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孫堅
破虜將軍烏程侯、領豫州刺史
前任:
繼任:孫賁
孫堅
清代三國演義中孫堅的畫像
破虜將軍、豫州刺史
國家 東漢
時代 東漢
姓名 孫堅
文台
籍貫 吳郡富春
出生 155年
逝世 191年5月5日
廟號 始祖
諡號 武烈皇帝

孫堅(155年-191年[1]),文臺吳郡富春縣(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人,東漢末期諸侯將領,漢破虜將軍烏程侯、領豫州刺史、長沙太守,史載其「容貌不凡,性闊達,好奇節」。據《三國志》記載自稱是大軍事家孫武的後裔[2]。其子孫權稱帝後,追尊為武烈皇帝

生平[編輯]

年少討賊[編輯]

孫氏家族在江東是寒族,《三國志》記載孫堅「世仕吳,家於富春」。孫堅是袁術的先鋒隊,孫堅是在江西(今江北,包括江蘇北部還有安徽一些地方)發跡,招募的士卒稱之為淮泗精兵,而不是《三國演義》中敘述的江東子弟。

三國志》記載他17歲就單挑群盜,隨其父孫鍾一起乘船去錢塘,途中,正碰上海盜胡玉等人搶掠商人財物,在岸上分贓。商旅行人,一見此情此景,都嚇得止步不前,過往船隻,也不敢向前行駛。孫堅見狀,對父親說:「此賊可擊,請討之。」他父親說:「非爾所圖也」[3]。,但孫堅已經拿刀衝上岸,並且指手劃腳,分贓人以為官兵捕捉,嚇得立刻拋棄財物逃跑;孫堅追捕海賊,還斬下一個首級回來,其父孫鍾大驚,孫堅因此事出名並做了縣吏。「以驟勇敢為見重於州郡」,歷任郡縣的司馬縣丞

漢靈帝熹平元年(172年)會稽妖賊許昌起於句章,自稱陽明皇帝,與其子韶煽動諸縣,眾以萬數。孫堅以郡司馬募召精勇,得千餘人,與州郡之兵合力討破許昌。刺史臧旻列上功狀,詔孫堅真除鹽瀆丞,數歲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

征伐黃巾[編輯]

加入東漢王朝撲滅黃巾起義軍的戰鬥,中平元年(184年)冬十月,零陵人觀鵠自稱「平天將軍」寇桂陽,被長沙太守孫堅所斬。中郎將朱儁上表請求孫堅為佐軍司馬,鄉里少年在下邳者皆願隨堅從軍。孫堅又募諸商旅及精兵,合千許人,與朱儁並力奮擊,所向無前,走保宛城。《吳書》:有次打仗,孫堅乘勝追擊,孤軍深入,結果受傷墜馬倒在草叢裏,當時軍士分散沒有人發現他,幸好後來孫堅的坐騎跑回營地,將士便隨馬而來,才隨馬在草叢裏找到孫堅,並將孫堅扶回營地裡養傷。戰傷養了十多日,傷勢好轉後,又奔赴沙場。賊困迫,逃至宛城,固守。孫堅勇當一面,親冒矢石,登城先入,眾乃蟻附,遂大破黃巾。手下士兵受到如此鼓舞,一鼓作氣,從南門打進去拿下了宛城。朱儁將此事奏表朝廷,封孫堅為別部司馬

涼州兵變[編輯]

中平二年(185年),涼州邊章韓遂兵變,朝廷派遣中郎將董卓征討,不利。後再派張溫出任「車騎將軍」,張溫邀請孫堅一起前往,任參軍,屯軍長安。當時,張溫以詔書邀召集董卓,董卓隔了很久才到,張溫於是責罵董卓。當時,孫堅也在場,於是偷偷告訴張溫:「董卓不怕犯罪而對您高傲,應該以檄召不到,以軍法處斬。」張溫說:「董卓以威名在之間,今天殺了他恐怕征討邊章等不利。」孫堅說:「您以中央軍討賊,名聲已震天下,何必要依賴董卓?我聽董卓的言論,已經冒犯上司,這是第一罪;邊章等人在西域跋扈多年,應該立即撲滅,董卓討寇不力,使士氣大挫,是第二罪;董卓無功無勞,又應召不到,氣宇高傲,是第三罪。古代將領,以朝廷威儀服眾,沒有說不殺人就可以立威的。過去穰苴莊賈魏絳殺揚干都是。今天您對他心軟,不立即動手,恐怕有損軍威。」張溫實在不忍,於是說:「你快走罷!免得董卓懷疑。」孫堅於是離去。

