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曹植
陳思王
曹植
曹植的肖像,顧愷之《洛神賦圖》。
國家 東漢
時代 曹魏
主君 漢獻帝曹丕曹叡
曹姓
子建
封爵 平原侯→臨淄侯→安鄉侯→鄄城侯→雍丘王→浚儀王→雍丘王→東阿王→陳思王
出生 漢獻帝初平三年
(192年)
漢鄄城(今山東省鄄城縣)/東武陽(今山東省莘縣
逝世 魏明帝太和六年十一月廿八庚寅日
(232年12月27日(232-12-27)(40歲))
魏陳(今河南省淮陽縣
諡號
墓葬 曹植墓

曹植(192年-232年12月27日),子建,因封陳王且諡號」,後世文章中常稱「陳思王」、「陳王」。沛國譙縣(今安徽亳州市)人,曹操第四子,卞氏嫡出之第三子,三國時期曹魏的著名詩人,才高八斗(八斗之才)、七步成詩等詞之語源

其詩歌對後世有很大影響,才華也頗受後世詩人推崇;與父親曹操、兄長曹丕並稱「三曹」,不過與其父兄不同的是曹植一生並未擔任重要軍政職務。

生平[編輯]

曹植為曹操正室卞氏所生第三子,曹丕曹彰之弟。曹操曾經看了曹植寫的文章,驚喜的問他:「汝倩人耶(你請人代寫的吧)?」曹植答道:「言出為論,下筆成文,願當面試,奈何倩人!」。建安十五年(210年)冬天,曹操興建銅雀台,19歲的曹植作《銅雀台賦》,曹操大為讚賞,封其為平原侯,並勉勵說:「吾昔為頓丘令,正值二十初度,思當時所行,無愧於今。今汝已長成,可不勉哉!」認為他「可定大事」,曹操晚年,曹植晉封為臨淄侯,和楊修丁儀邯鄲淳等交好,與長兄曹丕爭奪繼承人地位。加之才高,素為曹丕所嫉。

曹丕篡位後,曹植聽說曹丕廢漢自立,於是穿上喪服哭泣。曹丕曾屢欲殺曹植,被母所阻,方得免;據《世說新語》所記載當時卞太后曾說:「你已經殺我的任城王(曹彰),再要殺陳留王,我也不想活了。」然而也有史學家如葉嘉瑩指出,世說新語多屬小說家言,內容並不可靠,尤其曹丕死後曹植才任陳留王,於時間來說,卞太后當時並不可能提及陳留王。曹丕仍以曹植「醉酒悖慢,劫脅使者」,將他貶為安鄉侯。魏明帝曹叡即位後,曾意重召叔父入朝,而曹植甚至也草擬好政略,卻有朝臣警告魏明帝,曹植「素有壯志,一朝得償夙願,恐難為臣」,因此終明帝一朝,曹植猶不得志。太和六年(232年)二月,曹植被轉封為陳王,是十一年內第三次被迫遷都,同年鬱悶而終,年僅四十一歲。

今中國北部山東東阿縣城南20公里處的魚山西麓有曹植墓

政治[編輯]

曹植是最早對司馬氏家族專權提出警告的人。他對魏明帝大權旁落極為恐慌,上表告誡說:「取田族,非呂宗也;分,非姬姓也。」「今反公族疏而異姓親,臣竊惑焉。」但是魏明帝正倚重司馬懿以拒蜀漢北伐軍的挑戰,沒有將叔父的忠言放在心上。

曾任職務[編輯]

  • 南中郎將 (219)
  • 征虜將軍 (219)
  • 平原侯 (211-214)
  • 臨菑侯 (214-221)
  • 安鄉侯 (221-221)
  • 鄄城侯 (221-222)
  • 鄄城王 (222-223)
  • 雍丘王 (223-227)
  • 浚儀王 (227-228)
  • 雍丘王 (228-229)
  • 東阿王 (229-232)
  • 陳王 (232)

身手[編輯]

