨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25][26]。但在1971年,中华民国遭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在联合国的中国席次[26],并因退出联合国和与多国断交而失去广泛外交承认。这时政府一方面积极发展经济,因而被列入亚洲四小龙,并成为世界排行第21名的经济体[27];一方面展开民主改革,从霸权一党制威权主义国家,发展成多党民主的直接民选国家[28][29],享有高度新闻自由、医疗保健[30]、公共教育、经济自由和人文发展[10][31]

现今中华民国政治地位存有争议,主因在于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分治关系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后,依照《中华民国宪法》主张拥有完整中国主权[32][33]。自1992年起,政府不再把反攻大陆视为目标,疆域问题也有多次争论[34],今日政府立场取决于执政的政治联盟[35]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则声称已经继承中华民国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代表,否认中华民国的主权国家地位[36];同时将台湾视为一个省份,当台湾宣布独立或无法和平统一时有权动用武力[37][38]。另外部分人士否定中华民国拥有台湾主权,并依《旧金山和约》声称台湾主权未定[39][40]

称号[编辑]

飘扬中的中华民国国旗

1905年,孙中山便在中国同盟会的《中国同盟会盟书》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纲领,将未来实施共和制的中国命名为“中华民国”[41]。对此孙中山认为尽管共和制多施行代议民主制,但借此能确立国家主权属于所有国民的原则,并朝向瑞士和美国所实施的直接民权发展[42]。而在1923年于广州市举办的全国青年联合会上,孙中山则以采行君主立宪制中华帝国作对比,强调中华民国是建立在人民的基础上[43]。自视法统传承的中华民国,自1912年成立后简称“中国[44],在外交上以“华”自称[45]

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迁往台湾地区后,国际社会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称呼为“国府中国”、“自由中国”或“民主中国”[46],以与被称为“红色中国”、“共产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区别[47]。不过敌对的双方都坚持自己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主张具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主权[48]。虽然前者长期在联合国持有“中国”代表权,但1971年通过《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后该席次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49];“中国”成为国际社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称呼[46],并多将台湾地区视为中国省份[50]。在国内政坛和民间,1990年代后因中华民族主义淡化、和台湾主体性意识上升[51],民间社会开始以“台湾”作为通称[52][53]

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中国主张影响[54],中华民国在参与国际活动或组织时要以不同称呼[46][55];例如1984年后的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代表团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使用的“中华台北[56][57],及世界贸易组织使用的“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等名称[58]。基于拥有“全中国”主权的主张,中华人民共和国把台湾地区当作统治领土,新闻中称作“中国台湾”、“台湾当局”或“台湾地区”[59][60]。中华民国曾在法理上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大陆”、“大陆当局”、“中共当局”称呼[61]。主张台湾民族主义陈水扁政府则是在政府网站加注“台湾”[62],并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直接称作“中国”,不过之后马英九政府则依宪法一中一国两区等原则而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大陆”[63]

历史[编辑]

大陆时期[编辑]

绘有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和临时总统孙中山头像的宣传海报。

清朝末年,中国因内部叛乱、外国势力和改革失败动荡不安[64][65][66][67]。1911年10月10日,共进会文学社发起武昌起义[68],数个月内在中国大陆扩大为辛亥革命[64]。各独立省份代表推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64][69][70]。1912年1月1日,16个独立省份组成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71][72][73][74][75]。之后隆裕太后代替溥仪发表《宣统帝退位诏书[76][77],清朝正式灭亡[73]。掌握军权的袁世凯随后获临时参议院选举为第二任临时大总统[71][78],但候任内阁总理宋教仁遭人暗杀引起哗然[78]。不久袁世凯下令取缔国民党和秘密组织[79],并废止《中华民国临时约法[80]。1915年,袁世凯宣布就任中华帝国皇帝[80],但因而爆发护国战争[81]

袁世凯逝世后[82][83][84],地方军阀各自发展[80],其中北洋政府分成直系皖系奉系派系[80]。1917年,缺乏军事实力的孙中山与陈炯明共组护法军政府、发起护法运动和重组中国国民党[80][85][86]。1919年,学生因不满北洋政府在《凡尔赛条约》对山东省租界回应而发起五四运动[87],许多知识分子则推行新文化运动[72]马克思主义的传入便促成中国共产党在1921年成立[88]。1926年,蒋中正发起国民革命军北伐以统一中国[89],期间发生宁汉分裂四一二事件[90][91][92]。为此中国共产党发动南昌起义武装行动、并由中国工农红军组织革命根据地[92]。蒋中正在1927年定都南京市[93],在奉系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后,名义上统一中国[89]

蒋中正依《国民政府建国大纲》实施中国国民党为首的一党制架构[94][95][96],制定《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97][98]。在南京十年期间[99],陆续成立中央研究院中央银行等机构、推行多项经济政策、扩张工业和农业生产等[99]。政府除了在中原大战胜出外[100],并与中国共产党有多次冲突[99][101],迫使后者自赣南撤往西北地区[89]日本在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并建立满州国[102],不断有一·二八事变长城战役华北事变等行动[103]。1937年7月7日,因七七事变导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注 14][104]。国民政府撤往重庆市[105][106],日本则成立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汪精卫政权等政府[89],但国民政府直到珍珠港事件后才对日本宣战[107]。在美国投下原子弹、与苏联发动攻势后,日本于1945年8月15日无条件投降,国民政府在9月9日接受投降[108]

专制统治[编辑]

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和副总统李宗仁就职典礼上致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华民国接管东北地区、台湾、澎湖群岛[109][110]南海诸岛[111][112][113]。之后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在美国斡旋下展开谈判[91],但未有实质协议[114]。1946年12月25日,制宪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但遭中国共产党抵制[115][116]。1947年,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并从偏远地区扩及整个中国大陆[117]。同时因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施政错误等因素[111][118][119],台湾爆发二二八事件[120][121][122]第一届国民大会于1948年通过《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123],但获苏联支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后仍击败晚期才获美国支援的中华民国国军[124][125]

1949年10月,中国共产党于北京市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91][126]。同年12月,蒋中正下令政府退守台湾地区,将台北市定为临时首都[127][128][129]。除了将外汇、黄金、部队移往台湾外[123],100万至200万名居民撤往台湾地区[130][131][132]。最初美国放弃中华民国政府,认为台湾很快便会遭到占领[133]。但1950年朝鲜韩国爆发战争后[134],美国总统哈瑞·S·杜鲁门改变立场,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123],防止双方发生冲突[91]。因美国《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与《1955年福尔摩沙决议》介入地区发展,中华民国政府得以持续统治台湾地区[133],且主张拥有中国大陆与外蒙古主权[135]。联合国和多数西方国家因冷战局势影响而将中华民国视为“中国”合法政府[136],但后期美国和英国对代表权与岛屿问题不愿表态[137]

1950年代初,中华民国政府撤离海南岛大陈岛[133];虽然失去中国大陆治权,统治台湾地区的中华民国政府制定反攻大陆的军事计划[123]。面对反对派的台湾独立和民主选举等挑战、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威胁[138]国民大会修改《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使政体发展成具威权主义、由中国国民党掌握绝对优势的霸权党制政府[29][139][140]。中国国民党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改革组织之际[141],不断打压不同政治立场者[142]白色恐怖时期便有140,000人因被视为反对中国国民党、亲近中国共产党者,遭政府监禁或处决[143]。而台湾省政府早期除了实施地方自治合作社、基础教育政策外,也推动《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公地放领耕者有其田等土地改革,稳定农业发展并提供大量原物料与食物[144]

政经转型[编辑]

2014年,支持太阳花学运的抗议群众参与占领行政院行动

中华民国政府之后推行市场整合的现代经济制度,促进民营企业与工商业发展,成为加工出口导向的模式[145][146]。1960年代至1970年代,政府强力推广转型为工业化和技术导向的经济型态[147]。来自美国的资金和对产品的需求[148],使得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甚至被称作“台湾奇迹[147]。1970年代,中华民国的经济成长在亚洲仅次于日本,并与香港、韩国、新加坡列为亚洲四小龙[149]。但在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视为“中国”合法代表[148]。之后因为多数国家要求断交,使得中华民国最后仅与少数国家维持正式外交,国际间也改以“台湾”或“中华台北”称呼[46][150][151]

蒋中正于1975年病逝后,先由副总统的严家淦继任,随后蒋经国当选第六任和第七任总统[145]。由于政府仍以戒严控制媒体、打压反对派和禁止组党,在1970年代被视为非民主国家[152][153][154]。1979年,高雄市的抗议活动遭警方镇压,促使国内反对势力团结[155]。面对国际压力和党外运动,政府展开民主化工作,首个反对党民主进步党亦于1986年成立[138][155]。隔年政府宣布解除戒严、开放组党[145]、开放报刊等禁令[156]。1988年蒋经国逝世后,由副总统李登辉继任[145]后者多次修订宪法,推动废除万年国会、终止动员戡乱、国会全面改选等民主化改革[157][158][159],同时针对东南亚国家提出南向政策[160]。这时期台湾原住民族团体开始推动文化保存[161],并要求更高程度的政治自决与经济发展政策[162]

一连串民主化发展,促成1996年举办首次总统直接选举[163],由李登辉连任[155][164]。2000年,民主进步党候选人陈水扁当选总统[165],结束中国国民党的长期执政[138],并在2004年获得连任[166]执政期间推动台湾本土化去中国化政策[167],但因未掌握立法院而施政不利[168],执政后期接连遭到质疑[169]2008年2012年则由中国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当选总统[170][171][172],并都在立法院获多数席次[173][174]执政期间推动经济成长和改善两岸关系[175][176][177],但因施政问题使得支持度不断下滑[178][179]。2016年,民主进步党候选人蔡英文当选首位女性总统,并在立法院取得过半数议席[180]

地理[编辑]

地质结构[编辑]

台湾岛屿卫星图,可以看见东部和西部分别以山区与平原地形为主。

今日中华民国99%的实际领土是与中国大陆相距180千米的台湾岛[181],1%则是其他小型岛屿,总领土面积36,197平方千米[2][182]。台湾岛西部为台湾海峡、北部为东海、东部紧邻菲律宾海太平洋、南部为吕宋海峡、西南方为南海[183]。岛屿南北长约400千米,东西最宽处达145千米[184]。除了台湾和附属岛屿外,另有台湾西北方的澎湖列岛,及靠近中国大陆沿岸的金门群岛乌坵列屿马祖列岛南海上还有东沙群岛太平岛中洲礁,但并无永久居民居住[185]。台湾周围还有兰屿绿岛龟山岛基隆屿棉花屿彭佳屿花瓶屿等火山岛,和位在南部的琉球屿七星岩等珊瑚礁岛[186]

台湾岛位处地震活跃的环太平洋火山带[187],是西部和北部的扬子克拉通、东北部的冲绳板块、东部和南部的菲律宾移动板块撞击形成,为欧亚大陆板块菲律宾板块碰撞而地体隆起的岛弧[188]。因地壳变动与造山运动发达,台湾有着复杂多样的地形[188]。其中大部分地质构造属于欧亚大陆板块,菲律宾板块为隐没带[189],后者每年以平均22厘米速度朝西北方碰撞欧亚大陆板块[190]。受吕宋火山岛弧英语Luzon Volcanic Arc影响,东部和南部则有复杂地质结构[191]

台湾地处板块交界处而有许多易引发地震的断层[192][193],其中岛内便有42条活动断层,但大多数地震源自于东侧欧亚大陆板块与菲律宾板块交接处[187][190]。台湾岛最早的地震纪录于1624年的荷兰统治时期[194],而在日治时期便开始对地震进行科学研究[195]。1991年至2000年间,台湾共有91起灾害性地震、且48起地震造成人口死亡[196],1999年发生的921大地震更导致2,400多人丧生[197][198]。台湾岛内部有数座死火山休火山火山地形[199],但仅有大屯火山群龟山岛具明显活动[200];大量温泉景点也出现在断层地带,每年吸引许多游客观光[182]

地形水文[编辑]

台湾岛形状类似番薯[201],拥有山地、丘陵、盆地、平原、台地等地形[202],东部山区面积超过领土50%,可耕地则占24%[192]山脉走向与地质构造大致一致,北部为东北至西南走向、南部为北北西至南南东走向,从东到西分别为海岸山脉、中央山脉雪山山脉玉山山脉加里山山脉阿里山山脉[188][203]。台湾是世界上第四高的岛屿英语List of islands by highest point[204],最高点为海拔高度3,952米的玉山,也有200多座超过3,000米的山峰[182]西部冲上断层山地以西是起伏平坦的山麓丘陵与台地[202],台地多为头嵙山层砾石层与晚更新世红土堆积而成,有林口台地桃园台地大肚台地八卦台地等,丘陵则多为台地遭河川侵蚀而成[203]

受地壳变动、河流作用、差异侵蚀影响,一些山区丘陵因构造作用形成盆地。盆地因地势平坦、土壤肥沃、水源充足而会发展成聚落,如台北盆地台中盆地埔里盆地群泰源盆地[203]。因为河川中下游堆积作用和地盘隆起离水作用,西部沿海地区形成平坦的冲积平原[203],绝大多数人口居住于此[205]。平原地形以嘉南平原为主,其他还有西部的彰化平原屏东平原,及东部的兰阳平原花东纵谷平原[202]。中华民国海岸线总长1,813多千米,其中台湾海岸地形因方位而有差异,分成北部的岩岸、西部的沙岸、南部的珊瑚礁海岸和东部的断层海岸[206]

台湾有151条河流和溪谷,超过100千米者有浊水溪高屏溪淡水河曾文溪大甲溪乌溪秀姑峦溪,另有大安溪北港溪八掌溪兰阳溪花莲溪卑南溪等河流[192]。长达186.6千米的浊水溪是最长的河流[207],高屏溪则是流域最广的河流[192]。政府设有经济部水利署为主管机关,划分中央管河川、跨省市河川、县市管河川[208]。受山脉走向影响,河流多流向西方或东方[192]。且因中央山脉位置偏东,主要河川位在西半部。尽管台湾降雨丰富,河川大多因夏季雨季而保持流量,冬季便露出河床;仅有淡水河大汉溪基隆河全年有稳定水量[209]。湖泊则多在西侧且仅少数为天然湖泊,最大的天然湖泊为8平方千米的日月潭[210],另有曾文水库乌山头水库石门水库等水库和埤塘[182]

气候生态[编辑]

台湾东海岸的清水断崖苏花公路

台湾位居北回归线上,介于海洋性热带亚热带气候间,北回归线以北为副热带季风气候、以南为热带季风气候[211][212];整体气候夏季长且潮湿,冬季较短且温暖。冬季平均气温15°C至20°C间,夏季则达28°C[182]。北部因东北季风而在1月至3月进入雨季[213],中部和南部地区则未有影响[214]。5月进入梅雨[215],6月至9月天气炎热和潮湿,南部降雨则多于北部[216][217]台风在7月至10月袭击台湾,往往带来强烈豪雨导致土石流灾难[218],11月至12月则是干季[210]。台湾平均降雨量2,600厘米,为世界平均降雨量的3倍;其中南部地区有90%集中于5月至10月的夏季季风,而北部地区仅有60%[218]。每人获得的年均降雨量仅全球的6分之一,有46.2%雨水流入海中、33.3%蒸发散损失,可利用者仅占20.5%。地区降雨量亦分布不均,分别山地多于平地、东部多于西部、北部多于南部[219][220]

台湾栖息著丰富的野生动植物,约有11%的动物和27%的植物为特有种,例如山区水域的樱花钩吻鲑[210];有3,000多种开花植物、640多种真蕨在岛屿生长,另有3,000多种鱼类、500多种鸟类栖息[192]行政院农业委员会依照《野生动物保育法》公告保育物种名录,按照族群数量与保护等级分成濒临绝种保育类、珍贵稀有保育类、其他应予保育类之野生动物,并适用于台湾境内和境外的物种[221],当中共有41种濒临绝种保育类、123种珍贵稀有保育类、和48种其他应予保育类之野生动物[222]。自1972年通过保护自然风景、野生动物和史迹的《国家公园法》后[223]中华民国内政部陆续设有9座国家公园,总面积为7,489.49平方千米[224]。另外政府还设有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保护区等自然生态保护区,占领土近20%[225][226][227][228]

区划[编辑]

实际统治[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在1949年撤往台湾后,便只能长期统治隶属于台湾省(包含台湾澎湖群岛)和福建省(包含金门群岛马祖列岛)管辖的岛屿[229]。另外控制了位于南海的东沙群岛以及南沙群岛太平岛,并在撤往台湾后将这些南海诸岛划归高雄市负责管理[210][230]。不过中华民国部分领土也与周边国家存在有争议,例如南海诸岛便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等南海周围国家有领土争端,而作为台湾附属岛屿的钓鱼台列屿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存有争议[231][232]

自1949年开始,于台湾地区施行统治的中华民国政府为了统合区域发展,曾经多次更改行政区划[229]。其中福建省与台湾省分别在1956年和1998年将省级政府职能精简,将大部分省级政府机关并入中央政府以精简行政作业,仅保留其象征性工作[229][233][234]。另外在1967年以及1979年时,台北市和高雄市分别从原本的台湾省县辖市升格成为直辖市[235]。2010年时,政府新增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而总共设立了5个直辖市,合称为“五都”。这5个直辖市也是当时中华民国最重要的五个都市,其中台北县在升格后改称为新北市,原本台中市台中县台南市台南县以县市合并方式共同升格,高雄县也与已经是直辖市的高雄市合并[236][237][238]

目前政府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和《地方制度法》规定行政区划层级,依序为一级行政区(直辖市)、二级行政区()、三级行政区(县辖市)、四级行政区(村里)、五级行政区(邻)[239]。当中台湾省辖下分成12个县以及3个市、福建省辖下分成2个县[240],其中直辖市和市底下的辖区数共有157个,在县底下的乡、镇以及县辖市总数则有211个[241]。另外地区人口超过200万人的桃园县则计划在2014年时,根据《地方制度法》第四条所提到的规定升格成为直辖市[242][243]。当前中华民国政府实际统治地区的行政区划分别为[244]

中华民国自由地区[注解 1](括弧内为各行政区简称)
直辖市(6个[注解 2] 台北市(北) · 新北市(新北) · 桃园市(桃) · 台中市(中) · 台南市(南) · 高雄市(高)[注解 3]
(2个[注解 4] 台湾省(台) 省辖市(3个[注解 2] 基隆市(基) · 新竹市(竹市) · 嘉义市 (嘉市)
(13个[注解 5] 新竹县(竹县) · 苗栗县 (苗) · 彰化县 (彰) · 南投县 (投) · 云林县(云) · 嘉义县 (嘉县) · 屏东县(屏) · 宜兰县(宜) [注解 6] · 花莲县 (花) · 台东县 (东) · 澎湖县(澎)
福建省(闽) 金门县(金) · 连江县(马)[注解 7]
  1. ^ “自由地区”是指1955年大陈岛撤退后,中华民国政府的有效统治范围台澎金马
  2. ^ 2.0 2.1 在6个直辖市和3个市的下层行政区,总共划分成164个与6个山地原住民区
  3. ^ 东沙群岛南沙群岛太平岛中洲礁高雄市旗津区中兴里代管。
  4. ^ 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与《地方制度法》之规定,在经省制虚级化后改为非地方自治团体。
  5. ^ 13个县的下层行政区,总共划分成14个县辖市、38个、146个和24个山地乡
  6. ^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在行政上划归宜兰县头城镇,但与日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主权争议,未实际管辖。
  7. ^ 连江县统辖范围仅有马祖列岛,常以“马祖”称之。

法理疆域[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于1928年至2005年间公告之行政区划及领土争议。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的陆地总面积为11,418,194平方千米,是全世界陆地面积第二大的国家[245],疆域北至唐努乌梁海萨彦岭、东至黑龙江乌苏里江合流处、南至南沙群岛曾母暗沙立地暗沙海域、西至帕米尔高原喷赤河[246]北洋政府在1913年公布划一令,确立三级行政区制度[247],隔年设立35个省级行政区[248]。1921年又划分“特别市”与“普通市”,设有京都津沽淞沪青岛哈尔滨汉口等6个特别市[249]国民政府在1927年定都南京市后,废除道并设立行政督察区[248]。1947年颁布的宪法中,领土包括35个省份[注 15]、12个直辖市、1个特别行政区西藏地方[注 16][250]

