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郃
征西车骑将军
张郃
清代三国演义中张郃的画像
征西车骑将军
国家 中国
时代 曹魏
主君 韩馥→袁绍→曹操→曹丕→曹睿
俊乂
籍贯 河间鄚
出生 不详
冀州河间郡鄚县
逝世 231年
天水
谥号 壮侯
墓葬 木门峡谷

张郃(?-231年),儁乂(俊义)(yì),冀州河间国(今中国河北省任丘市)人,是三国时期曹魏的著名将领,官至征西车骑将军鄚侯;死后,追封谥曰壮侯。以临场巧变见称,先后跟随韩馥,辗转跟随袁绍。在跟随袁绍时遭到谋士郭图的诬陷,所以转投曹操。在曹魏帐下常立功勋,后期抵御蜀国的表现出色,多次抵御诸葛亮北伐;导致蜀国将领甚至是刘备诸葛亮都有所忌惮。

生平[编辑]

时势趋然[编辑]

张郃于黄巾之乱的时候,以韩馥的军司马身份参与镇压叛乱。韩馥死后,效力于袁绍。在攻打公孙瓒时立下不少战功,升为宁国中郎将。[1]官渡之战中,曹操袭击乌巢,张郃说:“曹公兵精,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将军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但是郭图却说:“郃计非也。不如攻其本营,势必还,此为不救而自解也。”张郃反驳:“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禽,吾属尽为虏矣。”结果袁绍听信郭图,不听张郃的劝阻,派他攻打曹操军营,结果不但没攻下,缺乏救援的乌巢也被劫了。郭图将计谋失败后,诬陷张郃失败后出言不逊,张郃等将领惧怕被追究,于是投降了曹操。曹操对张郃的投降感到高兴,亲自迎接并称“如微子韩信也”,此后担任著偏将军、封都亭侯。

随后的南征北战,张郃表现出了他的武将风姿。攻邺城,渤海败袁尚、袁谭,征乌丸,围雍奴,讨柳城,征东莱,讨管承、陈兰、梅成,平马超,破韩遂,围安定,降杨秋,与夏侯渊讨鄜贼梁兴及武都氐,平宋健,灭张鲁,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屡建战功。[2]

坚整严备[编辑]

后来张郃颇受曹操重用,张郃跟随太祖到渭南,击溃了马超、韩遂,保卫了安定城,也令马超的部将杨秋投降。后张郃、夏侯渊一起征讨盘踞在鄜城的贼寇梁兴和武都一代的氐族叛军,再次击败了马超的部队,平定了宋建统治的地区。张郃在对马超韩遂的讨伐,都立下大功,被委任镇守曹魏西部的大片国土,更先后与张辽徐晃夏侯渊搭挡。在曹操平定汉中亦出下不少战功。

215年汉中之战曹操亲率大军进攻汉中,从散关入,派张郃率五千步兵在前开道,一直到阳平。张鲁投降,曹操回军,留张郃与夏侯渊、徐晃等守汉中,以拒刘备。同年,张郃率五千步兵南下进攻巴西郡,欲迁徙当地百姓到汉中。刘备派征虏将军张飞领万余精兵为巴西郡太守,抗击张郃。张郃军进至岩渠,与张飞相拒五十余日,张飞率精兵万余人从小道进攻张郃,由于山道狭窄,首尾不能相救,张郃军被击破,张郃弃马爬山和手下十余人退回南郑。升迁荡寇将军。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刘备进攻汉中,屯于阳平,夏侯渊、张郃、徐晃等率军迎击,张郃负责防守广石。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刘备亲自率精兵万余人,分为十部,夜间猛攻张郃。张郃率亲兵与蜀军进行对抗,刘备不能攻克张郃,退走走马谷,放火烧营,夏侯渊知张郃兵少,调部分兵力来增援,并救火,途中遇上刘备军,被黄忠所杀。曹军大败,张郃同败军一起退守阳平关东。司马郭淮和督军杜袭收敛散卒,推举张郃继夏侯渊为魏军主帅。张郃出任,指挥士兵,布置营寨,军心安定。不久,曹操遣使令张郃假节。刘备欲渡汉水来攻,见魏军在汉水以北列阵相迎,刘备于是放弃渡河,隔水相持。曹操亲自进攻汉中,不能取胜,于是撤出汉中的部队,令张郃屯兵于陈仓。

