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馬超
前往: 導覽搜尋
馬超
馬超
驃騎將軍、假節、領涼州牧、斄鄉侯
時代 東漢三國
主君 馬騰漢獻帝張魯劉備
姓名 馬超
孟起
封爵 斄鄉侯
封地 斄鄉縣
籍貫 右扶風茂陵
出生 176年
逝世 222年
諡號 威侯

馬超(176年-222年),孟起扶風茂陵(今陝西省興平東北)人,漢末三國時期蜀漢著名將領。劉備稱帝後任驃騎將軍,領涼州牧,進封斄鄉侯。故後諡威侯,是為斄鄉威侯陳壽在撰寫《三國志》的時候,將馬超關羽張飛黃忠趙雲合為一傳(《三國志·蜀書·關張馬黃趙傳》),羅貫中的長篇小說《三國演義》中又將該五人並稱「五虎上將」,廣為世人所知。

馬超出生于軍事世家,《三國志裴注引用《典略》注其遠祖為東漢伏波將軍馬援馬超祖父曾任蘭干縣尉,後因失官而留在隴西,家境貧困,於是娶羌族女子為妻,生下馬超的父親馬騰馬騰在州郡累積戰功,歷任軍司馬、偏將軍,直至征西將軍,成為群雄割據的諸侯勢力之一。

經歷[編輯]

平陽平叛[編輯]

建安七年(202年)曹操袁紹交戰時,馬騰曾派馬超出任司隸校尉鍾繇的督軍從事,討伐於平陽的袁紹將領郭援高幹。馬超的腳中箭受傷,但仍大破敵軍,其麾下龐德更斬殺郭援,馬超因功被拜徐州刺史,但並未赴任。曹操任丞相時,曾想將馬超召進京,拜諫議大夫。但馬超不接受。

此後馬騰與自己的義兄弟鎮西將軍韓遂不和,韓遂殺馬騰妻兒。曹操派鍾繇、韋端前去勸和,升馬騰為前將軍,改屯槐里,假節,封槐里侯。張既勸說馬騰放棄軍隊,入朝為官,馬騰一度猶豫,馬騰自見年老,最終答應,來到鄴城,曹操上表封馬騰為衛尉,馬超的兄弟和家人也都搬到曹操所在的鄴,惟獨馬超留守涼州,被封為偏將軍、都亭侯,代領其父的軍隊。

起兵反曹[編輯]

211年(35歲),曹操不聽諫議,堅持派遣司隸校尉鍾繇、夏侯淵率領軍隊,試圖經過馬超等涼州軍閥的領地進攻漢中張魯。馬超等人都懷疑這是針對自己用兵,於是馬超對韓遂說:「之前鍾司隸曾命我謀害將軍,關東之人已經不可以相信了。現在我放棄我的父親,如父親一樣對待將軍,將軍也應該放棄你的兒子,如兒子一樣對待我。」 韓遂部下閻行進諫韓遂,不希望他與馬超聯合起兵反叛朝廷,韓遂回答:「現在諸將不謀而同時舉兵,似乎是天意啊。」最終韓遂還是決意與馬超等多位涼州軍閥起兵反曹,率領十萬人馬(包括漢兵、羌兵、胡兵)進逼至潼關。曹操採用賈詡的計策,對馬、韓二人使用離間計,令馬、韓內訌,加上曹操戰術成功,馬超大敗逃亡。曹操想乘勝追擊,不過因田銀蘇伯河間造反,所以退兵。但留在鄴城的馬超父親馬騰及家人卻因馬超起兵,在馬超起兵後的第二年,為曹操所殺。

逃奔張魯[編輯]