中华民国政府在1949年撤往台湾,海峡两岸进入分治局面,并在1991年前多次强调自身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政府[251]。2000年至2008年,倾向独立的陈水扁政府认定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252][253]马英九政府则重申中华民国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而中国大陆是领土一部分[175],主张保持现状并改善两岸关系[252][254]。不过在经多次增修宪法后[255],居住在台湾地区者与居住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地区者,在法律上有所区隔[注 17][256][257][258][259]。1993年,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将宪法的“固有疆域”视为政治问题,主张不由司法机关解释[34];但这让中华民国声称具主权的领土,仍有中国大陆、数个岛屿和台湾地区[260][261]

尽管中华民国接继清朝统治蒙古地区,但外蒙古多次宣布独立[262]。受苏联施加压力的影响,国民政府于1946年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263]。在和苏联的关系恶化后,政府于1953年取消外交承认,将外蒙古列为中国大陆领土[264]。直到2002年,陈水扁政府则认定蒙古国是独立国家、并在宪法制定前便予以承认[265],因而在未修正宪法的情况下撤回主权主张[266][267]。之后政府于乌兰巴托设立办事处,维持非正式外交关系[268],并取消蒙藏委员会的职责和相关法律[269]。马英九上台后,亦否定蒙古国为中华民国领土[266][270]。另外在钓鱼台列屿南海诸岛等地,中华民国也与其他周边国家有领土争议[271][272]

首都定位[编辑]

1912年3月,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第二任临时大总统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也从南京市北迁至过去的清朝首都北京市。之后的临时政府北洋政府,都是以北京市作为中华民国首都[22]。1928年国民政府完成国民革命军北伐后改定都于南京市,并且在1931年制定的《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第五条中明文规定国都设立在南京市,确立南京市的首都地位[97]。不过在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由于日本的军事威胁使得国民政府于同年11月21日,宣布将所有中央政府机构由南京市迁往重庆市[106]。而军事作战中心则是先迁往武汉市,并且在武汉会战爆发后再迁往重庆市。

国民政府在中国抗日战争中战胜后,发布《还都令》而宣布于1946年5月5日将首都移往南京市[22]。在同年11月15日召开的制宪国民大会上,对于有关国都设于南京市或北平市引起激烈讨论,其中原本《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定为南京市,但在审查会和第一读会仍然决定改为北平市。之后制宪国民大会主席团代表蒋中正出面说明,主张首都地点不必明定于宪法上,并将第一读会通过的“国都定于北平”一条给予删除[273]。因此制宪国民大会于同年12月25日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中,并未规定中华民国的首都其实际位置所在地。

但在《中华民国宪法》施行之前,第二次国共内战便已经在中国大陆地区全面爆发。至1949年时,中国国民党军队在中国大陆战场上逐渐失利。而中华民国首都也因而经过多次迁移,到1949年12月时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各机关陆续播迁至台北市。到了1967年时,时任中华民国总统的蒋中正在中华民国总统府训示官员时表示台北市为中央政府所在地,亦为战时的首都。不过一直到2002年时,行政院院长游锡堃立法院院会答复质询时明确表示中华民国首都位于台北市,并且承诺会要求相关单位修改教科书中关于首都位置之内容[274]

政治[编辑]

政府结构[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依《中华民国宪法》和三民主义成立[275],前者定位国家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国”[276][277],后者提出各民族共处的民族主义、公民权力行使的民权主义、为民服务的民生主义[276]。在经宪法修订后采行半总统制中华民国总统国家元首中华民国国军三军统帅者,并依孙中山五权宪法架构而将政府分成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5个机构[275][278]。1994年第三次修宪后,确定总统由公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4年且得连任一次[163][279]。总统有权协调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试院和监察院事务[275],并任命行政院院长与官员共组内阁[163]

行政院依其组织法规定行使职权,负责国家政策管理工作。辖下设置委员会等机关处理行政事务[注 18],另有7名到9名政务委员[277][280]。最高立法机构一院制的立法院,立法院院长由立法委员自行选出;113名立法委员则采单一选区两票制选举产生,任期4年[注 19][281][282]。但因行政院院长由总统任命、不需立法院批准,立法院的决议则不需行政院和总统的同意,使得行政和立法机关冲突时难有协商空间[277][283]。过去还设有一院制的国民大会,为常设性制宪英语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political meeting)选举人团,享有议会权力。但经数次国民大会改选和宪政改革后,2005年选出的任务型国民大会通过立法院提交的宪法修正案,正式废除国民大会,并将宪法修正案的复决权改由公民投票决定[277][284][285]

司法院是中华民国最高司法机关,主要审理民事、刑事、行政诉讼、公务员惩戒。司法院院长、副院长和13名法官组成大法官会议,负责统一解释宪法、法律或者法令,并召开宪法法庭审理总统、副总统的弹劾案、和政党违宪的解散案[279][286][287]。考试院负责公务员资格遴选、政府官员选拔考核等工作[277],2008年共有338,305名公务员任职[279]。监察院是监督政府运作的常设调查机构,辖下各委员会能对行政机关进行行政调查[279][288]。当中司法院大法官会议成员(任期8年)、含考试院正副院长在内的19名考试委员(任期6年)、含监察院正副院长在内的29名监察委员(任期6年),皆是由总统提名,并经立法院同意后任命[277][286][288][289]

法律制度[编辑]

负责统管各级法院的司法院

1936年5月5日,国民政府筹画制定宪法并发表五五宪草,但因战争爆发而暂止[290]。之后尽管中国共产党抵制起草,中国国民党和其他党派所组成的南京市制宪国民大会于1946年12月25日通过宪法[291],隔年1月1日由国民政府公布,并在12月25日正式生效[292]。自此中华民国进入宪政体制,并应社会要求改组为中华民国政府[276]。但1948年至1987年期间,则因动员戡乱时期使得许多条文失效[293][294]。当中第一届国国民大会代表立法委员监察委员便以中国共产党占领选举区为由,得以在取回中国大陆前无限期连任。直到1970年代末,政府展开政治改革,解除戒严后更提出民主化和宪政改革[295],至1990年代成为多党制的开放民主国家[72]

《中华民国宪法》是中华民国司法制度的根本大法,全文共45章、175条[292]。内容确立司法权独立于行政权、立法权、考试权及监察权[296],提出五权分立的中央政府、依照均权制度自治的地方政府、以及基本国策等,不过许多将“中国”作为领土的宪法内容,为因应实际情况做出修正,许多条文因而暂止实施[285]。法律部分采欧陆法系成文法系统[297],依《中央法规标准法》分为一般规定的法、特别规定的律、战时规定的条例、规范组织的通则[298]。法律的制定和修正需经立法院审议通过,再由总统公布施行[299],而依此流程公布的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具同等效力[300][301]。行政院、考试院或其他机关能发布规程、规则、细则、办法、纲要、标准、准则等命令[302],内容解释权则属于司法院所有[296]

普通法院分成最高法院、高等法院和地方法院、辖下设立数个民事和刑事法庭[296],另外还有负责处理宪法纠纷的宪法法庭[303]、处理行政诉讼的行政法院[304]、处理智慧财产少年及家事的专业法院、以及战时审判的军事法院[305][306]。法院审理不采取陪审团审判英语Jury trial的方式,但由主审法官与陪审法官共同审理案件,并要求在公平公开的情况下进行[277]。最高法院选编的判例虽然在各级法院裁判时不具法律约束力,但仍具事实影响力,并常被司法院大法官作为参考案例[307]。今日中华民国仍保有死刑制度,但政府已逐步减少执行次数;根据2006年的调查,约有80%的民众认为应该保留死刑[308]

政治立场[编辑]

1992年至2014年间,台湾民众自身对于“台湾人”和“中国人”的认同变化。

自从开放党禁后,中华民国政党数量逐年增加,在2015年时共有286个政党[309]中国国民党亲民党新党无党团结联盟等倾向统一者被视为泛蓝,倾向独立的民主进步党时代力量台湾团结联盟等被视为泛绿[275][310]。两者在国家认同中华意识台湾意识海峡两岸关系、台湾政治地位、主权归属、“中国”意涵等有所歧异[311],泛蓝认为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而中华民国是唯一合法政府,并支持朝向中国统一[312][313][314];泛绿认为“中华民国”为主权独立的台湾,反对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并寻求外交承认英语Diplomatic recognition或宣布独立[315][316]。在外交政策上,双方都积极倡导参与国际组织[317][318][319],并认为由国民决定主权发展[320]

1661年至1895年,本省人祖先从中国大陆迁往台湾。1940年代至1950年代,另一批中国大陆民众大量迁往台湾[321],今日有98%人口属于汉族[322]。与中国大陆相同的文化渊源、和政治外交造成的地域分离,再加上长期主张拥有全中国主权,今日中华民国的国家认同为具政治色彩的议题[323][324]。随着主体意识与独立运动兴起,“台湾”逐渐成为常用名称[325]。绝大多数民众认为台湾与中国分属不同国家[326],自认为“台湾人”者也高于自认为“中国人”者[327]TVBS民调中心的统计中,自认为台湾人者在2009年后稳定在70%以上,自认为是中国人者则维持10%至16%间[328]

尽管中华民国所统治的台湾地区自1950年便具独立性、且多民众认为自身是主权国家[329][330],但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威胁[331],使得台湾独立议题极为复杂[332]。当中大部分民众希望维持台海现状,不过主张独立者又多于主张统一者[333]。根据2011年《联合报》的民意调查,分别有14%民众主张尽快独立、15%民众主张先维持现状再独立,有4%民众主张尽速统一、及10%民众主张逐渐统一,另外有52%民众希望永远维持现状[334]。另外部分人士主张中华民国依《开罗宣言收回台湾主权具有争议[335],认为前者仅依照驻日盟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一般命令第一号》,而代表同盟国对台湾、澎湖群岛等岛屿实施军事占领[336][337],并依《旧金山和约》声称台湾主权未定、或认为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113]

外交[编辑]

国际关系[编辑]

中华民国对外关系:
  中华民国实际控制地区
  建交并设有大使馆的国家
  建交而未设大使馆的国家
  未建交但设有代表机构的国家(不含欧洲联盟

中华民国成立初,为获得外交承认英语Diplomatic recognition而沿用清朝协议,尔后北洋政府国民政府不平等条约展开谈判[338][339]。1945年,中华民国参与联合国的创办[340],并以“中国”席次担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341]。尽管西方国家英语Western Bloc在中华民国撤往台湾后仍维持外交关系[342],但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71年通过的《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取得“中国”代表权[148];在争取“双重代表权”未果后,中华民国宣布退出联合国[343][344]。受外交压力影响,许多国家于1970年代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基于“一个中国”原则与中华民国断交[345]。今日因联合国会员国资格丧失、缺乏广泛外交承认等,使得中华民国政治和法律地位仍有争议[346][329][347]

迄今仅有21个联合国成员国和圣座与中华民国维持正式外交关系[注 20],并在台北市设有外交机构[348]。部分国家则将中华民国视为独立实体,60多国在断交后仍设立官方代表机构,维持政治、经贸与文化关系[349],并处理领事事务[350]。中华民国则成立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发展实质外交[351]、推动政府开发援助和促进非官方交流[317][352][353],并设有提供领事服务的办事处[354]。今日中华民国获得142个国家和地区的签证优惠[355],并和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结为盟友[356]。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与中华民国邦交国断外交[331],且要求邦交国支持“一个中国”主张[357],许多国际组织也因而不将中华民国或台湾视为主权国家[54][358][359],大多数联合国会员国为避免关系生变也不希望讨论相关问题[360][361]

中华民国长期要求加入联合国,但遭联合国大会总务委员会排除[362][363][364][365]。由于仅获得有限国际承认,政府便借由台湾民主基金会加入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366][367],并在护照上加注“TAIWAN”[368]。。面对长期的主权议题施压,中华民国使用“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中华台北”、“台湾”等名义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等组织[359][369],并积极参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70]世界卫生组织[359]联合国教科文组织[371]国际民航组织等联合国及所属组织的活动[372][373]

两岸关系[编辑]

2008年,台湾海峡两岸包机定期航线示意图。

1986年解严后,海峡两岸经济及文化交流日趋频繁,但长期分治为许多台商带来困扰[374]。1991年,李登辉政府制订《国家统一纲领》,主张分阶段统一中国[159]。2000年民主进步党执政后,因担忧海峡两岸过于紧密的互动,并在2006年提出“积极管理,有效开放”政策,减少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375]陈水扁还提出“一边一国”主张,表示任何主权决定都应经过公民投票程序[376]。2008年,马英九领导的中国国民党执政后,改采活路外交政策,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正视现实关系[377],但亦多次遭到批评[378][379]。双方还开始进行多次两岸两会高层会谈[380],并就定期航线等议题达成共识[381]

尽管台湾和中国大陆社会差异依然明显,海峡两岸的政治、经济等关系仍朝和平方向发展[382][383],但相关议题仍是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敏感话题[384][385][386]。对此马英九曾提出“非国与国特殊关系[387],主张主权问题无法立即解决,但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同意借由九二共识作为临时办法[388][389][390],之后他更进一步提出“一国两区”论点[391]。2015年,马英九和习近平在新加坡举行首次两岸领导人会面,双方当面确认九二共识的重要性[392]。而尽管不同政党在政治上多采模糊解释,然而也遭批评可能因为不同解读而导致误判[393]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声称中华民国已被其取代[394],并称后者为“台湾当局”,并不具独立地位[59][60]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外主张“一个中国”政策,认为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都是中国一部分[265][395],其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46][394][396];并在1980年代提出“一国两制”政策[397],主张实现和平统一[398]、但拒绝放弃动用武力[57][399]。2005年的《反分裂国家法》便提到动用武力确保统一的三种情况[400],而福建省沿海也部署大量军事设施[401][402][403]。另外美国则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使用武力或威胁动武,中华民国则谨慎管理两岸关系,并反对双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404][405][406]

军事[编辑]

中华民国维持庞大且先进的军事部队,下有陆军海军空军三个军种[407]。直到1970年,军队主要任务为夺回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统治的中国大陆地区[408];今日首要任务转为防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略[403][409],重视海上封锁、空降突击、导弹袭击等攻击[410]。也因此发展重点从具主导地位的陆军,转移至空军和海军,军队控制权也交由文职政府管理[410][411]中华民国国防部则提出“有效吓阻,防卫固守”战略指导原则[412][413],计划由国军自行抵御中华人民共和国入侵或封锁,并坚持到美国的军事回应[414]。由于中华民国国军前身,是中国国民党参考苏联共产党军事制度成立的国民革命军,自北伐到实行宪法后的发展都与中国国民党密切相关[415]。1948年至1949年因国共内战失利,各军事部门、武器工业、研究单位跟随政府撤往台湾[416]。这让许多资深高阶将领多支持泛蓝阵营,但随着这批将领退休与新兵服役后,部队政治倾向转至军队国家化行政中立规定[注 21][417]。另外政府也将于中国大陆成立的陆军军官学校海军军官学校空军军官学校,分别迁往高雄市凤山区[418]冈山区左营区[419]

政府自1997年实施精实案裁撤兵力,军事员额从1997年的450,000人降至2001年的380,000人[4]。2009年,现役人数约有300,000人左右[420]。不过在2005年,预备役储备军人仍多达3,600,000人[421]。政府要求已满18岁且符合资格的男性必须服兵役[422],亦有多项至政府机关或国防产业的替代方案[407][423]。当前计划军队在未来十年内,过渡至全面的志愿役制度[424][425][426],服兵役天数也从14个月减少至12个月[427]。不过尽管许多亚洲国家不断减少国防预算,政府并未减少相关开支;除了持续强调防御和进攻能力的现代化,并有一定的军事部署[403][407]。在2002年至2011年,国防预算额度约在2,500亿至3,300亿元间,占总预算的15.52%至19.51%[428]。凭借著《台湾关系法》提供防御性武器的效力[429],迄今中华民国已经向美国购买多项军事设备,以维持足够的军事防御能力[155][430][431]。过去法国荷兰也曾出售军事武器和硬件设备给中华民国,但1990年代后便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施压而完全停止[432][433]

经济[编辑]

发展情况[编辑]

台北市信义区的日出场景,其中突出的建筑为台北101

中华民国政府自1949年提出多项经济计划英语Economic planning,并于1960年代发展出口导向经济[434]。自1990年开始,政府减少对经济投资和自由贸易的监管[435],部分国有银行和国营企业陆续私有化[436]。不过政策执行、出口商品、产业投资仍是产业改革主要动力[437],同时拥有许多受良好教育的人力资源[438],;政府并设有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推动国际贸易[439],及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南亚国家联盟研究中心提供经济推测与研究[440][441]。且不同于韩国或日本等国家发展大型集团,而以中小型企业为主[442]。其中工业机械产品为最大宗外销商品[443]伦敦金属交易所并将高雄市列为交易处[444]

2014年时,中华民国国内生产毛额达5,295.87亿美元、平均每人生产毛额有687,438美元[445]。2014年的贸易总额则有5,880.7亿美元,出口和进口总额达3,138.4亿美元和2,742.3亿美元[446];但农业生产总值从1952年的32.1%[447],到2013年降至1.7%[448]。最大进口国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449]、日本、美国、沙特阿拉伯和韩国[450],出口地区则是中国大陆、香港、美国、日本和新加坡[451],其他重要贸易国有马来西亚、德国、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泰国等[452]。当中在2008年,中华民国投资中华人民共和国超过1,500亿美元[453],并有5万名台湾商人及100万名企业家和家属定居中国大陆[454]。不过中华民国也与新加坡、新西兰签署自由贸易协定[455][456],并寻求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457][458][459]

庞大的贸易顺差让外汇储备仅次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日本和俄罗斯[460][461],2015年7月底的外汇存底为4219,6亿美元[462]。中华民国也和香港大韩民国新加坡并列亚洲新兴发达国家和亚洲四小龙[463][464],被视为亚洲第5大经济体[465]。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定中华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45,853.742美元,排名全世界第19名[466],属于发达经济体之一[467]。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将其列在世界第15名[468][469],也是全球创业精神指标英语Global Entrepreneurship Index排行第1名的亚洲国家[470]

为了能降低生产成本,今日许多传统制造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移到中国大陆和东南亚,而由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替代[471],但这也造成产业空洞化[472][473]。一方面让失业率达到自石油危机后最高水平[474],2000年至2008年的失业率平均超过4%[475][476]。马英九政府曾为此提出633政见,但失业率仍一度达到6.07%[477],2015年6月则降至3.71%[478]。另一方面中华民国在世界经济体也面临边缘化[465],政府因而开始修改产业政策[479][480][481][482]。政府还以政治中立名称加入国际经济组织,以推动经济自由化与国际化;例如2002年以“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58][483],或以“中华台北”参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国际商会英语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484][485]

交通运输[编辑]

台北市松山区八德路三段夜景。

负责掌广交通网络的单位为中华民国交通部,其下设立交通部运输研究所以解除交通拥挤状况[486]。中华民国公路依规定分成国道、省道、市道、县道、区道和乡道,还有依用途分类的专用公路[487]。台湾岛上的公路与桥梁总长度约有47,000千米[488],大部分集中在较发达的西部地区[489]。最长的两条道路系统都连接台湾北部至南部,分别有1978年通车、全长373千米的中山高速公路,及1997年通车、全长432千米的福尔摩沙高速公路[490]。另外东部较发达地区则以快速道路连结[491],台北市至宜兰县则有包含雪山隧道蒋渭水高速公路[492][493]

公共运输部分,各地广泛设有长途巴士的服务点,在2008年约有7,200次的长途巴士服务[493]台湾铁路管理局在台湾铺设密集的铁路网络,铁路运输系统约1,066.6千米[494]。根据2013年的统计,每天搭乘台湾铁路管理局铁路者共有622,705人[495]。2007年1月,政府委托台湾高速铁路公司经营全长345千米的台湾高速铁路系统[496]。高速铁路缩短各个都会区的通行时间,使得台北市高雄市的往返时间降至90分钟,在2013年共有4,749万人搭乘高速铁路[497],2014年的营收更达约380亿元[498]台北都会区高雄市区还兴建台北捷运高雄捷运台中捷运桃园捷运仍继续建设[493][499]