江南平亂[編輯]

中平四年(187年)長沙區星自稱將軍,孫堅軍與區星軍,爆發了區星之亂,萬眾餘人攻圍城邑,周朝郭石亦帥徒眾起於,與區星相應,朝廷敕封孫堅為長沙太守。孫堅到郡中親率將士,施方略設備,旬月之間,克破區星等。又越境尋討周朝、郭石,郡中震服,三郡整肅。漢朝錄堅前後功,封其為烏程侯[4]

當時廬江太守的侄子宜春縣令,被敵人攻打,派使者求助於孫堅。手下主簿勸孫堅不要越界,孫堅說:「我沒有什麼文德,以征討為功,越界幫忙也是為了保全郡國,即使獲罪,我也無愧於天下!」於是整裝待發,敵人聞風而散。孫堅不顧漢朝這個規定:「二千石的官吏,不但不得擅自發兵,用兵也不得出界」,[5]而私自越界平亂,而且竟然從長沙郡跑到了揚州的宜春縣平定叛亂。

討伐董卓[編輯]

初平元年(190年),關東諸侯起兵討伐董卓,孫堅在長沙起兵會盟。荊州刺史王叡一向待孫堅無禮。王叡起兵討伐董卓前,聲稱要先討伐與自己不和的武陵太守曹寅。曹寅怕被殺,便偽造案行使者溫毅的檄文交給孫堅,檄文中要求孫堅誅殺王叡。孫堅立即領兵前往王叡處,王叡問:「我(有)何罪?」孫堅答道:「坐無所知。」(你的罪過就是什麼都不知道。)王叡便吞金自殺。南陽太守張咨在孫堅軍過時不加以支援。孫堅送牛、酒給張咨,張咨次日亦上門答謝,二人酒宴正酣時,長沙主簿入內報告孫堅:「前移南陽,而道路不治,軍資不具,請收主簿推問意故。」張咨十分恐懼,卻因四周士兵封鎖無法離開。不久,主簿又報:「南陽太守稽停義兵,使賊不時討,請收出案軍法從事。」張咨隨即被斬。從此無人敢不滿足孫堅軍的要求。

後孫堅率軍前到魯陽,盟於袁術。袁術立即上表,奏孫堅破虜將軍,領豫州刺史。故孫堅又稱「孫破虜」。冬天,孫堅派長史公仇稱回州督促軍糧,於城門東外設帳幔,邀請官屬為仇稱設宴送行。剛好董卓軍數萬步、騎突然出現,但孫堅仍在行酒令、談笑自若,整頓部曲,命他們不可妄動。後來董軍騎兵漸到,孫堅才起來,徐徐率軍入城,對他們說:「向堅所以不即起走,恐兵相蹈藉,諸君不得入耳。(我所以不立即起來走避,是怕士兵互相爭先,令各人反而不能入城。)」董卓軍見孫軍整齊,不敢攻勢而歸還。

後孫堅改屯梁東,而董卓派徐榮李蒙四出虜掠,與孫堅在梁縣發生遭遇戰,孫軍大敗,孫堅與數十騎突圍而走。因為孫堅喜歡用紅色的頭巾,被董軍認出,便脫下來給了近將祖茂戴上,引開徐榮軍騎兵,孫堅則由小路逃出。祖茂被敵軍追得困迫,便下馬將頭巾放在一條燒過的柱上,自己則隱藏在草堆中。騎兵看見頭巾,以為是孫堅,便將頭巾重重圍繞,到近看才發現是柱,便離去。」(三國演義為戲劇效果移花接木給華雄)孫軍大多兵將被俘,更以殘酷手段所殺,如潁川太守李旻就被烹死,其他士卒則以布纏裹,吊起倒立到地,用熱油灌殺。