213年(37歲),馬超再度起兵反曹,發起了長達八個月的冀城之圍,迫使涼州刺史韋康投降,佔據冀城,自稱征西將軍,自領并州,督涼州軍事,並在冀城外二百里擊敗了曹操派來的夏侯淵的救援軍隊。氐王楊千萬也與他結盟。可是他挾持名士賈洪、殺死投降的韋康、潛出城外求救的閻溫等行為令他失去人心,不久便被楊阜姜敘梁寬趙衢趙昂及其妻王異等十幾人聯合設計,由楊阜等人起兵,趙衢說服馬超出城後關閉冀城門,殺馬超妻兒。馬超退無所據,襲歷城,歷城守軍聽信傳言以為馬超已奔漢中,無備,以為是姜敘回軍。馬超入城殺姜敘母及子,燒城,帶著從弟馬岱、部將龐德投奔漢中的張魯。

張魯非常看重馬超,任命其為地位僅次於自己的都講祭酒,且當時馬超正妻楊氏死於冀城,於是張魯有意將自己的女兒張琪瑛嫁給他,但因為部下質疑其性格莽撞不可靠的勸阻而作罷。馬超數次請求張魯派兵給他進攻涼州,雖然張魯派了兵,但曹軍有夏侯淵、張郃等坐鎮,每次的結果也都是無功而還。雖然張魯非常信任馬超,但其手下楊白等人卻嫉妒馬超如此受寵欲加害於他,於是馬超便從武都逃入中。

歸降劉備[編輯]

214年(38歲),馬超認為不能與張魯共計天下大事,加上知道劉備正將劉璋圍於成都,於是殺死楊柏並密書於劉備投降,劉備大喜;馬超投降劉備的消息令成都內人人震驚,很快開城投降。劉備成功佔領益州後,封馬超為平西將軍,駐於臨沮,封為前都亭侯。後又參加北伐漢中,但不成功,與張飛先撤退。

219年(43歲),劉備稱漢中王,封馬超為左將軍假節

當時,治中從事彭羕不滿劉備對其表示疏遠,置其為外郡官員,因而主動接觸馬超。馬超先問彭羕:「你有非凡才幹,主公(指劉備)亦曾十分重視閣下,說你能與孔明(諸葛亮)、孝直(法正)等人並駕齊驅,如今卻封你外郡之職,似乎很令人失望呢?」彭羕一時忿怒,衝口而出:「老革荒悖,可復道邪!」(老傢伙這麼昏亂,我還可以說甚麼!)接著又對馬超說:「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你領兵在外,我輔助你於內,天下不難平定。)當時馬超剛投奔劉備,結束流浪生活不久,本身曾為一方軍閥的他,經常自懷危懼之心,怕有人疑其心懷異志,所以他聽到彭羕的話後嚇了一跳,默然不答。彭羕走後,馬超便將彭羕的言辭上呈劉備,不久彭羕下獄待罪,並遭到誅殺。(《三國志·蜀志十·彭羕傳》)

221年(45歲),劉備稱帝,馬超遷任驃騎將軍,領涼州,進封斄鄉侯。

222年(46歲)劉備率軍伐吳。同年馬超病逝,終年四十七歲,據說他生前最擔心的就是和他一起起兵的堂弟馬岱。《三國志卷三十六.馬超傳》記載:(馬超)臨沒上疏曰:「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托陛下,余無復言。」

逝世後追威侯,故後世亦稱其為馬威侯

特徵[編輯]

馬超勇猛善戰,曾大敗曹操,被曹操部下楊阜說其有如韓信英布一般勇猛。甚得人、人之心。

可是,馬超的一生,家庭緣極薄。馬超敗走涼州後,曹操「詔收滅超家屬」;據《典略》記載,後來張魯馬超,想以女兒許其為妻,但由於馬超有害父命、滅宗親的劣跡,結果有人進言道:「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張魯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馬超入蜀之時,他的妻子董氏及兒子馬秋留依張魯。後來張魯兵敗,馬超家人落入曹操手中,曹操把董氏賜給閻圃,把馬秋交給張魯張魯更親手殺掉了馬秋馬超常對家族彌夷唏噓痛心,在馬超未反之時,他的妻弟種(不知是楊氏還是董氏之弟)留在三輔,後來馬超戰敗,種先入漢中,所以幸得保存性命。在馬超依附張魯的第二年元旦,種到馬超家中拜賀,馬超卻捶胸哀道:「闔門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賀邪?」悲傷乃至於吐血。在馬超臨死前向劉備上書中也道:「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托陛下,余無復言。」[1]