中华民国在台湾岛上有7座重要商业港口[500],5个主要国际通航港口为基隆港苏澳港台中港高雄港花莲港,政府还在苏澳港、基隆港、台北港、台中港、安平港和高雄港设立自由贸易港区[501]。至2013年年底,共计72家港区事业经营,贸易量和贸易值分别为1,409.3万公吨与5,017.5亿元[493][500],最大的高雄港在货运吞吐量位居世界第十三名[502]。当前主要国际航班机场有台北松山机场台湾桃园国际机场台中清泉岗机场高雄国际机场,各机场进出人数有4,882万人。2013年,共有63家航空公司开设往返台湾的航线,主要国际航线又以中华航空长荣航空为代表[503]。另外还有15座国内机场联系各岛屿交通[504],不过台湾高速铁路成立后使得国内空运人次大幅减少[493][505]

公用事业[编辑]

中华民国电力供应系统的开发、运输、配置等工作主要是由台湾电力公司提供,其本身便经营了78座发电厂,分别有39座为水力发电厂、27座火力发电厂、3座核能发电厂以及9座风力发电厂,另外台湾电力公司也向一些民营企业购买电力能源[506]。自来水供应则分成负责台北地区的台北自来水事业处[507],以及负责其他地区的台湾自来水公司进行[508]。邮政事业服务由2003年成立的中华邮政公司进行,而其前身则是过去中华民国交通部辖下的交通部邮政总局[509]。当前中华邮政为中华民国交通部完全持股的国营公司,并且在各地经营20处责任中心局、3处邮件处理中心和1,322间邮局[486][510]

中华民国一直到1996年以前只有中华电信作为唯一的电信服务供应商,之后开始有民间企业投入电信服务市场,目前中华电信在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分别是远传电信台湾大哥大[486]。与此同时原本国营的中华电信也转向私有化[486],其中2014年时其所有股份仅有35.29%归属于政府拥有[511],甚至在2003年时公司股票也于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512]。 中华民国也是积极发展互联网技术的亚洲国家之一,在2008年年底时有超过700万名用户使用宽频网络进行连线[513]。其中中华电信除了提供手机和相关通讯工程外,在国内也是重要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2005年时,政府推出有关于国内架设全球互通微波存取网络之发展计划,并且对于从事全球互通微波存取开发的公司提供资助[513][514]

科学技术[编辑]

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时期,受到民国军阀割据、外国列强干涉与各地战争动乱的影响,导致自身科技发展缓慢[515][516]。而在政府撤往台湾地区后,同样带来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学术人才与科学技术,并且作为之后发展科学技术的基础[517][518]。其中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华民国科技面向约可分为朝向花卉产业、以蝴蝶兰为代表的农业科技、朝向传统产业制造技术、以纺织为代表的的制造转型科技,以及因为自身大力发展半导体、电脑周边、光电科技、通讯产业等而在世界经济具知名度的高科技产业[519]

受到产业不断外移的影响,中华民国面临提升自身生产力、经济发展更趋多元与提高科学研发能力,借此让企业驻留台湾[474]。自1980年起,政府相继成立新竹科学工业园区南部科学工业园区中部科学工业园区科学园区,大力鼓励国内或者海外厂商投资集成电路、电脑等高科技产业,希望能够以耗能少、污染低、附加价值高的技术密集型科技产业取代传统产业[520]。另外在1999年1月,中华民国在历经10年发展的太空计划后成功完成福尔摩沙卫星一号的发射工作,借此建立中华民国自身太空科技技术、以及扶植国内产业发展卫星元件之能力[521]

今日高科技已经成为中华民国重要经济命脉,并且产业架构亦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重要关键角色,尤其电子产业更成为全球价值链的重要一环[471]。许多科技公司在电子元件个人电脑领域在讯息技术市场上有着国际实力[522],且陆续将市场规模从台湾地区扩展至全球,例如个人电脑制作公司宏碁华硕电脑、手机制造商宏达国际电子和电子工业企业鸿海科技集团等著名公司[519],但也被视为可能受到技术限制影响发展[523]。2009年,政府宣布将从过去专注资讯、半导体、通讯及面板等产业,转而发展精致农业、生物科技、医疗照护、观光旅游、绿色能源、文化创意这六大新兴产业;另外还计划与爱台十二建设和相关具体配套措施列为新阶段经济发展重心,并设定在2011年达成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万美元的阶段性目标[524]

人口[编辑]

族群分布[编辑]

台湾历史人口
年份 人口  %±
1946 6,090,860
1950 7,554,399 24.0%
1960 10,792,202 42.9%
1970 14,675,964 36.0%
1980 17,866,008 21.7%
1990 20,401,305 14.2%
2000 22,276,672 9.2%
2010 23,162,123 4.0%
2015 23,492,074 1.4%
资料来源:内政部户政司

具有中华民国国籍者为中华民国国民[525],当前全部人口约有23,514,750人[2],其中59.92%人口集中在直辖市;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千米646人,在全世界千万以上人口国家中仅次于孟加拉国而排行第二名[526]。人口主要散布在台湾本岛,又以居住在台湾西部平原最多;其他有100,400人住在澎湖群岛、120,713人住在金门群岛、12,165人住在马祖列岛[2],另外还有数万名无户籍的国民[527]。而在族群组成部分,有95%人口为来自中国大陆汉族,另有大约2.5%是隶属南岛语系台湾原住民族[528][529]。民主进步党曾提出“四大族群”概念来解决族群和国家关系[530][531][532][533],不同族群也因共享政治经验而逐渐发展出“台湾人”的概念[534],但多数金门县和连江县居民多自认为“中国人”[535]

其中有84%汉族是17世纪至1945年前便从中国大陆移民的后代,这批台湾地区居民又被称作“本省人[7]。“本省人”大多来自中国大陆东南地区,包括从福建省南部沿海迁移、占总人口70%的闽南裔台湾人,及从广东省周边迁移、占人口13.5%的客家裔台湾人[注 22][529][536][537]。部分分析认为大部分本省人后代具有平埔族血统[538],但也有学者抱持质疑态度[539][540]。另外有14%人口是1945年后才从中国大陆各省份、随中华民国政府移民至台湾地区的“外省人[7][528][541][542][543],当中有2%者是主要居住马祖列岛的福州民系[7]

台湾原住民族是400年前便居住台湾的南岛民族[544][545][546][547],过去曾被称作“福尔摩沙人[548][549][550];其占总人口数2.34%、共计550,268人,政府又细分成16个主要族群[551][552][553]。其中阿美族泰雅族布农族噶玛兰族排湾族卑南族鲁凯族赛夏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邵族太鲁阁族邹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住在西部平原以东地区,达悟族则居住附属岛屿兰屿上,另外有部分平埔族尚未获得承认[7][554][555]。另外随着海峡两岸交流以及国际化发展,中华民国目前则有数万名大陆配偶、10万名外籍配偶以及30万名外籍劳工,总计外籍常住人口约有56.2万人。这些台湾新住民中分别有43.4万人来自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还有8.9万人则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地区[556]

语言文字[编辑]

国语日报》最早便是为了推广中华民国国语而创办。

由于绝大部分人口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汉族,因此政府将现代标准汉语作为官方语言[7]。中华民国在1912年于中国大陆成立后便推动国语运动[557]中华民国教育部便成立教育部国语推行委员会统一规范[558][559]。这时政府主张以实际存在的口语语音为标准,以北京官话语音为中华民国国语标准音,并订定注音符号等标准[560][561][562]。1920年代获得新文学运动的响应,中国大陆的国语推行持续到1940年代为止[563]。政府于1949年撤退到台湾地区后,长期在学校机构教导中华民国国语作为主要语言[558],并推广繁体中文作为书写系统[564],基础教育上为国语语文教学的总时数占最多[565],不过往后开始将闽南话、客家话、台湾原住民语和福州语与中华民国国语视为地位平等的语言[566]

今日中华民国国语和繁体中文仍是法律公文、学校教学[565]、司法审判[567]、部分机关[568]、主要媒体的语言文字[569],也是平常谈话时的共同语言[570][571]。不过人数最多的河老人族群还将台湾话视为母语使用[572][573]客家人族群也常使用台湾客家语交谈[574]。虽然绝大部分迁往台湾地区的外省人用现代标准汉语沟通[575][576],大多数连江县乌坵乡居民则将福州语莆仙语视为母语[577]。另外台湾原住民族使用的台湾南岛语言常被视为南岛语系发源地[544],但台湾原住民族会使用母语的人口逐渐下降[578],现代标准汉语的使用率则上升[564]。目前台湾原住民族14种现存语言中,有5种被认为是可能灭绝的濒危语言[579]

但中华民国国语的推动,也使得原来使用族群母语或日语的台湾民众需要重新学习[580][581],本土语言使用因而逐渐式微[582]。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6岁以上常住人口在家中使用中华民国国语与台湾话者分别占83.6%和81.9%,客家语和台湾原住民族语的使用只占6.6%和1.4%,但闽南话、客家话及台湾原住民族语使用也随年龄层下降减少[583]。在社会兴起台湾语文运动、数个县市推出乡土母语教学、政府取消语言教学限制后[584],国语推行委员会也整合母语拼音和用字问题,提出闽南语、客家语和原住民族语敎学[585]。例如为保护福州语的使用,使得马祖列岛上的小学便设计方言教学[564]

宗教信仰[编辑]

中华民国宪法》保障人民享有宗教自由和进行信仰仪式的权利,且各个宗教地位皆平等[注 23][586][587]。受到台湾移民社会的影响,使得汉族移民固有的佛教道教传统信仰盛行且长期发展[588],而西方国家常见的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等宗教也拥有不少信众[589]。根据2005年的人口普查,有18,718,600人(占人口81.3%)信仰宗教,另外14%至18%人口并无宗教信仰。而政府调查所分类的26个宗教中,排行前五名者分别是佛教(8,086,000人,占人口35.1%)、道教(7,600,000人,占总人口33%)、一贯道(810,000人,占总人口3.5%)、基督教(605,000人,占总人口2.6%)及天主教(298,000人,占总人口1.3%)[590]。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概况》则指出超过93%人口为结合中国民间宗教大乘佛教儒教祖先崇拜和道教的多神论信仰者[586],有4.5%的人口是信奉新教、天主教的基督教信众,另外低于2.5%的民众则信奉伊斯兰教等宗教[7][586][591]

台湾民间普遍祭拜观世音菩萨释迦牟尼保生大帝玄天上帝妈祖玉皇上帝关圣帝君城隍土地神各姓王爷广泽尊王中坛元帅清水祖师等,同时佛教和道教等信仰的分界并不明确[588][592][593]。现今中华民国有近8成的民众属于台湾民间信仰,更有超过5成的民众经常参加各类型宗教仪式与庆典[586]孔子提倡的儒家思想在过去中国是种哲学,结合了有关世俗社会的道德伦理准则,之后更成为中华文化台湾文化间的基础[593][594]。大多数民众往往将宗教信仰与儒家思想结合[588],借此提倡社会伦理道德的观念[595]。另外台湾原住民族为基督教重要族群,有超过64%的原住民族民众信奉基督教,许多教会建筑成为部落最明显的地标[596]。截至2014年,台湾地区共有15,385座寺庙和教堂,分别有12,106座供奉道教神祇的寺庙、及3,279座教堂或会堂[597],平均每1,500名市民就有可供信奉和参拜的宗教场所[598]。过往许多庙宇内部的装饰,常藉传统工法表达民间传说故事[599],今日庙于则是闽南戏曲、民间音乐表演、民间艺术比赛的场地[600]

主要城市[编辑]

社会[编辑]

社会福利[编辑]

中华民国的公共卫生、医疗服务与社会福利由2013年7月升格的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负责[601],而1995年实施的全民健康保险则由卫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险署管理[602][603]。全民健康保险是社会保险的一种,藉推行公民医疗保险计划,补助大部分医疗服务和疾病预防等工作[602][604][605]。当前99.5%公民已纳入全民健康保险[606],全民健康保险也提供低收入户、退伍军人、3岁以下儿童、失业人士、受灾用户、老年人口、或残疾人士的医疗费用补助[607]。全民健康保险占国内生产毛额约5.44%,并对各类型民众设有保费计算指引[608],大众可选择由雇主或由个人缴费等方式[602]

2013年的国民平均寿命为79.5岁,平均年龄是女性大于男性[609]。在总和生育率不断下滑的情况下,中华民国是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在2013年时实际生育率仅1.065[610],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也占总人口10%以上[611],并估计在2024年达到人口最高峰后逐渐减少[528]。而根据预测,2025年时老人人数便攀升至人口20%左右[612]。今日大部分老年人由家庭成员自行照顾,但各地在2008年亦设立1,074所养老院。养老院每个月的费用主要取自老年年金,价格新台币3,000元至6,000元不等;无法提供退休储蓄的家庭每个月则有5,000元的社会补助,政府也有基本医疗服务、流感疫苗防治、大众运输工具、文化表演折扣、免费餐点等福利。2007年时,任何25岁至65岁者在工作场所未提供社会保险时,依法必须纳入国民年金保险[613]

政府还将国民最低生活费订在该地区每人可支配所得中位数的60%,并适当给予社会福利及相关补助。自2008年开始,政府提供每年总收入不超过新台币150万元、孩子年龄未超过2岁的父母每个月3,000元的补助,也给抚养精神疾病或身体残疾儿童的家庭社会援助[613]。另外政府也提供具台湾原住民族血统者更多机会,根据《劳动基准法》的规定所有政府机关、学校和超过百人的企业,必须至少有1%成员为台湾原住民族;同时台湾原住民族家庭购买房子的贷款有较低利率或租赁优惠条款,而的学童亦有额外获颁奖学金的机会[613]

医疗卫生[编辑]

今日在中华民国社会,平均每10,000人享有20.02名医生、5.31位牙医和69.01张病床的医疗服务[614]。截至2012年为止,台湾共有502间医院以及20,935家诊所,其中包括82间公立医院和447家公立诊所[614]。而2009年时在对随机选择的3,360名病患进行医院服务品质调查后,有75.1%的人表示“非常满意”医院服务、有20.5%的人则认为服务“不错”,只有4.4%的病患对于医疗服务或者护理照顾感到“不满意”或者“非常不满意”[615]。2000年时,台湾人均卫生支出总额约752美元[616];2001年时,卫生支出则占国内生产毛额5.8%,其中64.9%支出则是由政府资金给付[616]

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中华民国民众享有丰富的营养来源,但也面临慢性肥胖症心血管疾病等健康问题。随着医疗保健体系逐渐完善,男性和女性的预期寿命分别成长至76.2岁以及83.0岁[611]。而在2012年时造成最多人致死的疾病为癌症,排行第二名、第三名以及第四名者分别为心脏疾病、心血管疾病以及肺炎[609]。另外在2013年时,中华民国婴儿死亡率为千分之3.9[611]。为了降低肺癌丧生的患者人数,政府除了对烟草制品进行管制外、还禁止民众于工作场所、学校、餐馆以及火车站等地吸烟,并推广设立通风的指定抽烟区[615]

除了现代医学疗法外,中华民国国内亦广泛使用中医学诊断治疗,其中台湾地区便有14家中医医院、3,462家中医诊所和77家西医医院附设中医部门[617]。中华民国的全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618],主要负责疫情监测、疫情调查、疫情宣传和疫情防治等工作,并且多次针对结核登革热肠病毒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甲型流感病毒H7N9亚型等疫情爆发进行因应[619]。另外还有针对食品药物安全所成立的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负责确保药物、疫苗、医疗器材、食品、辅助食品及化妆品的品质安全与有效性[620]

教育制度[编辑]

中华民国教育制度混合中国与美国教育体系特点而成,并在1945年接收台湾后开始于台湾地区施行[621][622]。政府之后制定法律让国民享有9年义务教育,后来发展为九年一贯课程[623][624],在2012年时则有99.15%学生会继续就读高级中学或技术型高级中学[625]。今日教育系统包括6年小学教育、3年国中教育、3年高中职教育和4年高等教育[621]。今日共有158所大专院校提供高等教育[626],并分成普通教育(大学、独立学院)和技职教育(科技大学技术学院)两大体系[627],著名的大学有国立台湾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国立交通大学国立成功大学国立政治大学国立中山大学国立台湾科技大学[628]

中华民国教育部于2007年宣布将推动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但因为预算问题和家长反对而延期,以在政策配套上寻求共识[629]。2011年1月,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宣布计划于2014年时,将本来的台湾九年国民义务教育分阶段改为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其中大部分高级中学排除在校成绩为入学标准、而给予免试入学,仅有少部分明星高中保留考试入学制度[630]。另外还有为年龄4岁至6岁孩童提供非义务教育的幼稚园保育,但近年政府积极投入扶持弱势幼儿和早入学教育,着重减轻贫苦家庭负担和尽早与国民教育接轨,计划在2011年起将国民教育向下延伸1年[631]

当前教育使学生在数学科学领域获得极高测试分数[632][633][634],但被批评学生压力过大、及过度强调记诵而减少创造力[635][636]。学生经4年大学教育获得学士学位后,能进修取得硕士博士学位[623];每年有许多学生出国留学,最多人前往留学的美国达2.1万人[637]。教育部长年向海外华人比例较多的东亚与东南亚国家招收华裔大学学生,近年积极开放国际学生与中国大陆学生就读,将重点放在课程英语化以应对国际化需求[638]。除了正规的教育体制外,不少学生还参加补习班或安亲班,提高数学、自然科学、历史等科目考试的解题能力[639][640]。截至2012年底,中华民国不识字率大约有1.71%左右[641]

传播媒体[编辑]

中华民国首家卫星电视台TVBS企业总部大楼

1999年,中华民国取消对新闻自由的限制,使得各式传播媒体大量出现[642],但也引起许多针对媒体乱象的讨论[643]。2008年时有1,300多家新闻机构,绝大多数都是私营小企业。当中最大的国家通讯社为1924年成立的中央通讯社,其他重要新闻机构还有以经济和金融新闻为主的中国经济通讯社[644]。当前有近2,000多份报纸出版,但只有30份常于市面上出现,发行量前四名者分别是《自由时报》、《苹果日报》、《联合报》和《中国时报》。当中订阅人数最多的《自由时报》每日约72万份,而排行第二名的《苹果日报》则以小报式报导达到52万份[645],另外在捷运等公共交通上也会有免费的报纸供民众阅读[644]

截至2013年10月为止,书籍出版登记者共有1,737家,大多是资金与人力规模较小的微型企业[646]。这些出版社创办许多杂志并广受欢迎,当中已向政府通报登记的杂志有6,000多份,另有91%杂志是于台北市出版。广受欢迎的杂志面向有经济和金融、八卦、时尚和旅游杂志,最流行的八卦杂志为《壹周刊[644]。在2013年12月底为止则有171家无线广播电台[646],最为流行者多为音乐电台[647]。无线广播电台使用的语言以现代标准汉语和闽南语为主,但依法也保障台湾原住民族的收听权益[644]

电视传播服务最早自1962年开始提供,当时由台湾电视公司中国电视公司中华电视公司三家电视台主导市场发展,直到1993年开放有线和卫星频道后才大量增加其他电视台[646]。最早开播的电视公司都由政府拥有,之后则对国家、政党与财团所拥有的电视台股份立法限制[647]。2008年时,有78.7%的客户优先选择观看有线电视[644],多数有线电视频道内容则由卫星电视供应[646]。2013年12月底,政府总共核准108家卫星广播电视节目供应者和7家直播卫星广播电视服务经营者申请,共计有280个频道[646],最受瞩目的新闻频道有TVBS新闻台三立新闻台中天新闻台东森新闻台[644]

文化[编辑]

饮食文化[编辑]

最具代表性的小吃排名前二名[648]