梟首華雄[編輯]

初平二年(191年)初,孫堅收復散兵,屯兵陽人,董卓便派胡軫為大督護、呂布為騎督及其他多位都督,率五千步騎攻擊孫堅。呂布與胡軫不和,軍中惟亂,士卒散亂。孫堅追擊,胡軫與呂布敗退。[6]胡軫揚言要斬殺一個長官,做為整肅軍紀手段,各都督聽到後都十分討厭他。當到達離陽人城數十里的廣成已是黃昏,兵馬疲乏,又受董卓節度,便下紮餵馬、休息,準備在夜裡出發,次日早上攻城。各將領討厭胡軫,想要破壞他的計劃,呂布等便揚言陽人的士兵已走,應立即追擊。胡軫立即出兵,但原來孫堅軍已整頓守備,董軍無奈,加上吏士飢渴,人馬疲乏,唯有就地休息。呂布又大喊敵人偷襲,全軍混亂,棄甲逃走,騎失馬鞍。逃出十多裡外,才發現沒有敵人,剛好天亮,便捨回兵器,想再攻城,可是軍隊已被孫堅軍發現,加強了城池防守,胡軫等唯有撤退。孫堅出城追擊,大敗敵軍,斬殺都督華雄等人。[7](三國演義為戲劇效果移花接木給關羽)因而造出了溫酒斬華雄。

孫堅大敗董卓軍,[8]有人便向袁術進言:「堅若得雒,不可複制,此為除狼而得虎也。」袁術心疑,便不運軍糧給孫堅。孫堅便連夜趕回魯陽,嚴辭切責袁術,且說上為報國討賊下為報袁公路族人之仇。[9]袁術聽完後心裡逐漸愧對孫堅,覺得孫堅說得也對,因為袁術的族人袁隗曾經在長安遭殺害,立即調度孫堅軍的糧草及軍械,孫堅亦回到陽人。

誓殺董卓[編輯]

董卓知道孫堅厲害,便派李傕游說孫堅和親,更稱可以令其子弟們擔任刺史、郡守,但孫堅義正辭嚴的拒絕,還斥責董卓,聲言要殺其三族,[10]並立即進軍大谷,董卓親自率兵與孫堅在先帝陵墓間發生戰鬥,董卓敗走,移屯澠池,另在陝集兵。孫軍便進入洛陽宣陽城門,擊退董卓軍殿後的中郎將呂布[11]並掃除宗廟,祠以太牢,孫堅祭祀天地後,分兵出函谷關,到新安、澠池防禦董卓軍。董卓對長史劉艾說關東軍就只有孫堅才是值得注意,要各路人馬留意。便留董越屯兵澠池,段煨屯兵華陰,牛輔屯兵安邑,其他將領留守各縣,對制衡山東,自己則出發向長安。而孫堅得不到各路諸侯支持,於修繕漢室皇陵後,便率軍還魯陽

聯軍興散[編輯]

雖然先鋒隊孫堅軍攻進了洛陽,聯軍的諸侯軍閥卻各懷鬼胎,故意按兵不動,且飲酒作樂,為了擴大勢力地盤,紛紛兼併割據。袁紹、袁術雖為兄弟,可互相也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因袁術不贊同袁紹擁立新帝劉虞的提議,兄弟兩人因此兄弟鬩牆。當袁術派孫堅去攻打董卓未歸之時,袁紹卻改派周昂為豫州刺史,想要奪取孫堅的地盤,率兵襲取曾作為孫堅豫州刺史治所的陽城。孫堅得此訊息,十分感慨:「我們同舉義兵,目的是為了挽救江山社稷。如今逆賊將被掃滅,內部卻如此爭鬥起來,我跟誰戮力同心,回天轉日呢?」語畢還流下淚來。隨後在與周喁豫州的戰事中屢次取勝。[12]作為先鋒隊的孫堅,始終得不到聯軍大營各路人馬的支援,得知天下之勢已經由諸侯對抗董卓轉為各自割據勢力,在沒有多大的成果下結束了董卓討伐戰。《資治通鑑》記載率先領軍進入洛陽的孫堅拾獲了傳國玉璽[13]但是後來被妄想稱帝開國的袁術劫持孫堅妻吳夫人以奪取玉璽,作為稱帝的憑據[14]