相傳馬超的武器是長槍(小說載),然正史亦無記載馬超所用之武器為何。

墓園[編輯]

中國現有兩個馬超墓,一個在四川成都市新都區,另一個在陝西勉縣。位於新都的馬超墓,歷代均受到重視,據說明代四川按察使楊贍成都知府王九德、新都知縣邵年齊等官員,均曾於馬超墓前立碑,又於道旁立華表清代雍正道光年間,當地知縣亦保持修繕墓地的習慣。四川提督馬維祺就曾親自拜謁馬超墓,寫下「英風常振」匾額,更撰《馬公墓誌》命人刻石放存墓旁,以示敬慕之情。

文化大革命期間,新都馬超墓遭到嚴重破壞,墓石全被取空,僅存土丘碑刻等頹垣敗瓦。詩人尤俊就曾寫下一副長聯,當中兩句提到「官莫尋謝知縣,將莫遇馬威侯」,說的就是馬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當地居民更在當地營辦馬超村小學。1985年,新都縣人民政府將馬超墓列為縣內重要文物遺址,並且立碑加以保護。

家庭[編輯]

[編輯]

  • 馬騰東漢末年群雄之一,被召進京為衛尉。後因馬超起兵反曹被殺。

兄弟[編輯]

  • 馬休,馬超之弟。被召進京為奉車都尉。後因馬超起兵反曹被殺。
  • 馬鐵,馬超之弟。被召進京為騎都尉。後因馬超起兵反曹被殺。
  • 馬岱,馬超堂弟。一直跟隨馬超,位至平北將軍,成為蜀漢重要將領並在諸葛亮死後聽從楊儀之命斬殺魏延

另有兄弟為韓遂所殺。

[編輯]

子女[編輯]

另有子在冀城為梁寬、趙衢等所殺。

評價[編輯]