中华民国餐饮文化融合各地饮食风格,主要有台湾闽南菜、台湾客家菜以及湘菜鲁菜粤菜等外省菜系[649]。由于大部分人口为来自中国大陆的汉族,因此菜肴大多属于中国菜,并混合香港、四川省、江苏省、浙江省等南方风格。因四面环海、黑潮洋流经过与冬季冷空气南下,使得周遭海产资源丰富,民众常食用鱼类、贝类、甲壳类等海洋生物[650][651]。但是肉类价格昂贵的缘故,鸡肉、猪肉、牛肉或羊肉等肉类食品较少出现[652]。由于耕地稀少使得粮食作物不单一,民众以食用稻米番薯芋头等作物为主食[649][652]

受到汉人长期定居台湾与被日本统治长达50年,河洛人客家人菜肴、及日本料理深深影响今日饮食文化[652][653]。台湾菜重视“清、淡、鲜、醇”,强调食材自身的原始味道,并常以酱油米酒芝麻油豆豉九层塔油葱酥芫荽等调味[651];主要料理的作法则讲究烹调技术和食材配料,餐会筵席上常见的菜色有佛跳墙东坡肉万峦猪脚[654]。因为台湾地处亚热带地区,使得餐点中也常常会食用各式水果[651]。受到许多民众信仰佛教、以及环保或者健康因素的影响,各处都有开设专门的素食餐厅[655],另外也有透过中药药材炖补各种食材而成药膳料理[651]

另外在街头上还有著名的“小吃”文化[656],会将烹调后的料理分装成小盘食用[653][657]。各地小吃摊贩则会集结为夜市,广受欢迎的夜市有六合夜市士林夜市罗东夜市花园夜市逢甲夜市[658],并成为重要的生活文化代表[659]。常见的小吃包括有蚵仔煎香鸡排臭豆腐咸酥鸡生煎馒头米血糕蚵仔面线卤肉饭肉粽肉圆担仔面牛肉面小笼包[648][660]。著名的饮品则有泡沫红茶珍珠奶茶,前者是因为果糖、饮品等全数摇匀后的顶部泡沫而得名,后者则是将粉圆倒入奶茶中共同饮用[661][662],这两者在传至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地区后同样受到欢迎[653][663]。另外也发展出自身的酒文化[664],并有金门高粱酒等著名品牌出现[665]

艺文活动[编辑]

黄荣灿以二二八事件为主题的木刻板画。

中华民国早年受到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发展出认同西方文化与共和制的观点[666]。台湾过去则凭借口传和书面语记载,以传统儒家和闽南文化为主[667][668],但也有基于原乡认同的观念对立[669];也因为台湾曾经历不同政权和民族统治,当前社会逐渐发展出以台湾为自身认同特色的多元文化[670][671][672],但也因为台湾问题而引起国内广泛争论[673][674][675]。当中除了结合传统与现代文化外[676],也融合汉族儒家文化台湾原住民族等不同文化;今日认定的传统民俗文化包括有台湾原住民族的传统习俗,以及汉族的剪纸、油纸伞、纸灯笼、木雕和刺绣等技艺为主的民间艺术,也涵盖因海岛文化而逐渐形成的春节、元宵节、清明节、丰年祭等节庆文化[599]

中国国民党为首的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撤往台湾地区后,以官方立场英语History of the Kuomintang cultural policy推动中国书法中国画中国民间艺术英语Chinese folk art和传统戏曲等艺文活动[677][678]。到了1987年解除戒严后,中华民国的艺文、美术活动随着社会开放而进入多元发展的阶段[679]。而自2000年开始,台湾本土化运动及相关议题成为是中华民国自身文化论述的重要议题,主要解读与内容围绕着中国文化、原住民族文化和台湾文化上[680]。文学界长期以来便陆续发表各式风格的作品,但也曾针对台湾文学等发展方向而出现争论[681][682][683]。表演艺术除了过去曾在电视上盛行的歌仔戏布袋戏继续获得政府重视外[684],也出现像是林怀民云门舞集等现代表演舞团[600][685]

今日中华民国乐坛也呈现多元形式,并因不同族裔语系和历史背景发展出南岛语系的民族音乐、中国大陆的传统乐曲、西方古典音乐和各式流行音乐等[686][687][688]。除了有各族民歌、传统民谣、传统童谣、说唱音乐、独奏或合奏器乐、国乐、仪式音乐等各类风格的传统音乐外[689],西方古典音乐也在中华民国获得高度发展,包括小提琴家林昭亮、钢琴家胡瀞云英语Ching-Yun Hu林肯中心室内乐协会英语Chamber Music Society of Lincoln Center艺术总监吴菡英语Wu Han (pianist)等人都获得许多关注[686]。中华民国也是华语流行音乐的重要发展地[690],成功让华语流行音乐在亚洲地区广受欢迎[691],并推出张惠妹周杰伦蔡依林飞轮海等专业歌手[687][692][693]

影视娱乐[编辑]

今日中华民国的影视娱乐服务样貌不断有所改变,形成以无线网络、有线网络、互联网媒体等数位科技为基础发展而成的大众传播文化。其中台湾电视节目英语List of Taiwanese television series受到各地欢迎,陆陆续续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其他亚洲国家播出过。许多电视公司也纷纷投入拍摄电视连续剧,由于其迎合台湾民众的喜好而被独立划分为台湾电视剧类型,像是《恶作剧之吻》、《花样少年少女》、《命中注定我爱你》、《爱上巧克力》、《痞子英雄》等较受欢迎的作品还成功推广至其他亚洲国家[694]。另外由于今日社会具多元文化背景、自由且富含创作力,而能给予影视工作者良好的发展空间[695]

台湾电影曾多次获得国际电影奖奖项或者是在世界各地的国际影展上映,著名的台湾电影导演包括有李安蔡明亮杨德昌侯孝贤钮承泽等人[696]。早期电影是由台湾电影文化公司中影公司等官方制片厂制作,内容以新闻片与政治宣传片之制作为主[697]。1960年代中华民国总共制作了200部至300部电影,透过拍摄爱情片、武侠片和爱国片作品使得电影产业蓬勃发展[698]。但随着香港电影产业逐渐成熟后,中华民国自身的电影产业产能反而逐渐下滑[699]。到了1980年,杨德昌和侯孝贤开始发展具有个人特色的电影作品,并且赢得多座著名的国际电影奖奖项[698]。但这些作品在自身电影市场上并没有广泛获得认同[699]

对此李安和蔡明亮等年轻导演则推出较为吸引普通观众的电影,许多新锐电影导演也在市场低迷时继续投入拍摄[697][698]。同时政府也提供电影辅导金办法以培育电影人才、促进影片制作品质和数量,希望能达到发展自身电影产业的目标[700]。一直到2008年魏德圣执导的《海角七号》上映后,成功为台湾电影带来复兴之热潮[698][701],今日台湾电影在华语电影仍有一定影响力[702]。另外自台湾日治时期[703],台湾还陆陆续续出现邓南光李鸣雕[704]张才[705][706]张干琦[707]张照堂等著名摄影师[708],并因为解除戒严而促成摄影题材更加多样化[709]

旅游观光[编辑]

位于台北市的中正纪念堂

前往中华民国旅游观光的游客数量长期逐年增长,在2015年时有10,439,785名游客抵达,比2014年同期增长5.34%;观光游客大部分来自亚洲,依排序为中国大陆[710]日本港澳地区,亚洲以外的观光客则主要来自美国澳大利亚[711]。而在2014年,中华民国在万事达喀尔全球国际旅游城市报告中排行第15名[712]。其中重要旅游景点包括各个国家公园、国家级风景特定区和观光游憩区[713][714][715],另外台湾的休闲农场与温泉景点也吸引不少游客[716][717]。当前政府也开始发展医疗旅游,并且计划建设数座医疗村提供服务[718][719]。位于城市的重要景点则有在2004年至2010年期间为世界上最高建筑的台北101[720],以及包括中正纪念堂草悟道、各类纪念公园和各处夜市等[721]。而今日中华民国设立有极高密度的24小时便利商店,除了能提供普通服务外还与金融机构以及政府机关合作,使得征收停车费、水电费、交通罚款、信用卡支付以及邮寄包裹等服务都能够在便利商店进行[722]

中华民国境内有许多博物馆,当中国立故宫博物院收藏650,000件中国青铜器玉器、书法、绘画和瓷器,被视为是世界上收藏中国艺术的重要博物馆[723]。自1933年开始,中国国民党所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便将原先收藏在北京市故宫的艺术品运出,多次转移收藏地后最终一部分物件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运至台湾[724]。尽管常设型展览的内容每季都会更换,但仍然需要花费12年才能将所有的艺术品全部展出[725]。中华人民共和国曾经多次表示这些收藏品是遭窃并呼吁尽早退还,但是中华民国自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认为这是保护艺术品不受破坏的必要行动,不过今日双方博物馆也恢复中国传统文物遗产的交流[724]。而在中正纪念堂则有国家戏剧院国家音乐厅提供艺文表演,国立国父纪念馆也会举办多项文化活动、音乐会以及演讲会等[725]。另外一方面,政府也在台中市则成立了收藏明朝清朝画作以及台湾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国立台湾美术馆[725]

体育竞赛[编辑]

中华民国主要运动有棒球篮球足球垒球等,各地设有竞技运动场馆、国民运动中心、运动公园、多功能运动场所、游泳池棒球场[726]戈尔夫球场单车径等设施[727]。被视为国民运动的棒球广受社会大众欢迎[728][726]中华民国棒球协会于1989年组建中华职业棒球大联盟[729],并在2003年和台湾职棒大联盟合并[730]。今日中华职业棒球大联盟有4支球队[731],平均每场比赛有6,079名观众[730]。中华民国曾举办2001年与2007年亚洲棒球锦标赛、2007年世界杯棒球赛和2013年世界棒球经典赛[732][733],并在1982年与1992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赢得铜牌和银牌[728],另外还有像王建民陈伟殷曹锦辉郭泓志倪福德胡金龙等棒球选手进入美国职棒大联盟[728][734]

政府过去曾推广篮球运动[735],且每年举办威廉·琼斯杯国际篮球邀请赛超级篮球联赛等赛事[732]。在朱木炎陈诗欣200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赢得金牌后,政府在杨宜蓁等选手协助下开始推广跆拳道[732]。另外在合球项目部分,曾在2008年世界青年杯合球锦标赛和2009年世界杯合球赛赢得银牌与铜牌[736][737]职业高尔夫球选手英语Professional golfer曾雅妮美国女子职业高尔夫协会亦有杰出的表现[738],曾连续109周于女子世界排名上位居第一名[739][740]。其他常获佳绩的项目还有台球羽毛球举重拔河马拉松桌球[732]。另外电子竞技亦十分兴盛,台北暗杀星更在2012年赢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总冠军[741][742]

