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孙翊
丹杨太守
前任:吴景
继任:孙瑜
偏将军 丹杨太守
国家 中国
时代 东吴
主君 孙坚孙策孙权
叔弼
籍贯 吴郡富春
出生 184年
逝世 204年
丹杨郡


孙翊(184年-204年),一名孙俨叔弼吴郡富春(今浙江杭州富阳)人。东汉末年人物,东吴宗室,孙坚之三子,孙策孙权之弟。

生平[编辑]

迁居江都[编辑]

初平三年(192年),孙策在孙坚下葬后举家移居江都,并在那里遇到张纮,孙策决定向袁术请得父亲旧部,占领吴会以报父仇,并留孙翊在内的家属给张纮照顾[1]

继兄人选[编辑]

孙翊性格骁悍果烈,有其兄策之遗风。吴郡太守朱治举荐为孝廉,又获司空府辟命建安五年(200年),孙策临死时,张昭等大臣希望孙策将兵权交给个性与孙策相似的三弟孙翊,但是孙策却属意二弟孙权,将印绶兵符交给了孙权[2]

镇守丹杨[编辑]

建安八年(203年),舅父吴景因已故骤逝,孙翊以偏将军丹杨太守,时年二十。当初孙权杀吴郡太守盛宪,盛宪以前的同僚孝廉妫览戴员逃亡匿藏于山中。孙翊到了丹杨上任后,以礼相待令妫览为大都督督兵,戴员为郡丞。妫览、戴员亲近边鸿,数次被孙翊责难,于是密谋叛变。因二哥孙权出征杀父仇人江夏太守黄祖,从而与其展开夏口之战,他们就乘此找到机会实行奸计。

建安九年(204年),丹杨郡诸县令长一齐会见孙翊,孙翊命妻子徐氏为他作宴卜卦,徐氏说卦相不佳有凶卦,劝孙翊不要作宴了。而孙翊认为长吏等官员来了很久,应该尽快让他们离开,于是开始送客。平时孙翊出入时都会持刀,当时因有醉意,所以空手送客,边鸿于是从后斩杀孙翊,当时郡中所有人都很忙碌,无人去救孙翊。边鸿杀害孙翊后逃入山中,终被追捕的徐氏擒获。妫览和戴员将杀害孙翊的罪责都推给边鸿,并且下令斩首杀掉他,但孙翊的军士与孙权的军士都认定罪魁祸首是妫览和戴员。庐江太守孙河得知孙翊被杀后赶到宛陵,责骂妫览和戴员办事不力令孙翊被杀。妫览和戴员害怕事后被孙权处罚,于是又杀害了孙河,派人北上迎接扬州刺史刘馥,要刘馥领兵到历阳,他们就在丹杨接应。

当时妫览接收了孙翊的兵权甚至连财物、侍妾们,连带貌美的孙翊之妻徐氏也想占为己有,徐氏忍辱负重,不敢直接反抗而假意答应,并对妫览说:“只是我夫新丧,当务之急眼下正是替先夫服丧期间,妾心情抑郁,如何能侍奉将军?莫不如到了月底,让我祭奠先夫后,脱去丧服,到时再顺从将军,岂不更好?”而以在月底的晦日祭奠完孙翊,脱去丧服,从而争取到时间。徐氏秘密暗中联络孙翊亲信部将孙高傅婴,并呼唤二位将军进入内室,徐氏先是哭倒在地对二位将军说:“妫览勾结戴员作乱,谋害先夫,又将罪责归咎于边鸿,如今已经强夺了兵权与妾室,现在又要逼迫于我。我要替先夫报仇,只能假意应允妫览的请求,还请两位将军助我杀贼,为先夫报仇。”孙、傅二人泣答曰:“夫人行此大礼,折煞小人也,请夫人快快请起。将军府君生前在世时,待我二人恩重如山,将军府君遇害,我二人无法相救将军府君,本应追随将军府君殉逝,但为了报将军府君厚恩,我二人苟活至今,正是为了杀贼报将军府君之仇,今夫人与我二人心思相同,我二人均听夫人听候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徐氏对孙、傅二人答谢说:“先夫果然没有看错二位将军。”于是徐氏与孙、傅二人开始谋划布局对付妫览、戴员,孙高、傅婴二人于是招集了旧日孙翊的二十多个可靠又信任的护卫随从一起行事。晦日当天徐氏一身熏香,沐浴更衣,梳妆打扮,于房中设帐,实质却将孙、傅等人秘密埋伏于屋中。为了不使妫览怀疑,而笑面迎人,并派人请妫览到其房中,妫览暗中派人去看她,见徐氏的表现后也没有再怀疑,于是前去。徐氏见妫览就出门拜迎,但一拜后就立即呼叫二位将军出来杀贼,孙高、傅婴二人拔刀杀出,随即将妫览杀害,而随从们也在外面将戴员杀了,徐氏遂以二人首级祭奠夫君孙翊之墓,随后妫览及戴员的家族亦遭孙权诛杀。二哥孙权率军到丹杨,并提拔孙翊部将孙高、傅婴升为牙门将,其余随从赏封金银钱帛,孙权赏封完毕后,又亲自祭拜一次孙翊墓。[3]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母[编辑]