  • 陳壽三國志評曰:「超阻戎負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窮致泰,不猶愈乎!」;「先主復領益州牧,諸葛亮為股肱,法正為謀主,關羽、張飛、馬超為爪牙,許靖、麋竺、簡雍為賓友。」
  • 楊阜
    • 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軍還,不嚴為其備,隴上諸郡非國家之有也。」;「超強而無義。」
    • 「馬超背父叛君,虐殺州將,豈獨阜之憂責,一州士大夫皆蒙其恥。」
  • 曹操:「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幾為小賊所困。」;「幾為狡虜所欺。」;「關西兵精悍,堅壁勿與戰。」
  • 劉備:「朕以不德,獲繼至尊,奉承宗廟。曹操父子,世載其罪,朕用慘怛,疢如疾首。海內怨憤,歸正反本,暨於氐、羌率服,獯鬻慕義。以君信著北土,威武並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颺虓虎,兼董萬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懷保遠邇,肅慎賞罰,以篤漢祜,以對於天下。」
  • 荀彧:「關中將帥以十數,莫能相一,唯韓遂、馬超最彊。」
  • 張魯部下:「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 諸葛亮:「忠之名望,素非關、馬之倫。」
  • 諸葛亮書與關羽:「孟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傑,之徒,當與益德並驅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
  • 周瑜:「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操後患。」
  • 王商:「超勇而不仁,見得不思義,不可以為唇齒。」
  • 潘勖:「馬超、成宜,同惡相濟,濱據河、潼,求逞所欲。」
  • 陳琳:「近者關中諸將復相合聚,續為叛亂,阻二華據河渭,驅率羌胡,齊鋒東向,氣高志遠,似若無敵。」
  • 彭羕:「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
  • 楊戲的《季漢輔臣贊》中贊馬孟起:「驃騎奮起,連橫合從,首事三秦,保據河、潼。宗計於朝,或異或同,敵以乘釁,家破軍亡。乖道反德,託鳳攀龍。」
  • 孫盛:「是以周、鄭交惡,漢高請羹,隗囂捐子,馬超背父,其為酷忍如此之極也。」(《三國志‧高柔傳》裴注)
  • 楊侃:「昔魏武與韓遂、馬超據潼關相拒,遂、超之才,非魏武敵也,然而勝負久不決者,扼其險要故也。」
  • 姜敘母:「你背父(馬騰)之逆子,殺君(韋康)之桀賊,天地豈久容你,而不早死,敢以面目視人乎!」
  • 常璩:「漢末大亂,雄桀並起。若董卓呂布、二袁、韓、馬、張楊、劉表之徒,兼州連郡,眾逾萬計,叱吒之間,皆自謂漢祖可踵,桓、文易邁。」
  • 趙蕤:「袁本初虎視河朔;劉景升鵲起荊州;馬超、韓遂,雄據於關西;呂布、陳宮,竊命於東夏;遼河海岱,王公十數,皆阻兵百萬、鐵騎千群,合縱締交,為一時之傑也。」
  • 孔穎達:「漢末曹操與馬超對語,徐晃與關羽對語,皆仇敵交言,而不能相取,亦何怪古之人乎?」
  • 李商隱:「隴首雲歸,端溪遽逐。角豈觸藩,臀終困木,海闊天盡,山深霧毒。許靖他鄉,有名無祿;馬超正色,宜歌反哭。何為善之無憑,而降災之甚速!」
  • 戎昱:「能持蘇武節、不受馬超勛。」
  • 裴松之:「於時韓、馬之徒尚狼顧關右,魏武不得安坐郢都以威懷吳會,亦已明矣。」
  • 徐鉉:「公侯必復,關西靡孟起之威。文武未墜,南郡被季長(馬融)之德。存乎譜牒,無俟闡揚。」
  • 李覯:「曹公用兵,不謂不善,而弗能以一矢加於孫權者,非持山川之險,亦以馬超、韓遂在關西故也。」
  • 何去非:「馬超、韓遂之所糾合以拒公者,皆劇賊也。」
  • 唐庚:「先主始王漢中......馬超卒......基業未就而一時功臣相繼淪謝,如有物奪之者。」
  • 徐積:「蜀之將關張已先死,而姜維馬超又後出。方戮力以戰時,所用惟魏延。馬謖數子又皆庸將,則蜀之所恃一武侯而已。」
  • 蕭常:「超去危即安,轉禍為福,忠帥屬士卒,前無堅對。」
  • 程公許:「智勇絕倫,足以當一面。」
  • 陳郁:「諸葛武侯薦馬超於先主,關羽恐其出己右,移書問之,武侯曰:『可與益徳並驅爭,衡然非髯將軍比也。』羽聞而喜,余謂武侯此語,既不掩超之美,又有以結羽之心,深沉大畧可涯涘。」