刘备屯阳平,郃屯广石。备以精卒万余 ,分为十部,夜急攻郃 。郃率亲兵搏战,备不能克。”陈寿后评称张郃用兵以巧变称,而此战则显示出他的严整坚重。刘备起自河北,又曾北从袁绍,对张郃向来应有所知,阳平广石之役可能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魏略》“渊虽为都督,刘备惮郃而易渊。及杀渊,备曰:“当得其魁,用此何为邪!”(见裴松之陈寿《三国志》)

举接代位[编辑]

夏侯渊死后,汉中地区的魏军群龙无首,军司马郭淮见状,便说:“张郃将军乃是国家之名将,为刘备所忌惮;今日事态紧急,非张将军不能安定军心。”于是立刻被推举为主将,并迅速重整因失去大将而混乱的军队。而当刘备听闻黄忠杀了夏侯渊,只说:“要杀就杀张郃,杀夏侯渊有什么用!”[3]

外勒戎旅[编辑]

延康元年,曹丕即魏王位后,任命张郃为左将军,进封都乡侯爵位。等到曹丕登基之后,又进封他为鄚侯,命令张郃与曹真率领兵马征伐盘踞在安定一代的卢水胡人和东部羌人。

战斗结束后,曹丕又在许昌宫召见了张郃、曹真,派张郃南下与夏侯尚一起进攻东吴政权的江夏郡。张郃独自率领几路大军渡过长江,夺取了百里洲上的吴军堡垒。而《吴主传》的记录比较详细:“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张辽、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张郃、徐晃围南郡。权遣吕范等督五军,以舟军拒休等,诸葛瑾、潘璋、杨粲救南郡。二年春正月,曹真分军据江陵中州。”[4]

曹睿即位后,派张郃来到南方,驻扎荆州,和司马懿一起进攻孙权的部将刘阿等人,大军来到祁口,与吴军激战,打败了刘阿所部。[5]

临阵制变[编辑]

228年街亭一役是张郃一生最成功的战役,蜀汉丞相诸葛亮进行北伐,其中的街亭之战,曹睿给张郃加官特进,让他总督各路军马,在街亭阻挡诸葛亮的部将蜀汉马谡。马谡依傍险要的南山扎寨,没有下山占据城池而守。张郃包围马谡于高山上,断绝了他取水的道路,然后发起进攻,大败马谡。此后攻回早先叛降诸葛亮的南安天水安定三郡,令蜀汉该次北伐一无所获。

在防卫诸葛亮的北伐取得功绩,《三国志》对张郃的军事能力评价极高:“郃识变量,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

而曹睿亦下诏说:“贼亮以巴蜀之众,当虓虎之师。将军被坚执锐,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户,并前四千三百户。”

料敌先机[编辑]

不久后,张郃又被调到荆州与吴国作战,这时诸葛亮又再出祈山,魏明帝急召张郃至魏、汉边界的南郑,说:“迟将军到,亮得无已得陈仓乎!”张郃却说:“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计亮粮不至十日。”魏明帝遣南北军士三万及分遣武卫、虎贲使卫张郃。张郃当晚赶到南郑,果然不出所料,诸葛亮粮尽兵退。魏明帝诏张郃还京都,拜车骑将军。此段在《三国演义》中并无记载。

战死木门道[编辑]

231年诸葛亮第四次北伐,张郃受命带兵进驻洛阳,诸葛亮因担心祁山粮道而带蜀军回退。张郃在木门道追上蜀军交战,结果右膝中箭,不治而死。据《魏略》记载,司马懿强行命令张郃追击,导致张郃身亡。在《三国演义》中,描述张郃主动要求追击蜀军。

张郃死后,朝廷赐给他壮侯的谥号,他的儿子张雄继承了他的爵位。张郃征战多年,屡立战功,明帝分给他食邑,封他的四个儿子为列侯,赐给他的小儿子关内侯的爵位。

特征[编辑]