受到政治影响,中华民国参与国际体育组织和赛事须以“中华台北”名义[743][744],并要以国旗歌梅花旗替代国歌国旗[745][746]。政府为提倡全民运动,每隔2年举办中华民国全国运动会中华民国全民运动会全国原住民运动会全国身心障碍运动会,每年亦有全国大专院校运动会全国中等学校运动会。政府还借由举办国际体育活动建设相关设施、获得承办经验、取得筹办机会,例如每年举办的台北国际马拉松国际自由车环台公路大赛[732]富邦LPGA台湾锦标赛[747],及高雄市在2009年的世界运动会[748]、台北市在2009年的夏季听障奥林匹克运动会和2017年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749][750]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华民国国旗歌》平时在升中华民国国旗时演奏,而在以中华台北等称呼于国际运动场合演奏时,则常常代替《中华民国国歌》使用。
  2. ^ 由于受到政治因素影响,目前各界对于中华民国首都的位置仍然有部分歧见。
  3. ^ 此处采计中华民国现今实际管辖的领土资料,并且仅以直辖市等地方自治团体进行比较,不包含已经虚级化、非地方自治团体的
  4. ^ 当前中华民国并没有法定官方语言,不过政府、民间与学校教育上主要使用现代标准汉语,并且常称之为“国语”。除了实际做为官方语言的现代标准汉语外,中华民国统治的台湾地区居民还使用闽南语(含台湾话)、台湾客家语台湾原住民族诸语福州语语言
  5. ^ 台湾外省人是指在1945年以后,因为第二次国共内战的爆发而陆陆续续撤往台湾地区居住的民众、以及其于台湾所产下的后代,但并不包括搬至台湾地区居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过实际上并非所有台湾外省人都属于汉族,例如同一时期前往台湾的白先勇属于回族、席慕蓉属于蒙古族、溥心畬属于满族。
  6. ^ 中华民国政府将台湾原住民族又分成16个已承认之族群。
  7. ^ 此处的“主要宗教”是指信仰人数占中华民国全国人口3%以上者。
  8. ^ 中华民国法定历法使用公历,而官方使用民国纪年公元纪年混用的方式,另外农历是在民间社会中也被广泛使用。
  9. ^ 许多家庭也使用220V电源,大部分是用于冷气之类较为耗电的家电用品。
  10. ^ 联合国并没有为非会员国的中华民国计算其人类发展指数,因此实际上是中华民国政府自行计算出2013年的人类发展指数为0.882,并和其他国家排名后位于第21名。
  11. ^ 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影响,使得“TW”在ISO 3166-1的全称为“Taiwan, Province of China”,在Unicode CLDR的常用名为“台湾”。
  12. ^ 根据中华民国外交部所发行之中华民国护照内容,其国家代码标记台湾(Taiwan)的英文简写“TWN”,而非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的英文缩写“ROC”。
  13. ^ 台湾岛屿占地面积36,008平方千米,而中华民国实际统辖的台湾地区则占地约36,197平方千米。
  14. ^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共爆发38,931次小型战斗、1,117次重大战役以及22场大型会战,而造成的伤亡人数高达330多万人。
  15. ^ 35个省份包括有内地十八省东北九省塞北四省西部三省以及台湾省
  16. ^ 根据《中华民国宪法》之规定,西藏地方地区为藏区类似省分的自治行政区划。
  17. ^ 依据《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等相关法律指出,中华民国政府将在台湾地区以外的中华民国领土称作“大陆地区”,包含现今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蒙古地方江心坡江东六十四屯帕米尔高原等地。香港澳门则由于其政治地位较为特殊,因此中华民国政府另外制定《香港澳门关系条例》进行规范。
  18. ^ 现今行政院辖下有9个、4个会、3个署、2个总处、18个委员会、3个独立机关,而在完成行政院功能业务与组织调整后将调整为14个部、8个会、2个总处、3个独立机关。
  19. ^ 立法院共有113个席次,其中有73名立法委员是从单一选区中投票选出,而有34名立法委员则是借由全国政党得票比例胜出。另外还有6个席次则从2个台湾原住民族选区中,各自选出3名立法委员。
  20. ^ 截至2013年,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包括有位于亚太地区的帕劳马绍尔群岛基里巴斯瑙鲁所罗门群岛图瓦卢6国;位于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的巴拿马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伯利兹海地多米尼加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巴拉圭12国;位于非洲地区的布基纳法索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斯威士兰3国以及位于欧洲地区的梵谛冈
  21. ^ 《中华民国宪法》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全国陆海空军,须超出个人、地域及党派关系以外,效忠国家,爱护人民。”
  22. ^ 祖籍省别并非族群绝对分类分式,台湾客家人也有来自福建省南部和西部;而来自广东省的台湾潮州人依其语言属于闽南民系,并不属与客家人。
  23. ^ 中华民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中央情报局. GEOGRAPHIC COORDINATES. 《世界概况》.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土地面积、村里邻、户数暨现住人口. 中华民国内政部户政司. 2015年10月12日 [2015年10月21日] (繁体中文).
  3. ^ 中央通讯社. Interior minister reaffirms Taipei is ROC’s capital. 《台北时报》. 2013年12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 ^ 4.0 4.1 Taiwan Yearbook 2004. 台湾: 行政院新闻局. 2004年10月. ISBN 978-9570182194 (英文). 
  5. ^ 内政部地政司. 台湾面积及海岸长度. 中华民国内政部. 2014年3月31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 ^ John Wilson Lewis. Taiwan. 《大英百科全书》. 2014年1月21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中央情报局. Taiwan. 《世界概况》. 2013年6月10日 [2014年3月2日] (英文).
  8. ^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 CHAPTER 2: People and Language. 行政院新闻局. 2009年 [2014年3月2日] (英文).
  9. ^ 9.0 9.1 9.2 9.3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16年4月 [2016年5月23日] (英文).
  10. ^ 10.0 10.1 行政院主计总处. 国情统计通报(第177号). 行政院. 2014年09月17日] (繁体中文).
  11. ^ 行政院主计总处. 国情统计通报(第221号). 行政院. 2013年6月6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2. ^ 行政院主计总处. 户数五等分位组之所得分配比与所得差距. 中华民国统计资讯网.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3. ^ 中华民国内政部国史馆. 国旗、国花、国歌. 行政院. 2014年2月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4. ^ ISO 3166. 国际标准化组织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5. ^ 廖汉腾、陈舜伶、邓东坡. 国家代码、分类及名称的国际标准:比较联合国M.49和万国联盟通用区域资料库CLDR (pdf). 国土及公共治理季刊 (台北市: 国家发展委员会). 2015年12月, 3 (4): 61–71. ISSN 2306-4811 (中文(台湾)‎). 
  16. ^ 李清辉. 《网络法律教战手册》. 台湾台北: 五南文化. 2006年: 第188页 [2016年5月18日]. ISBN 978-9861212951 (繁体中文).
  17. ^ 中华民国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 《95年通讯传播绩效报告》. 台湾台北: 秀威资讯. 2007年: 第150页 [2016年5月18日]. ISBN 978-9860132700 (繁体中文).
  18. ^ Board Meeting. ICANN. 2010年6月25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9. ^ 林义钧. 第三章、国际因素对台湾认同的影响. 国立政治大学. 2003年 [2016年2月24日] (繁体中文).
  20. ^ 潘俊钟. 第四章 台湾民众族群认同、国家认同与统独态度. 国立政治大学. 2003年 [2016年2月24日] (繁体中文).
  21. ^ 行政院研究发展考核委员会. 《政府开放政策对两岸关系发展之影响与展望》. 台湾: 威秀代理. 2009年7月1日: 第114页至第115页 (英文). 
  22. ^ 22.0 22.1 22.2 国家符号. 国史馆.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3. ^ 国史馆. 中华民国之肇建. 行政院. 2014年2月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4. ^ 司徒一. 民国法统 与 中华民国宪法. 《黄花岗杂志》. [2015年1月3日] (繁体中文).
  25. ^ 黄兆平. 联合国临时总部 中华民国国旗依旧飘扬. 中央通讯社. 2015年12月20日 [2016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26. ^ 26.0 26.1 王正华. 蒋介石与1961年联合国中国代表权问题. 国史馆. 2009年9月 [2015年6月6日] (繁体中文).
  27. ^ 中央情报局. GDP (purchasing power parity). 《世界概况》.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8. ^ 吴玉山. 多党制、联合内阁与中华民国的民主发展.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01年12月8日 [2015年8月20日] (繁体中文).
  29. ^ 29.0 29.1 何振盛. 第三章 历史背景与环境条件. 国立政治大学. [2015年8月20日] (繁体中文).
  30. ^ Grace Yao、Yen-Pi Cheng和Chiao-Pi Cheng. The Quality of Life in Taiwan. 美国: 《社会指标英语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 2008年10月6日 (英文).
  31. ^ 行政院主计总处. 国情统计通报. 行政院. 2011年1月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2. ^ 田世昊、王寓中、陈杉荣和邹景雯. 马:92共识 可反对但不能否定. 《自由时报》. 2008年3月2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3. ^ '1 country, 2 areas' in line with ROC Constitution: MAC deputy. 《英文中国邮报》. 2012年3月26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4. ^ 34.0 34.1 释字第 328. 司法院大法官. 1993年11月26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5. ^ Chapter XIII. Fundamental National Policies.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6. ^ 王圣淳. 第三章 “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对两岸政治定位的影响. 国立政治大学. 2002年 [2016年8月20日] (繁体中文).
  37. ^ Full text of Anti-Secession Law. 人民网. 2005年3月14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8. ^ Peter Brookes. U.S.-Taiwan Defense Relations in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美国传统基金会. 2003年11月14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9. ^ 李欣芳、王寓中和黄维助. 蔡英文:中华民国 是流亡政府. 《自由时报》. 2010年5月26日 [2015年12月26日] (繁体中文).
  40. ^ 曾韦祯. 台湾主权未定论 许世楷:日本外交界常识. 《自由时报》. 2009年5月30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41. ^ 李云汉. 中国同盟会. 《中华百科全书》. [2015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42. ^ 李云汉. 历史追踪:“中华民”国国号的来由和意义. 《大公报》. 2012年9月12日 [2015年12月13日] (简体中文).
  43. ^ 黎民. 历史追踪:中华民国国号的来由和意义. 《黄花岗杂志》. [2015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44. ^ 魏根深英语Endymion Porter Wilkinson. Chinese History: A Manual, Revised and Enlarged.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英语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2000年3月1日: 第32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674002494 (英文). 
  45. ^ Olympic Games Official Report Los Angeles 1932. LA84基金会英语LA84 Foundation. 1998年1月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6. ^ 46.0 46.1 46.2 46.3 46.4 洪健昭. Taiwan, Taipei — What’s in a name?. 《英文中国邮报》. 2009年10月15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7. ^ 汪园斐. 台湾是中国一省吗?. 《黄花岗杂志》.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8. ^ John W. Garver. The Sino-American Alliance: Nationalist China and American Cold War Strategy in Asia. 美国阿蒙克: M. E. Sharpe英语M. E. Sharpe. 1997年6月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65600257 (英文). 
  49. ^ 中华民国外交部. The Birth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行政院新闻局. 2009年4月30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50. ^ 陳禕璠. 潘基文对中国台湾省地震表示关切. 联合国. 2016年2月9日 [2016年2月14日] (简体中文).
  51. ^ 陳禕璠. 台湾意识的形成与发展:傅柯权力/知识的观点. 东海大学. [2016年2月14日] (繁体中文).
  52. ^ 林朝亿. 马提台湾是国家 小英:欢迎跟进. 天空传媒. 2011年12月3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3. ^ 柳嘉峰. 2011 国情调查记者会. 台湾智库. [2013年10月17日] (繁体中文).
  54. ^ 54.0 54.1 行政院新闻局. Taiwanese health official invited to observe bird-flu conference. Taiwan Info. 2005年1月11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55. ^ Member Economies. 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6. ^ CHINESE TAIPEI.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7. ^ 57.0 57.1 Katie Reid. Taiwan hopes WHO assembly will help boost its profile. 路透社. 2009年5月18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58. ^ 58.0 58.1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Chinese Taipei) and the WTO. 世界贸易组织.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9. ^ 59.0 59.1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关于正确使用涉台宣传用语的意见》. 中国北京: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2002年11月1日 (简体中文).
  60. ^ 60.0 60.1 2004年4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挪威王国大使馆. 2004年5月17日 [2013年10月17日] (简体中文).
  61. ^ 组织体系图.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13年10月17日] (繁体中文).
  62. ^ 论坛:台总统府网页加注"台湾".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5年8月29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3. ^ 彭显钧和邱燕玲. 两岸称呼 官方定调 / 马说不称中国 绿轰自降国格. 《自由时报》. 2011年2月8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64. ^ 64.0 64.1 64.2 美国国务院. The Chinese Revolution of 1911.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5. ^ 乔纳森·芬比英语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英国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企鹅出版集团. 2008年5月29日: 第89页至第94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13998320 (英文). 
  66. ^ Foster Rhea Dulles. American policy toward Communist China, 1949-1969. Crowell. 1972年: 第235页. ISBN 978-0690076127 (英文). 
  67. ^ 卡尔·A·特罗基英语Carl A. Trocki. Opium, Empire and the Global Political Economy: A Study of the Asian Opium Trade 1750-1950. 英国伦敦: Routledge. 1999年11月4日: 第126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415199186 (英文). 
  68. ^ 呜米. 辛亥百科. 广东新闻网. 2011年4月25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69. ^ 张耀杰. 张耀杰:民国初年的宪政挫折. 共识网. 2013年5月18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70. ^ 张玉法. 《中华民国史稿》. 台湾信义: 联经出版. 1998年10月26日: 第28页. ISBN 978-9570818260 (繁体中文). 
  71. ^ 71.0 71.1 郭廷以. 1912──中华民国元年壬子. 汉典古籍.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72. ^ 72.0 72.1 72.2 中华民国史. 国史馆.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73. ^ 73.0 73.1 中华民国外交部. Birth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5月28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74. ^ 雪珥. 黎元洪谈孙中山:名声是虚构 对革命没有实质贡献. 凤凰卫视. 2011年7月11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75. ^ Jerome Chʼên. Yuan Shih-kʻai. 美国帕罗奥图: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 1972年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804707893 (英文). 
  76. ^ 赵瑜. 历史很卑贱:铁打的袁世凯 流水的民国. 搜狐. 2014年1月15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77. ^ 郭廷以.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979年: 第28页 (繁体中文).
  78. ^ 78.0 78.1 乔纳森·芬比英语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英国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企鹅出版集团. 2008年5月29日: 第123页至第125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13998320 (英文). 
  79. ^ 人民网. 1913年11月4日 袁世凯下令解散国民党. 凤凰卫视. 2009年11月4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80. ^ 80.0 80.1 80.2 80.3 80.4 第十一卷 近代前编(上册)·第四节 北洋政府的政权机构. 读书网.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81. ^ 乔纳森·芬比英语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英国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企鹅出版集团. 2008年5月29日: 第131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13998320 (英文). 
  82. ^ 郭廷以. 1916──中华民国五年丙辰. 汉典古籍.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83. ^ 乔纳森·芬比英语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英国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企鹅出版集团. 2008年5月29日: 第136页至第138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13998320 (英文). 
  84. ^ Kathryn Meyer和Terry Parssinen. Webs of Smoke: Smugglers, Warlords, Spies, and the History of the International Drug Trade. 美国朗汉(Lanham): 罗曼和利特尔菲尔德出版公司英语Rowman & Littlefield. 2002年10月22日: 第54页至第56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42520035 (英文). 
  85. ^ 年表. 中国国民党.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86. ^ Edwin Pak-wah Leung. Modern Chinese History Essentials. 美国华盛顿特区: 美国教育研究学会英语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2005年8月2日: 第59页至第61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878914586 (英文). 
  87. ^ 五四运动. 新华网.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88. ^ Jacques Guillermaz. Histo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1921-1949. 蓝灯书屋. 1972年9月: 第22页至第23页. ISBN 978-0394464794 (英文). 
  89. ^ 89.0 89.1 89.2 89.3 李明和林天慧. 【历史今日】蒋中正捍卫中华彪炳千秋. 《大纪元时报》. 2012年4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90. ^ 乔纳森·芬比英语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英国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企鹅出版集团. 2008年5月29日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13998320 (英文). 
  91. ^ 91.0 91.1 91.2 91.3 美国国务院. The Chinese Revolution of 1949.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92. ^ 92.0 92.1 Richard R. Wertz. -Rebellion and Revolution- Nationalist Movements. ibiblio英语ibiblio.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93. ^ 1927年4月18日 蒋介石建立南京国民政府. 人民网.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94. ^ 冯兆基(Edmund S. K. Fung). In Search of Chinese Democracy: Civil Opposition in Nationalist China, 1929-1949.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0年9月4日: 第30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521771245 (英文). 
  95. ^ 冯兆基(Edmund S. K. Fung). In Search of Chinese Democracy: Civil Opposition in Nationalist China, 1929-1949.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0年9月4日: 第67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521771245 (英文). 
  96. ^ Denny Roy. Taiwan: A Political History. 美国伊萨卡: 康乃尔大学出版社英语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12月19日: 第55页至第56页 [2014年2月28日]. ISBN 978-0801488054 (英文). 
  97. ^ 97.0 97.1 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 中国南京: 国民政府. 1931年5月12日 (繁体中文).
  98. ^ Chen Lifu、Ramon H. Myers和Sidney H. Chang. The Storm Clouds Clear Over China: The Memoir of Ch'en Li-Fu, 1900-1993. 美国史丹福: 胡佛研究所. 1993年1月: 第102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817992729 (英文). 
  99. ^ 99.0 99.1 99.2 温跃宽. 被西方誉成为的“民国黄金十年”. 忆库. 2013年10月17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100. ^ 张玉法. 《中华民国史稿》. 台湾信义: 联经出版. 1998年10月26日: 第223页. ISBN 978-9570818260 (繁体中文). 
  101. ^ 冯兆基(Edmund S. K. Fung). In Search of Chinese Democracy: Civil Opposition in Nationalist China, 1929-1949.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0年9月4日: 第5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521771245 (英文). 
  102. ^ 美国国务院. The Great Depression and U.S. Foreign Policy.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03. ^ 曾景忠. 中国抗日战争开端问题再研讨. 中国社会科学院. 2011年7月9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104. ^ 美国国务院. Japan,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oad to Pearl Harbor, 1937.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05. ^ 琼元. 七七抗日76周年 蒋中正领导八年抗战真相再现. 《大纪元时报》. 2013年7月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06. ^ 106.0 106.1 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 中国: 国民政府. 1937年11月20日 (繁体中文).
  107. ^ 贵州大学学报》. 中国为何1941年才对日宣战?保障英美物资输入. 中国网. 2014年7月6日 [2014年8月22日] (繁体中文).
  108. ^ 郭廷以. 1946──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丙戌. 汉典古籍.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09. ^ 杨护源. 终战后台湾军事占领接收的筹备准备 (1945.08.15-10.31). 国立高雄师范大学. 2014年12月18日 [2015年9月9日] (繁体中文).
  110. ^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Treaties). 英国国会. 1955年2月4日 [2015年9月9日] (英文).
  111. ^ 111.0 111.1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 “台湾的国际法地位”说帖.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1年9月28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12. ^ 陈希杰. 第四章 争端国家的主权论述与评析. 国立政治大学. 2003年 [2013年10月18日] (繁体中文).
  113. ^ 113.0 113.1 王荣霖. 《全球治理与台湾的活络模式》. 台湾台北: 思行文化. 2013年12月19日: 第169页. ISBN 978-9869005821 (繁体中文).
  114. ^ 时代公司. LIFE. 美国纽约: 《生活》. 1956年1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15. ^ 周恩来. 评马歇尔〔362〕离华声明. 人民网. 1947年1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116. ^ 《南京卫戍司令部致电梅园新村中共联络处限期撤退令》. 中国重庆: 《大公报》. 1947年3月1日 (繁体中文).
  117. ^ 文安立. 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美国帕罗奥图: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 2003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804744782 (英文). 
  118. ^ Foreign News: This Is the Shame. 《时代》. 1946年6月10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119. ^ 张炎宪. 《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 台湾台北: 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 2006年2月13日: 第8页至第22页. ISBN 978-9572936214 (繁体中文). 
  120. ^ CHINA: Snow Red & Moon Angel. 《时代》. 1947年4月7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121. ^ Civil war.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22. ^ "28 February 1947". New Taiwan, Ilha Formosa. 2007年 [2013年10月17日] (英文).
  123. ^ 123.0 123.1 123.2 123.3 Retreat to Taiwan.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24. ^ Introduction to Sovereignty: A Case Study of Taiwan. 史丹佛大学. 2004年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25. ^ Dec 8, 1949: Chinese Nationalists move capital to Taiwan. 历史频道.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26. ^ Anthony Kubek. HOW THE FAR EAST WAS LOST. 英国英格兰: Intercontex Publishers. 1971年1月1日. ISBN 978-0856220005 (英文). 
  127. ^ 国际危机与两岸关系. 行政院新闻局.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28. ^ 张其昀. 《先总统蒋公全集》第3卷. 台湾台北: 中国文化大学. 1984年4月: 第4,070页 (繁体中文).
  129. ^ China: U.S. policy since 1945. 美国: 美国国会季刊社英语Congressional Quarterly. 1980年1月1日. ISBN 978-0871871886 (英文). 
  130. ^ 李鸿禧. 我们当然不是中国人,是百分之百台湾人. 《新台湾新闻周刊》. 2002年5月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31. ^ J.P.D. Dunbabin. The Cold War: The Great Powers and their Allies. 英国伦敦: Routledge. 2007年12月4日: 第187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582423985 (英文). 
  132. ^ Franklin Ng. The Taiwanese Americans. 美国西港(Westpor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英语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8年5月26日: 第10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313297625 (英文). 
  133. ^ 133.0 133.1 133.2 美国国务院. The Taiwan Strait Crises: 1954 and 1958.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34. ^ 美国国务院. U.S.-China Ambassadorial Talks, 1955-70.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35. ^ 邵宗海. 两岸的政治定位之探讨.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36. ^ Elutasította Tajvan felvételét az ENSZ. Index.hu英语Index.hu. 2007年7月24日 [2013年10月17日] (匈牙利文).
  137. ^ Muthiah Alagappa. Taiwan's Presidential Politics: Democratization and Cross-Strait Relations in the 21st Century. 美国阿蒙克: M. E. Sharpe英语M. E. Sharpe. 2011年11月: 第265页 [2013年10月17日]. ISBN 978-0765608345 (英文). 
  138. ^ 138.0 138.1 138.2 Taiwan profile: Timeline.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4月22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139. ^ 郑宇硕和罗金义. 《政治学新论:西方学理与中华经验》. 中国香港: 香港中文大学. 1997年: 第303页. ISBN 978-9622017603 (繁体中文).
  140. ^ Denny Roy. Taiwan: A Political History. 美国伊萨卡: 康乃尔大学出版社英语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12月19日: 第80页至第81页 [2014年2月28日]. ISBN 978-0801488054 (英文). 
  141. ^ 第二章 国民党组织运作发展之历程.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42. ^ Sun Yat-Sen和Ramon H. Myers. Prescriptions for Saving China: Selected Writings of Sun Yat-Sen. 美国史丹福: 胡佛研究所. 1994年1月: 第36页 [2014年2月28日]. ISBN 978-0817992828 (英文). 
  143. ^ 路透社. Taiwan president apologises for 'white terror' era. AsiaOne英语AsiaOne. 2008年7月16日 [2013年10月17日] (英文).
  144. ^ 马若德费正清. 《剑桥中国史:第13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下卷》(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 15: The People's Republic, Part 2).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91年11月29日: 第837页. ISBN 978-0521243377 (英文). 