  • 郝經:「馬超父子勇冠西州,與韓遂頡翥為寇,殘滅三輔,墾傷漢室,董卓因之肆其蛇豕,漢遂以忘,天下分裂,不能歸命有德,卒墮操手。闔門誅夷,債踣不悔,有勇無義,君子悼諸。然潼關之役,操幾不免,孤劍來歸,即廁關張之列,超亦人豪也哉。」;「超幾獲操,一時之雄!」
  • 胡一桂:「蔣琬負社稷之器,馬超兼文武之資,黃忠勇冠三軍,龐統冠冕南州,董和黃權李嚴吳壹費觀彭羕劉巴之徒。咸擢顯要,盡其器能,謂冝可以復漢,祚吊遺黎,然卒局於一隅之蜀,而不能取中原塊土!」
  • 胡三省:「當此之時,關西之兵最為精強,而破於操者,法制不一也。」
  • 陳亮:「關西諸將皆不足畏,所可憚者惟一馬超。」;「曹公所以南失荊、西失蜀,而孫劉爭雄,天下分裂。蓋其失止於留馬超,取荊州而患之。不可支卒至於此,故夫取天下之大計,不可以不先定也。」
  • 趙居信:「勇冠三軍則馬超。」
  • 羅貫中:「威震西涼立大功,渭橋六戰最英雄。」;「西川馬孟起,名譽震關中。信、布齊夸勇,關、張可並雄。渭橋施六戰,安蜀奏全功。曹操聞風懼,流芳播遠戎。」
  • 李贄:「養子如馬超,得人如許褚,俱快事也。」
  • 謝肇淛:「漢季關、張稱萬人敵,豈獨以勇力勝,忠肝義烈,蓋有國士之風焉;不然,彼典韋許褚、馬超、曹彰等,非不並驅中原,碌碌何足比數也?」
  • 徐孚遠:「時則周東遷而依鄭,唐西狩而相畋。蓋有橫海將軍,閉門節度。獨屯汧隴,馬超不逐騰歸;為定廣韶,劉隱知迎薛至。徒屬五百,田橫之島可居;男女數千,徐市之洲且據。於是永嘉流寓、京洛衣冠,都為王桀之依荊,曷異韋莊之入蜀。若張公煌言、曾公櫻、沈公宸佺等,皆在於是。公以部黨舊齒、宗匠盛名,非吳質之游於南皮,有應劭之甘於北面。儒術若盧植,皇甫許其起兵;名德惟李膺,景毅自言師事。遂乃同居軍帳,亦聯卿班;期勵新勛,言敦昔款。李訴之敬裴度,能屈櫜鞬;王猛之在符堅,恆商樽俎。凡有大事,相諮而行。」
  • 張大齡:「當漢之衰,馬超提一旅,曹孟德幾為所摧,況其餘乎?嗚呼!此涼之所以為涼也。」
  • 陸深:「單馬潼關會,阿瞞來送虜。不恨事無成,但恨事不武。馬將軍人中虎,力能捉曹公。眼當空許禇,英雄成敗常有幸,舞陽殺人十四五。」
  • 顧祖禹:「馬超、韓遂挾羌胡之士而東,以曹操之用兵,幾覆於潼關。幸而超、遂亦兩相攜貳,智計不立,卒以解散耳。終魏之世,關隴有事,必舉國以爭之。故以武侯、姜維之才智,而不獲一逞也。」
  • 毛宗崗:「五虎將中,關、張、趙、黃皆大將才也。若馬超,則丁為戰將,而不可為大將。其殺韋康,屠百姓,不得謂之仁矣;其不疑楊阜,不得謂之智矣。前既惑於曹操,而攻韓遂;後復歸於張魯,而拒玄德:此其識見,當在四人之下。」
  • 覺浪道盛:「後周宇文護以毋在齊而緩之,馬超棄父擇主,固何如李傕也。無故使人縮高其親,豈能望竇建德李勣之父乎。何可不審?獨孤寒曰:『達人知事執之,固然先幾遠引,不受人之職,即可不殉人之難,此莊子休所謂養親盡年者乎。』杖人嘆曰:『既落人間業緣難避!』」
  • 英廉:「若夫虎臣羆士,折衝宣力、馬超囊足、銚期攝幘、渴賞捐軀實不乏人,而一聞如是者。」
  • 王夫之:「兵之初起也,群雄互角,而操挾天子四面應之而皆碎。此無異故,呂布倏彼倏此而為眾所同嫉,袁術則與袁紹離矣,袁紹則與公孫瓚競矣,袁譚袁尚則兄弟相讎殺矣,韓遂則與馬超相疑矣,劉表雖通袁紹,視紹之敗而不恤矣,皆自相滅以授曹氏之滅之也。」
  • 蔣超伯:「此奏先列馬超者,蓋以馬氏為西州右族,曹瞞所畏,新來歸附,故首列之。」
  • 李桓輯:「韓遂、馬超;不離之,卒難破也。」
  • 曾衍東:「回憶祝髮,空王曾下長門之淚;堪笑割須,渭水空驚孟起之軍。」
  • 文祥:「初六日,由寶雞起程,復渡渭水,河寬浪急船少,人多紛紛競渡,恍如曹軍之遇馬超焉!」
  • 徐鼒:「蓋聖人大公無我之心,前後一揆。若執趙苞不孝之義,律以馬超背父之條,則敝屣之棄,大舜可處海濱;杯羹之分,漢祖忍於置俎!英雄之事,非聖賢之心歟!」
  • 盧弼:「馬超勇力善戰,撫有羌、胡,既兼隴右之眾,又得張魯之助,宜其所向無敵。」;「或遂、超各別單馬會語,與超語時慮超之勇,而以褚隨耳。」
  • 蔡東藩:「馬超猛將,韓遂庸奴,兩人皆非曹操敵手。但操先輕視馬超,當引兵北渡時,危坐不動,微許褚之翼操下船,幾已為馬超所斃矣。及已知超勇,始用賈詡計議,立馬語遂,抹書間超,超剛而遂愚,適墮操計,此用兵之所以尚謀也。」;「馬超多勇無謀,卒致上害父母,下及妻孥;設非投入劉備,則其身尚不能保,遑問與曹操為敵乎?」
  • 馮玉祥:「千古英名基事漢,一篇遺疏痛仇曹。」
  • 周大荒:「以人材論之,呂布馬超之與張繡,蓋在伯仲之間。」
  • 尤俊:「官莫尋謝知縣,將莫遇馬威侯。」
  • 萬自律:「勇媲關張,威宣北魏;功昭蜀漢,績著西涼。」
  • 謝紹禎:「若論風貌詩書品,雄秀當推錦馬超。」