將星殞落[編輯]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孫堅奉袁術之命討伐荊州劉表。劉表派其部將黃祖出戰,於樊城與鄧州之間決戰,孫堅趁夜幕突襲,敗走黃祖致其逃入峴山。孫堅部眾繼而入山乘勝追擊黃祖殘部,追至峽谷中一竹林之際,遭黃祖部下呂公布於兩邊山峽上之伏兵投擲圓木落石。孫堅被落石擊中頭部,當場腦漿迸裂陣亡,享年三十七歲。

長沙人桓階因為曾被孫堅推舉為孝兼,為報此恩,他大膽前往劉表處與其斡旋。劉表欣賞其義行,於是答允其要求,把孫堅的遺體送還給孫家。孫堅侄子孫賁(孫堅之兄孫羌之子)統率孫堅部眾投靠袁術袁術上奏孫賁為豫州刺史。

卒年疑問[編輯]

關於孫堅的卒年,史料上有三種記載:

  • 初平二年(191年)。《三國志·吳書·孫策傳》裴松之註引《吳錄》所載孫策表文稱「臣年十七,喪失所怙」,孫策死於建安五年(200年),時年26歲,則初平二年(191年)孫策17歲時父親孫堅去世;註文又載「張璠《漢紀》及《吳曆》併以堅初平二年死」。裴松之據以上史料認為陳壽所記載的孫堅卒於192年有誤。司馬光潘眉盧弼也認同這一推論[15][16]
  • 初平三年(192年)。《三國志·吳書·孫堅傳》對孫堅死亡的記載在「初平三年(192年),術使堅征荊州」後,部分人據此認為孫堅卒於192年。(開始出征為192年,戰死於193年)[來源請求]後漢書》、《後漢紀》也記載孫堅死於初平三年[15]
  • 初平四年(193年)。《三國志·吳書·孫堅傳》裴松之注引《英雄記》稱:「堅以初平四年正月七日(193年2月25日)死。」

後繼有子[編輯]

孫堅身故之後,孫策拿回父親屍體後將其安葬於曲阿,長子孫策本當承襲父親爵位(烏程侯),但孫策讓之於四子孫匡承襲。[17]

建安三年(198年),孫策成功平定江東,建立起江東政權。建安四年(199年)孫策率軍討伐黃祖,迫使黃祖隻身逃走。孫策死後,次弟孫權繼業。

建安八年(203年),孫權率軍戰黃祖爆發了夏口之戰但無功而返失利損兵折將凌操

建安十三年(208年)春時,孫權再次率軍征伐黃祖爆發了江夏之戰,大將呂蒙打敗黃祖水軍,並收編了甘寧作為麾下,凌統則攻克江夏守軍,孫權軍大獲全勝,黃祖被孫權配下騎兵馮則所殺,並奪取江夏為領土。

同年建安十三年冬時,爆發了赤壁之戰周瑜程普率軍大敗曹操於赤壁烏林一帶,奠定了三國鼎立之局面。

黃龍元年(229年)次子孫權正式開國國號為稱帝後,並立建業為帝都,追諡其父破虜將軍孫堅為「武烈皇帝」,追諡其母孫破虜吳夫人為「武烈皇后」,追諡其兄討逆將軍孫策為「長沙桓王」,並冊封長子孫登為皇太子,孫策子孫紹為吳侯。[18][19]

部下[編輯]