一般認為曹植是只文不武,但從曹植的詩中似乎也能看出他是文武雙全,他在詩文中自稱能「突刃觸鋒,為士卒先」(《 求自試表》),又能「抑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白馬篇》),身手應該不錯,至於是否吹噓則無從考證。2013年的電視劇《新洛神》則大膽的把曹植刻畫成了一個文武雙全之人。

文學[編輯]

曹植作品百餘篇,絕大部分是五言詩,被後人收進《陳思王集》裏;其作品比較全面地反映了建安文學的成就和特色。

體裁[編輯]

無論古詩和樂府,曹植都很有成就,五言詩到曹植筆下而擴大其範圍。建安詩歌從樂府出來逐漸文人化,到曹植手中就明顯具有文人詩面目。

風格[編輯]

曹植前期由於境遇順適,詩歌充滿著昂揚的精神,調子開朗豪邁。作品風華有餘,而血肉不足。後期他壯志受挫,備受壓抑和迫害,詩風轉為沉痛激憤,慷慨不平,表現出對於壓迫者的憤恨,和尋求解放的強烈精神。

曹植作品「骨氣奇高」,他一生不斷追求建功立業的理想,善於以飽滿壯勁,而又波瀾壯闊、雄奇恢闊的形象,表現慷慨悲壯的情懷,沉鬱頓挫,悲憤交集。

曹植詩歌詞采華茂,善於鍊字,描寫深刻細膩。手法方面,曹植注意對偶和聲色,屬對精工,對偶漸趨精密,並善用豐富比喻,善於託物起興,起調講究氣勢,善於用警句帶動全篇。

主要作品[編輯]

七步詩[編輯]

曹植「七步成詩」的廣為流傳:「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見於《三國演義》),然而這首詩不見於陳壽的《三國志》,最早見於南朝劉義慶的《世說新語·文學》,《世說新語》記載著魏文帝曹丕妒忌曹植的才學,命曹植在七步之內作出一首詩,否則將被處死,而且對詩有嚴格要求:詩的主題必須為兄弟之情,但是全詩又不可包含兄弟二字,曹植在不到七步之內便吟出:「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此詩是否為曹植所著作,至今仍有爭議。

曹植的全身畫像,顧愷之《洛神賦圖》。

書法[編輯]

據《書斷》記載,「曹植亦工書。」《宣和書譜》上亦記載曹植少年聰慧,記憶力驚人,萬言不忘,其胸中磊落之氣發於筆墨閒。曹植以章草書寫的《鷂雀賦》乃書法中一極品。

參看[編輯]

評價[編輯]