  145. ^ 145.0 145.1 145.2 145.3 认识中华民国. 国史馆.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46. ^ Gail E. Makinen和G. Thomas Woodward. The Taiwanese Hyperinflation and Stabilization of 1945-1952. JSTOR. 1989年2月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147. ^ 147.0 147.1 第三章 外资对台湾经济发展之影响与现况.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48. ^ 148.0 148.1 148.2 Cold war fortress.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2年 [2013年10月17日] (英文).
  149. ^ China: Chiang Kai-shek: Death of the Casualty. 《时代》. 1975年4月14日 [2013年10月1] (英文).
  150. ^ 同济大学学报》. 台湾对外交往权相关问题研究. 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 2005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51. ^ 美国国务院. Asia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 1989. 美国国务院历史局.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52. ^ 冯兆基(Edmund S. K. Fung). In Search of Chinese Democracy: Civil Opposition in Nationalist China, 1929-1949.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0年9月4日: 第85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521771245 (英文). 
  153. ^ Linda Chao和Ramon Hawley Myers. Democracy's New Leaders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 美国史丹福: 胡佛研究所. 1997年6月: 第3页 [2014年2月28日]. ISBN 978-0817938024 (英文). 
  154. ^ John Copper. Consolidating Taiwan's Democracy. 美国朗汉(Lanham): 美国大学出版社英语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5年1月6日: 第8页 [2014年2月28日]. ISBN 978-0761829775 (英文). 
  155. ^ 155.0 155.1 155.2 155.3 Out with the old.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3年10月18日] (英文).
  156. ^ 唐复年. 转型再转型. 《联合报》. [2013年10月18日] (繁体中文).
  157. ^ 林浊水. 【华山论剑】召开国是会议 进行宪政改造. 想想论坛. 2013年8月29日 [2015年12月28日] (繁体中文).
  158. ^ 第三章 转型﹕台湾民主化经验的实践. 国立政治大学. [2015年12月28日] (繁体中文).
  159. ^ 159.0 159.1 香港电台. 李登辉执政(下). 《神州五十年》. [2013年10月18日] (繁体中文).
  160. ^ 黄奎博和周容卉. 我国“南向政策”之回顾与影响. 国立政治大学.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161. ^ David Blundell. Austronesian Taiwan:linguistics, History, Ethnology, Prehistory. 台湾台北: 顺益台湾原住民博物馆. 2009年: 第283页至第290页. ISBN 978-9868537804 (英文). 
  162. ^ Mutsu Hsu. Culture, self, and adaptation: The psychological anthropology of two Malayo-Polynesian groups in Taiwan. 台湾台北: 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1991年: 第95页至第99页. ISBN 978-9579046787 (英文). 
  163. ^ 163.0 163.1 163.2 王业立. 总统直选对宪政运作之影响.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64. ^ Path to democracy.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3年10月18日] (英文).
  165. ^ Independence dilemma.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66. ^ Chen declared Taiwan victor.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4年3月26日 [2013年10月18日] (英文).
  167. ^ 严思祺. 日本战败纪念日 台湾吁日记取历史教训.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3年8月15日 [2016年2月16日] (繁体中文).
  168. ^ 【阿扁启示录】朝小野大僵局 扁偏自毁诚信. TVBS新闻台. 2008年5月2日 [2015年12月28日] (繁体中文).
  169. ^ 台湾演义》. 2013.09.28【台湾演义】民进党史. YouTube. 2013年9月29日 [2015年12月28日] (繁体中文).
  170. ^ 全台谢票 马誓告别族群对立. 《泰国世界日报》. 2008年3月26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71. ^ Taiwan profile: Leaders.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172. ^ 何庭欢. 无法回头的两岸 马连任致胜关键. 钜亨网. 2012年1月1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73. ^ Luke Sabatier. Retreat to Taiwan. GlobalSecurity.org. 2008年3月22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74. ^ 梁国书. 台湾选举: 马英九成功连任总统. KTSF. 2012年1月14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75. ^ 175.0 175.1 Ko Shu-Ling. Ma refers to China as ROC territory in magazine interview. 《台北时报》. 2008年10月8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176. ^ Taiwan and China in ‘special relations’: Ma. 《英文中国邮报》. 2008年9月4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177. ^ 外媒:两岸关系稳定 赢得民心关键. 《人间福报》. 2012年1月16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78. ^ 国内经济情势分析(2009Q4). 《台北产经》. 2010年7月15日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179. ^ 刘世忠. 马英九两年来的两岸政策:对台湾政治与亚太战略之影响. 《南方快报》. 2010年6月20日 [2015年12月28日] (繁体中文).
  180. ^ 郭琼俐、郑宏斌、丘采薇和李顺德. 中华民国首位女总统 蔡英文领民进党完全执政. 联合新闻网. 2016年1月17日 [2016年1月27日] (繁体中文).
  181. ^ Nan-Jung Kuo和Chung-Ru Ho. Sea Surface Observation in the Taiwan Strait Using Satellite Imager from HRPT Station. 国立台湾海洋大学. 2012年12月3日 [2013年10月17日] (英文).
  182. ^ 182.0 182.1 182.2 182.3 182.4 中华民国外交部. Taiwan Proper.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5月28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83. ^ 杨颖坚. 台湾周边海域之海流分布. 中华民国海军军官学校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84. ^ 行政院新闻局. “秘鲁国家电视台”(TV Peru)双十国庆当日播出7分钟专辑报导.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185. ^ 中华民国内政部. 土地. 行政院. 2014年3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86. ^ 杨明山. 台湾离岛地形. 台北市立大理高级中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187. ^ 187.0 187.1 Taiwan Yearbook 2005. 台湾: 行政院新闻局. 2005年10月: 第23页. ISBN 978-9860028980 (英文). 
  188. ^ 188.0 188.1 188.2 杨明山. 台湾岛的形成. 台北市立大理高级中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189. ^ Megan Anderson. Taiwan. 亚利桑那大学. 2001年5月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90. ^ 190.0 190.1 Shui-Beih Yu、Horng-Yue Chen和Long-Chen Kuo. Velocity field of GPS stations in the Taiwan area. 《地壳构造物理学英语Tectonophysics (journal)》. 1997年6月 [2016年6月9日] (英文).
  191. ^ R. D. Larter. Intra-Oceanic Subduction Systems: Tectonic and Magmatic Processes. 英国伦敦: 伦敦地质学会英语Ge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 2003年1月1日: 第84页至第86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1862391475 (英文). 
  192. ^ 192.0 192.1 192.2 192.3 192.4 192.5 中华民国外交部. Taiwan Proper.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5月28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93. ^ 美国地质调查局. GSHAP Region 8 Eastern Asia. Global Seismic Hazard Assessment Program. 1999年8月4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94. ^ 郑世楠和叶永田. 二十世纪前 (1604-1900) 台湾地区的地震记载. 交通部中央气象局. [2016年6月9日] (繁体中文).
  195. ^ Charles Davidson. The Founders of Seismology. The University press. 1927年: 第223页 [2016年6月9日] (英文). 
  196. ^ 二十世纪 (1901-2000) 台湾地区灾害性地震. 交通部中央气象局. [2016年6月9日] (繁体中文).
  197. ^ “九二一”最严重 2400死逾万人伤. 《东方日报》. 2013年6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98. ^ World: Asia-Pacific Rescuers hunt quake survivors.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1999年9月21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199. ^ 杨明山. 台湾特殊地形. 台北市立大理高级中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00. ^ 曹恕中、谢有忠和陈棋炫. 火山活动监测:大屯山火山群与龟山岛海域火山. 国立台湾大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01. ^ Kang Chao和Marshall Johnson. Nationalist Social Sciences and the Fabrication of Subimperial Subjects in Taiwan. East Asia Cultures Critique. 2000年11月1日: 第167页 (英文).
  202. ^ 202.0 202.1 202.2 杨明山. 台湾五大地形. 台北市立大理高级中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03. ^ 203.0 203.1 203.2 203.3 周瑞炖. 《台湾全志卷二:土地志地质篇》. 台湾南投: 国史馆台湾文献馆. 2010年11月1日. ISBN 978-9860249316 (繁体中文). 
  204. ^ Joshua Calder. Tallest Islands of the World. WorldIslandInfo.com. 2006年4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05. ^ 郭大玄. 台湾地理: 自然、社会与空间的图像. 台湾通宵: 五南文化. 2005年: 第120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9571138459 (繁体中文). 
  206. ^ 杨明山. 台湾四个海岸比较. 台北市立大理高级中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07. ^ 浊水溪之最. 水利署第四河川局.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08. ^ 中华民国经济部. 公告河川区分为中央管河川、跨省市河川及县(市)管河川. 行政院研究发展考核委员会. 2009年4月8日 [2016年6月9日] (繁体中文).
  209. ^ 杨明山. 水文. 台北市立大理高级中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10. ^ 210.0 210.1 210.2 210.3 行政院新闻局. CHAPTER 1 Geography.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11. 2011年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11. ^ 静浦北回归线界标 热带与亚热带的分界线. 花莲县政府.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12. ^ 中央情报局. CLIMATE. 《世界概况》.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13. ^ 中华民国内政部. 地文. 行政院. 2014年4月8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14. ^ 气象常识. 交通部中央气象局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15. ^ 中广新闻网. 五、六月台湾进入梅雨季 慎防剧烈强降雨成灾. 雅虎新闻英语Yahoo! News. 2013年5月2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16. ^ Monthly Mean Days of Precipitation. 交通部中央气象局. 2005年12月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17. ^ 天气与气候. 高雄市立楠梓区莒光国小.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18. ^ 218.0 218.1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14. 台湾: 行政院新闻局. 2014年10月: 第45页. ISBN 978-9860423020 (英文). 
  219. ^ 经济部水利署北区水资源局. 台湾的【水资源】严重不足. 经济部水利署. 2008年11月18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20. ^ 第三章 台湾地区水资源特性. 经济部水利署.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21. ^ 保育类野生动物名录 Schedule of Protected Species. 嘉义县政府. 2008年7月2日 [2016年6月9日] (繁体中文).
  222. ^ 台湾地区保育类野生动物种数.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林务局. 2010年8月19日 [2016年6月9日] (繁体中文).
  223. ^ Establishment. 金门国家公园.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24. ^ 表一 各国家公园基本资料表. 内政部营建署. 2014年6月9日 [2016年6月9日] (繁体中文).
  225. ^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 生态保育. 行政院. 2014年3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26. ^ 行政院新闻局. Wildlife Protection.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2009年1月1日 (英文).
  227. ^ 中华民国内政部. 国家公园简介. 行政院. 2014年3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28. ^ 中华民国外交部. Nature.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5月28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29. ^ 229.0 229.1 229.2 国府迁台的重新更易行政区. 中华民国教育部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0. ^ Joe Havely. World: Asia-Pacific Analysis: Flashpoint Spratly.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1999年2月14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231. ^ 学者:钓鱼台争议 须回归国际法. 《自由时报》. 2002年9月28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2. ^ 李登辉:两岸关系已成“大鱼吃小鱼”. 风传媒. 2014年7月29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3. ^ 台湾省政府功能业务与组织调整暂行条例. 立法院. 2000年12月6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4. ^ Jim Hwang. Gone with the Times. 台湾评论英语Taiwan Review. 1999年10月1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235. ^ 北高二市之升格. 中华民国教育部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6. ^ 李志德、李顺德、林新辉和李祖舜. 北县台中高雄 升格过关. 苦劳网. 2009年6月24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7. ^ 谌淑婷. 改制直辖市 利弊互见. 《国语日报》. 2009年7月6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38. ^ Loa Iok-sin、Jenny W. Hsu和Rich Chang. City upgrades draw mixed reaction. 《台北时报》. 2009年6月25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39. ^ 中华民国内政部中华民国国家发展委员会. 政府组织. 行政院. 2016年3月16日 [2016年6月11日] (繁体中文).
  240. ^ 李顺德. 文化古都/台南县市 火速升格. 《联合报》. 2009年6月30日 (繁体中文).
  241. ^ 政府组织. 行政院新闻局.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42. ^ 前言. 中华民国内政部. 2010年11月12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43. ^ 联合报》. Premier Wu greenlights Taoyuan County upgrade. 《台湾纪事报英语Taiwan Journal》. 2010年12月14日 [2014年3月14日] (英文).
  244. ^ 中华民国内政部行政院研究发展考核委员会. 政府组织. 行政院. 2013年12月18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45. ^ 杨素. 台湾版中国地图领土为何是1141万平方千米. 凤凰卫视. 2011年12月6日 [2015年12月13日] (简体中文).
  246. ^ 第二节  大陆地区. 行政院新闻局. [2015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247. ^ 何彤. 北洋政府与南京政府的行政区划. 民国春秋. 2011年1月11日 [2015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248. ^ 248.0 248.1 周振鹤. 《中国行政区划通史:中华民国卷》. 中国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7年8月: 第229页至第230页. ISBN 978-7309056044 (简体中文).
  249. ^ 第七节 市 制. 国学书库. 2007年 [2015年12月13日] (简体中文).
  250. ^ 陈叶军. 任进:进一步推动行政区划改革.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1年11月7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251. ^ 李敏智、施浚龙和谢侑道. 美国对中华民国在联合国政策之演变. 东海大学. 2010年6月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52. ^ 252.0 252.1 邱垂正和童振源. 陈水扁政府与马英九政府的中国战略之比较与检讨. 国立政治大学. 2008年9月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253. ^ 邵宗海. 陈水扁“一边一国”主张的分析与两岸关系的影响. 国立台北大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54. ^ Jane Macartney. President Ma Ying-jeou of Taiwan has progress making ties with China. 《泰晤士报》. 2008年8月30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255. ^ 第四章 “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所涉及的宪法问题.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56. ^ 行政院. 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相关解释(89年版).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00年6月1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57. ^ 考试院秘书处. 大陆地区高等学校学历如经采认,仍须具备中华民国国民身份,始能报考国家考试. 考试院. 2008年12月1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58. ^ 中华民国内政部. 地籍测量实施规则. 内政部地政司. 2008年12月1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59. ^ 投资台湾入口网. 何谓大陆地区人民?. 内政部地政司. 2008年12月1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60. ^ 探究民进党的主权观. 《旺报》. 2014年1月24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61. ^ 叶素萍. 外交部:南沙是中华民国领土. 雅虎新闻英语Yahoo! News. 2013年1月15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262. ^ 杨昂. 清帝《逊位诏书》在中华民族统一上的法律意义.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 2012年8月24日 [2014年2月27日] (简体中文).
  263. ^ 1946年1月3日 国民政府承认外蒙独立. 人民网. 2003年8月1日 [2014年2月26日] (简体中文).
  264. ^ Onward to Mongolia. 台湾评论英语Taiwan Review. 2003年1月1日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265. ^ 265.0 265.1 Taiwan 'embassy' changes anger China.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2年2月26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66. ^ 266.0 266.1 有关外蒙古是否为中华民国领土问题说明新闻参考资料.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12年5月21日 [2013年10月17日] (繁体中文).
  267. ^ Morris Rossabi. Modern Mongolia: From Khans to Commissars to Capitalists. 美国伯克利: 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英语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5年4月25日: 第226页至第228页 [2013年10月30日]. ISBN 978-0520244191 (英文). 
  268. ^ Mongolian office to ride into Taipei by end of the year. 《台北时报》. 2002年10月11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69. ^ Taiwan-Mongolia ties move on. 《台北时报》. 2002年9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70. ^ 王照坤. 陆委会:中华民国领土范围不含蒙古. 天空传媒. 2012年5月21日 [2013年10月17日] (繁体中文).
  271. ^ 公众外交协调会. 钓鱼台列屿争议简析.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2年8月16日 [2015年12月20日] (繁体中文).
  272. ^ 南海简介. 中华民国内政部 [2015年12月20日] (繁体中文).
  273. ^ 荆知仁. 《中国立宪史》. 台湾台北: 联经出版. 1984年: 第461页. ISBN 978-9570801224 (繁体中文). 
  274. ^ 林献堂. 近日修改教科书 游揆:中华民国首都在台北市. 今日新闻网. 2002年3月2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75. ^ 275.0 275.1 275.2 275.3 Mátyus Sándor: Ki áll nyerésre a Tajvani-szorosban? – Tajvan sorsdöntő választások előtt. 匈牙利电子期刊存档匈牙利语Elektronikus Periodika Archívum és Adatbázis. 2007年1月 [2014年2月23日] (匈牙利文).
  276. ^ 276.0 276.1 276.2 中华民国外交部. Constitution.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4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77. ^ 277.0 277.1 277.2 277.3 277.4 277.5 277.6 行政院新闻局. Chapter 4: Government.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11. 2011年: 第55页至第65页 (英文).
  278. ^ 前言. 立法院.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79. ^ 279.0 279.1 279.2 279.3 中华民国外交部. Government Structure.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4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280. ^ Kanishka Jayasuriya. Law, Capitalism and Power in Asia: The Rule of Law and Legal Institutions. 英国伦敦: Routledge. 1999年1月9日: 第217页 [2014年2月24日]. ISBN 978-0415197434 (英文). 
  281. ^ 立法委员. 立法院.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82. ^ 中华民国中央选举委员会. 选举. 行政院. 2014年3月13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83. ^ Huang Jei-hsuan. Letter: KMT holds the key. 《台北时报》. 2006年9月14日 [2014年2月24日] (英文).
  284. ^ Taiwan assembly passes changes.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5年6月7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285. ^ 285.0 285.1 谢政道. 《中华民国修宪史》. 台湾台北: 扬智文化. 2007年. ISBN 978-9578188273 (繁体中文). 
  286. ^ 286.0 286.1 任期与任命. 司法院大法官.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87. ^ Additional Articles.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288. ^ 288.0 288.1 林远山. 葛永光谈台湾监察制 “五权分立”优于西方制度. 《大纪元时报》. 2013年11月23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89. ^ 组织简介. 考试院.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90. ^ 荆知仁. 《中国立宪史》. 台湾台北: 联经出版. 1984年. ISBN 978-9570801224 (繁体中文). 
  291. ^ 高全喜. 协商与代表:政协的宪法角色及其变迁. 新浪. 2013年11月2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92. ^ 292.0 292.1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华民国史大事记》. 中国北京: 中华书局. 2011年7月: 第8,251页 [2016年6月11日] (简体中文).
  293. ^ 宪法. 行政院. 2012年5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94. ^ Tom Ginsburg. Judicial Review in New Democracies: Constitutional Courts in Asian Cases.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3年7月23日: 第111页 [2014年2月26日]. ISBN 978-0521520393 (英文). 
  295. ^ 第十四章 宪法的修改. 国立台北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96. ^ 296.0 296.1 296.2 About Us. 中华民国最高法院.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97. ^ 赖丕仁. 英美契约法之损害赔偿范围. 台湾法律网.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298. ^ 法规名称英译统一标准. 中华民国教育部. 2003年7月3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299. ^ 职权. 立法院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00. ^ 陈美珍. 欠税限制出境 拟逐步退场. 2014年2月5日. 扬智联合会计事务所.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01. ^ 陈长文. 天堂不撤守-多边公约国内法化 不能只靠马总统. 立法院. 2012年4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02. ^ 中央法规标准法.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04年5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03. ^ 宪法法庭. 司法院大法官.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04. ^ 陈鉴波. 行政诉讼与行政法院. 《中华百科全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05. ^ 高凤仙赵昌平陈健民沈美真. 专业法庭(院)执行成效之探讨 专案调查研究报告. 监察院. 2013年6月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06. ^ 法院办理军事审判法修正施行后军事法院移送军法案件应行注意事项. 《司法周刊》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07. ^ 谢政道. 第二章 法律的渊源. 国立屏东科技大学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08. ^ Rich Chang. Nation keeps death penalty, but reduces executions. 《台北时报》. 2006年6月2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09. ^ 仝泽蓉. 台湾好多党? 全台286个!. 联合新闻网. 2015年12月4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310. ^ 中华民国外交部. Political Parties.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4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11. ^ Michael Swaine、James Mulvenon和Kevin Pollpeter. Tawian's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ies: Features and Determinants. Rand Publishing. 2001年11月29日: 第30页 [2014年2月27日]. ISBN 978-0833030948 (英文). 
  312. ^ Jim Hoare和Susan Pares. A Political and Economic Dictionary of East Asia. 英国伦敦: Routledge. 2005年5月3日: 第267页 [2014年2月26日]. ISBN 978-1857432589 (英文). 
  313. ^ 冈崎久彦英语Hisahiko Okazaki. No sign of a ‘peace agreement’. 《日本时报》. 2008年12月30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14. ^ 10 Questions: Ma Ying-jeou. 《时代》. 2006年7月10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15. ^ Independence debate.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9年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16. ^ Jane Macartney. War of words after call for independence. 《泰晤士报》. 2007年3月6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17. ^ 317.0 317.1 中华民国外交部. 外交政策与对外关系. 行政院. 2014年3月25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18. ^ 中央通讯社. “台湾具有国家所有特征…”瑞士法院裁定 我有权控告ISO. 《自由时报》. 2008年9月18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19. ^ 张芳明. 日英文报吁国际寻求解决之道 协助台湾入联. 《大纪元时报》. 2007年9月30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20. ^ The Official Position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on China’s Passing of the Anti-secession (Anti-Separation) Law.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05年3月29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21. ^ History.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22. ^ 台湾人口. 中华消费者安保协会.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23. ^ 陈沛郎. 从地域观念看“台湾意识”.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2002年6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24. ^ 王为. 台湾社会政治文化结构变迁及其冲突性特征. 《太平洋学报》. 2012年2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25. ^ 赵怡. 两岸交流 忧喜参半.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13年3月6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26. ^ 杨芙宜. 两岸一边一国 民调:七成民众认同. 《自由时报》. 2014年2月9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27. ^ 曾韦祯. 政大调查 台湾人认同、台独支持率均攀新高. 《自由时报》. 2014年7月11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28. ^ Mattel. 【周一想想】数字台湾:台湾人的国族/国家认同变化. 想想论坛. 2013年9月2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29. ^ 329.0 329.1 Present status.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30. ^ 何经纬. 访谈:谁能问鼎台湾女总统?. 《纽约时报》. 2015年8月19日 [2016年2月16日] (繁体中文).
