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焉 (益州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焉(2世紀?-194年),君郎(《華陽國志校補圖注》雲當字君朗[1]),江夏竟陵(今湖北省天門市)人,東漢末年割據軍閥之一,官至陽城侯益州牧。他以州牧身份建立的割據勢力為三國時代最早的一批,同時是持續時間較長的,直到214年其子劉璋劉備投降才終結。

生平[編輯]

劉焉是漢景帝之子魯恭王劉余裔孫竟陵侯的後裔[2],以漢朝宗室身份,為劉巴劉祥所舉的孝廉,後拜為中郎,歷任雒陽令、冀州刺史、南陽太守、宗正、太常等官。

漢靈帝中平五年(188年),漢朝政權衰落天下大亂之時,劉焉向朝廷提出了一個影響三國歷史的重大建議,即用宗室、重臣為州牧,在地方上凌駕於刺史、太守之上,獨攬大權以安定百姓,史稱「廢史立牧」。朝廷採納了這一建議。南梁劉昭認為設立州牧是天下大亂的原因。[3]

當時益州刺史郤儉在益州大事聚斂,貪婪成風。本來想求領交阯避禍的劉焉因為聽侍中廣漢董扶說益州有天子之氣,改向朝廷請求為益州牧。於是劉焉被封陽城侯,前往益州整飭吏治。董扶亦求為蜀郡屬國都尉,及太倉令巴西趙韙吳壹等舉家隨劉焉入蜀。俱隨劉焉。呂乂兒時送劉焉入蜀,因道路阻塞留於蜀地。

獻帝遷都長安,孟光逃入蜀,劉焉父子待以客禮。

劉焉尚未到達,郤儉已被黃巾軍馬相等殺死,但是剛稱帝的幾日的馬相又被益州從事賈龍組織軍隊擊敗。賈龍於是迎接劉焉入益州,治所定在綿竹

張魯母始以鬼道,又有少容,常往來劉焉家,所以劉焉遣民間勢力「五斗米道」的首領張魯為督義司馬,劉焉此後派遣與別部司馬張修一起前往漢中,攻打漢中太守蘇固。劉焉後來又讓張魯殺害漢朝使者,劉焉則以米賊作亂阻隔交通為由,從此中斷與中央朝廷的聯絡。張魯在漢中得勢後,卻殺死張修,劉張兩家由此結怨。[4][5]

劉焉又託他事殺州中豪強王咸、李權等十餘人,以立威刑。犍為太守任岐自稱將軍,與從事陳超舉兵擊劉焉及之前平亂有功的賈龍,董卓使司徒趙謙將兵向州,說服校尉賈龍引兵還擊劉焉,劉焉以青羌散騎出戰,打敗任岐、賈龍等皆蜀郡人。

天下諸侯討伐董卓之時,劉焉也拒不出兵,保州自守。南陽三輔一帶有數萬戶流民進入益州,劉焉悉數收編,稱為「東州兵」。這支軍力雖然引起了不少民患,但是也成為劉璋繼任後平定趙韙內亂的決定性力量。

相士言吳壹妹為大貴之人,劉焉有反叛之心,為三子劉瑁納為吳壹妹為妻,劉瑁病故後,吳氏守寡。

此後,劉焉稱病,讓朝廷將其子奉車都尉劉璋從京城派到益州,將其留下。

194年,在朝中的長子左中郎將劉範和次子治書御史劉誕卻因為與西涼馬騰策劃進攻長安失敗,被李傕殺死。議郎龐羲是劉焉世交,送劉焉的孫輩入蜀免受牽連。此時綿竹發生大火,損失嚴重,劉焉不得已遷州治到成都。然後因為傷心死去的兩個兒子,又擔憂災禍,他發背瘡而死。子劉璋代其位,以張魯不順,殺張魯母親及其家族。張魯遂據漢中。

劉焉的部下趙韙等因為劉璋軟弱,於是一致決定推舉他繼任益州牧。

家庭[編輯]

[編輯]

妻妾[編輯]

  • 費氏,劉璋母

兒女[編輯]

  • 劉範——劉焉長子,左中郎將。後為李傕所殺。
  • 劉誕——劉焉次子,治書御史,與劉範一起被殺。
  • 劉瑁——劉焉三子,別部司馬,隨父劉焉入益州。
  • 劉璋——劉焉幼子,字季玉,後為繼承人。

兒媳[編輯]

  • 吳氏——劉瑁之妻,瑁早逝,便守寡,頗有姿色,後嫁給劉備,即為穆皇后。
  • 龐氏——龐羲族人,劉範之妻。
  • 費氏——費觀之妹,劉璋之妻。

部下[編輯]