  • 陳壽:「陳思文才富艷,足以自通後葉,然不能克讓遠防,終致攜隙。」(《三國志·魏書十九》)
  • 劉勰:「魏武以相王之尊,雅愛詩章;文帝以副君之重,妙善辭賦;陳思以公子之豪,下筆琳琅;並體貌英逸,故俊才雲蒸。」(《文心雕龍·時序第四十五》)
  • 《詩品》的作者鍾嶸亦讚曹植「其源出於國風。骨氣奇高,詞彩華茂,情兼雅怨 ,體被文質,粲溢今古,卓爾不群。嗟乎!陳思之於文章也,譬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音樂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俾爾懷鉛吮墨者,抱篇章而景慕,映餘暉以自燭。故孔氏之門如用詩,則公幹升堂,思王入室,景陽潘陸,自可坐於廊廡之間矣。」曹植與王粲劉楨並稱「曹王」、「曹劉」。
  • 南朝宋文人謝靈運稱「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植)獨佔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算是對曹植最高評價了。
  • 南朝蕭綱《與湘東王書》:「遠則揚馬、曹王,近則潘陸、顏謝。」
  • 顏延之:「至於五言流靡,則劉禎、張華;四言側密,則張衡、王粲。若夫陳思王,可謂兼之矣。」
  • 沈約:「若夫平子艷發,文以情變,絕唱高蹤,久無嗣響。至於建安,曹氏基命,二祖陳王,咸蓄盛藻,甫乃以情緯文,以文被質。自漢至魏,四百餘年,辭人才子,文體三變。相如巧為形似之言,班固長於情理之說,子建、仲宣以氣質為體,並標能擅美,獨映當時。」(《宋書·列傳第二十七》)
  • 魏收:「曹植信魏世之英,陸機則晉朝之秀,雖同時並列,分途爭遠。」(《魏書·卷八十五·列傳文苑第七十三》)
  • 王通:「陳思王可謂達理者也。以天下讓,時人莫之知也。」(《文中子·事君篇》)
  • 房玄齡:「逮乎當塗基命,文宗蔚起,三祖葉其高韻,七子分其麗則,《翰林》總其菁華,《典論》詳其藻絢,彬蔚之美,競爽當年。獨彼陳王,思風遒舉,備乎典奧,懸諸日月。」(《晉書·列傳第六十二》)
  • 駱賓王:「河朔詞人,王、劉為稱首;洛陽才子,潘、左為先覺。若乃子建之牢籠群彥,士衡之籍甚當時,並文苑之羽儀,詩人之龜鏡。」「文昌隱隱皇城裡, 由來奕奕多才子。潘陸詞鋒駱驛飛,張曹翰苑縱橫起。」
  • 李白:「曹植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駕。天下豪俊,翕然趨風,白之不敏,竊慕高論。」
  • 杜甫:「曹植休前輩,張芝更後身。」「子建文筆壯,河間經術存。」「賦料楊雄敵,詩看子建親。」
  • 崔佑甫:「曹、劉之氣奮以舉,潘、陸之詞縟而麗。過此以往,未之或知。」(《穆氏四子講藝錄》)
  • 歐陽修:「蓋詩者,樂之苗裔與。漢之蘇、李,魏之曹、劉,得其正始。」(《書梅聖俞稿後》)
  • 張戒:「子建詩,微婉之情,灑落之韻,抑揚頓挫之氣,固不可以優劣論也。古今詩人推陳王及古詩第一,此乃不易之論。」(《歲寒堂詩話》)
  • 葉適:「自魏至隋唐,曹植、陸機為文士之冠。植波瀾闊而工不逮機。植猶有漢余體,機則格卑氣弱,雖杼軸自成,遂與古人隔絕,至使筆墨道度數百年,可嘆也!」(《習學記言》)
  • 劉克莊:「曹植以蓋代之才,它人猶愛之,況於父乎。使其少加智巧,奪嫡猶反手爾。植素無此念,深自斂退,雖丁儀等坐誅,辭不連植。黃初之世,數有貶削,方且作詩責躬,上表求自試。兄不見察,而不敢廢恭順之義,卒以此自全,可謂仁且智矣。文中子曰:至哉思王,以天下讓。真篤論也。」(《後村詩話》)
  • 方回:「萬人為翰墨,無一曹思王。萬人握干殳,無一關雲長。」(《題來將軍括蒼送行卷》)
  • 李夢陽:「嗟乎植!其音宛,其情危,其言憤切而有餘悲,殆處危疑之際者乎!」
  • 鍾敬伯:「子建七步成章,聰明賈禍,非生才之意,乃小才之過,不可以以此致憾造物。」
  • 胡應麟:「三曹,魏武太質,子桓樂府詩十餘篇佳,余皆非陳思比。」
  • 王世貞:「曹公莽莽,古直悲涼。子桓小藻,自是樂府本色。子建天才流麗,雖譽冠古今,而實遜父兄。何以故?材太高,辭太華。」「子建謁帝承明廬、明月照高樓,非鄴中諸子可及,仲宣、公幹遠在下風。」(《藝苑卮言》)
  • 王世懋:「古人云:『秀色若可餐也。』余謂此言惟毛嬙西施、昭君、太真、曹植、謝朓、李白、王維可以當之。」(《藝圃擷余》)
  • 徐世溥:「子建詩雖獨步七子,東坡文雖雄視百代,然終不以孟德明允、蒼茫、渾健,自有開創之象。」(《榆溪詩話》)
  • 王夫之:「曹子建鋪排整飾,立階級以賺人升堂,用此致諸趨赴之客,容易成名,伸紙揮毫, 雷同一律。子桓精思逸韻,以絕人攀躋,故人不樂從,反為所掩。子建以是壓倒阿兄,奪其名譽。實則子桓天才駿發,豈子建所能壓倒耶?曹子建之於子桓,有仙凡之隔, 而人稱子建,不知有子桓,俗論大抵如此。」(《姜齋詩話》)
  • 馮班:「千古詩人,唯子美可配陳思王。」
  • 王士禎:「漢魏以來,二千餘年間,以詩名其家者眾矣。顧所號為仙才者,唯曹子建、李太白、蘇子瞻三人而已。」(《帶經堂詩話》),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 李光地:「魏之人物,惟曹子建耳,仲達輩不足道也。江東人物,惟周公瑾,次魯子敬,余不足道也。」(《榕村語錄》)
  • 陳祚明:「子建既擅凌厲之才,兼饒藻組之學,故風雅獨絕。不甚法孟德之健筆,而窮態極變,魄力厚於子桓。要之,三曹固各成絕技,使後人攀仰莫及。」(《采菽堂古詩選》)
  • 丁晏:「詩自三百篇十九首以來,漢以後正軌顓門,首推子建。洵詩人之冠冕,樂府之津源也。」「其所見甚大,不僅以詩人目之。即以詩論,根乎學問,本乎性情,為建安七子之冠。後人不易學,抑亦不能學也。」(《陳思王詩鈔原序》)
  • 成書倬:「魏詩至子建始盛,武帝雄才而失之粗,子桓雅秀而傷於弱;風雅當家,詩人本色,斷推此君。」(《多歲堂詩話》)
  • 王闓運:「看船山詩話,甚詆子建,可雲有膽,然知其詩境不能高也,不離乎空靈妙寂而已。」(《湘綺樓說詩》)
  • 黃節:「陳王該國風之變,發樂府之奇,驅屈宋之辭,析楊馬之賦而為詩,六代以前,莫大乎陳王矣。」(《曹子建詩注》)
  • 顧實:「曹植乃魏文學之巨擘,上接漢代,下通晉、宋、齊、梁、陳、隋而獨步之高才也。唐代李白、杜甫諸賢,莫不師其風骨。」(《中國文學史大綱》)