张郃为人心思细密,他精通历算,又擅长战场规划与谋略,在多次作战前必会分析敌我军势,然后再作详尽的谋略。在多次战役中显示张郃并不只是武将一个,而张郃更能称得上儒将。例如在袁曹的官渡大战、蜀魏的汉中战、定军山之战都荐举出不少计谋,又或是破谋等例如黄忠的“反客为主”之计、诸葛亮的“埋伏计”和算出蜀军急攻陈仓的粮数等。可见张郃的智谋并非池中物,连曹操都将之比拟为韩信。

与韩信相比,二人有一些共同点:

  • 第一,两人同样精通历法;
  • 第二,两人同样善于算数;
  • 第三,两人皆为儒将型的大将。

此外,张郃虽为将却爱乐儒士,尝荐同乡卑湛经明修行,诏曰:“昔祭遵为将,奏置五经大夫,居军中,与诸生雅歌投壶。今将军外勒戎旅,内存国朝。朕嘉将军之意,今擢湛为博士。”(被皇帝下诏嘉奖,将张郃比作爱好儒学的东汉大将祭遵,并将卑湛提升为博士。)[6]

张郃亦善处理各种变量,善于安排阵营的布局,推算出战斗的情势及地形,无不如计,蜀军中自诸葛亮及以下的人都十分忌惮他。

虽然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是基于“拥刘反曹”的思想,在前期更是将张郃描写的无勇无谋,但小说终究是小说,无法掩盖历史真相。因而后期,将张郃英勇无比的形象突出描写,在九十九回中被诸葛亮围攻,一人拍马舞枪,冲出重围,在万军之中往来冲突,再在乱军中救出副将戴陵,连诸葛亮都称誉他勇武过人,更视其为蜀中之害,可见张郃为智勇双全的魏国名将。

才能表现[编辑]

陈仓战[编辑]

街亭之战大获全胜后,张郃一度被调回到荆州支援司马懿与吴国作战。228年诸葛亮攻陈仓魏明帝急召张郃回京都,还亲自到河南城设置酒宴为张郃送行,并问:“等将军你到了,诸葛亮会不会已经攻下陈仓?”张郃知道诸葛亮孤军深入缺乏粮草,必定不能久攻,便回答:“臣还没到,诸葛亮就已经走了;算来诸葛亮的粮草撑不过十日。”接着连夜赶到南郑,张郃一到,诸葛亮只得退兵,张郃因此被任命为征西车骑将军。这一段足以表现出张郃的智慧和历法算术。

木门道[编辑]

231年诸葛亮复出祁山,司马懿派遣费曜戴陵以四千兵力留守上邽,其余全部支援祁山,张郃认为应当分兵在雍、郿两县以防诸葛亮袭击后方,然而司马懿却担心无法抵御诸葛亮而否决分兵的提议,结果诸葛亮反而分兵留攻祁山,亲自帅军攻打上邽,不但击破守军还大量收割麦子,并且在撤军时利用地形使回防的司马懿无法交战。张郃说:“敌军远道而来,我军的优势不在作战,而是要以长远之计打败敌军。祁山的守军知道大军就在附近,人心自然会稳定,因此我们应当驻守于此,再以奇兵袭击蜀军后方,不宜前进又不敢作战而坐失民望。”司马懿不听,坚持要找诸葛亮,找到之后又登山掘营,不肯战,因而被部属说“畏蜀如虎”,之后在诸将请命之下才派遣张郃攻王平,不能胜,自己率军与诸葛亮正面交锋,结果以大败收场。后诸葛亮退兵,司马懿命令张郃追击,张郃说:“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司马懿不听,张郃无奈出战,于木门道遭蜀军伏击,中箭阵亡。 张郃战死的三种记载:

  1. 《三国志·张郃传》:“郃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郃右膝,薨,谥曰壮侯”。
  2. 《魏略》:亮军退,司马宣王使郃追之,郃曰:“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宣王不听。郃不得已,遂进。蜀军乘高布伏,弓弩乱发,矢中郃髀。
  3. 《御览》卷二百九十一引《汉末传》:丞相亮出军围祁山,以木牛运粮。魏司马宣王、张郃救祁山。夏六月,亮亮粮尽,军还,至于青封木门。郃追之,亮驻军削大树皮,题曰:“张郃死此树下。”豫令兵夹道,以数千强弩备之。郃果目见,千弩俱发,射郃而死。