  • 程普,追隨孫堅後追隨孫策與孫權為主公,為東吳三代老將元勳,功勳卓著,軍中諸將最為年長,東吳軍士尊稱為「程公」,後輕視周瑜,便多次羞辱周瑜,但周瑜每次忍下,程普才認同周瑜的氣量與為人。
  • 黃蓋,追隨孫堅後追隨孫策與孫權為主公,為東吳三代老將元勳,和周瑜商量破曹之計,並獻計於周瑜火攻燒船破曹,周瑜認為可行,赤壁之戰火燒戰船,黃蓋領首功。
  • 韓當,追隨孫堅後追隨孫策與孫權為主公,為東吳三代老將元勳,韓當因為善使弓術、騎術而且臂力過人而受到孫堅賞識及提拔,對孫氏江東的奠定與穩定付出功不可沒,為東吳立下赫赫戰功。
  • 徐琨,追隨孫堅征伐有功,拜偏將軍。孫堅死後,隨孫策討樊能、於麋等於橫江,擊破張英於當利口,擊走笮融劉繇。領丹楊太守,會吳景委廣陵來東,復為丹楊守,以督軍中郎將領兵,從破廬江太守李術,封廣德侯,遷平虜將軍。後從討黃祖,中流矢卒。父為孫堅妹夫徐真,女兒為孫權徐夫人。
  • 吳景,追隨孫堅征伐有功,受騎都尉。孫堅死後,討伐丹楊太守周昕,佔領了丹楊後袁術上表吳景爲丹楊太守。袁術與劉備爭奪徐州時,任命吳景為廣陵太守。袁術僭越稱帝時,孫策派人通知吳景。吳景東歸孫策,孫策仍任他為丹陽太守。漢使到來,授銜揚武將軍,仍舊領丹楊。姊為孫堅妻吳夫人,孫權生母。
  • 朱治,初為縣吏,後察孝廉,州辟從事,隨孫堅征伐。中平五年,拜司馬,從討長沙、零、桂等三郡賊周朝、蘇馬等,有功,孫堅朱治行都尉。從破董卓於陽人,入洛陽。上表為行督軍校尉,特將步騎,東助徐州牧陶謙討黃巾。孫堅戰死後,助孫策,依附袁術。後知袁術心術不正,勸孫策平江東。時太傅馬日磾在壽春,辟朱治為掾,遷吳郡都尉。是時吳景已在丹楊,而孫策為袁術攻廬江,於是劉繇恐為袁術、孫策所並,遂搆嫌隙。而孫策家門盡在州下,朱治使人於曲阿迎孫堅妻吳夫人及孫權兄弟,所以供奉輔護,甚有恩紀。朱治從錢唐欲進到吳郡,破吳郡太守許貢。山賊嚴白虎,朱治遂入郡,領太守事。
  • 祖茂董卓包圍孫堅,孫堅令近身將領祖茂穿著孫堅常戴的紅頭巾。董卓騎兵以為祖茂是孫堅,於是追祖茂,孫堅因此能逃脫。
  • 孫河,孫堅族子,曾出繼姑家俞氏。孫河自少跟隨孫堅出征,常常作前驅,後來領孫堅親兵,軍隊內部的事項他都清楚,被視為心腹。
  • 芮祉,字宣嗣,從孫堅征伐有功,堅薦祉為九江太守,後轉吳郡,所在有聲。
  • 孫香,字文陽,孫堅再從弟孫孺之子,從孫堅征伐有功,孫堅戰死後隨孫策投靠袁術,後因路途遙遠而未能隨孫策創業,病死於壽春。
  • 公仇稱,孫堅部下,任長史,孫堅討伐董卓時派他去督促軍糧。

評價[編輯]