家庭[編輯]

父母[編輯]

  • 曹操。
  • 卞氏,即武宣皇后。

[編輯]

妻子[編輯]

  • 崔氏,曹植之妻,崔琰兄長之女。《魏晉世語》記載,崔氏的衣裝過於華美,曹操登台看到後,認為她違反了穿著華麗的禁令,回家後崔氏就被賜死了。
  • 某氏,後為東阿王妃,隨夫改封陳王妃。曹植曾上《謝妻改封表》。

子女[編輯]

  • 曹金瓠,曹植長女,不過出生約190天就夭折,因此少有人知道,其名字出現在曹植的作品《金瓠哀辭》。
  • 曹行女,曹植幼女,比金瓠晚兩年出生,約7、8個月就夭折,因此少有人知道,其名字出現在曹植的作品《行女哀辭》。
  • 曹苗,封高陽鄉公,其生平事跡,史書缺載,因此少有人知道,其名字出現在曹植的作品《封二子為公謝恩章》。
  • 曹志,初封穆鄉公,後遷封為濟北王。入晉改封鄄城公,任散騎常侍、國子博士,遷祭酒。

後裔[編輯]

  • 曹永洛,植十一世孫,奏請北齊孝昭帝在魚山「興復靈廟」,「雕鏤真容」。

藝術形象[編輯]

影視形象[編輯]

登場作品[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 三國志·卷十九·魏書十九·陳思王植傳》,陳壽著,中華書局出版,1995年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