  331. ^ 331.0 331.1 Taiwan country profile.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6年1月20日 [2016年2月16日] (英文).
  332. ^ 林琳. 美国大西洋月刊讨论台海两岸军事冲突可能性. 非常道探索. 2004年11月2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33. ^ 陈慧萍. TVBS民调 71%希望台湾独立. 《自由时报》. 2013年10月31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34. ^ 澳大利亚日报》. 两岸民调/“永远维持现状” 连2年过半. 新浪. 201年9月9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35. ^ 傅琪贻. 从开罗宣言与中日和约论台湾地位. 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 [2015年9月9日] (繁体中文).
  336. ^ FAR EAST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英国国会. 1955年5月4日 [2015年9月9日] (英文).
  337. ^ 苏瑶崇. 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军事占领体制”与其问题. 台湾南投: 国史馆台湾文献馆. 2009年6月 [2015年9月9日] (繁体中文).
  338. ^ 王超. 重新解读中华民国前期外交史——评川岛真《中国近代外交的形成》. 香港中文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39. ^ 中华民国中山学术文化基金会. 《中山先生建国宏规与实践》. 台湾台北: 秀威资讯. 2011年10月1日: 第59页至第61页. ISBN 978-9868753013 (繁体中文).
  340. ^ Growth in United Nations membership, 1945-present. 联合国.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341. ^ 第五章:安全理事会. 联合国.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342. ^ 王荣川. 蒋经国先生的外交思想(一九七一—一九八八). 国防大学政治作战学院. 2014年5月8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43. ^ 陆以正. 谢长廷先生 请先弄清历史事实.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07年9月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44. ^ 涂成吉. 《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最后日子: 一九七一年台北接受双重代表权之始末》. 台湾台北: 秀威资讯. 2008年8月1日: 第96页至第97页. ISBN 978-9862210574 (繁体中文).
  345. ^ Eyal Propper. How China Views Its National Security. 以色列外交观察协会英语Israel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2000年5月12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46. ^ 许庆雄. 台湾的国际法地位. 台湾国家定位论坛. 2001年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47. ^ Sergo Turmanidze. Status of the De Facto State in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汉堡州立大学图书馆德语Staats- und Universitätsbibliothek Hamburg. 2010年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48. ^ 邦交国.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49. ^ 萧琇安. 第七场【现代国际法讲堂】─ 萧琇安研究员:国际法“承认理论”的新视野. 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 2012年12月18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50. ^ Taiwan brief. 外交贸易部英语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Australia). 2014年4月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51. ^ Wei-chin Lee. Diplomatic Impetus and Altruistic Impulse: NGOs and the Expansion of Taiwan’s International Space. 布卢姆金斯学会. 2012年7月16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52. ^ 邵宗海. 《两岸关系: 两岸共识与两岸岐见》. 台湾台北: 五南文化. 1998年: 第413页至第416页. ISBN 978-9571115306 (繁体中文).
  353. ^ Wei-chin Lee. Notes on non-OECD providers of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2011年10月14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54. ^ Pobzeb Vang. Five Principles of Chinese Foreign Policies. 美国布卢明顿: AuthorHouse英语AuthorHouse. 2008年4月12日: 第46页 [2014年2月27日]. ISBN 978-1434369710 (英文). 
  355. ^ ROC nationals now eligible for preferential visa treatment from 142 countries and areas.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5年5月4日 [2016年8月18日] (英文).
  356. ^ J. Michael Cole. UN told to drop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cable. 《台北时报》. 2011年9月6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57. ^ Jean-Marie Henckaerts. International Status of Taiwan in the New World Order:Legal and Political Considerations. 美国波士顿: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英语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1996年9月12日: 第96页至第97页 [2014年2月27日]. ISBN 978-9041109293 (英文). 
  358. ^ 苏永耀和陈慧萍. 外交休兵误台 深陷主权危机. 《自由时报》. 2011年5月16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59. ^ 359.0 359.1 359.2 林梳云. 中未休兵没活路 外交成效露马脚. 《玉山周报》. 2011年2月22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60. ^ JOHN TKACIK ON TAIWAN: Taiwan’s ‘undetermined’ status. 《台北时报》. 2009年5月13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61. ^ Joy Su. WHO application: a question of health or politics?. 《台北时报》. 2004年5月19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62. ^ 陈隆志. 台湾与联合国─回顾与展望. 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63. ^ 吴志中. 消失中之国家主权—兼论马政府放弃推动台湾入联. 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 [2016年1月5日] (繁体中文).
  364. ^ 李敏智、施浚龙和谢侑道. 美国对中华民国在联合国政策之演变. 东海大学. 2010年6月15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65. ^ Taiwan and the United Nations. New Taiwan. 2004年2月24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66. ^ Taiwan. 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 2008年3月25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67. ^ Messages from Directors. 台湾民主基金会.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68. ^ 宣布加注“TAIWAN”之新版护照将于八月一日起接受预约申请记者会答询纪要.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03年7月28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69. ^ Taiwan insists on ‘Chinese Taipei’. 《英文中国邮报》. 2008年7月25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70. ^ 林家荣. 我国参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农业活动之现况与展望.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71. ^ DECISIONS ADOPTED BY THE EXECUTIVE BOARD AT ITS 188th SESSION .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 2011年11月30日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372. ^ 李姿慧和王家俊. 等42年 台返国际民航组织. 《苹果日报》. 2013年9月14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73. ^ 陈隆志. 台湾与联合国专门机构. 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 2010年3月30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374. ^ 陈荣骧. 台商对中国大陆经济发展之贡献. 国立台北大学. 2010年12月31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75. ^ 两岸经贸“积极管理、有效开放”配套机制.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06年3月22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76. ^ 第三章 我国公民投票法立法过程之探讨.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77. ^ 王鹏捷. 马16字箴言 党政高层:强调正视现实. 《中央日报》. 2009年7月2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78. ^ 陈隆志. 马政府外交休兵伤害台湾国家主权. 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 2009年6月30日 [2015年1月26日] (繁体中文).
  379. ^ 曾韦祯和曹郁芬. 中促美修台湾关系法 绿批马外交休克. 《自由时报》. 2011年5月21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80. ^ Sophie Yu和Jane Macartney. Direct flights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mark new era of improved relations. 《泰晤士报》. 2008年12月16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81. ^ 王鹏捷. 两岸直接三通今日全面启动 掀开历史新页. 中国新闻社. 2008年12月15日 [2016年1月25日] (繁体中文).
  382. ^ 台湾政经成就 政治学大师编入大学用书. 中央通讯社. 2010年8月3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83. ^ 陈斌华、张展鹏和齐湘辉. “张王会”成功举行两岸关系再获重大突破. 新华网. 2014年2月11日 [2014年2月27日] (简体中文).
  384. ^ 彭博社. 两个女人的战争:陆台关系的未来走到了十字路口. 《南华早报》. 2015年7月21日 [2016年8月18日] (繁体中文).
  385. ^ 单厚之. 旺报观点-敏感时期 两岸关系步步为营. 中时电子报. 2015年9月12日 [2016年8月18日] (繁体中文).
  386. ^ 许铭洲. 华邮预测:2016前中台关系不被看好. 民报. 2014年2月12日 [2016年8月18日] (繁体中文).
  387. ^ 马英九"非国与国"特殊关系论引关注. BBC中文网. 2008年9月4日 [2015年1月27日] (繁体中文).
  388. ^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两岸关系. 行政院. 2014年3月14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89. ^ 马英九: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 《大公报》. 2015年5月26日 [2016年1月27日] (繁体中文).
  390. ^ Impulsa Taiwan la reconciliación. 墨西哥出版集团英语Organizacion Editorial Mexicana. 2008年9月2日 [2014年2月27日] (西班牙文). 
  391. ^ 就职演说 马:一国两区是两岸最理性务实定位. ETtoday 东森新闻云. 2012年5月20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92. ^ 陈民峰. 一个九二共识各自表述.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5年11月8日 [2016年1月24日] (繁体中文).
  393. ^ Suisheng Zhao.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Mainland China, Taiwan and the 1995-1996 Crisis.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2013年10月23日: 第91页. ISBN 978-1136685293 (繁体中文).
  394. ^ 394.0 394.1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The One-China Principle and the Taiwan Issue(2000).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2005年7月27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395. ^ 张芳明. 日英文报吁国际寻求解决之道 协助台湾入联. 多维新闻. 2007年9月3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96. ^ 郑浩中. 圣卢西亚搭上台湾不舍大陆 两岸凯子外交热打. 阿波罗新闻网. 2007年4月26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397. ^ 我们对一国两制之看法.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1998年7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98. ^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2005年7月2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399. ^ 华盛顿邮报》. “China's Threats”. 台湾人公共事务会. 2000年2月23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00. ^ 第五章 反分裂国家法的规范性与对台政策走向.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01. ^ 许绍轩. 中国军力报告:两岸军事对峙未变. 《自由时报》. 2008年8月3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02. ^ Robert Sherman. Liancheng / Lianfeng. 美国科学家联盟. 2000年5月12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03. ^ 403.0 403.1 403.2 2004 National Defense Report. 台湾台北: 中华民国国防部. 2004年: 第89页至第90页 (英文).
  404. ^ 宝申. 布什反对台试图改变台海现状. 《大纪元时报》. 2003年12月9日 [2016年1月25日] (繁体中文).
  405. ^ 谢安. 美国再呼吁 任何片面改变现状的举动是危险的. 《自立晚报》. 2003年12月12日 [2016年1月25日] (繁体中文).
  406. ^ 美国众议院. Overview of U.S. Policy Toward Taiwan, James A. Kelly,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Testimony at a hearing on Taiwan. 曼荷莲学院. 2004年4月21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07. ^ 407.0 407.1 407.2 中华民国国防部. 国防. 行政院. 2014年3月13日 [2014年2月26日] (繁体中文).
  408. ^ Introduction. GlobalSecurity.org英语GlobalSecurity.org. [2014年2月26日] (英文).
  409. ^ 许绍轩. 马虽释善意 陈肇敏︰中对台导弹续增. 《自由时报》. 2008年8月27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10. ^ 410.0 410.1 M. Taylor Fravel. Towards Civilian Supremacy: Civil-Military Relations in Taiwan's Democratization. SAGE出版集团. 2002年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11. ^ Committed to Taiwan. 《华尔街日报》. 2001年4月26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12. ^ 缪宇纶. 向官兵贺年 总统:花钱采购武器“就要用”. 苦劳网. 2012年1月2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13. ^ 总统主持中华民国建国97年国庆典礼.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08年10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14. ^ Michael Swaine、James Mulvenon和Kevin Pollpeter. Tawian's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ies: Features and Determinants. Rand Publishing. 2001年11月29日 [2014年2月27日]. ISBN 978-0833030948 (英文). 
  415. ^ 陈布雷. 《蒋介石先生年表:一八八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至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 台湾台北: 国防部政治作战局. 1978年. (繁体中文).
  416. ^ 松田康博. 《蒋介石的领导风格与迁台战略》. 中国香港: 商务印书馆. 2009年12月. (繁体中文).
  417. ^ Michael Swaine、James Mulvenon和Kevin Pollpeter. Tawian's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ies: Features and Determinants. Rand Publishing. 2001年11月29日: 第65页 [2014年2月27日]. ISBN 978-0833030948 (英文). 
  418. ^ 陆军军官学校. 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 [2015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419. ^ 空军官校简介. 中华民国空军军官学校. 2015年4月15日 [2015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420. ^ William Bishop. Women Take Command. 《今日台湾》. 2004年1月1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21. ^ Taiwan Yearbook 2005. 台湾: 行政院新闻局. 2005年10月. ISBN 978-9860028980 (英文). 
  422. ^ 中华民国外交部. Compulsory Military Service.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4月23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23. ^ Military alternative in Taiwan.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00年5月1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24. ^ 中华民国国家发展委员会. 中华民国103年国家发展计划. 行政院. 2014年3月1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25. ^ 寇谧将. The myth: a professional military in five years. 《台北时报》. 2009年3月21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26. ^ Lawrence Chung. Taiwan to end conscription, cut force's size. 《南华早报》. 2009年3月10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27. ^ 彭博通讯社. Taiwan to shorten conscription term to one year. Taiwan News. 2008年12月3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28. ^ 第二节 国防财力. 中华民国国防部. 2011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29. ^ 台湾关系法. 美国在台协会. 1979年1月1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430. ^ Stephen J. Yates.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fter 20 Years: Keys to Past and Future Success. 美国传统基金会. 1999年4月16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31. ^ 美国对台军售大事记. 美国之音. 2013年7月10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432. ^ Jean-Pierre Cabestan. France's Taiwan Policy: A Case of Shopkeeper Diplomacy. Canadian Energy Research Institute. 2001年1月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33. ^ 美联社. Taiwan trying to shore up weapons support. 《今日美国》. 2004年9月24日 [2014年2月27日] (英文).
  434. ^ 丹尼·罗德里克. Getting Interventions Right: how South Korea and Taiwan grew rich. 哈佛大学 [2016年8月19日] (英文).
  435. ^ Chinese Taipei’s Self-Assessment Report for the APEC-OECD Integrated Checklist on Regulatory Reform. 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 2006年9月 [2016年8月18日] (英文).
  436. ^ Kelly Her. Privatization Set in Motion. 台湾评论英语Taiwan Review. 2005年12月1日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437. ^ 许松根. 出口扩张与产业升级:战后台湾的个案研究. 淡江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38. ^ Matleena Kniivilä.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nd economic growth: Implications for poverty reduction and income inequality. 联合国.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39. ^ List of TAITRA domestic and overseas offices. 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40. ^ Economic Forecast in Chinese. 中华经济研究院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41. ^ The Taiwan ASEAN Studies Center (TASC). 中华经济研究院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42. ^ 第三章 中小企业的发展.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43. ^ 王立德和陈智伟. 第二章 台湾的出口概况. 国立政治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44. ^ LME lists Taiwanese port as new delivery location. 伦敦金属交易所. 2013年6月17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45. ^ 国民所得统计摘要. 行政院主计总处. 2015年8月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446. ^ 中华民国经济部. 进出口贸易量. 行政院. 2015年3月23日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447. ^ 李樱穗. 产业结构变迁与服务业发展策略之研究. 国立空中大学. 2013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48. ^ 表二:各业产值概况. 中华经济研究院.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449. ^ 经济部技术处. 2008 White Paper on Taiwan Industrial Technology. 台湾台北: 中华民国经济部. 2008年: 第5页 (英文).
  450. ^ 中华民国进口贸易前五十名国家. 中华民国经济部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51. ^ 四、对外贸易. 中华经济研究院. 2016年8月8日 [2016年8月8日] (繁体中文).
  452. ^ 中华民国出口贸易前五十名国家. 中华民国经济部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53. ^ 费尔·哈丁英语Phil Harding (BBC executive). Taiwan's Grand Hotel welcome for Chinese visitors.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0年1月23日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454. ^ Peter Morris. Taiwan business in China supports opposition. 亚洲时报在线. 2004年2月4日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455. ^ Jenny W. Hsu和Aries Poon. Taiwan, Singapore Sign Free-Trade Pact. 《华尔街时报》. 2013年11月7日 (英文).
  456. ^ Lucy Craymer和Fanny Liu. Taiwan and New Zealand Sign Free-Trade Agreement. 《华尔街时报》. 2013年7月10日 (英文).
  457. ^ Jay Chen、Huang Chiao-wen和James Lee. Taiwan states position on TPP in talks with U.S. officials (update). 中央通讯社. 2014年4月5日 [2016年8月19日] (英文).
  458. ^ Sheryl Tibung. A Primer on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史汀生中心. 2012年10月9日 [2016年8月19日] (英文).
  459. ^ Zhao Yinan. Hong Kong, Taiwan seek to join AIIB. 《中国日报》. 2015年4月2日 [2016年8月19日] (英文).
  460. ^ 颜真真. 续创新高! 4月外汇存底增至4191.99亿美元. 今日新闻网. 2014年5月3日 [2014年12月18日] (繁体中文).
  461. ^ 王立德和陈智伟. 我外汇存底 12月续创新高. 《苹果日报》. 2013年1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62. ^ 颜真真. 外汇存底. 中华民国中央银行. 2015年7月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463. ^ 高照芬. 台湾外汇存底续创新高 排名世界第4. 中央通讯社. 2010年1月5日 [2016年8月18日] (繁体中文).
  464. ^ 中央情报局. RESERVES OF FOREIGN EXCHANGE AND GOLD. 《世界概况》.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465. ^ 465.0 465.1 Taiwan The risk of marginalisation Economic situation and trade relations with the EU. 欧洲议会. 2013年10月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466. ^ 5.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467. ^ 1. Select Country Groups (aggregated data).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15年10月 [2016年8月18日] (英文).
  468. ^ Taiwan, China. 世界经济论坛. 2015年 (英文).
  469. ^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4–2015. 世界经济论坛. 2015年 (英文).
  470. ^ John Liu. Taiwan best in Asia for entrepreneurs. 《英文中国邮报》. 2014年11月21日 (英文).
  471. ^ 471.0 471.1 Timothy J. Sturgeon和Momoko Kawakami. Global Value Chains in the Electronics Industry. 联合国统计司英语United Nations Statistics Division. 2010年9月 (英文).
  472. ^ 邱晓嘉. 产业外移的危机与转机.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00年9月31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73. ^ Yang Ya-Hwei. Coping with Asian financial crisis: The Taiwan experience. 韩国首尔: Seoul Journal of Economics. 1998年1月1日 (英文).
  474. ^ 474.0 474.1 〈社论〉“产业外移中国,台湾熄火”的警讯出现了!. 《自由时报》. 2005年7月2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75. ^ 陈水扁"执政"8年 岛内失业率平均超过4%. 华夏经纬网. 2008年5月23日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476. ^ 萧旭岑. 盛治仁国民党中常会演说:41%民众认失业肇因台商西进. 苦劳网. 2007年6月21日 [2014年2月27日] (繁体中文).
  477. ^ 郑琪芳和洪素卿. 史上新高 失业率首度破6. 《自由时报》. 2009年8月2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78. ^ 史上新高 失业率首度破6. 中华民国统计资讯网 [2015年8月16日] (繁体中文).
  479. ^ Economy would improve with more flexibility and more competitiveness. 世界贸易组织. 2010年7月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80. ^ TRANSFORMING ECONOMIES Making industrial policy work for growth, jobs and development. 国际劳工组织. 2014年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81. ^ RETHINKING INDUSTRIAL POLICY.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 2007年4月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82. ^ Policy Brief. 联合国大学.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83. ^ 加入WTO. 国立中央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84. ^ Chinese Taipei.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85. ^ Chinese Taipei Business Council of ICC. 国际商会英语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486. ^ 486.0 486.1 486.2 486.3 行政院新闻局. Telecommunications.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2009年 (英文).
  487. ^ 公路分类. 中华民国交通部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88. ^ 中华民国 100 年交通部公路总局统计年报. 中华民国交通部. 2012年8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89. ^ 李奇. 第三波高速路即将陆续上线. 中华民国国家发展委员会. 2007年9月14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0. ^ 中华民国交通部. 陆运. 行政院. 2013年8月1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1. ^ 陈世圯和凃维穗. 花东快速公路为发展东部经济之重要基层建设.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13年3月6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2. ^ 雪山隧道命名. 国立交通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3. ^ 493.0 493.1 493.2 493.3 493.4 行政院新闻局. Transportation.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2009年 (英文).
  494. ^ 中华民国交通部. 台铁. 行政院.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5. ^ 民国102年(1月至12月). 台湾铁路管理局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6. ^ 施秋羽. 台湾交通部部长谈高铁前景 加州高铁面临地广人稀挑战. 新浪. 2011年9月13日 [2016年8月18日] (繁体中文).
  497. ^ 中华民国交通部. 南北高速铁路. 行政院.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498. ^ 黄立翔. 4月破产?高铁去年大赚55亿 打脸交部. 《自由时报》. 2015年5月1日 [2016年8月18日] (繁体中文).
  499. ^ 中华民国交通部. 捷运. 行政院.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0. ^ 500.0 500.1 中华民国交通部. 海运. 行政院.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1. ^ 台湾地区国际港附近海域海气象现场调查分析研究. 交通部运输研究所. 2003年6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2. ^ 高雄港首度输天津 全球排名掉到13. 《中国评论》. 2012年2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3. ^ 中华民国交通部. 空运. 行政院.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4. ^ 交通环境资源处. 交通部. 行政院. 2013年2月18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5. ^ 陈奕志. 高铁通车一年对运输业的影响.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08年2月1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6. ^ Current Situation. 经济部能源局.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07. ^ 台北自来水事业处市政品质意见调查. 国立台北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08. ^ History. 台湾自来水公司.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09. ^ Chunghwa Post Co., Ltd. Company Profile. Google财经.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10. ^ 中华民国交通部. 邮政. 行政院. 2014年3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11. ^ 主要股东. 中华电信. 2014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12. ^ Chunghwa Telecom Co., Ltd (ADR). 雅虎财经英语Yahoo! Finance.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13. ^ 513.0 513.1 中华民国外交部. Telecommunications.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5月27日 [2014年2月28日] (英文).