  • 陳壽:勇摯剛毅,孤微發跡,導溫戮卓,山陵杜塞,有忠壯之烈。
  • 裴松之:「孫堅於興義之中最有忠烈之稱,若得漢神器而潛匿不言,此為陰懷異志,豈所謂忠臣者乎?吳史欲以為國華,而不知損堅之令德。如其果然,以傳子孫,縱非六璽之數,要非常人所畜,孫皓之降,亦不得但送六璽,而寶藏傳國也。受命於天,奚取於歸命之堂,若如喜言,則此璽今尚在孫門。匹夫懷璧,猶曰有罪,而況斯物哉!」
  • 董卓:「孫堅小戇,頗能用人,當語諸將,使知忌之。」
  • 華譚:「昔吳之武烈,稱美一代,雖奮奇宛葉,亦受折襄陽。討逆雄氣,志存中夏,臨江發怒,命訖丹徒。」
  • 郝經:「破虜以雄才壯略,遭漢衰末,慨然有撥定之志。崛起吳會,陵蹈中原,討滅黃巾,勸誅董卓,識度遠矣。逮卓廢立劫遷,奮其忠烈,以偏師追亡逐北,使不敢東。修塞園陵,保完漢璽,威震函洛,向非袁術掣肘,扶義而西,漢未必亡。」
  • 何去非:「特孫堅激於忠勇,投袂特起於區區之下郡,奮以誅卓,雖卓亦獨憚而避之。惜乎!三失大機而功業不就,卒以輕敵遂殞其身,由無謀夫策士以發其智慮之所不及故也。」
  • 洪邁:「董卓盜國柄,天下共興義兵討之,惟孫堅以長沙太守先至,為卓所憚,獨為有功。故裴松之謂其最有忠烈之稱。然長沙為荊州屬部,受督於刺史王睿。睿先與堅共擊零、桂賊,以堅武官,言頗輕之。及睿舉兵欲討卓,堅乃承案行使者,詐檄殺之,以償囊忿。南陽太守張咨,鄰郡二千石也,以軍資不具之故,又收斬之。是以區區一郡將,乘一時兵威,輒害方伯、鄰守,豈得為勤王乎?劉表在荊州,乃心王室,袁術志於逆亂,堅乃奉其命而攻之,自速其死,皆可議也。」
  • 王夫之:「孫堅之始起,斬許生而功已著,參張溫之軍事,討邊章而名已立,非不可傑立而稱雄也;奮起誅卓,先群帥而進屯陽人,卓憚之而與和親,乃曰:『不夷汝三族懸示四海,吾死不瞑目。』獨以孤軍進至雒陽,埽除宗廟,修塞諸陵,不自居功,而還軍魯陽。當斯時也,可不謂皎然於青天白日之下而無慚乎?故天下皆舉兵向卓,而能以軀命與卓爭生死者,孫堅而已矣。其次則曹操而已矣。」
  • 羅貫中:「誰道江南少將才?明星夜夜照文台。欲誅董卓安天下,為首長沙太守來。」

婚姻和家庭[編輯]

 
 
 
 
孫鍾
 
 
 
 
 
 
 
 
 
 
 
 
 
 
 
 
 
 
 
 
 
 
 
 
 
 
 
 
 
 
 
 
 
 
 
 
 
 
 
 
 
 
 
 
 
 
 
 
 
孫羌
 
孫靜
 
妾室某氏[20]
 
吳武烈帝孫堅
 
吳太夫人
 
吳景
 
 
 
 
 
 
 
 
 
 
 
 
 
 
 
 
 
 
 
 
 
 
 
 
 
 
 
 
 
 
 
 
 
 
 
 
 
 
 
 
 
 
 
 
 
 
 
 
 
 
 
 
 
 
 
 
 
 
 
 
 
 
 
 
 
 
 
 
 
 
孫朗
 
長沙桓王孫策
 
吳大帝孫權
 
孫翊
 
漢烏程侯孫匡
 
漢昭烈帝孫夫人

除孫夫人外,孫堅有一個年長於孫權的女兒,嫁給弘咨,還有一女為潘濬潘祕妻陳氏之母。未知弘咨妻與陳氏母是否為同一人。

戲劇/電影[編輯]

註釋及資料來源[編輯]