  • 董扶——字茂安,本是朝廷侍中,後隨劉焉入蜀,任蜀郡西部屬國都尉。
  • 嚴顏——鎮守巴郡,有勇有謀,後為劉備招降。
  • 吳懿——字子遠,劉瑁妻兄,為軍中大將。
  • 張魯——字公祺,任軍中司馬,後受命佔據漢中,劉焉勢力大增,為劉焉眼線,但之後自立不臣。
  • 賈龍——益州從事,迎劉焉入蜀,因不滿劉焉割據蜀中而起兵討伐,被殺。
  • 任岐——犍為太守,蜀郡人,與賈龍同樣不滿劉焉割據蜀中,與從事陳超舉兵反攻,被殺。
  • 趙韙——原為太倉令,隨劉焉入蜀,立劉璋為主,拜征東中郎將。因東州兵問題而起兵,被劉璋遣軍敗之,撤往江州途中被追兵斬之。
  • 張脩——別部司馬。陷漢中後,被張魯襲殺而死。
  • 呂常——呂乂之父。送劉焉入蜀,時值道路阻隔,遂留蜀中。
  • 黃權——字公衡,東漢時巴西閬中人,後為劉備招降。
  • 張松——字子喬,在益州地區是足智多謀的謀臣。
  • 張肅——字君矯,張松之兄,廣漢太守。
  • 高沛——劉焉名將。
  • 楊懷——劉焉名將。
  • 鄧賢——劉焉部將。
  • 龐羲——劉焉部將,豫州河南人,劉璋長子劉循的岳父。龐羲因護送劉焉的幾個孫子有功而被封為巴郡太守。
  • 劉瑰——劉焉部將,名字或喚劉璝
  • 冷苞——劉焉部將。
  • 彭羕——字永年,後降劉備
  • 龐樂——趙韙部將,趙韙起兵時,與李異聯手反正攻擊趙韙。
  • 李異——趙韙部將,趙韙起兵時,與龐樂聯手攻擊趙韙。
  • 景毅——字文堅,蜀地名士,官至益州太守,劉焉就任益州牧後拜其為都尉。[7]
  • 祝龜——字元靈,漢中南鄭人,蜀地名士,後被劉焉聘為葭萌長。[8]

參考[編輯]

注釋[編輯]

  1. ^ 《華陽國志校補圖注·卷五·公孫述劉二牧志·四》:劉焉字君朗 注1:劉焉字,今本《陳志》、《范史》皆作君郎,元豐本《常志》作君朗。李塈從《陳志》、《范史》改作郎,明、清刻本多依之。唯廖刻本依元豐本作朗。浙剜刻本遵之。今按:焉字本義,《說文》雲「鳥黃色,出於江淮。」《廣韻》:「鳥雜色。」《禽經》稱為「黃鳳」。鳳備五色,色彩最鮮明。劉焉字當為君朗。郎字於義不協。李塈依誤本《三國志》與《後漢書》改,非也。廖刻系以何義門過錄元豐槧為藍本,得此朗字,知其義較郎字貼切而改從之,亦是卓見。乃二顧並無校語,且亦未知其為元豐本。但照改朗字,徒使習今本《三國志》與《後漢書》者懷疑。茲故辯訂之。
  2. ^ 《元和姓纂·卷五·劉》:【竟陵】魯恭王餘裔孫,章帝封為竟陵侯,因家,焉後漢末益州牧生璋,其後無聞
  3. ^ 《續漢書》志第二十八百官五劉昭註:至孝靈在位,橫流既及,劉焉徼偽,自為身謀,非有憂國之心,專懷狼據之策,抗論昏世,薦議愚主,盛稱宜重牧伯,謂足鎮壓萬里,挾奸樹算,苟罔一時,豈可永為國本,長期勝術哉?夫聖主御世,莫不大庇生民,承其休謀,傳其典制。猶雲事久獘生,無或通貫,故變改正服,革異質文,分爵三五,參差不一。況在豎騃之君,挾奸詐之臣,共所創置,焉可仍因?大建尊州之規,竟無一日之治。故焉牧益土,造帝服於岷、峨;袁紹取冀,下制書於燕、朔;劉表荊南,郊天祀地;魏祖據兗,遂構皇業:漢之殄滅,禍源乎此。
  4. ^ 《三國志》卷31:張魯母始以鬼道,又有少容,常往來焉家,故焉遣魯為督義司馬,住漢中,斷絕谷閣,殺害漢使。焉上書言米賊斷道,不得複通。
  5. ^ 後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沛人張魯,母有恣色,兼挾鬼道,往來焉家,遂任魯以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修將兵掩殺漢中太守蘇固,斷絕斜谷,殺使者。魯既得漢中,遂復殺張修而並其眾。
  6. ^ 《三國志·來敏傳》:敏隨姊夫奔荊州,姊夫黃琬是劉璋祖母之侄
  7. ^ 《華陽國志》:景毅,字文堅,梓潼人也。州牧劉焉表拜都尉。為人廉正,疾淫祠,敕子孫惟修善為禱,仁義為福。年八十一而卒。
  8. ^ 《華陽國志/卷十》:祝龜,字元靈,南鄭人也。年十五,遠學汝、潁及太學,通博蕩達,能屬文。太守張府君奇之,曰:「吾見海內士多矣,無如祝龜者也。」州牧劉焉闢之,不得已,行,授葭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