濊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濊貊[1]韩语예맥)是在北到中国吉林省东部、朝鲜西北部的古老民族,被通古斯民族认为是先民之一。[2][3]古文献称之为“白民”,“毫人”或“发人”。濊貊族是濊族与貊族的合称,以农业城栅为特点,不同于游牧族。有人认为他们与西伯利亚科里亚克族有关。濊貊,肃慎东胡被称为古东北三大民族。

早期社会[编辑]

濊族在时本居于山东半岛,属东夷民族,时,濊族被周所迫,大部分向东北迁徙,并以松嫩平原为中心定居下来,其活动范围比较广阔,最南端在长城以北,与国为邻;东北部在辽河以东,与肃慎族相接。濊族早在西周时代,就是王朝的朝贡国。春秋时期齐桓公曾经发动过对濊的战争。战国时期,濊族从事农业渔猎业成为濊人的主要食粮。此时的濊族进入原始社会晚期,过着定居生活。濊族是有很多分支,其中高夷(后来的沸流国)在浑江流域,良夷在今大同江中下游(即古朝鲜人,乐浪夷)。东濊是分布在今朝鲜江原道

貊族是蒙古草原阿尔泰语系的游牧民族。濊貊语被认为是所有濊语言中最阿尔泰化的语言,它是濊语和貊语融合的产物。濊语当中,也有未被阿尔泰化的语言——东濊语。东濊语是未受貊语影响的东部沿海地区的最原始濊语。此外还有介于二者之间的濊语如沸流语。同时也存在着一些未与濊语融合的阿尔泰系语言如小水貊语,梁貊语等。在大同江一带的濊语民族如良夷则受到古汉语的影响。这些民族的语言统称为濊貊语群。但是濊貊是始终两民族的联盟,不是一个单一民族。

貊有大水貊(有争议),小水貊,梁貊。梁貊分布在集安新宾之间。小水貊分有在瑷河,大水貊分布在鸭绿江。貊人又叫貉,有九貉、蛮貊、胡貊的说法,濊貊势力最大。

后来濊族的貊人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建立政权的夫余沃沮高句丽百济,就是濊貊族的基础上形成,发展起来的。

貊人最早是在松嫩平原生活,后受匈奴压力入鸭绿江,最远到朝鲜清川江,至江原道建立貊国。另一说法是在辽河东北。他们是周朝时开始东迁。

立国[编辑]

之际,松嫩平原出现第一个国家——“濊王国”,在汉代人们发现了“濊王之印”,其“国有故城”,濊貊人的北支为索离族,饲养,又善于狩猎。索离人生活在嫩江以东、松花江以北的松嫩平原地带。嫩江下游肇源县白金宝遗址就是索离人(貊人)的文化遗存。索离人的社会内部已出现私有制和阶级对立,已跨入文明的门坎。索离族人东明称王,不用濊族和索离族名,而采用凫臾族名,中原汉族王朝译作夫余,后改为扶余。时受玄菟郡管辖,末三国初改属辽东公孙氏,朝时由东夷校尉管理。汉朝曾经在濊貊人地方置苍海郡。而濊人的文化是西团山文化,有人说是古亚细亚人科里亚克族有关。

考古发现已经证明,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昂昂溪区为中心的嫩江流域,是古夫余人文明的发祥地。肇源县望海屯遗址、杜尔伯特自治县官地遗址、富裕县小登科遗址。都属于夫余族文化遗址。同属于濊貊语族的还有,高句丽百济沃沮等。夫余族居住的中心在今吉林农安,到魏晋南北朝时,夫余族经过几次变迁,大部分同高句丽人渤海人融合了。

消亡[编辑]

在五世纪末,夫余被东部勿吉族和高句丽打败,大部分的夫余族融合到高句丽。残留嫩江中游东岸的夫余人改称“豆莫娄”、“达末娄”,主要生活在以乌裕河为中心的地区,已经建立起奴隶制性质的政权,生活是以定居的农业生产为主。后来,在东邻勿吉人的进攻和西邻室韦人的袭扰下,从北齐直至之际。

濊貊族与高句丽立国神话[编辑]

相传高句丽的开国君主朱蒙在年青时,与乌伊(有时叫鸟伊)及摩离是好友。有后世历史学家认为:这个“乌伊”及“摩离”其实很可能是“濊族”和“貊族”两个民族的拟人化描述,就如故事其后提及的麻衣人、海藻衣人一样。乌伊的原型是扶余国的鸟夷人,摩离就是貊人,有人认为阙特勤碑文中的bok-eli即mok-el(日出之方的莫离人),就是貊人,也指代高句丽国名,毗伽可汗以高句丽的灭亡教训告诫子民要远离汉人。

参考[编辑]

  1. ^ “濊貊”,:“濊貊”,:“濊貊”,拼音wèimò
  2. ^ ‘白鸟库吉全集 第4巻’(1970年、岩波书店)P536
  3. ^ 下中直人‘新订増补 朝鲜を知る事典’(1986年、平凡社)