民間藝術[編輯]

頤和園長廊彩繪:張飛夜戰馬超

《三國演義》中的馬超[編輯]

  • 三國演義》中的馬超登場於第十回,當時他輔助父親馬騰於涼州起兵,打算攻打長安,殺李傕郭汜以勤王。馬超其時十七歲,勇猛莫當,連斬李蒙王方二將,可惜該次起兵因為內應密泄而無功而還。
  • 後來曹操將馬騰誘入京師加以殺害,作為長子的馬超便領兵攻曹,展開了著名的潼關之役。其間馬超大戰曹將許褚渭城七戰更殺得曹操割鬚棄袍。此戰西涼軍本來初佔上風,後來卻中了賈詡的離間計,內部崩潰,將士離心,馬超只能帶領族弟馬岱、部將龐德投靠羌族。
黃龜理「許褚裸衣戰馬超」木雕,左為許褚,右為馬超。
頤和園長廊彩繪中的許褚戰馬超。
  • 不久,馬超再次起兵,然而很快便被夏侯淵楊阜等人擊退。馬超帶領餘眾投奔張魯。
  • 其時,劉備正攻打益州的劉璋,馬超奉命赴援,並與劉備軍大將張飛進行大戰。
  • 劉備甚欲收攬馬超,於是在諸葛亮的設計下,賄賂張魯部下楊松,迫得馬超進退不得。最後派遣辯士李恢,說服馬超歸降。
  • 劉備進受漢中王後,封五虎大將,馬超是第四名五虎大將。
  • 劉備死後,魏國在司馬懿的調度下分五路大軍伐蜀。諸葛亮知道羌人以馬超為「神威天將軍」,所以命馬超率軍對付羌兵,果然令羌兵不戰而退。
  • 諸葛亮征討南蠻回國時,馬超已因病去世。

戲劇/電影[編輯]

電玩遊戲[編輯]

動漫作品[編輯]

注釋列表[編輯]

  1. ^ 維基文庫中有關全三國文/卷60的文本

參考資料[編輯]

官銜
前任:
首任
蜀漢驃騎將軍
221年—222年
繼任:
不明
下一位可考者李嚴
蜀漢五虎將
關羽 | 張飛 | 趙雲 | 馬超 | 黃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