史料的混乱之处[编辑]

裴松之在张郃传中提到:“臣松之案武纪及袁绍传并云袁绍使张郃、高览攻太祖营,郃等闻淳于琼破,遂来降,绍众于是大溃。是则缘郃等降而后绍军坏也。至如此传,为绍军先溃,惧郭图之谮,然后归太祖,为参错不同矣。”因此究竟是张郃先降曹操而后袁绍军大溃,还是袁绍军先大溃而后张郃降曹操尚有争议。

《三国志·魏书·张郃传》“绍军先溃,惧郭图之谮,然后归太祖。”但,《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和《三国志·袁绍传》均为“袁绍使张郃、高览攻太祖营,郃等闻淳于琼破,遂来降,绍众于是大溃。”再因,张郃、高览领“重兵”来看,应是先归曹操,而袁绍后败。

关于张郃的记载,是《三国志》中较为混乱且前后不甚统一的。但根据其作者陈寿所处朝代为司马晋朝来看,就能明白其中道理。纵观《三国志》《魏书》《魏略》《汉晋春秋》等史料相关记载,张郃是司马懿一生中与之争论最多的一位。因而,陈寿作为晋朝的史官,不详细记录张郃事迹也在情理之中。

家庭[编辑]

  • 至少有四个儿子
  • 长子:张雄,继承张郃的爵位。
  • 次子:名子不详,被明帝封为列侯。
  • 三子:名子不详,被明帝封为列侯。
  • 四子:名子不详,被明帝赐关内侯爵位。[7]

逸话[编辑]

墓葬[编辑]

张郃葬于木门峡谷中。而时至今日,木门峡谷中仍存有张郃坪、张郃墓。张家坪〔原名张郃坪〕位于木门道峡谷东侧,为诸葛亮与魏将张郃作战时的埋伏之处。峡谷西侧为十悄地梁,其下有诸葛亮拴马之处的拴马湾。峡谷低处有一小山石,成椭圆形,名曰石鼓。另外离石鼓不远处有一土堆小丘,形如巨钟,故称土钟。据《三国志·张郃传》载:“诸葛亮复出祁山,诏郃督诸将西至略阳,亮还保祁山,郃追至木门,与亮交战,飞矢中郃右膝,谥曰壮侯”。

成语[编辑]

“屈指可数”:

屈指,用手指计算事物的数量。据《三国志·卷一七·魏书·张乐于张徐传·张郃》记载:魏文帝时,任命张郃为节度使督导关中诸军。他到达荆州时,正好是冬天河流水浅的时候,大船无法通行,只好住扎在方城。此时正好诸葛亮复出,急攻陈仓,魏文帝很担心,不仅亲自到河南城巡视,还增派军队给张郃,并问等他赶到,陈仓是否保得住?张郃知道诸葛亮的军队没有太多粮食,不能久攻,于是回答:“不用等臣到,诸葛亮就先撤退;我屈指一算,诸葛亮的军粮维持不了十天。”后来“屈指可数”这句成语就从这里演变而出,用来形容数量很少。

部队[编辑]

大戟士:

根据建安七子之一王粲《汉末英雄记》中的记载,当袁绍听到公孙瓒白马义从,有这样一段对话:绍笑曰:“彼有白马义从,某有大戟士,安惧哉?”呼郃:“俊乂,盍为吾破之!”《后汉书·袁绍传》记载:“余众皆走。绍在后十数里,闻瓒已破,发赜息马,唯卫帐下强弩数十张,大戟士百许人。”

由此可见,大戟士的统帅就是张郃。大戟士仅仅百人,从史料推测,为袁绍的重装精兵部队。每个大戟士成员都具有普通将领的实力,虽没有配备盾牌和弩,但配备着大戟和重甲,是一支可与公孙瓒的千余人的白马义从相抗衡的精锐部队,而且对付除了轻骑兵外所有部队都具有压制性的优势。《汉末英雄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英雄传记,但此文全部失传了,仅仅零散的留于各类史料之中。

武器[编辑]