  514. ^ 中华民国交通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 电信. 行政院. 2014年4月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15. ^ 刘林生. 《中国历史》. 中国长沙: 岳麓书社. 1997年6月1日: 第71页至第75页. (简体中文)
  516. ^ 《中国近代现代史》. 中国北京: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3年12月1日: 第77页至第84页. ISBN 978-7107151941 (简体中文).
  517. ^ 台湾科学普及发展史. 国立成功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18. ^ 第十六章 台湾的科技发展与成就. 中国文化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19. ^ 519.0 519.1 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 《台湾科技产业惊叹号》. 台湾台北: 远流出版公司. 2010年9月3日. ISBN 978-9573265672 (繁体中文). 
  520. ^ 公会简介. 台湾科学工业园区科学工业同业公会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21. ^ 遨游星际 今年…从工博馆开始. 国立科学工艺博物馆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22. ^ Tain-Jy Chen和Ying-Hua Ku. The Development of Taiwan's Personal Computer Industry. アジア成長研究所. 2002年5月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523. ^ Benjamin Sutherland. No Moore?. 《经济学人》. 2013年11月8日 [2016年8月18日] (英文).
  524. ^ 六大新兴产业. 中华民国国家发展委员会. 2009年10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25. ^ 国籍法.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06年1月27日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26. ^ 中华民国内政部. 人口. 行政院. 2014年3月12日 [2014年9月8日] (繁体中文).
  527. ^ 一点问题都没有 内政部:林书豪百分百是中华民国国民. ETtoday 东森新闻云. 2012年7月23日 [2014年9月8日] (繁体中文).
  528. ^ 528.0 528.1 528.2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14. 行政院. 2014年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29. ^ 529.0 529.1 外劳资讯通. 新北市政府劳工局. 2011年9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30. ^ 李筱峰. 《台湾史100件大事》. 台湾台北: 玉山社. 1999年10月. ISBN 978-9578246256 (繁体中文).
  531. ^ 王甫昌. 《当代台湾社会的族群想像》. 台湾台北: 群学出版有限公司. 2003年12月. ISBN 978-9572899014 (繁体中文).
  532. ^ 高格孚. 《风和日暖:台湾外省人与国家认同的转变》. 台湾台北: 允晨文化. 2004年1月. (繁体中文).
  533. ^ J. Makeham和A. Hsiau. Cultural, Ethnic, and Political Nationalism in Contemporary Taiwan: Bentuhua. 英国伦敦: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 2005年8月20日: 第4页至第5页 [2016年8月15日]. ISBN 978-1403970206 (英文). 
  534. ^ Stevan Harrell和Huang Chun-chieh. Cultural Change In Postwar Taiwan. 美国波德: Westview Press出版公司英语Westview Press. 1994年4月10日: 第14页至第15页. ISBN 978-0813386324 (英文). 
  535. ^ Trista di Genova. Study explores the 'Kinmen Identity'. 《英文中国邮报》. 2007年7月11日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36. ^ 行政院客家委员会委托研究报告 99 年至 100 年全国客家人口基础资料调查研究. 中华民国客家委员会. 2011年4月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37. ^ 郑弘斌. 台湾人的构成. 台湾海外网. [2014年3月2日] (繁体中文).
  538. ^ 胡清晖. 闽客族群 85%有原住民血统. 《自由时报》. 2007年11月18日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39. ^ 陈叔倬和段洪坤. 平埔血源与台湾国族血统论.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2008年12月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40. ^ 陈叔倬和段洪坤. 台湾原住民祖源基因检验的理论与统计谬误 回应林妈利的〈再谈85%带原住民的基因〉.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2009年12月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41. ^ 徐富珍和陈信木. 蕃薯+芋头=台湾土豆?——台湾当前族群认同状况比较分析. 国立台湾大学. 2004年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42. ^ John F. Copper. Taiwan: Nation-State or Province?. 美国波德: Westview Press出版公司英语Westview Press. 2003年1月10日: 第12页至第13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813339559 (英文). 
  543. ^ A-Chin Hsiau. Contemporary Taiwanese Cultural Nationalism.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2003年9月2日: 第105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1134736713 (英文). 
  544. ^ 544.0 544.1 Robert Blust. Subgrouping, circularity and extinction: some issues in Austronesian comparative linguistics. 台湾台北: 中央研究院. 1999年: 第31页至第94页 (英文).
  545. ^ Catherine Hill、Pedro Soares、Maru Mormina、Vincent Macaulay、Dougie Clarke、Petya B. Blumbach、Matthieu Vizuete-Forster、Peter Forster、 David Bulbeck、Stephen Oppenheimer和Martin Richards. A Mitochondrial Stratigraphy for Island Southeast Asia. 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 2007年1月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46. ^ Jean A Trejaut、Toomas Kivisild、Jun Hun Loo、Chien Liang Lee、Chun Lin He、Chia Jung Hsu、Zheng Yuan Li和Marie Lin1. Traces of Archaic Mitochondrial Lineages Persist in Austronesian-Speaking Formosan Populations. 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 2005年5月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47. ^ Michael I. Bird、Geoffrey Hope和David Taylorc. Populating PEP II: the dispersal of humans and agriculture through Austral-Asia and Oceania. ScienceDirect. 2004年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48. ^ Foreign News: PROGRESS ON FORMOSA. 《时代》. 1952年7月28日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49. ^ 陈芷凡. 再现福尔摩沙──西人游历笔记中的台湾原住民. 中华民国原住民族委员会. 2012年10月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50. ^ Lambert van der Aalsvoort. 《风中之叶:福尔摩沙见闻录》. 台湾台北: 《经典杂志》. 2002年8月13日. ISBN 978-9868030428 (繁体中文).
  551. ^ 行政院新闻局. 族群. 行政院. 2014年4月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52. ^ 原住民人口数统计资料. 中华民国原住民族委员会. 2016年8月5日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553. ^ 现住原住民人口数按性别、原住民身份及族别分. 中华民国原住民族委员会. 2014年7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54. ^ 内政部户政司. 现住原住民人数 Indigenous People. 中华民国内政部. 2014年2月10日 [2014年3月2日] (繁体中文).
  555. ^ An Overview of Taiwan’s Indigenous Groups. 行政院新闻局. 2006年 [2014年3月2日] (英文).
  556. ^ 居住台闽地区外籍人口概况. 行政院主计总处. 2010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57. ^ 《中华民国建国以来的一件大事:国语运动》. 台湾台北: 中国语文月刊杂志社. 1971年 (繁体中文).
  558. ^ 558.0 558.1 教育部国语推行委员会简介. 国家教育研究院. [2014年3月2日] (繁体中文).
  559. ^ 《中华民国教育年鉴:第4期》. 台湾新北: 正中书局. 1974年 (繁体中文).
  560. ^ 何秋堇. 《注音符号的文化演现》. 台湾台北: 秀威资讯. 2012年5月1日: 第49页. ISBN 978-9862219157 (繁体中文).
  561. ^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国音学》. 台湾新店: 正中书局. 2008年: 第614页. ISBN 978-9570918083 (繁体中文).
  562. ^ 王均. 《当代中国的文字改革》. 中国: 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5年 (简体中文).
  563. ^ “文学革命”与新文学之蔚兴. 中华民国教育部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64. ^ 564.0 564.1 564.2 行政院新闻局. Languages.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11. 2011年 (英文).
  565. ^ 565.0 565.1 陈贞臻. 我国小学国语科课程标准之演变及其内涵分析(1902-1993). 台湾台北: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繁体中文).
  566. ^ 大众运输工具播音语言平等保障法.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00年4月19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567. ^ 法院组织法.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16年6月22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568. ^ 监狱行刑法施行细则.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05年9月23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569. ^ 洪惟仁. 台湾的语言政策何去何从. 各国语言政策研讨会. [2014年3月2日] (繁体中文).
  570. ^ People and Language. 行政院 [2016年8月15日] (英文).
  571. ^ 古国顺、罗肇锦、何石松、吕嵩雁、徐贵荣、涂春景、琼荣富、刘钦清和刘醇鑫. 《台湾客语概论》. 台湾台北: 五南文化. 2007年: 第7页. ISBN 978-9571140124 (繁体中文).
  572. ^ Murray A. Rubinstein. The Other Taiwan, 1945-92.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1994年8月4日: 第362页. ISBN 978-1563241932 (英文).
  573. ^ 韩可龙闽南语Henning Klöter. Language Policy in the KMT and DPP eras. China Perspectives. 2004年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574. ^ 邱湘云. 闽客方言比较的文献的回顾与展望. 国立成功大学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75. ^ Silvie Liao. A Perceptual Dialect Study of Taiwan Mandarin: Language Attitudes in the Era of Political Battle. 20th North American Conference on Chinese Linguistics. 2008年 [2016年8月15日] (英文).
  576. ^ Lynn F. Lee. Languages in Taiwan Today. 台湾台北: 行政院新闻局 (英文).
  577. ^ 林怡珍. 婚姻与族群边界-以马祖旅台人士为例. 辅仁大学. 2012年11月 [2014年3月2日] (繁体中文).
  578. ^ 中华民国内政部. 语言. 行政院. 2012年5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579. ^ Elizabeth Zeitoun和Ching-Hua Yu. The Formosan Language Archive: Linguistic Analysis and Language Processing.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and Chinese Language Processing. 2005年6月2日 [2014年3月2日] (英文).
  580. ^ 陈奇禄. 《从帝大到台大》. 台湾台北: 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 2002年: 第266页. ISBN 978-9570122107 (繁体中文).
  581. ^ 杨允言、张学谦和吕美亲. 《台语文运动访谈暨史料汇编》. 台湾: Ungian Iunn. 2008年: 第317页. ISBN 978-9860132946 (繁体中文).
  582. ^ 国立台湾图书馆. 《中华民国政府出版品目录汇编》. 台湾新北: 国立台湾图书馆. 1995年. ISBN 978-9576782084 (繁体中文).
  583. ^ 行政院主计总处. 6岁以上本国籍常住人口在家使用语言情形. 中华民国统计资讯网. 2010年 [2014年3月2日] (繁体中文).
  584. ^ 陈正茂. 《世纪交错杂感录:陈正茂随思笔记》. 台湾台北: 秀威资讯. 2011年2月1日: 第221页. ISBN 978-9862216248 (繁体中文).
  585. ^ 蓝顺德. 《教科书政策与制度》. 台湾: 五南文化. 2006年: 第127页. ISBN 978-9571141084 (繁体中文).
  586. ^ 586.0 586.1 586.2 586.3 国际信息局. 美国国务院发布《2002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美国在台协会. 2002年10月8日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87. ^ 国际信息局. 200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 台湾部分. 美国在台协会. 2009年10月28日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88. ^ 588.0 588.1 588.2 中华民国内政部. 台湾的民间信仰. 行政院. 2016年3月24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589. ^ 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劳工局英语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200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 台湾部分. 美国国务院. 2009年10月28日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90. ^ 行政院新闻局. 22. Religion. Taiwan Yearbook 2011. 2006年 [2014年3月8日] (英文).
  591. ^ 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英语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Taiwan. 美国国务院. 2010年11月17日 [2014年3月8日] (英文). 
  592. ^ 台湾民间信仰 台湾发展概况. 世界宗教博物馆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93. ^ 593.0 593.1 黄俊杰. 儒家思想对中国宗教的作用及其世界意义. 国立台湾大学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94. ^ 宗教信仰. 交通部观光局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95. ^ 杨惠南. 台湾民间宗教的中国意识. 台湾教授协会 [2014年3月8日] (繁体中文).
  596. ^ Michael Stainton. Presbyterians and the Aboriginal Revitalization Movement in Taiwan. 文化生存英语Cultural Survival. 2002年 [2014年3月8日] (英文). 
  597. ^ 表23:各宗教教务概况(General Condition of Religions). 中华民国内政部. 2014年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598. ^ 中央通讯社. 15,000 temples. Taiwan News. 2008年7月28日 [2014年3月8日] (英文).
  599. ^ 599.0 599.1 行政院发言人办公室.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13. 台湾: 行政院新闻局. 2013年11月1日: 第208页. ISBN 978-9860384178 (英文). 
  600. ^ 600.0 600.1 行政院新闻局. Folk Arts.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2009年 (英文).
  601. ^ Alison Hsiao.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completes restructuring. 《台北时报》. 2013年7月24日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02. ^ 602.0 602.1 602.2 Tsung-Mei Cheng. Taiwan’s New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Program: Genesis And Experience So Far. 《卫生事务》. 2003年5月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603. ^ 卫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险署. 卫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险署. [2014年3月15日] (繁体中文).
  604. ^ 部分负担及差额负担制度研究报告.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 2002年7月22日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605. ^ 健保自付差额医疗材料费用. 卫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险署. 2016年7月28日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606. ^ Cecilia Fanchiang. New IC health insurance card expected to offer many benefits. 《今日台湾》. 2004年1月2日 [2016年8月17日] (英文).
  607. ^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全民健康保险. 行政院. 2014年3月20日 [2014年3月15日] (繁体中文).
  608. ^ 李柏锋. 真的搞懂二代健保 你会骂得更大声. 《商业周刊》. 2012年10月4日 [2016年8月17日] (繁体中文).
  609. ^ 609.0 609.1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101年国人主要死因统计结果. 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 2013年6月6日 [2014年3月15日] (繁体中文).
  610. ^ 陈梅英和林惠琴. 生育率全球最低 未来台湾将又老又穷. 雅虎新闻英语Yahoo! News. 2014年11月11日 [2014年12月4日] (繁体中文).
  611. ^ 611.0 611.1 611.2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健康指标. 行政院. 2014年3月2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12. ^ 游能俊. 台湾人60岁以上,每五人就有一位糖尿病. 《康健杂志》. 2014年1月24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13. ^ 613.0 613.1 613.2 中华民国外交部. Social Welfare. 行政院新闻局. 2010年5月27日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614. ^ 614.0 614.1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医疗照顾体系. 行政院. 2014年3月2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15. ^ 615.0 615.1 行政院新闻局. Public health.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2009年 (英文).
  616. ^ 616.0 616.1 国会图书馆. COUNTRY PROFILE: TAIWAN. 国会图书馆国家研究英语Library of Congress Country Studies. 2005年3月 (英文).
  617. ^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传统中医. 行政院. 2014年3月2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18. ^ 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2014年3月15日] (繁体中文).
  619. ^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传染病防治与健康促进. 行政院. 2014年3月2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20. ^ 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 食品药物管理. 行政院. 2014年3月20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21. ^ 621.0 621.1 The Story of Taiwan-Education Taiwan's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and Present Situation. 行政院新闻局.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22. ^ Grace Mak和Gerard Postiglione. Asian Higher Education: An International Handbook and Reference Guide. 美国西港(Westpor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英语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7年3月25日: 第346页至第348页 [2014年3月18日]. ISBN 978-0313289019 (英文). 
  623. ^ 623.0 623.1 中华民国教育部. 教育制度. 行政院. 2014年3月2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24. ^ 中华民国教育部. 教育发展. 行政院. 2014年4月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25. ^ 中华民国教育部. 教育现况. 行政院. 2014年4月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26. ^ 104学年度大专校院名录. 中华民国教育部. 2015年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27. ^ 《2013技职教育手册》. 台湾台北: 中华民国教育部. 2013年: 第9页 (繁体中文).
  628. ^ 亚洲百大大学排名 台湾13所上榜. 《苹果日报》. 2014年6月19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29. ^ 刘嘉韵. 十二年国教 全教会建议2011年实施. 《大纪元时报》. 2007年4月16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30. ^ Talk of the day -- Taiwan's education to enter new era. 中央通讯社. 2011年1月2日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31. ^ 申慧媛、黄忠荣和彭显钧. 民国100年 国教全面向下延伸一年. 《大纪元时报》. 2007年10月13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32. ^ Gary W. Phillips. Chance Favors the Prepared Mind:Mathematics and Science Indicators for Comparing States and Nations (PDF). 美国研究机构英语American Institutes for Research. 2007年11月17日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33. ^ Chapter 1 International Student Achievement in Mathematics (PDF). 国际教育成绩评估协会. 2003年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34. ^ Chapter 1 International Student Achievement in Science (PDF). 国际教育成绩评估协会. 2003年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35. ^ Anthony Lawrance. Betting on Taiwan's future with the Nankang software park. 《台北时报》. 1999年11月1日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36. ^ Kevin Bucknall. Chinese Business Etiquette and Culture. C&M Online Media. 2002年1月6日: 第15页. ISBN 978-0917990441 (英文). 
  637. ^ 简立欣. 我留学人数回升 创5年来新高. 中时电子报. 2015年10月10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38. ^ 联合早报》. 大学排名落后马国学生出国留学者激增. 出国在线. 2009年12月21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639. ^ 中央通讯社. Over 70% of Taiwanese parents send kids to English bushibans. 《台北时报》. 2005年9月2日 [2014年3月18日] (英文).
  640. ^ Douglas C. Smith. Middle Education in the Middle Kingdom: The Chinese Junior High School in Modern Taiwan. 美国西港(Westpor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英语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7年1月25日: 第21页 [2014年3月18日]. ISBN 978-0275956417 (英文). 
  641. ^ 中华民国教育部. 终身教育. 行政院. 2014年4月3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42. ^ 林照真. 8个理由 催生媒体观察组织────我们为什么要成立媒体观察组织. 台湾新闻记者协会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43. ^ 管中祥. 媒体观察:新自由主义下的媒体运动. 《台湾立报》. 2004年12月17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44. ^ 644.0 644.1 644.2 644.3 644.4 644.5 行政院新闻局. Mass Media. 台湾台北: 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9. 2009年 (英文).
  645. ^ 黄国治. 春来春又去──报禁解除20年. 《台湾光华杂志》. 2008年1月 [2014年3月18日] (繁体中文).
  646. ^ 646.0 646.1 646.2 646.3 646.4 中华民国文化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 大众传播. 行政院. 2014年4月3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47. ^ 647.0 647.1 Taiwan profile: Media.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48. ^ 648.0 648.1 陈如娇和叶濬明. 蚵仔煎赢珍奶 台湾美食之冠. 《苹果日报》. 2007年6月1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49. ^ 649.0 649.1 郭忠豪. 这座岛屿,胃纳如洋 ─ 变迁中的台湾食物. 《人籁论辨月刊》. 2013年9月2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50. ^ 台湾的渔业. 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51. ^ 651.0 651.1 651.2 651.3 mwr23929. 台湾菜的介绍. 美食家. 2013年9月2日 [2016年8月15日] (简体中文).
  652. ^ 652.0 652.1 652.2 The Cuisine of Taiwan. Wokme.com Asian Cooking Guide.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53. ^ 杨纪代. 美食点滴:民以食为天. 《大纪元时报》. 2010年10月28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54. ^ 张琼方. 饮食革命──素食正流行. 《台湾光华杂志》. 1997年2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55. ^ 台湾小吃. 中国台湾旅游网 [2016年8月15日] (简体中文).
  656. ^ 黄靖媛. 台湾传统小吃探讨-以台南、高雄、屏东县市为例. 大同技术学院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57. ^ 曾鸿儒、黄旭磊、林秀姿和江志雄. 南北大PK…夜市网络票选 六合大胜士林. 《自由时报》. 2010年8月16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58. ^ 林珮萱. 最爱逢甲夜市,最不满意环境清洁. 《远见杂志》. 2013年9月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59. ^ 10大夜市美食排行榜. 交通部观光局. 2013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60. ^ What is BUBBLE TEA. Bubbleology.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61. ^ A NICE CUPPA TEA. The BC Pediatric Society.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62. ^ Sean Paajanen. Bubble Tea. About.com. [2014年2月23日] (英文).
  663. ^ 历史悠久的台湾酒文化. 阿图姆. 2015年12月5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64. ^ 李金枪. 国宴酒虽然失之交臂金酒仍列为致赠各国贵宾礼酒. 《金门日报》. 2016年5月7日 [2016年8月15日] (繁体中文).
  665. ^ 唐德刚. 《晚清七十年(1)中国社会文化转型综论》. 台湾台北: 远流出版公司. 2008年. ISBN 978-9573235118 (繁体中文).
  666. ^ 黄文仪. 【文教台湾】士大夫与罗汉脚 清领时期台湾文化史. 《经典杂志》. 2006年3月. [2016年8月26日] (繁体中文).
  667. ^ 史明. 《台湾人四百年史》. 台湾台北: 蓬岛文化公司. 1980年 (繁体中文).
  668. ^ 李威霆. 【书评/书介】北非移民认同中的《双重缺席》. 国立联合大学. 2003年. [2016年8月26日] (繁体中文).
  669. ^ 张炎宪. 台湾历史发展的特色. 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 2005年1月5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70. ^ J. Makeham和A. Hsiau. Cultural, Ethnic, and Political Nationalism in Contemporary Taiwan: Bentuhua. 英国伦敦: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 2005年8月20日: 第125页至第129页 [2016年8月15日]. ISBN 978-1403970206 (英文). 
  671. ^ Stevan Harrell和Huang Chun-chieh. Cultural Change In Postwar Taiwan. 美国波德: Westview Press出版公司英语Westview Press. 1994年4月10日: 第23页至第41页. ISBN 978-0813386324 (英文). 
  672. ^ June Yip. Envisioning Taiwan: Fiction, Cinema, and the Nation in the Cultural Imaginary. 美国德罕: 杜克大学出版社英语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10月7日: 第230页至第248页. ISBN 978-0822333579 (英文). 
  673. ^ J. Makeham和A. Hsiau. Cultural, Ethnic, and Political Nationalism in Contemporary Taiwan: Bentuhua. 英国伦敦: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 2005年8月20日: 第2页至第8页 [2016年8月15日]. ISBN 978-1403970206 (英文). 
  674. ^ J. Makeham和A. Hsiau. Cultural, Ethnic, and Political Nationalism in Contemporary Taiwan: Bentuhua. 英国伦敦: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 2005年8月20日: 第224页 [2016年8月15日]. ISBN 978-1403970206 (英文). 
  675. ^ Stevan Harrell和Huang Chun-chieh. Cultural Change In Postwar Taiwan. 美国波德: Westview Press出版公司英语Westview Press. 1994年4月10日: 第1页至第5页. ISBN 978-0813386324 (英文). 
  676. ^ 施并锡和蔡淑雅. 台湾与西方艺术的千丝万缕. 国立交通大学. 2006年5月1日.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77. ^ 徐亚湘. 三角作用:现代化、政治力与市场机制多层影响下的20世纪台湾戏曲. 中华戏剧学会. 2007年.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78. ^ 吕松颖. 解严后台湾美术的多元面貌. 国立台湾美术馆.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679. ^ 陈昭瑛. 《台湾文学与本土化运动》. 台湾台北: 国立台湾大学. 2009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