  • 孙坚,父亲,东汉破虏将军,在与黄祖的作战中因中流矢而阵亡,拜乌程侯,孙权称帝后追谥其父亲为武烈皇帝。
  • 吴夫人,母亲,孙坚元配妻子,孙权称帝后追谥其母亲为武烈皇后。

伯叔父[编辑]

  • 孙羌,孙坚之兄,伯父。
  • 孙静,孙坚之弟,叔父。

兄弟[编辑]

  • 孙策,长兄,东汉讨逆将军,吴国奠基者,拜吴侯,孙权称帝后追谥其长兄为长沙桓王。
  • 孙权,次兄,吴大帝,东吴开国君主。
  • 孙匡,四弟,长兄孙策让其乌程侯爵位给幼弟孙匡继承,早死。
  • 孙朗,庶弟,后遭孙权幽禁又逐出孙氏宗室。最后郁郁而终。

妹妹[编辑]

妻子[编辑]

  • 徐氏,擅长占卜,又设计杀死妫览和戴员为孙翊报仇。

儿子[编辑]

部下[编辑]

  • 妫览戴员边鸿,杀害孙翊。
  • 孙高、傅婴,帮助孙翊妻徐氏杀死妫览、戴员,孙权任命他们为牙门。

评价[编辑]

陈寿:翊骁悍果烈,有兄策风。

参考资料[编辑]

  • 《三国志·吴书·宗室传》
  1. ^ 《三国志·孙策传》裴松之注引《吴历》:“初策在江都时,张纮有母丧。策数诣纮,咨以世务,曰:‘方今汉祚中微,天下扰攘,英雄俊杰各拥众营私,未有能扶危济乱者也。先君与袁氏共破董卓,功业未遂,卒为黄祖所害。策虽暗稚,窃有微志,欲从袁扬州求先君余兵,就舅氏于丹杨,收合流散,东据吴会,报仇雪耻,为朝廷外籓。君以为何如?’纮答曰:‘既素空劣,方居衰绖之中,无以奉赞盛略。’策曰:“‘君高名播越,远近怀归。今日事计,决之于君,何得不纡虑启告,副其高山之望?若微志得展,血仇得报,此乃君之勋力,策心所望也。’因涕泣横流,颜色不变。纮见策忠壮内发,辞令慷慨,感其志言,乃答曰:‘昔周道陵迟,齐、晋并兴;王室已宁,诸侯贡职。今君绍先侯之轨,有骁武之名,若投丹杨,收兵吴会,则荆、扬可一,仇敌可报。据长江,奋威德,诛除群秽,匡辅汉室,功业侔于桓、文,岂徒外籓而已哉?方今世乱多难,若功成事立,当与同好俱南济也。’策曰:‘一与君同符合契,有永固之分,今便行矣,以老母弱弟委付于君,策无复回顾之忧。’
  2. ^ 《三国志·孙翊传》注引《典略》:“翊名俨,性似策。策临卒,张昭等谓策当以兵属俨,而策呼权,佩以印绶。”
  3. ^ 《三国志·孙韶传》注引《吴历》:“妫览、戴员亲近边洪等,数为翊所困,常欲叛逆,因吴主出征,遂其奸计。时诸县令长并会见翊,翊以妻徐氏颇晓卜,翊入语徐:‘吾明日欲为长吏作主人,卿试卜之。’徐言:‘卦不能佳,可须异日。’翊以长吏来久,宜速遣,乃大请宾客。翊出入常持刀,尔时有酒色,空手送客,洪从后斫翊,郡中扰乱,无救翊者,遂为洪所杀,迸走入山。徐氏购募追捕,中宿乃得,览、员归罪杀洪。诸将皆知览、员所为,而力不能讨。览入居军府中,悉取翊嫔妾及左右侍御,欲复取徐。恐逆之见害,乃绐之曰:‘乞须晦日设祭除服。’时月垂竟,览听须祭毕。徐潜使所亲信语翊亲近旧将孙高、傅婴等,说:‘览已虏略婢妾,今又欲见偪,所以外许之者,欲安其意以免祸耳。欲立微计,愿二君哀救。’高、婴涕泣答言:‘受府君恩遇,所以不即死难者,以死无益,欲思惟事计,事计未立,未敢启夫人耳。今日之事,实夙夜所怀也。’乃密呼翊时侍养者二十余人,以徐意语之,共盟誓,合谋。到晦日,设祭,徐氏哭泣尽哀毕,乃除服,熏香沐浴,更于他室,安施帏帐,言笑欢悦,示无戚容。大小凄怆,怪其如此。览密觇视,无复疑意。徐呼高、婴与诸婢罗住户内,使人报览,说已除凶即吉,惟府君敕命。览盛意入,徐出户拜。览适得一拜,徐便大呼:‘二君可起!’高、婴俱出,共得杀览,余人即就外杀员。夫人乃还缞绖,奉览、员首以祭翊墓。举军震骇,以为神异。吴主续至,悉族诛览、员余党,擢高、婴为牙门,其余皆加赐金帛,殊其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