上述提到了张郃是“大戟士”的统帅,可见张郃使用的是戟。而在小说《三国演义》里,张郃于七十回中就有“张郃复回,剌雷铜于马下”,和九十九回中就有“拍马舞枪,冲出重围,无人能挡”。小说和历史毕竟有区别,但确实颇有相似之处。

评价[编辑]

  • 陈寿:“郃识变量,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
  • 陈寿:“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于禁最号毅重,然弗克其终。张郃以巧变为称,乐进以骁果显名,而鉴其行事,未副所闻。或注记有遗漏,未如张辽、徐晃之备详也。”[8]
  • 曹操:“昔子胥不早寤,自使身危,岂若微子去殷、韩信归汉邪?”
  • 陈群:“郃诚良将,国所依也。”[9]
  • 刘备:“当得其魁,用此何为邪!”
  • 郭淮:“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 ”
  • 曹睿:“贼亮以巴蜀之众,当虓虎之师。将军被坚执锐,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户,并前四千三百户。”、“昔祭遵为将,奏置五经大夫,居军中,与诸生雅歌投壶。今将军外勒戎旅,内存国朝。朕嘉将军之意,今擢湛为博士。”
  • 王弘:“昔魏朝酷重张郃,谓不可一日无之。及郃死,何关兴废?”[10]
  • 张预:“孙子曰:“绝山依谷。”郃以马谡不下据城而绝其汲道。又曰:“归师勿遏。”郃追亮归军,而败覆得也。”
  • 李密:“若隋代官人,同吠尧之犬,尚荷王莽之恩,仍怀蒯聩之禄。审配死于袁氏,不如张郃归曹;范增困于项王,未若陈平从汉。”
  • 朱元璋:“王保保以铁骑劲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谋臣如攸、彧,猛将如辽、郃,予两人能高枕无忧乎。”[11]

参考资料[编辑]

  • 陈寿《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 陈寿《三国志·魏书·董卓等传》
  • 陈寿《三国志·魏书·张辽等传》
  • 陈寿《三国志·魏书·辛毗杨阜高堂隆传》
  • 陈寿《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
  • 习凿齿《汉晋春秋》
  • 鱼豢《魏略》

备注[编辑]

  1. ^ 《三国志》:张郃字俊乂,河间鄚人也。汉末应募讨黄巾,为军司马,属韩馥。馥败,以兵归袁绍。绍以郃为校尉,使拒公孙瓒。瓒破,郃功多,迁宁国中郎将。
  2. ^ 《三国志》:授以众,从攻邺,拔之。又从击袁谭于渤海,别将军围雍奴,大破之。从讨柳城,与张辽俱为军锋,以功迁平狄将军。别征东莱,讨管承,又与张辽讨陈兰、梅成等,破之。从破马超、韩遂于渭南。围安定,降杨秋。与夏侯渊讨鄜贼梁兴及武都氐。又破马超,平宋建。
  3. ^ 《魏略》:渊虽为都督,刘备惮郃而易渊。及杀渊,备曰:“当得其魁,用此何为邪!”
  4. ^ 文帝即王位,以郃为左将军,进爵都乡侯。及践阼,进封鄚侯。诏郃部与曹真讨安定卢水胡及东羌,召郃与真井朝许宫,遣南与夏侯尚击江陵。郃别督诸军渡江,取洲上屯坞。
  5. ^ 《三国志》:明帝即位,遣南屯荆州,与司马宣王击孙权别将刘阿等。追至祁口,交战,破之。
  6. ^ 《三国志》:郃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郃虽武将而爱乐儒士,尝荐同乡卑湛经明修行,诏曰:“昔祭遵为将,奏置五经大夫,居军中,与诸生雅歌投壶。今军外勒戎旅,内存国朝。朕嘉将军之意,今耀湛为博士。”
  7. ^ 《三国志》:诸葛亮复出祁山,诏郃督诸将西至略阳,亮还保祁山,郃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郃右膝,薨,谥曰壮侯。子雄嗣。郃前后征伐有功,明帝分郃户,封郃四子列侯。赐小子爵关内侯。
  8. ^ 《三国志‧魏书‧张乐于张徐传》
  9. ^ 《三国志 魏书 辛毗杨阜高堂隆传第二十五》
  10. ^ 《新校本南史·卷十九》
  11. ^ 《明史 列传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