  1. ^ 卒年有爭議,亦有192年、193年之說,詳見本條目「卒年疑問」一節
  2. ^ wikisource:zh:三國志/卷46
  3.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
  4.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時長沙賊區星自稱將軍,眾萬餘人,攻圍城邑,乃以堅為長沙太守。到郡親率將士,施設方略,旬月之間,克破星等。周朝、郭石亦帥徒眾起於零、桂,與星相應。遂越境尋討,三郡肅然。漢朝錄前後功,封堅烏程侯。
  5. ^ 《吳錄》:是時廬江太守陸康從子作宜春長,為賊所攻,遣使求救于堅。堅整嚴救之。主簿進諫,堅答曰:「太守無文德,以征伐為功,越界攻討,以全異國。以此獲罪,何愧海內乎?」乃進兵往救,賊聞而走。
  6. ^ 據《後漢書》董卓列傳記載「孫堅收合散卒,進屯梁縣之陽人。卓遣將胡軫、呂布攻之。布與軫不相能,軍中自驚恐,士卒散亂。堅追擊之,軫、布敗走。」
  7. ^ 據(《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堅復相收兵,合戰於陽人,大破卓軍,梟其都督華雄等。」
  8. ^ 據(《後漢書》)"袁紹遣小將盜居其位,斷絕堅糧,不得深入,使董卓久不服誅。"
  9.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所以出身不顧,上為國家討賊,下慰將軍家門之私仇。堅與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將軍受譖潤之言,還相嫌疑。」
  10.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傳》:他義正辭嚴地說:「卓逆天無道,蕩覆王室。今不夷汝三族,懸示四海,則吾死不瞑目。豈將與乃和親邪」
  11. ^ 《後漢書‧董卓傳》:「堅進洛陽宣陽城門,更擊呂布,布複破走。」」
  12. ^ 《三國志》注引《吳錄》:是時關東州郡,務相兼併以自強大。袁紹遣會稽周喁為豫州刺史,來襲取州。堅慨然嘆曰:「同舉義兵,將救社稷。逆賊垂破而各若此,吾當誰與戮力乎!」言發涕下。喁字仁明,周昕之弟也。《會稽典錄》曰:初曹公興義兵,遣人要喁,喁即收合兵眾,得二千人,從公征伐,以為軍師。後與堅爭豫州,屢戰失利。
  13. ^ 據裴松之《三國志》注引《吳書》記載,孫堅當時駐軍洛陽城南,附近的甄官井上,早晨有五彩雲氣浮動,眾軍驚怪,沒人敢去汲水。孫堅命人下到井內,打撈出了傳國玉璽,璽方圓四寸,上紐交五龍,缺一角,文字是「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14. ^ wikisource:zh:資治通鑑/卷062
  15. ^ 15.0 15.1 《資治通鑑考異·卷三·漢紀下》
  16. ^ 《三國志集解·孫策傳》
  17. ^ 魏略:策當嗣侯,讓予弟匡。
  18. ^ 中國古代皇帝常常追尊生前未成為皇帝的生父為皇帝,相應的,生前未成為皇后的生母則被追尊為皇后,因為孫堅被孫權追尊為武烈皇帝,所以吳夫人被追尊為武烈皇帝的皇后武烈皇后。
  19. ^ 《三國志·孫破虜討逆傳》:「權稱尊號,追諡策曰長沙桓王,封子紹為吳侯,後改封上虞侯。」
  20. ^ 後孫權改孫朗一脈為丁氏,可能即孫朗母家。《三國志·孫匡傳》:裴松之注引《江表傳》曰:曹休出洞口,呂范率軍御之。時匡為定武中郎將,遣范令放火,燒損茅芒,以乏軍用,范即啟送匡還吳。權別其族為丁氏,禁固終身。 ◎臣松之按:本傳曰「匡未試用,卒,時年二十餘」,而《江表傳》雲呂范在洞口,匡為定武中郎將。既為定武,非為未試用,且孫堅以初平二年卒,洞口之役在黃初三年,堅卒至此合三十一年,匡時若尚在,本傳不得雲「卒時年二十餘」也。此蓋權別生弟朗,《江表傳》誤以為匡也。朗之名位,見《三朝錄》及虞喜《志林》也。

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